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仲安表白
    月牙这位房东, 一般除了收取租金的时候出现, 寻常时候根本就找不到他的踪影。月牙来到上京也挺长时间, 也就见到这房东两次, 第一次是看房付钱的时候,第二次就是今天了。

    房东这一次和上一次很明显不一样, 上次他还有点邋遢,这一次很显然是沐浴更衣过的,整个人瞧着也明朗了不少,对待月牙的态度也较之上次好太多了。

    “你家当家的可在?”

    房东见月牙一直在那里傻站着,也不上来招呼他, 他就主动上去找月牙了。月牙还在那里发愣,没一会儿又来了道喜的人, 一批批的人, 这些人都是平日里月牙在这里的邻居。

    大家也都走动走动, 都是来讨好彩头的,而月牙瞧着大家这个阵势,只知晓这一切都是真的,那就是傅春江是高中,而且还是第一。月牙自然是开心的不得了。

    傅春江高中的消息传得也快, 没过几天就传到了绩溪那边,大甲塘村的村民也都知道了, 大家还等着傅春江通过殿试, 回去立牌坊呢。绩溪县的县令也是高兴, 出人才啊。白鹿书院更是不用说了, 高调如他们,直接就贴出喜报来,将傅春江会试第一贴出来,至于殿试什么的,最不济也是一个进士。

    当然这件事情也传到了李家,李家三小姐自然也得知这个消息了。

    “三小姐,你可听说呢?傅春江真的考中了,会试第一呢。”月香忙凑了上来,将刚刚从外头得来的消息告知了李三小姐。

    李三小姐对着镜子正在描眉,不急不缓的说道:“我知道了,这是好事情,傅春江如今再差也是一个进士,勉强和我还能般配来着。如今他还未婚配,我不能等着他中了状元才提婚约的事情,到时候若是旁人知晓了,肯定说我是因他考中状元,攀附了他。那样对我名声也不好。走,随我去找阿爹去。”

    月香也是高兴,她当然是想李三小姐和傅春江成了,只要他们俩成了,她就可以成为通房,一想到傅春江那样的长相,那样的学识,若是她能够得一男半女的,下半辈子定是不愁了。

    李老爷正在书房看账本,这些年李家的生意倒是还过得去,只是如今的会做生意的人越来越多了,李老爷在生意上面费心的事情就多了点,主要他也没个帮手。

    “阿爹,你在忙?我有事情找你说。”

    李三小姐说着就提着裙子迎了上去,李老爷如今见到李三小姐整个头都是疼的,那就是他这个女儿心思太高了,总想要嫁一个好人家,高门大户的。

    其实李家本来就不是什么大户人家,还是一个商户,虽说大夏不似前朝那边对商户人家那般看轻,可是也没有高抬多少。他这个三女儿虽说长得确实是美貌,可是也没有到倾国倾城那种,而且如今也快十七了,年纪那也是一年大过一年,这女儿家总是出嫁,他这个做爹的出去也总是被问,他都被问烦了。

    “嫣如你什么事情,今日爹爹很忙,你瞧可能明日再说。”

    “爹爹,我知晓你忙,这件事情可是与我终身大事有关系,你可知晓傅春江高中了,还是会试第一。”李三小姐上来就直接说了,她也看出了李老爷的不耐烦来。

    “啊,你说仲安啊,他高中就高中了,你该不会还想嫁给他吧,他都把你给拒婚了。那人眼高于顶,你又不是不知晓,胡家嫡女他都瞧不上……”

    李三小姐因李老爷后面的那句话很是不快,什么意思,不就是说她比不上胡家嫡女。

    “阿爹,我知晓,可是我与傅家那是有婚约的,如今傅家就剩下傅春江了,我自然是要嫁给他了,难道他一个贡生还想悔婚吗?”李三小姐那是振振有词。

    “这个?嫣如,你说什么,我们与傅家的婚约已经了解了,傅春海已经死了,月牙嫁过去了。当年的事情,这么多年过去了,说起来我对月牙,那也是,哎……”

