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 隔红云赏花心堪怜
    花城这句话虽饱含轻蔑之意,极不客气, 但他一开口, 那男人任由旁人嘲笑, 也不敢多辩。领谢怜前来的小鬟道:“这位公子,你今天可真是好运气。”

    谢怜目光未曾转移,道:“怎么说?”

    小鬟道:“我们城主很少来这里玩儿的, 就是这几天, 忽然才来了兴致, 这难道还运气不好么?”

    听她语气, 显是对这位“城主”极为倾慕,极为推崇, 只要能见到他,便是莫大的幸事了,谢怜忍不住微微一笑。

    帷幔是轻纱,红影绰绰。此等风光, 一派旖旎。红幕之前, 还站着几名娇艳的女郎,执掌赌桌。谢怜原先打算就站在外面看看算了,听到花城的声音之后,开始试着往里挤一挤, 但还是没有先做声。他挤到里三层, 终于看到了那个正在赌桌上下注的男人。

    那是个活人。谢怜并不惊讶,早便说过,鬼市里不光有鬼, 还有不少人间有修为的方士,有时候,一些垂死之人,或心存死念者,也会误闯入。这男人也戴着面具,露出的两个眼睛爆满血丝,红得像要流血,嘴唇发白,仿佛许多天不见阳光,虽然是个活人,但比在场其他鬼还像个鬼。

    他双手紧紧压着桌上一个黑木赌盅,憋了一阵,仿佛豁出去了,道:“可是……那为什么刚才那个人可以赌他的双腿?”

    帷幕前一名女郎笑道:“刚才那人是神行大盗,他一双腿轻功了得,走南闯北,是他安身立命之本,所以那双腿才值得做筹码。你既不是匠人,也不是名医,你的一只手,又算得了什么呢?”

    那男人一咬牙,道:“那我……我赌我——女儿的十年寿命!”

    闻言,谢怜一怔,心道:“天底下竟然真的会有父亲赌自己孩子的寿命,这也行吗?”

    帷幕之后,花城却是笑了一声,道:“行。”

    不知是不是错觉,这一声“行”里,谢怜听出了一缕森寒之意。

    他又心道:“三郎说他一贯运气好,抽签也都是上上签,若是他跟这人赌,岂不是一定会赢走人家女儿十年的寿命?”

    刚这么想,便听长桌旁的女郎娇声叱道:“双数为负,单数为胜。一经开盅,绝无反悔。请!”

    原来,花城根本不会下场去赌。那男人一阵乱抖,双手紧紧扒着赌盅,一阵猛摇,大堂里稍稍安静了些,骰子在赌盅里乱撞的声音显得愈加清脆。良久,他的动作戛然而止,然后,便是一片死寂。

    过了许久,这男人才很慢、很慢地撬起了赌盅的一角,从缝里偷看了一眼,那双爆满血丝的眼睛突然一瞪。

    他猛地一掀木盅,欣喜若狂道:“单!单!单!我赢了!我赢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赢了!!!我赢了!!!!”

    围在长桌旁的众人众鬼想看到的可不是这样的结果,均是“嘁”的一声,拍桌起哄,大是不满。一名女郎笑道:“恭喜。你的生意,马上便会有好转了。”

    那男人大笑一阵,又叫道:“且慢!我还要赌。”

    女郎道:“欢迎。这次你想要的是什么?”

    那男人把脸一沉,道:“我想要,我想要跟我做同一行的那几个对手,全都暴|毙而亡!”

    闻言,大堂内一片啧啧之声。那女郎掩口笑道:“如果是这个的话,可比你方才所求的要更困难一些了。你不考虑求点别的?比如,让你的生意更上一层楼?”

    那男人却双目赤红地道:“不!我就要赌这个。我就赌这个。”

    那女郎道:“那么,若求的是这个,你女儿的十年寿命,这个筹码,可能不够。”

    那男人道:“不够就再加。我赌我女儿的二十年寿命,再加上……再加上她的姻缘!”

    众鬼哗然,大笑道:“这个爹丧心病狂啦!卖女儿啦!”

    “厉害了,厉害啦!”

    那女郎道:“双数为负,单数为胜。一经开盅,绝无反悔。请!”

    那男人又开始哆哆嗦嗦地摇起了赌盅。若是他输了,他的女儿便要掉了二十年寿命和好好的姻缘,自然是不好;但若是他胜了,难道就让他那几位同行真的全都暴|毙而亡?但谢怜觉得,花城应该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但几经犹豫,还是往前站了一点。他尚且在犹豫该不该出手,略施小计,这时,一人拉住了他。他回头一看,竟是师青玄。

    师青玄已恢复了男身,低声道:“别冲动。”

    谢怜也低声道:“风师大人,你怎么又变回来了?”

