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李大善人
    卖身契的事情月牙倒也不是不关心, 当初替嫁的事情并非她所愿, 是被逼迫的,试问但凡一个正常的人谁人愿意嫁给一个好不相知, 马上就要死的人呢。月牙又不傻, 她也不愿意替嫁。

    只是她是李家的家奴,自己做不得主,加上又无父母,也无兄弟姐妹,自然也无人为她主张。比如月香,虽说兄长不是个东西, 可是李家也忌惮啊,害怕他兄长以月香为要挟从李家要钱。李家是做生意的, 将钱看的比什么都要重要。自然不想有麻烦,最终就选择了比较省事的月牙。当时李老爷说的都好,月牙嫁过去了, 卖身契一并给了过去, 只是因害怕月牙逃了, 就将卖身契给了傅家。

    可是月牙如今一想,卖身契肯定还在李家, 毕竟当时傅家的情况,也不像拿了她的卖身契,而且傅春江也从未提及其实, 傅家也没有给她去官府入籍。

    一想到这里, 月牙心里就慌了, 若是她如今还是奴籍,很多事情那是由不得自己了。若是说她如今是傅春江的嫂子,傅春海不在世上了,她和傅春江若是在一起了,那还是有可能的。毕竟在大夏,上京这种事情很少,可是在山里一些落后的地区,这种哥哥死了,嫂子和弟弟在一起的,也不是没有。

    可如果她现在还是奴籍的话,那以后的婚丧嫁娶还是由不得自己,关键以傅春江如今的身份,也不可能娶她做正妻的,关键月牙也知晓李家这家人最是容易记仇。当初傅春江是拒绝过李三小姐的,若是到时候李家以卖身契为要挟,不放她,那绝对是可能的,一想到这里月牙差不多都要哭了。

    “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月牙如今那是一点儿都睡不着,躺在床上好大一会儿,总是在想卖身契的事情,原来她现在还不是自由身。

    “李家这的不是个东西,怎能如此欺我?”

    月牙咬着牙恨恨的道,她如今没了主张,只能去找傅春江,一刻都不能耽误了。

    傅春江这会儿和丁全英两个人刚刚谈完,说完话之后,丁全英那也是信心满满的,如今他也是通过了会试,再过殿试,得一个进士的话,那也算是光宗耀祖了。

    这人逢喜事精神爽,而且他觉得和小仙女那也是有戏,如今他还要回去等小仙女的回信,自然不会在傅春江这边久留了。

    “咚咚咚。”

    月牙最终还是敲响了傅春江的门,傅春江一开门就看到了泪眼朦脓的月牙,“月牙,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我吓到你了?你莫要怕,其实我……”

    “二爷,我的卖身契还在李家吧,他们没有给你吧。”

    当时傅春海卧病在床,李家能给的那个人只有傅春江了。月牙如今还抱有一丝幻想,尽管她知道这种可能性不高,可是她依然相信一家人不会无耻到这种程度。

    “卖身契?”

    傅春江一听,看着月牙的样子,“月牙你不要着急,李家没有将卖身契给我,卖身契定是还在他们家里,这事情很好解决的,你莫要怕就是。其实这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情。”

    傅春江的脑子转的很快,若是月牙的卖身契还在李家的话,那就是代表月牙和傅春海的婚事那是无实也无名了,原本想着是有名无实来着。如今在官府那边都没有入籍,这自然就不算真的成婚了,月牙还是未嫁女呢,那么在大夏正常程序来说,要比之前对他和月牙有利。至于卖身契这种事情,李家若是不给的话,他有着法子去弄他们。

    “二爷,卖身契,若是没有卖身契,我还是奴,我不是自由身,我怕是还要被卖,我不想在被卖了。只想过几年安生日子。”月牙自从被拐之后,一直过着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人。

    虽说她对李家多有不满,可是自从被卖到李家之后,总算是安定下来了。只是自古丫鬟命薄如纸,尤其是月牙这种卖身为奴的丫鬟,李家也从来没有将她当人看。

    “月牙,你不要怕,什么为奴。你早就是我们傅家的人,你相信我,我即刻就修书一封,给李家,要了你的卖身契。若是他们当真不给,我自是有法子弄他们。李家一直都欺你太甚,如今你就不同了。”

    傅春江忙安慰着月牙。卖身为奴对于月牙来说,那是一生的痛,又是傅春江三言两语就安慰好的。虽说月牙也知晓傅春江从来都是一个有主意的人,办事情也从来都是有主张,说到做到的人,可是她还是害怕。

    “月牙,你就信我吧,我定是会将这件事情尽快给你解决。”