    李老爷那也是生意人,识文断字的,也多了几年书,他如何不知晓当年的事情他做的不厚道,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呢?他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嫁给一个将死的人吧,去做寡妇吧,所以只能牺牲月牙了。

    所以啊,李老爷还是很反感有人提起当年婚约的事情,他也是要脸面的。

    “阿爹,月牙那不是嫁给傅春海了吗?如今傅家还有一个儿子,就是傅春江,当时的婚约可是这么说的,李家女嫁给傅家男,也没有说只嫁一个人。傅家明明有两个儿子,如今老大不在了,不就剩下傅春江了吗?如今我是李家女,这婚约的事情还没有完呢。阿爹,你说是不是?”

    李三小姐这么一说,李老爷的心咯噔一下。都说无奸不商,一直以来李老爷都认为自己已经够奸诈了,没想到他这个小女儿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这个……”

    李老爷是标准的商人,商人那自然是唯利是图,但凡有利可图的事情,他都要好生的想一想。

    “这倒也是,容我好生在看看婚约!”

    当年的婚约李老爷还保留着,看了之后,果然是这么说的,因李老爷一直只有李嫣如这么一个女儿和傅家兄弟年纪相仿,就一直默认的是李嫣如应该嫁给的是傅春海。

    当然傅家也是这么想的,如今傅春海已经和月牙成婚了,那么李嫣如照着婚约上面写的自然是可以嫁给傅春江了,一想到这里,李老爷的大脑就动了起来。

    “对对对,说的在理,傅春江如今会试第一,若是再夺殿试第一,他将是大夏第一位连中三元之人,前途不可限量。嫣如啊,你果然是我的女儿,很好,很好,阿爹自会帮你主张,明日你就随我启程上京。傅春江想要拒婚,我看他定是不敢了。”

    “阿爹,我就知晓你对我最好了,那我去收拾一下,明日随你一道上京。”

    得到了李老爷的首肯,李三小姐那是走路都带风,仿佛马上就能当上状元夫人一样。

    而与此同时,正在上京的胡家父女也在私下说小话。

    “可惜了,我当初就知道仲安是个人才啊,可惜不能是我胡家人。”胡老爷也在那边叹气,想着若是傅春江答应了,他以后怕就是状元的岳父了,到时候说出去也是有面。

    “阿爹,这有什么可惜,你瞧仲安这厢高中,那厢就给你送来了拜帖,这种人知恩图报。还在上面与我道歉。你瞧瞧这写的,还说他心直口快……”

    当初傅春江确实讽刺胡文琦脸大如盆,如今傅春江亲自写信致歉。

    “这倒也是,仲安此人倒是知礼数,文琦,你说的真对呢。”

    “阿爹,那是自然,咱们现在不要去寻傅春江。自古锦上添花的人多了去,咱们只做雪中送炭之人。”胡文琦这话一说,胡老爷也是一个聪明人。

    “文琦,你说的太对了,若是现在我也和那些人去庆贺,难免仲安会以为我们是看中了他高中。如今他是春风得意,身边自然不缺庆贺之人,我们确实不能去。”

    “阿爹知道就好,反正我们胡家做人素来如此,你落寞了,看得起我们胡家我们就拉你一把,若是你发达了,我们胡家也绝不挟恩图报。”

    胡家父女达成了共识,也就给傅春江回了一封信,祝他高中,和以往对待他是一样,没有丝毫恭维之言,不似李家那边,那是送来的可是大礼,李老爷甚至已经动身前往了上京了,说是要亲自送礼来着。

    傅春江接到李老爷的心,随后就将他的信递到了一旁,当初他上京无钱的时候,因拒绝了李三小姐,李家直接就砍了对白鹿书院学子的资助,因此傅春江还被一些白鹿书院贫寒出身的学子埋汰过。

    如今他高中了,变化就如此之大,当真是让傅春江见识了。

    忙碌招待了一天的人,月牙和傅春江两人都很累,不过月牙很是开心啊,果然是高中,这入夜了,人自然也没有要留下来的意思,果断的离开了。

    傅春江当即就将门给关上了。

    “月牙,我高中了,怎么样,我说我能高中我肯定能高中吧。”傅春江如今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眼巴巴的看着月牙,等着月牙夸奖他。

