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7|红袖添香白夜题书
    ♂!

    此为防盗章, 晋江v章购买率>50%后可立即阅读最新内容~

    那花轿, 通体轿衣皆是大红绸缎,彩线绣着花好月圆龙凤呈祥。南风与扶摇两人一左一右,护行于花轿之侧。谢怜端坐轿中,随轿夫行走,悠悠晃晃。

    八抬大轿的八个轿夫, 皆是武艺超群的武官。南风与扶摇为了找武艺高强的轿夫假扮送亲队伍, 直接上那位官老爷的宅邸露了一手, 言明是要去夜探与君山。那位老爷二话不说便拉了一排人高马大的武官出来。然而,之所以要找武艺超群的, 并不指望他们能帮上忙, 只是要他们在凶鬼发难时足够自保逃跑罢了。

    可事实上,这八名武官心里还反过来不大看得起他们。他们在府中是一等一的好手, 上哪里不是群雄领袖?这两名小白脸居然一上来就骑他们头上, 还令他们做轿夫,可以说是非常不快了。主人命令不可不从, 强按心中不屑,但心中有气, 难免发作,故意时不时脚下一歪、手上一震, 一顶轿子抬得颠颠簸簸。外人看不出来,可坐在轿子里的人只要稍娇弱一些, 怕是就要吐个昏天黑地了。

    颠着颠着, 果然听到轿子里的谢怜低低叹了口气, 几名武官忍不住暗暗得意。

    扶摇在外面凉凉地道:“小姐,你怎么了?高龄出阁,喜得流泪吗。”

    确实,新妇出阁,不少都是要在花轿上抹泪啼哭的。谢怜啼笑皆非,开口时却声线平和自如,竟没有一丝被颠来倒去的难受,道:“不是。只是我忽然发现,这送亲队伍里少了很重要的事物。”

    南风道:“少了什么?该准备的我们应该都准备了。”

    谢怜笑道:“两个陪嫁丫鬟。”

    “……”

    外边两人不约而同看了一眼对方,不知想象到什么画面,俱是一阵恶寒。扶摇道:“你就当家中贫穷,没钱买丫鬟,凑合着罢。”

    谢怜道:“好罢。”

    轿夫武官们听他们一番插科打诨,皆是忍俊不禁,这么一来,心头不满之意倒是消散了不少,亲近之意略多了几分,轿子也稳当了起来。谢怜便又靠了回去,正襟危坐,闭目养神。

    谁知,未过多久,一串小儿的笑声突兀地响起在他耳边。

    咯咯桀桀,嘻嘻哈哈。

    笑声如涟漪般在山野之中扩散开来,空灵且诡异。然而,花轿并未停顿,照样走得稳稳当当。甚至连南风与扶摇都没出声,似是没发现任何异状。

    谢怜睁开了眼,低声道:“南风,扶摇。”

    南风在花轿左边,问:“怎么了?”

    谢怜道:“有东西来了。”

    此时,这支“送亲队伍”已渐入与君山深处。

    四野愈寂,就连木轿嘎吱作响之声、踏碎残枝枯叶之声、轿夫们的呼吸之声,在这一派寂静之中,也显得略微嘈杂了。

    而那小儿的笑声,还未消失。时而远,仿佛在山林的更深处,时而近,仿佛就趴在轿子边。

    南风神色凝肃道:“我没听见任何声音。”

    扶摇也冷声道:“我也没有。”

    其余的轿夫们,就更不可能有了。

    谢怜道:“那即是说,它是故意只让我一个人听见的了。

    八名武官本来自恃武艺高强,加之觉得鬼新郎娶亲并无规律,今夜必定无功而返,并不如何畏惧,但不知怎的,忽然就想到了之前那四十名莫名失踪的送亲武官,有几位的额角微微冒出了冷汗。谢怜觉察到有人脚步凝滞了,道:“别停。装作什么事都没有。”

    南风挥手,示意他们继续走。谢怜又道:“他在唱歌。”

    扶摇问道:“在唱什么?”

    细细听辩那小儿的声音,谢怜一字一句、一句一顿地道:“新嫁娘,新嫁娘,红花轿上新嫁娘……”

    在寂夜之中,他这略为迟缓的声音一清二楚,分明是他在念,但那八名武官却仿佛听到了一个童稚的幼儿之声,正在和他一起唱着这支古怪小谣,心下毛骨悚然。

    谢怜继续道:“泪汪汪,过山岗,盖头下莫……把笑扬……鬼新……鬼新郎吗?还是什么?”

