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4|极乐化土芳心再临
    ♂!

    两人一动不动, 一语不发。

    既没有托一个掌心焰看个究竟,也没有率先出声质问。不过,对方明显是已经觉察他们的到来了, 因为, 从对面传来了冷冰冰的一句。

    那男子沉声道:“无可奉告。”

    一听这声音, 师青玄立即便燃起了一道掌心焰。

    谢怜来不及阻止, 只能任他点火。而那火光明亮至极,映出了一个黑衣男子。

    这黑衣男子低头靠在道路尽头的石壁上, 一张脸惨白如纸,黑发蓬乱, 但那一头乱发中的双眼却是湛然有神, 锐利森冷。虽然盘足而坐, 还算端正, 那一股越发浓重的血腥味却说明了他当真伤得极重, 分明是被关押在此处的。

    看来,他方才那句“无可奉告”, 是把他们当做了前来拷问的人。

    师青玄看清了他的脸,道:“是你!”

    那男子似是也没料到来人,顿了片刻, 仿佛也想说一句“是你”, 但终是忍住了。谢怜收起了若邪,道:“原来你们二位认识的。”

    谁知, 那男子斩钉截铁地道:“不认识。”

    几经波折, 见到此人, 师青玄原本面露欣慰之色,闻言却是大怒,用折扇指他道:“认识我是什么很丢脸的事吗?你这么说真不够意思,明兄,我可是你最好的朋友!”

    可惜那男子断然拒绝,道:“我没有会穿成这样到处乱跑的朋友。”

    “……”

    谢怜听了直想笑,心道:“原来,真的会有人用‘某人最好的朋友’来定义自己。”不过,这大概也是师青玄的有趣之处。再一想,“明兄”?五师之中,地师的名字岂非就叫做明仪?

    于是,谢怜道:“莫非这位就是地师大人?”

    师青玄道:“就是他了。你也见过的。”

    谢怜打量明仪,奇道:“见过吗?”他似乎并不记得这么一号人物。

    师青玄道:“见过的。”

    明仪却道:“没见过。”

    师青玄道:“明明就见过的,上次在半月关。”

    “……”

    看着明仪由白转为铁青的脸色,谢怜终于记起来了。

    上次半月关那黑衣女郎!

    当时花城便说过,这位不是水师,但也肯定是风水雨地|雷五师之一,果然不错。原来,师青玄不光热衷于自己化女相,还时常热衷于拖别人和他一起化女相。难怪那黑衣女郎脸色那么差,仿佛极为嫌恶。谢怜想起这次进入鬼市之前,师青玄也是百般怂恿他“同乐”,不仅轻咳一声,心道好险好险。

    君吾之前对他说过,上天庭有几位神官是常年杳无音信的,其中就包括雨师、地师。谢怜道:“地师大人,那以火龙啸天是你发的?”

    明仪道:“是我。”

    那么就是救对人了。谢怜一点头,道:“地师大人伤势不轻,我们先赶快离开,有话之后再说。”

    师青玄立即蹲下来把明仪背了,道:“行,走吧!”

    三人顺原路返回,师青玄边走边道:“明兄,你不是很能打的吗,咱们在半月关那儿分开的时候还见你好好的,短短几天怎么给打成这样了?你怎么惹到花城的?”

    他语气中还有一点幸灾乐祸,谢怜心道:“嗯,这可是真朋友的说话方式,果然是好朋友。”明仪却是似乎受不了再听到师青玄说话了,三个字迸出,道:“你闭嘴!”

    这个问题却也是谢怜想弄明白的。他换了个问法,道:“地师大人,花城他是为何要为难你?”

    明仪倒是没叫他闭嘴,但也没说话。谢怜侧首一看,他竟是已闭上了双眼。想来是受困地下拷问数日,伤势颇重,突见救兵,心下宽慰,终于可以休息一刻了。反正回到天界之后还能再问,也不急于一时,便也不叫醒他。

    上了台阶,谢怜摸出骰子,又是一丢。黑暗中不知丢出了几点,只听面前“喀”的一声轻响,拉开了一条缝,光亮从这条缝里透出。谢怜推门,心中正想着:“不知赶不赶得上把郎萤也带走?”岂料他一脚踩出,却是踩了个空。

    这一脚踩空,谢怜立即道:“别出来!”