    师青玄道:“唉,一言难尽,那群大娘小妹,拖着我跑,说要给我介绍好店,我好不容易逃出来,怕又被她们逮到,只好先变回来了。她们把我拉到一个地方往脸上涂了很多东西,又拉又扯又拍又打的,你快看看我的脸,有没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

    他把脸凑到谢怜面前,谢怜仔细看了看,实话实说道:“好像更加光滑白皙了。”

    师青玄一听,容光焕发道:“是吗?那好,太好了,哈哈哈哈。哪里有镜子?哪里有镜子?我看看。”

    谢怜道:“待会儿再看吧。这鬼市没法通灵,我们千万不要再走散了。对了风师大人,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师青玄道:“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这里,我来这里是因为我跟千秋约好了在这里汇合。刚才走散了我就先来了,谁知道进来一看,恰好就看到你了。”

    谢怜道:“你约了千秋?在这里汇合?”

    师青玄道:“是啊,千秋就是郎千秋,泰华殿下,这个你总该知道吧?他是镇守东边的武神,咱们到这里来,还是跟他约一起比较好。鬼赌坊是鬼市里最热闹最鱼龙混杂的地方之一,标志建筑,人来鬼往的,鬼多人也多,不容易惹人怀疑,所以我之前跟他说了,在这里碰头。”

    谢怜微一颔首。回过头,那男人还没开盅,双眼翻白,念念有词,和赌场中其他乱舞的鬼类根本没有两样。他叹道:“这人……”

    师青玄一边摸脸一边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同意。但是,鬼市是花城的地盘,鬼赌坊的规矩是你情我愿,敢赌就敢玩儿,天界是管不着的。先静观其变,万一实在不行,咱们再想办法吧。”

    谢怜沉吟片刻,心想三郎应该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静观其变也好,于是便没有再动。而桌上那男人也似乎终于鼓足了勇气,把赌盅打开了一条缝,结果就要揭晓了。谁知,正在此时,突然一人抢出,一掌盖下,把那黑木赌盅,拍了个粉碎!

    这一掌,不光打碎了赌盅,把那男人盖在赌盅上的手也拍碎了,连带整张桌子,也被拍出了一条裂缝。

    那面具男捂着骨头粉碎的一只手,在地上乱滚大叫。众鬼也纷纷大叫,有的在叫好,有的在叫惊。而那人出了手,大声道:“你这人,好歹毒的心肠!你求荣华富贵,倒也罢了,你求的,却是别人暴|毙?!你要赌,有本事拿你自己的命来赌,拿你女儿的寿命和姻缘来赌?简直不配为男人,不配为人父!”

    这青年剑眉星目,英气勃勃,虽是只穿了一身简单的皂衣,未着华服,却不掩其贵气。不是那永安国的太子殿下郎千秋又是谁?

    看到他,谢怜和师青玄在群鬼之中,同时捂住了脸。

    谢怜呻|吟道:“……风师大人,你……没跟他说……到了这里要小心点,低调为上吗……”

    师青玄也呻|吟道:“……我……我说了,但是……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我也没办法……早知道我……我们应该跟他约了一起下来的……”

    谢怜道:“我懂……我懂……”

    这时,帷幕后的花城轻笑了一声。

    而谢怜的心,也跟着一悬。

    这少年和他在一起时便经常笑,到现在,谢怜已经差不多能分辨出来,什么时候他是真心实意,什么时候他是假意嘲讽,什么时候,又是动了杀机了。

    只听他悠悠地道:“到我的场子上来闹事,你胆子倒是大得很。”

    郎千秋转向那边,双目炯炯地道:“你就是这赌坊的主人?”

    四面众鬼纷纷嗤道:“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儿,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吗?这是我们城主。”

    也有人冷笑:“岂止这间鬼赌坊。这整个鬼市都是他的!”

    闻言,郎千秋无甚反应,师青玄却是吃了一惊,道:“我的妈,那后边的,莫非就是那个谁?!血雨探花???”

    谢怜道:“嗯……是他。”

    师青玄道:“你确定?!”

    谢怜道:“我确定。”

    师青玄道:“死了死了。这下千秋怎么办?!”

    谢怜道:“……但愿他不会自己暴露身份吧……”

    郎千秋四下望了一圈 ,却是越来越生气,道:“这鬼地方乌烟瘴气、群魔乱舞,来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做的都是些什么事?你们开这种地方,当真是没有半点儿人性可言了!”

    众鬼嘘声一片,道:“咱们本来就不是人,要什么人性,那种玩意儿谁要谁拿去!”

    “你又是什么东西,跑到这里来对我们指手画脚!”

    花城笑道:“我这地方,本来就是狂欢地狱。天界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那又有什么办法?”

