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7|红袖添香白夜题书
    ♂!

    此为防盗章, 晋江v章购买率>50%后可立即阅读最新内容~

    那花轿, 通体轿衣皆是大红绸缎,彩线绣着花好月圆龙凤呈祥。南风与扶摇两人一左一右,护行于花轿之侧。谢怜端坐轿中,随轿夫行走,悠悠晃晃。

    八抬大轿的八个轿夫, 皆是武艺超群的武官。南风与扶摇为了找武艺高强的轿夫假扮送亲队伍, 直接上那位官老爷的宅邸露了一手, 言明是要去夜探与君山。那位老爷二话不说便拉了一排人高马大的武官出来。然而,之所以要找武艺超群的, 并不指望他们能帮上忙, 只是要他们在凶鬼发难时足够自保逃跑罢了。

    可事实上,这八名武官心里还反过来不大看得起他们。他们在府中是一等一的好手, 上哪里不是群雄领袖?这两名小白脸居然一上来就骑他们头上, 还令他们做轿夫,可以说是非常不快了。主人命令不可不从, 强按心中不屑,但心中有气, 难免发作,故意时不时脚下一歪、手上一震, 一顶轿子抬得颠颠簸簸。外人看不出来,可坐在轿子里的人只要稍娇弱一些, 怕是就要吐个昏天黑地了。

    颠着颠着, 果然听到轿子里的谢怜低低叹了口气, 几名武官忍不住暗暗得意。

    扶摇在外面凉凉地道:“小姐,你怎么了?高龄出阁,喜得流泪吗。”

    确实,新妇出阁,不少都是要在花轿上抹泪啼哭的。谢怜啼笑皆非,开口时却声线平和自如,竟没有一丝被颠来倒去的难受,道:“不是。只是我忽然发现,这送亲队伍里少了很重要的事物。”

    南风道:“少了什么?该准备的我们应该都准备了。”

    谢怜笑道:“两个陪嫁丫鬟。”

    “……”

    外边两人不约而同看了一眼对方,不知想象到什么画面,俱是一阵恶寒。扶摇道:“你就当家中贫穷,没钱买丫鬟,凑合着罢。”

    谢怜道:“好罢。”

    轿夫武官们听他们一番插科打诨,皆是忍俊不禁,这么一来,心头不满之意倒是消散了不少,亲近之意略多了几分,轿子也稳当了起来。谢怜便又靠了回去,正襟危坐,闭目养神。

    谁知,未过多久,一串小儿的笑声突兀地响起在他耳边。

    咯咯桀桀,嘻嘻哈哈。

    笑声如涟漪般在山野之中扩散开来,空灵且诡异。然而,花轿并未停顿,照样走得稳稳当当。甚至连南风与扶摇都没出声,似是没发现任何异状。

    谢怜睁开了眼,低声道:“南风,扶摇。”

    南风在花轿左边,问:“怎么了?”

    谢怜道:“有东西来了。”

    此时,这支“送亲队伍”已渐入与君山深处。

    四野愈寂,就连木轿嘎吱作响之声、踏碎残枝枯叶之声、轿夫们的呼吸之声,在这一派寂静之中,也显得略微嘈杂了。

    而那小儿的笑声,还未消失。时而远,仿佛在山林的更深处,时而近,仿佛就趴在轿子边。

    南风神色凝肃道:“我没听见任何声音。”

    扶摇也冷声道:“我也没有。”

    其余的轿夫们,就更不可能有了。

    谢怜道:“那即是说,它是故意只让我一个人听见的了。

    八名武官本来自恃武艺高强,加之觉得鬼新郎娶亲并无规律,今夜必定无功而返,并不如何畏惧,但不知怎的,忽然就想到了之前那四十名莫名失踪的送亲武官,有几位的额角微微冒出了冷汗。谢怜觉察到有人脚步凝滞了,道:“别停。装作什么事都没有。”

    南风挥手,示意他们继续走。谢怜又道:“他在唱歌。”

    扶摇问道:“在唱什么?”

    细细听辩那小儿的声音,谢怜一字一句、一句一顿地道:“新嫁娘,新嫁娘,红花轿上新嫁娘……”

    在寂夜之中,他这略为迟缓的声音一清二楚,分明是他在念,但那八名武官却仿佛听到了一个童稚的幼儿之声,正在和他一起唱着这支古怪小谣,心下毛骨悚然。

    谢怜继续道:“泪汪汪,过山岗,盖头下莫……把笑扬……鬼新……鬼新郎吗?还是什么?”

    顿了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