    傅春江那是说到做到,就奋笔疾书写了一封信给了李家。

    等到李老爷接到书信的时候,他都差不多忘记这个事情了。当初月牙卖身契的事情,倒也不是李老爷没有给。只是傅家一直没有派人去讨,就一直搁在这里。

    “徐管家,你去将月牙的卖身契给我拿过来,到时候一并给了仲安。”

    李老爷倒是觉得这没啥,想着月牙既是已经替嫁。这卖身契不给,确实是太不要脸了。他到底还是读过几年圣贤书,也在生意场上长混的人,犯不着和一个小丫鬟过不去。

    “是。”

    就在此时李三小姐从外头赶了过来,近日来李老爷那是一直都在赶路,带着李三小姐前往上京。李家人上京比月牙和傅春江那是快多了。月牙和傅春江那都是靠脚走的,他们则是坐马车,速度自然是快。

    “阿爹,你这是作甚?月牙的卖身契,我带着呢?为啥要给她?”

    李三小姐走了上去,挥了挥手示意徐管家赶紧下去,她有话要单独和李老爷说。

    “嫣如啊,你要月牙的卖身契作甚,只是一个丫鬟,而且月牙的卖身契于情于理都要给她的。当初她替嫁的事情,咱家做的已经是……”李老爷长叹一口气。

    李三小姐则是一笑:“阿爹你什么时候也这般的妇人之仁,以前你总是说阿娘乃是妇人之见。月牙怎么了?那是她的命,她本就是被买入咱家的,为奴为婢那也是她的命,怨不得我们。我们也是拿了真金白银买的。至于傅家的事情。阿爹你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当初月牙也是以李家小姐出嫁的,那婚事办的都体面啊。若不是这般,她一辈子怕都没有这么体面的婚事。再说,我们李家不是也有陪嫁。”

    李老爷听着李三小姐的话,不置可否,他只是一直坐在那里默默的听着李三小姐在说话。

    “可嫣如,即便这样,月牙的卖身契我们也没有理由不给,她既是已经出嫁了,卖身契自然也是要跟着去了。”

    “阿爹,此言差矣。虽说理是这样的理,可如今傅春海不是已经死了吗?既然她男人死了,月牙也没孩子,月牙上也无公婆。我们李家不就是相当于月牙的娘家了。月牙嫁到傅家确实是我们李家不厚道。这月牙如今年纪也不大,如今卖身契在手,到时候给她再寻一门婚事,到时候人家不都说爹爹你是仁义之人。再说爹爹你也知晓,马上我们和傅家就是一家人了。月牙和我算起来也是妯娌了,我们又是干姊妹,到时候总不能我嫁了好人家,你就不管月牙了吧。”

    李三小姐嘴巴那是真的能说,绝对是歪理一套一套的,李老爷如今竟然觉得李三小姐说的有那么几分道理。

    “只是仲安那边,要卖身契这件事情。嫣如你看,这到底该怎么回呢?”

    李三小姐见已经说动李老爷了,立马就展颜微笑,忙走到了李老爷的身边:“阿爹,你瞧不日我们就到上京了,到时候我和仲安的婚事一定,月牙卖身契的事情都是一家人,什么卖身契不卖身契的。我觉得如今当务之急,还是将月牙许一个好人家。到时候你就是李大善人了。”

    李老爷被李三小姐这么说的,那是心花怒放。因为替嫁的事情,李老爷在徽州商行备受排挤。毕竟怎么说,大多数人都知晓那件事情不厚道。人心都是肉长的。

    “这倒也睡,只是如今我手上没有适合月牙的人,这门亲事自然不能说的太差了。”

    “阿爹,你记得我明表哥了,表嫂已经过世多年,一直都未娶亲。他模样也周正,膝下也无一男半女的,月牙嫁过去,肯定享福。你说是不是?”

    “明表哥?你是说子明啊,子明这人倒是也不错,就是好赌了些,他那家业大倒是大,再大的家业也止不住好赌啊。”

    李三小姐口中的明表哥,就是张明远,字子明,为人倒是长得还可以,家业也是有的,也读过书,算是一个读书人,就是在读书上面造诣不高。

    做生意上面还有那么一点悟性,就是从小就好赌,这些年也败了不少家业,只是此人生财有道,加上家业丰厚,倒是也还能够勉强支撑着住。若是月牙嫁给他的话,从李老爷这个角度来看,那绝对是高攀了。

    怎么说月牙也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娘家没有一点帮衬。

    “阿爹,那不是因明表哥没人管吗?这男人身边没个女人怎么能行呢?想当初表嫂还活着的时候,明表哥你也知晓,他不是也不赌吗?还不是被表嫂给管的。月牙若是嫁过去了,明表哥身边也有个知冷知热的人。月牙,阿爹你也是知道的,多勤快的人,虽说家世弱了一点,盖不过人家持家有方,你瞧傅家当年那种光景,月牙不是都撑下去了吗?”