    听到“天界”二字,谢怜和师青玄瞬间明白了。

    花城果然已经识破郎千秋是打哪里来的了!

    然而,郎千秋却根本没读懂这话中含义,又是一掌,劈在长桌上。他站在长桌之末,这一劈,围着桌子的人人鬼鬼纷纷闪避,那长桌直冲向帷幕后的红影。但见幕后人影坐姿不变,微一挥手,那长桌又往反方向冲了回去,撞向郎千秋。

    见长桌回击,郎千秋先是单手托住,而后似乎发现,单手顶不住,立即换了双手。顶着顶着,他额上渐渐浮起浅浅的青筋。原本热热闹闹的大堂躲的躲跑的跑,谢怜和师青玄都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帮忙,毕竟现在他们两人应该还算是没暴露,可以在暗中助力。真要跳出来帮忙,那就是一抓抓仨了。

    那边郎千秋喝了一声,终于将那沉沉的长桌再次推了回去。红幕后花城的影子却仍是侧着身,五指轻轻收拢,再轻轻一放。那长桌霎时裂成无数片碎木屑,朝郎千秋飞去。

    这些木屑带着极为凌厉的刀风,比什么暗器都要可怕,若郎千秋依旧藏匿法力,维持人身,那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的。于是,下一刻,他身上便放出了一层浅浅的灵光,谢怜和师青玄立即明白,心道:不好,这要化出法身了!

    然而,这一层浅浅的灵光马上便消退了,大概是郎千秋终于记起此次出行不能暴露身份,于是在千钧一发之际,迅速撤去了灵光。然而,郎千秋收手了,花城可不会收手,那红衣人影安坐红幕之后,手势一变,五指并拢,微微向上一抬。

    这一抬,郎千秋整个人忽地悬空而起,呈大字型,浮在了赌坊大堂的天花之上!

    被困住之后,郎千秋似乎还没搞明白自己怎么就突然浮起来了,一脸懵然地挣了两下。谢怜头疼地道:“他被锁住法力了,这下想化出法身也不行了。”

    师青玄道:“鬼市是花城的地盘,要锁也是能锁的。”

    虽然目下,郎千秋算是受制于人了,不过也有个好处,那就是,他的真实身份大概是勉强保住密了。否则,若是他方才打斗中化出了法身,给人家知道东方武神泰华真君跑到鬼市来闹事,那可没这么简单就能了事了。毕竟这么多年来,除了一些特殊事件,天界和鬼界也算是井水不犯河水。

    大闹赌坊的不速之客被锁住了,原先逃走的众人众鬼又都折回了来,聚在大堂之下,对上方被锁在空中的郎千秋指指点点,哈哈大笑。郎千秋大抵从未受此窘境,脸色涨得微微发红,一声不吭,暗暗使力,想要挣脱那无形的缚术。底下不时有鬼跳起来想去拍他的头,还好花城把他悬得极高,拍不到,不然这等羞辱可就大了。花城在红幕后笑道:“今天抓到这么个玩意儿,你们拿去玩儿吧。谁运气好赌到一把大的,谁就拿回去煮了吧。”

    闻言,大堂内欢呼不断,尖叫不止:“赌大小!赌大小吧!点数最大的,把他拿回去煮了!”

    “哎呀呀,这个小哥,看起来很补的样子咧,嘻嘻嘻嘻……”

    “哈哈哈哈哈哈傻了吧,让你不知道在谁的地盘上闹事!”

    四名面具大汉又抬进来一张新的长桌,没人理会那在地上抱手哀嚎打滚的面具男人,众人众鬼又聚在了长桌边,开始下一轮赌局。而这一次的赌注,便是悬在上空的郎千秋了。眼看那边赌得热火朝天,师青玄在这头走来走去,急得摔手:“怎么办?我们要上去把他赌回来吗?还是直接开打?”

    谢怜道:“风师大人,你手气怎么样?”

    师青玄道:“当然是时好时坏,手气这种东西,哪有定论?”

    谢怜道:“有的。比如我,我就从来都没有好过。”

    师青玄道:“这么惨?”

    谢怜沉痛地点头,道:“我掷骰子,最多二点。”

    师青玄眉头一皱,马上有个主意了,拍腿道:“不如这样,既然你最多二点,那你跟人家比,就比谁掷出来的点数最小。肯定没人能再比你小了。”

    谢怜想了想,道:“有道理,我试试。”

    于是,他凑到长桌之旁,道:“不如来换个规则,看谁掷出来的点数最小吧?谁小谁赢,怎么样?”

    桌上乱哄哄的,有的说好,有的说不好,谢怜便先抓来两个骰子,先试着掷了一把。

    他心中默念:“小,小,小。”掷完之后,两个人凑过来一看——两个六点!