    他身子在空中翻了个翻,正正落在一个硬硬的什么东西上。正松了口气,幸好不是落到什么刀山火海上,再一抬头,却觉得刀山火海可能还好一点。只见花城那张俊美异常的脸就在咫尺之处,正挑着一边眉,看着他。

    这一次,门打开来,他竟是直接落到了花城身上!

    落下的地点,是一间金碧辉煌的大屋。屋内四面墙壁上陈列着各式兵器,有刀,有剑,有矛,有盾,有鞭,有锤,竟像是一间兵器收藏库。任是谁人,只要是男儿,身处这样一件兵器库,四面八方都被各式武器环绕,定然如置身天界,热血沸腾。

    此刻,花城正坐在这间兵器库的正中央,不紧不慢地擦拭他那一把银色弯刀。即便突然有人从天而降落到他腿上,他也只是停住了擦拭的动作,并不如何吃惊,只是淡定地望着谢怜,似乎在等他给一个解释。

    谢怜趴在他腿上,硬着头皮与他对视了须臾,忽然觉得一旁有人,转头一看,那人竟是郎萤。

    这绷带少年正坐在地上,一副十分惶恐的模样,瞪着这边两人。谢怜根本来不及去想为何郎萤也会在这里,再一转眼,忽然瞥见上方师青玄一只白色的靴子踏出了一半。他连忙握住花城双肩,道:“得罪了!”

    说完,便将花城一扑扑倒。

    他这一扑,把花城扑出了一丈之远,还就地打了几个滚,滚完之后猛地抬头,师青玄已背着明仪跳了下来,安然落地,正是落在花城原先坐着的地方。谢怜再硬着头皮转过脸,花城还是看着他,并无表示,只是那边眉挑得更高了。

    谢怜立即一跃而起,拉过郎萤,倒退数尺,边退边道:“抱歉,抱歉。”

    他将郎萤拉到自己身后,低声对他道:“跟紧我,小心。”郎萤望了望花城,仿佛极为恐惧,连连点头。师青玄却道:“有什么好道歉的?此次神官失踪之事,全系他所为。”

    事已至此,谢怜又如何不知?只是,这真是他极不愿面对的局面。他迅速四下望了一圈,居然并没见到门窗等可供出入之处,要逃也无门路。谢怜只得站直了,道:“三郎,不知地师大人究竟与你有何误会,不若先罢手,我们心平气和计较一番。”

    最好的情况,莫过于花城现在放他们安然离去。地师虽受了伤,但终归性命没有大碍,也并未缺胳膊少腿,若就此罢手,还不至于激化事态。谁知,花城却放下了弯刀厄命,道:“地师?什么地师?”

    顿了顿,道:“哦,你是说风师身上背的那个吗?那不过是我手下一个不成器的下属罢了。”

    闻言,谢怜与师青玄皆是一怔。谢怜不知他为什么这么说,师青玄则道:“这分明就是我上天庭的神官,你强行指鹿为马,也太好笑了。”

    花城笑道:“这可是你们自己承认的。那么,不知你们上天庭尊贵的神官,究竟是为何要纡尊降贵,到我这里来做一名鬼使啊?”

    刹那,谢怜心念电转。

    顺着厄命的弧度,拭出一弯银月,花城又道:“如果那位真是地师,那可当真是好耐性,一演就是十年。这十年里,我虽偶尔觉得他不对劲,但也一直没有证据。若非去半月关走了一趟,我还真没有十足的把握。”

    他说了这几句,谢怜还如何能不明白?

    原来,地师失踪受困,究其原因,归根结底,是因为他从十年之前便隐瞒真实身份,在花城手下做了一名鬼使!