    顿了顿,他道:“不行。它一直在笑,我听不清了。”

    南风皱眉道:“什么意思?”

    谢怜道:“字面意思。就是让坐在轿子里的新娘,只要哭,不要笑。”

    南风道:“我是说这个东西跑来提醒你是什么意思。”

    扶摇却永远有不同意见,道:“它未必就是在提醒,也有可能是故意反其道而行之,其实笑才能安然无恙,但它的目的就是骗人哭。难保以往的新娘不是就这么上了当的。”

    谢怜道:“扶摇啊,普通的新娘子,在路上听到这种声音,怕是吓都要吓死了,哪里还笑得出来。而且,不管我哭还是笑,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扶摇道:“被劫走。”

    谢怜道:“我们今夜出行的目的,不就是这个吗?”

    扶摇鼻子里出了一声,倒也没再继续反驳。谢怜道:“还有,有一件事,我觉得必须得告诉你们。”

    南风道:“什么事?”

    谢怜道:“从上花轿开始起,我就在笑了。”

    “……”

    话音刚落,轿身猛地一沉!

    外面八名武官忽然一阵骚乱,花轿彻底停了下来,南风喝道:“都别慌!”

    谢怜微一扬首,道:“怎么了?”

    扶摇淡淡地道:“没怎么。遇上一群畜生罢了。”

    他刚答完,谢怜便听到一阵凄厉的狼嚎之声划破夜空。

    狼群拦道!

    谢怜怎么想也觉得不太正常,道:“问一句,与君山里经常有狼群出没吗?”

    一名武官轿夫在外答道:“从没听说过!这怎么会是与君山!”

    谢怜挑挑眉,道:“嗯,那我们就是来对地方了。”

    荒山狼群而已,奈何不了南风与扶摇,也奈何不了那群常年刀尖上爬模滚打的武官,只是他们方才都在琢磨那鬼里鬼气的歌谣,这才猝不及防惊了一遭。黑夜的野林中亮起一对对绿幽幽的狼眼,一匹又一匹的饿狼从森林中缓缓走出,包围过来。但这看得到打得着的野兽,跟那听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一比,那可是强得多了,于是众人纷纷摩拳擦掌,准备展开身手大杀一场。然而,好戏还在后头。紧跟着它们的步伐,沙沙、簌簌,一阵似兽非兽,似人非人的怪异之声响起。

    一名武官惊道:“这……这是什么!这是什么东西!!!”

    南风也骂了一声。谢怜心知有异变突生,想站起身来,道:“又怎么了?”

    南风马上道:“你别出来!”

    谢怜方一举手,轿身猛地一震,似乎有什么扒在了轿门上。他头不低,目光微微下敛,从盖头下的缝隙里,看到了一个东西黑色的后脑。

    它竟是爬进轿子里来了!

    那东西一头撞进了轿门,却又猛地被外面的人一把拖了出去。南风在轿子前骂道:“他妈的,是鄙奴!”

    一听是鄙奴,谢怜就知道,这下可麻烦了。

    在灵文殿的判定中,鄙奴是一种连“恶”评都不配得到的东西。

    据说,鄙奴最初是人,但现在看,就算是人,那也是畸形人。它有头有脸,但模糊不清;它有手有脚,但无力直行;它有口有牙,但咬半天都咬不死人。可是,若让大家选,大家是宁可遇上更可怕的“恶”或者“厉”,都不想遇上它。

    因为,鄙奴往往是和别的妖魔鬼怪一起配合出现的。猎物正在和敌人战斗,它便突然冒出,用它纠缠不休的手脚,黏黏糊糊的体/液,还有前赴后继的伙伴,牛皮糖一样缠住猎物。尽管它战斗力低下,但因为它生命力极其顽强,并且往往成群结队出现,你怎么都没办法甩开它们,也很难迅速杀光它们。渐渐地,便会被它耗干力气,被它绊倒,总有那么一瞬大意,会被伺机的敌人得手。

    而在猎物被别的妖魔鬼怪杀死后,鄙奴便会捡一点被对方吃剩的残肢断臂,吃得津津有味,啃得坑坑洼洼。

    这实在是一种非常恶心的东西。若是上天庭的神官,灵光一放武器一祭,自然能吓得它们避退三舍,可是对中天庭的小神官们来说,这东西就难缠得很了。扶摇远远嫌恶地道:“我,最恨,这东西!灵文殿,没说过有这个?”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