    李三小姐这么一劝说,李老爷这边也是连连点头。

    “这说的也是,月牙是挺勤快的,这我知道,子明身边确实是需要一个知冷知热的人。到时候我出头牵个线,就将月牙许配给他。到时候我们家在赔嫁妆,就权当做善事了。”李老爷觉得他准备赔嫁妆给月牙,那是做了天大的善事了,毕竟以李老爷这种人,从来都是将钱财看得非常的重。此番他愿意割肉,那就是莫大的恩典。

    “阿爹,你就是心善,月牙若是知晓了,肯定会好生谢谢你。总算是有了一个好归宿。”李三小姐说着就扶着李老爷出去了,她们还要赶时间,时间不等人,李三小姐也想快点见到傅春江。

    主要是李三小姐很自信,她长得貌美,她觉得这天下男子皆爱美,上次傅春江拒婚,定是因为没有看到她的长相,才将她拒绝的。若是瞧见她的长相,那定是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一想到这里李三小姐心里就美滋滋的,当然她觉得可以先和傅春江订婚,等到他中了状元,到时候在风光大嫁,那样她才能够有面子,也能将二姐压下去。

    而傅春江迟迟没有收到李家的卖身契,李家倒是给他回了一封信,大致的意思李老爷和李三小姐起程来上京,到时候什么事情可以见面详谈,不必着急,还说月牙的卖身契如今也在绩溪老家,并未带来了。

    傅春江这等聪明的人,岂能不知晓李家的话那都是借口,他心下也是着急,只是如今他还要准备殿试,一时间还不能回绩溪处理事情,只能安慰着月牙。

    只是月牙最近那是心事重重,一想到卖身契还在李家,那干什么都没劲,总是丢三落四的,傅春江现在都看在眼里,如今暂时也只能等了。

    “月牙,你没事吧,是不是你家婆母给你压力了,怎么魂不守舍的?”

    傅春江不说,不代表四合院的其他人没有瞧见,王婶子这几天算是发现了,总觉得月牙的神态不太对劲,就免不得问了。又想到如今傅春江高中,是贡生了,过了殿试,安就更是了不得。

    王婶子是过来人啊,这女儿家都盼着能嫁给好男人,有个靠头。也都望夫成龙,可是一旦夫君当真成了气候,就免不得担心起来了,尤其是月牙这样的。

    月牙瞧着样子,就是那种普通的小媳妇的,怕是识字也不多,王婶子以前看大戏的时候,就看到那戏文上面唱的,什么才子佳人,男人中了状元,就开始嫌弃糟糖之妻,要和知书达理的小姐在一起,美其名曰是真爱。

    王婶子瞧着月牙如今也无孩子傍身,想着上次皇觉寺上香的事情,“月牙,你有什么委屈,你就跟婶子说,婶子我年长你几岁,若是你家当家的刀对你不好,我帮你去说。”

    王婶子最是不喜那种忘恩负义之人。

    月牙这才醒转过来,忙说道:“王婶子不是的,二爷待我极好。我就是最近身子有些不舒服,总是提不起精神来。”

    “那你可嗜睡?”

    月牙点了点头,月牙最近晚上睡不着,愁的,白天自然是没精打采,总是想要睡觉。

    “有点。”

    “哦,那是好事情了,月牙你真的是熬出头了,我走了,有什么不懂的就问你婶子我。”

    王婶子对着月牙的肚子望了一眼,喜滋滋的出去了,出去没多久就看到了傅春江从外头回来啊:“傅相公人逢喜事精神爽,双喜临门。到时候可要请婶子我喝喜酒啊。”

    傅春江一听,忙点了点头,他是以为月牙和王婶子说了他们的事情,以为月牙是答应他了,而王婶子在看到傅春江点头之后,就默认了,那就是月牙是有喜了。

    这有的女子有喜了,就是嗜睡,精神不振之类的,王婶子瞧着月牙就有点像呢。

    “婶子,自然不会短你一口酒吃。月牙可在里面?”

    “在的,傅相公,你家月牙不容易,如今这时候你可是要对她好点。好了,我也不多说了,你是读书人,都懂。”

    傅春江一听忙点了点头:“嗯,婶子你说的我都懂。那我去找月牙了。”

    “好,你去吧。”

    月牙如今还在厨房里面忙碌着,傅春江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月牙……”

    “哐当”一声,正在洗碗的月牙被猛地一惊,手中的碗就掉在地上,摔得粉碎。月牙低头一看碗碎了,忙伸手去捡,傅春江看着这个样子的月牙,知晓卖身契的事情对月牙的影响远比他想象中的要严重的多。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