    ——说难听点,便是卧底了。

    花城虽偶尔觉得这名下属蹊跷,但可能因为没有证据,便还是将他留下观察。而在半月关,少年形态的花城,看穿了其幻化出的外观形态,终于发现,这名和风师一起行动的黑衣女郎,正是自己手下那名鬼使。

    既然和风师一起行动,那么,这人的身份便不大难猜了。因为花城从前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或许,明仪当时并不知这就是血雨探花。但也许他事后回想,觉察不妙,便赶紧地撤离了。是以半月关之事了结后,花城立即离开了菩荠观,恐怕正是要去找他算账。大概是在被花城追杀的途中,万分危急之下,明仪施出了火龙啸天之法,君吾这才找到谢怜,让他来走这一趟。

    天界的神官不好好在上天庭办事,却乔装潜伏于鬼界数十年,这可真是丑闻一桩。两界这些勾心斗角,谢怜不太懂,也不想懂,但若是留明仪在这里继续受关押拷打,终至陨落,天上地下这梁子可就结大了。他也只能道:“三郎,望你今日能网开一面。”

    花城凝视着他,片刻,淡声道:“殿下,其实,有些事,你还是不要牵涉太多为好。”

    照理说,花城一向是喊谢怜“哥哥”,有时改口喊“殿下”,应当使人觉得生疏了才是。然而,他却完全没有这样的感觉。

    旁人唤他殿下,许多都是不带感情|色彩,公事公办地称一声,比如灵文。而更多的人唤他殿下,却是带着一种挤兑之意,就如同唤一个丑八怪美人一般,故意而为之,微微讽刺。

    但花城喊他“殿下”时,却是珍重已极。虽然无法具体言说,但谢怜就是觉得,同别人唤他“殿下”的时候感觉都不同。他本想花城若不肯放人,那就由他抢先出手,抢得多少先机是多少,但如此一来,却是难以动手了。

    一旁师青玄听了两人对答,心想看来这两人是谁都不会主动出手的,那倒不如他做了这个恶人。于是,他扇子一出,道:“风来!”

    兵器库里,登时呜呜起了一阵狂风。四面架子上的众多兵器隐隐震颤,嗡鸣不止。“咔咔”一阵巨响,谢怜感觉头顶落下簌簌灰尘,抬头一看,竟是屋顶被风顶起了一边,撬起了一道巨缝。

    兵器库没有门窗,他竟是想直接撬开了屋顶飞出去!

    狂风之中,花城黑发与红衣也是迎风翻飞,他人却不动,道:“你有扇,巧得很,我也有。”

    说着,果真从怀中取出一把黄金小扇。这扇子小巧精致,扇骨扇面均是以纯金打造,色泽美而沉静,扇尾一条白玉挂坠。花城将它一展,莞尔不语,杀气之中无端一派风雅。翻手一扇,一道劲风挟着数点灿灿金色袭来。三人一避,只听得一阵疾风骤雨般的“咚咚”之声,回头一看,竟是有一排又一排金箔钉在地上。这金箔片片纤细,钉入地面寸许,可见其锋芒之锐,力道之狠。

    花城再一翻手,又是一阵金粉狂风。师青玄扇出的风力强劲,然而越是强劲,情况就越是危险。这兵器库不过一座大殿,面积有限,风师扇带起的劲风有一部分会反弹回来在室内乱蹿,成百上千片金箔便这么被风带得绕着他们狂舞乱飞,不知什么时候便会刺中他们。谢怜担心伤人,护住了郎萤,道:“风师大人,先停一停!”

    那些金箔已有好几次擦着师青玄和明仪飞过,师青玄也想停,然而,那屋顶被他驱风顶起,露出了一条缝,那条缝还不够大,没法出去,此时若停下,屋顶放下,前功尽弃。正在此时,那些围绕着他们乱舞的金箔忽然向齐齐上方飞去,只听“叮叮当当”一阵,一人打破屋顶,伴随着阵阵碎木落石,从上方跃了下来。

    甫一落地,这人朗声道:“风师大人,对不住了,我还是没办法待着不动!”

    师青玄大喜,道:“千秋来得正好!”