    谢怜:“……”

    师青玄:“……”

    谢怜揉着眉心道:“看来手气的好坏,并不会因为规则的改变而有所改变。”

    师青玄也学着他的样子揉眉心,道:“要不我们还是直接开打吧。”

    这时,一名女郎靠近红幕,微微倾身,似乎听幕后之人说了些什么,点了点头,再抬头,扬声道:“请诸位静一静,城主有话。”

    她一说城主有话,众鬼立即止息,安静至极。那女郎道:“城主说,规则改变一下。”

    众鬼纷纷道:“城主就是规则!”

    “城主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改成什么样?”

    那女郎道:“城主说,他今天心情好,想陪大家玩儿两把。大家可以和他赌,赌赢的人,就可以抬走上面这个东西。无论蒸,还是煮,或是煎炸炒腌,全凭赢家处置。”

    一听要和城主赌,众鬼都犹疑了。看来,花城的确是从来不下场玩儿的。有几个大胆的跃跃欲试,不过,还没有哪一个敢第一个上来。郎千秋一直在上方持续努力挣扎,怒道:“什么叫这个东西?我又不是东西,你们凭什么拿我来做赌注?”

    他大声说着“我又不是东西”,许多女鬼听了,发出吃吃的窃笑,目光露骨地盯着郎千秋,腥红的舌尖扫过嘴唇,仿佛更想将他拆吃入腹了。谢怜心想:“唉……这孩子。你还是少说两句吧。”

    无声地叹了口气,他站了出来,温声道:“既然如此,那么,请让在下姑且一试。”

    闻言,红幕后的身影也顿了顿,随即,缓缓起身。

    幕前的女郎笑道:“那么,就请这位公子上前来吧。”

    大堂之内,人人鬼鬼自动分出空地,给这位勇士腾出了一条路。谢怜走上前去,那女郎双手托过来一只漆黑得发亮的赌盅,道:“您先请。”

    她先前对待那些赌客,用的都是“你”,话语虽平和,语气却不算客气,此时对他,却用了“您”,语气也十分恭顺。谢怜从她手中接过这只黑木赌盅,道了声多谢,轻咳一声。

    他几乎没怎么摸过这种东西,拿着就胡乱一阵摇,还要假装自己很在行的样子。摇着摇着,抬头,看了一眼悬在上方的郎千秋。郎千秋也睁大了眼睛,眼巴巴地在看着他,不过,总算是没喊出什么来。看他神情,谢怜心里莫名有点想笑,忍住。摇了许久,终于停了下来。

    无数双眼睛都紧紧盯着他手中这只盅,谢怜也觉得这小小一只赌盅变得无比沉重,不知道该用什么姿势开才是正确的。正当他准备揭晓结果时,那女郎又道:“且慢。”

    谢怜道:“何事?”

    那女郎道:“城主说,您摇盅的姿势,不太对。”

    谢怜心想:“原来真的是有正确的姿势的?难不成我以前运气不好,都是因为姿势不对?”

    他虚心地道:“那请问,什么样的姿势才是正确的姿势?”

    那女郎道:“城主说,请您上来,他愿意教您。”

    闻言,赌坊内众鬼发出一片嘶嘶抽气之声。

    谢怜听到有鬼嘀嘀咕咕地道:“城主要教他,这可真是破天荒,这人是不是要死啦。”

    “城主想干啥???这人谁啊???为什么要教他???”

    “摇盅不就是那样摇吗??还有什么正确的姿势吗???”

    谢怜也在想这个问题,那女郎已经手邀向红幕,对他道:“请。”

    于是,谢怜抱着那黑木赌盅,走到了红幕之前。

    纱幔飘飘,红影绰绰。幕后之人,就站在对面,两人之间,只有半臂之隔。

    屏息片刻,一只手分开重重红幔,从幕后探出,覆着谢怜的手背,托住了这只赌盅。

    这是一只右手,修长而苍白,指节分明,第三指系着一道红线。

    在漆黑光亮的木盅衬托之下,白色更加苍白,红色更显明艳。缓缓地,谢怜抬起了眼帘。

    红云一般的纱幔之后,沉默不语地站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

    是三郎。

    依旧是衣红胜枫,肤白若雪。依旧是那张俊美异常,不可逼视的少年面容,只是轮廓更加明晰,褪了少年人的青涩,更显沉稳从容。说这是一个少年,却也能说,这是一个男人。

    他眉宇间那一段狂情野气,不灭反骄。依旧是明亮如星的眸子,眸光沉沉,正目不转睛地凝视着谢怜。

    只是,明亮如星的,却只有一只左眼。

    一只黑色眼罩,遮住了他的右眼。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三次元忙经常晚回家,更新时间暂时改到24:00之前,待会儿在文案说一下。不过我还是尽量争取早点……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