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4|人面疫出土不幽林
    ♂!

    此为防盗章, 晋江v章购买率>50%后可立即阅读最新内容~  一个轿夫没留神, 一脚踩中一条胳膊,率先大叫,送亲的队伍立刻炸开了锅,好家伙,一行人“刷刷刷”的便掏出了一片白花花的大刀, 喊:“怎么了?!来了吗?!”也不知原先都藏哪儿了。 街上嚷成一片, 谢怜再定睛一看, 那分离的头身,竟不是个活人, 而是一个木头娃娃。

    扶摇又道:“太丑了!”

    恰好茶博士提着铜壶上来, 谢怜想起他昨日神气,道:“店家, 我昨日便见这群人在街上吹吹打打, 今天又见,他们这是在做什么?”

    茶博士道:“做死。”

    “哈哈哈……”

    谢怜也不意外, 道:“他们这是想把那鬼新郎引出来么?”

    茶博士道:“还能是想做什么呢?有个新娘子的爹重金悬赏找他女儿,抓那鬼新郎, 这群人就整天这般乌烟瘴气地闹。”

    这悬赏的那个爹,必然便是那位官老爷了。谢怜又看了一眼地上那粗制滥造的女人头, 心知他们是想用这假人伪装新娘子。

    只听扶摇嫌恶道:“我要是鬼新郎,送一个这样的丑东西给我, 我就灭了这个镇。”

    谢怜道:“扶摇, 你这话太不像一个仙家该说的了。还有, 你能不能把翻白眼的习惯改过来,不如你先给自己定一个小目标,一天先只翻五次之类的。”

    南风道:“你给他定一天五十次他都不够用!”

    这时,队伍里突然钻出一个的小青年,精神抖擞,看样子是个领头的,振臂高呼:“听我说,听我说!这样下去根本没用!这几天咱们跑了多少趟了?那鬼新郎被引出来了吗?”

    众大汉纷纷附和抱怨,那小青年道:“依我看,不如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冲进与君山里,大家搜山,把那个丑八怪抓出来杀了!我带头,有血性好汉子都跟我来,杀了丑八怪,赏金大家分!”

    一群汉子先是稀稀拉拉地和了几句,逐渐声音加大,最后所有人都响应起来,听起来竟也声势浩大。谢怜问道:“丑八怪?店家,他们说的这丑八怪怎么回事?”

    茶博士道:“据说鬼新郎是个住在与君山里的丑八怪,就是因为太丑了,没有女人喜欢,所以才心生怨恨,专抢别人的新娘子,不让人成好事。”

    灵文殿的卷轴上没有记录这个,谢怜道:“有这种说法吗?莫不是猜测?”

    茶博士道:“那谁知道,据说不少人都见过,什么整张脸都缠着绷带,眼神凶恶,不会说话只会呼噜呼噜狼狗一样地叫。传得神神叨叨。”

    扶摇道:“脸上缠着绷带,未必就是丑,也有可能是因为太美不想让人看见。”

    茶博士无语片刻,道:“那谁知道,反正我是没见过。”

    这时,街上传来一个少女的声音,道:“你们……你们别听他的,不要去,与君山里很危险的……”

    躲在街角说话的,正是昨晚上来南阳庙祈福的那名少女小萤。

    谢怜一看到她就觉得脸有点痛,无意识抬手摸了摸。

    那小青年见了她就没好颜色,推了她一把,道:“大老爷们说话,一个小娘插什么嘴?”

    小萤被他一推,有点瑟缩,鼓起勇气,又小声道:“你们别听他的。不管是假送亲,还是搜山,都那么危险,这不是在送死吗?”

    小青年道:“你说得好听,咱们大家伙儿是拼了姓名为民除害,你呢?自私自利,不肯假扮新娘子上轿子,为了咱们这里老百姓这点勇气都没有,现在又来妨碍咱们,你安的什么心?”

    他每说一句就推那少女一把,看得店里的人都皱起了眉。谢怜一边低头解腕上绷带,一边听到茶博士道:“这个小彭头,之前想哄这姑娘扮假新娘,嘴里跟抹了蜜似的,姑娘不肯,现在又是这幅嘴脸了。”

    街上,一群大汉也道:“你别站在这里挡道了,边儿去边儿去!”小萤见状,一张扁脸涨得通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转,道:“你……你何必非要这样说话?”

    那小青年又道:“我说的是不是对的?我让你假扮新娘子,你是不是死都不肯?”

    小萤道:“我是不敢,可是,你也不用划、划破我裙子……”

    她一提这事,那小青年瞬间被戳了痛脚一般跳将起来,指着她鼻子道:“你这个丑八怪少在这里含血喷人!我划破你裙子?你当我瞎了眼!谁知道是不是你自己想露给人看,自己给划的?谁知道你这丑脸裙子破了也没人看,你可别想赖我头上!”

    南风实在听不下去了,茶杯“喀喀”一下碎在手里。正当他要起身时,身旁白影一飘。而那边正一蹦三尺高的小彭头大叫一声,捂脸一屁股跌到地上,指缝间滴滴答答的鲜血流出。

    众人根本没来得及看清怎么回事,他便已坐在了地上,还以为是小萤暴起,谁知再看她,已是根本看不到了,一名白衣道人挡在了她身前。

    谢怜双手笼袖,头也不回,笑眯眯地看着小萤,微微弯腰,与她平视,问道:“这位姑娘,不知我能不能请你进去吃杯茶?”

    那边地上的小彭头口鼻剧痛,一张脸痛得仿佛被钢鞭一顿暴打,可这道人分明没带凶器,也没看到他是如何出手、用什么出手的。他踉跄着爬起,举刀喊道:“这人使妖法!”

    身后一众大汉一听“妖法”,纷纷举刀相对。谁知身后,南风忽然一掌拍出,“咔擦”一声!一根柱子应声折断。

    见此神力,一群大汉脸色齐变,那小彭头心下怯了,却还在嘴硬,边跑边冲他们高声喊话:“今儿个我是栽了,你们是哪条道上的好汉,留下姓名,日后我们再来会会……”

    南风根本不屑回答,扶摇却在一旁道:“好说好说,这位乃是巨……”

    南风反手又是一掌,两人便这么不动声色地拆了起来。谢怜本想请那小姑娘进来坐坐,给她点个果子茶水吃吃什么的,她却抹着泪自己先走了,只得望着她背影一声叹息,自己进来了。进来时茶博士道:“柱子记得赔。”

    于是谢怜坐下时对南风道:“柱子记得赔。”

    南风:“……”

    谢怜道:“在那之前,我们先办正事。谁借我一点法力,我得进通灵阵核实一下情报。”

    南风举起手,二人击掌为誓,便算是立下了一个极为简单的契约。如此,谢怜终于又能进通灵阵了。

    甫一进去,他便听灵文道:“殿下终于借到法力啦?在北方那边行进得可顺利?那两位毛遂自荐的小武官助力如何啊?”

    谢怜抬起头,看了一眼被南风一掌劈断的柱子,还有一脸冷漠闭目养神的扶摇,道:“两位小武官各有千秋,都是可塑之才。”

    灵文笑道:“那真是要恭喜南阳将军和玄真将军了,依殿下所言,这两位小武官必然前途无量,飞升是指日可待啊。”

    不一会儿,慕情的声音冷冷地浮出来,道:“他此次出行并未与我通报,由他去了,我反正是一无所知。”

    谢怜心想:“你还真是一天到晚都守在通灵阵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