    这人锋眉大眼,身材英挺,肩上扛着一柄重剑,剑柄有成年男子一掌之宽,正是郎千秋。他那柄重剑金灿灿的,定睛细看,并非是一把黄金剑,而是因为剑身吸住了那些锋利轻薄的金箔,如此贴了一层,显得这把巨剑仿佛是以黄金打造的。

    谢怜知道,郎千秋这一把重剑锻造所用的铁稀奇得很,取自磁山,有一奇能,能吸金属。只要法器主人的法力不较他更高,他握住剑柄,心念转动,便可将袭向他的金属法器尽数吸附,并且熔化吸收。果然,不多时,那一层金箔便被这把重剑尽数吸了进去,那层金色消失无踪。见状,花城哈哈笑了起来,乜眼道:“你天界神官居然这般穷酸没眼界,见了黄金不肯撒手的?”

    若这话是说谢怜,他只会假装没听到。然而,这话说的是郎千秋,他一个皇室贵族,一生视金钱财宝如粪土,听敌人这般揶揄,即使明知是恶意激他,也十分生气,道:“你少颠倒黑白!”重剑举起便向花城劈去。花城弯刀在手,单手挽了几个银花,从容不迫地挺刀迎击。

    郎千秋这一劈,拼了十足的力道。他初生牛犊不怕虎,然而,谢怜却把双方实力差距看得分明。他这一剑若是当真劈下去了,必死无疑!

    师青玄纵使看不出差距,却也莫名肉跳心惊,喝道:“千秋,别硬接!”可是,箭在弦上,千钧一发,又如何能是一喝可止的?

    谁知,就在一刀一剑即将相接时,一团耀眼至极的白光在兵器库内爆炸开来。

    那道白光极为庞大,几乎笼罩了整个兵器库,所有人的视线都短暂失灵了。所见者唯有一片炫目的白色。谢怜却因为事先做好了准备,勉强能见,右手凝聚了所有从师青玄那里借来的法力,化为火焰,朝一个方向打了出去。兵器库的一侧登时雄雄燃烧了起来。

    紧接着,谢怜甩出若邪,令它将自己、师青玄、明仪、郎千秋、郎萤绑在一起,喝道:“风师大人,起风上行!”

    师青玄虽然还睁不开眼,却依言而行,扇子一挥,一道龙卷狂风平地而起,终于将那一直摇摇欲坠的屋顶冲破了。

    若邪捆着一行五人,直直地飞上了天。在半空中,师青玄终于恢复了视力,见下方数丈处有火光冲天,浓烟滚滚,竟是那兵器库起了火,烧得正旺,立刻道:“给你再加把火,走好了不用送!”反手就是一扇。

    这下,可是真正的“煽风点火”了。那风带得火苗瞬间蹿到了别的屋子,大半个极乐坊都烧成了红通通的一片。在这一片红焰之中,谢怜还是看到了那一个赤红的身影,飞得太高看不清,但他直觉,此刻,花城也正在下方,抬头望他。

    极乐坊外的鬼市大街上尖叫四起,人流逃窜。谢怜原本只不过想起一点火,教他们逃跑时花城无暇上前来追赶,能拖一时是一时,万万没想到那火一下子便烧得这么猛。那可是花城的居所啊。他一把抓住拼命摇扇的师青玄,沉声道:“风师大人,别扇了!再扇要烧光了!”

    这一抓,师青玄只觉肩头湿濡一片,并且还有一阵异常刺鼻的血腥味,回头一看,惊道:“太子殿下,你手怎么了!”

    谢怜右手之上,竟然满是鲜血,整条手臂都被血染透了,那一阵颤抖,已经不能以“微微”冠之。然而,他还是牢牢地扯着若邪,不令众人在狂风中被吹散。师青玄道:“你这是怎么回事?!”

    谢怜摇头道:“没事!别扇了,咱们上去了再说。”

    他不多说,师青玄却是立即明白了,道:“方才那道白光?是你??”

    他猜得不错。方才,就在花城和郎千秋一刀一剑即将相接的前一刻,谢怜闪身上了前。

    他从一旁的兵器架上随手取了一把剑,探入这一刀一剑之间,一共出了两招。第一招,先将郎千秋重剑击回,第二招,再将弯刀厄命压下。

    这两招的力道,非但强,并且都控制在了一个极其微妙的程度,是以这一刀一剑虽然都被谢怜挡了下来,却没有将攻击反弹。因为,谢怜夹在中间,已用他一条手臂,将这两道攻击都尽数承受了。

    郎千秋那把重剑倒也还好,花城的刀风,才是真正的势不可挡。谢怜随手抽出的那剑既然被花城收藏在兵器库,自然也是一柄宝刃。兵刃相接时,才爆出了那阵巨大的白光。然而,这么两招接下来,那把剑也断得粉碎了。

    这几个动作完成在电光石火之间,快到了眼不能见的地步。师青玄见了他这右手的惨状,再想想方才的千钧一发,暗自心惊,又想:“花冠武神,一手仗剑,一手执花。我原先只记住执花了,却还忘了他飞升却是因为仗剑。幸好太子殿下来了这么两下,不然千秋可不知要给血雨探花斩成几截了。”想到这里,又去看了一眼郎千秋,却见他神色怔忡,似乎魂儿都飞了,不禁大是奇怪:“难道千秋被花城那一刀惊呆了???”

    一行人乘着这一阵风,终于飞上了天界。连拖带背,冲过飞升门,径直奔入神武殿。郎萤不能入殿,被谢怜随手安置在一旁的偏殿内。眼下无人,他便在通灵阵内喊道:“请问有哪位仙僚在!麻烦各位赶紧到神武殿来!事态紧急,这里有一位神官受伤了!”

    他喊着,那边师青玄打个响指,总算换回了那身白道袍,挥手便是十万功德散了出去,道:“是两位神官!”

    谢怜忙道:“好好说话,不要散功德。大家听到自然会来的。你不要激动。”

    师青玄却道:“不,你不知道,散功德比好好说话快一百倍!”

    不多时,一个声音远远地道:“谁受伤了?”

    那声音说“谁”时,还在远处,说到最后一字,人却已现身,正是风信。他进入殿来,望到谢怜,又望到郎千秋,微微一顿。谢怜道:“我无碍。地师大人恐怕受伤不轻。”

    沉默片刻,风信道:“你右手怎么了?”

    这时,又一个声音道:“受伤又如何,上天庭这么多位神官,哪次出巡是不挂彩的。”

    这声音斯文已极,温温柔柔的,话语却不怎么动听,自然是慕情了。他迈入神武殿,也是先看谢怜,再看郎千秋。但他神色与风信截然不同,却是微微一挑眉,有点儿像是要看好戏的样子。见风信去看谢怜的手臂了,他便嗤笑一声,俯身查看明仪,道:“这位便是地师大人了 ?”

    期间,陆陆续续来了许多其他的神官。地师仪一贯神龙见首不见尾,在场数位差不多都是头一回见他,免不了要一个劲儿地猛看。众人皆是稀里糊涂,不知为何忽然召集他们来此,但领了风师的功德,少不得要过来看看。谢怜对风信道:“多谢。不过没事,放着自己会好的。”

    风信也不多说了,道:“你自己注意。”

    谢怜又低声道了谢,一转身,见郎千秋怔怔地望着这边,问道:“泰华殿下,你怎么了?”

    风信也觉察郎千秋神色不对劲,道:“泰华殿下是不是也有哪里受伤了?”

    谢怜沉吟片刻,道:“不知道。我看看。”说着,伸出一手,向郎千秋眉心探去。谁知,郎千秋却是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虽然他面上神色仍然有些犹疑,似是发现了一件事,不能确定,然而,他眼神里已有火焰在燃烧。谢怜明显感觉到一阵颤抖从他的手臂传到了自己的手臂。

    这下,四周的神官们都觉察情况异常了。师青玄站起身来,道:“千秋,你这是做什么?”

    郎千秋终于开口了。

    他只说了两个字,却听得谢怜一颗心直沉到底。

    他咬牙道:“……国师?”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