    月牙瞧着他的样子,强忍着没笑。

    “二爷,你最棒了,我就知道你肯定高中,少了一点惊喜来着。”

    傅春江抓了抓头,示意月牙往他这边坐一坐。

    月牙也很自然的就朝着傅春江这边走去,“月牙数数多少钱,这只是第一批。明日应该还有。”

    这读书读的好,考试考得不错,赚钱还是很柔名义的,傅春江得了不少钱,主要是来自徽州府的奖励,白鹿书院那边的奖励是希望傅春江在考完殿试之后亲自回去领。据说还给他准备了一个欢迎仪式来着。

    当然这个傅春江也是理解的,书院也是需要宣传的,名声大了,才有学子来就读,书院才可以办下去,而且他还想回去看看曾夫子,曾夫子想必很是开心。

    “李家的……”

    李家这一次出手很是大方,直接从上京的商行里面支钱,所以算是第一时间送达的。

    “他家的钱我们不要,月牙你以后和李家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你早就嫁入傅家了,是我傅家的人。以后再也不用和李家有任何的关系了。李家人太势力了,这种人不能相处。”

    月牙点了点头,她在李家的时间不短,早就见识了李家一家人的嘴脸,李三小姐和李老爷那是一路子人,从来吃不得半点亏,而且手段都是极其的下作。

    “嗯,不要他们的,我给分出来。”

    月牙说着就将李家的东西全部都分出来,想着明日就送给出去。随后就开始在那里点钱,傅春江最喜欢月牙这种小财迷的样子,虽说钱财和他前世不能比,前世这点小钱他根本就不看的,可是却没有这样的幸福。

    月牙数钱数的很认真,两眼都放光。

    瞧着月牙数完了钱,傅春江也记好了账本,让月牙给收好,这些都是人情,将来可都是要还的。

    “月牙给你!”

    “什么?”

    傅春江说着就将黑匣子给打开了,月牙定眼一看,是一个金灿灿的金银错发簪,她记得,这是上次路过一家店里,她多瞧了几眼,当时就是觉得好看。可月牙从来就没有想过她会拥有这发簪的一天。

    主要是发簪的价格有点喜人,不是她所能够消费的起的,她就是过过眼福而已。没想到今日竟然到了她手上了,月牙自然是觉得非常的兴奋。

    “月牙我给你戴上!”

    傅春江说着就拿起发簪给月牙戴上,此时的傅春江不知道为何手竟是有点发抖,哈哈哈,他竟然紧张了。生怕月牙拒绝他,幸而月牙没有拒绝,只是脸烧的通红。

    “月牙,你瞧怎么样?”

    傅春江忙拿起铜镜给月牙相看,月牙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再瞧瞧那头上的发簪,手不自觉的抚了抚那发簪,真的是好看啊。

    月牙现在也终于算是明白了,为何李家小姐那么喜欢买发簪了,戴上果然感觉是不同了。

    “月牙,我……”

    傅春江猛地握住了月牙的手,这是第一次他如此直白主动的握月牙的手,他很紧张,头上竟是冒汗了,没办法,他虽然会的东西很多,精通的也很多,事实上他还是第一次对姑娘表白。

    月牙也是愣住了,她抬头迎上了傅春江的眼睛,她的心咯噔一动,其实她一直都在等这一刻。

    “月牙,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傅春江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关键时刻绕什么弯子,直说就好了。

    月牙觉得傅春江的手好烫啊,她脸也烧的红红的。

    “二爷,你当然是极好的人,你什么都会,还学识渊博,是,是个……”

    月牙还想往下说的,傅春江立马就说:“月牙,我还未成亲,你也未成婚,你瞧,我如今还是一穷二白,你不要嫌弃我,嫁我可好?”

    终于还是说出来了,傅春江就等月牙回答了,月牙低着头,她是听到了,绝对没有听错,傅春江说的声音那么的大,可是月牙还是矛盾的,虽说她心里也是有答案的。

    可是一想到大夏的伦理,若是她答应了,会不会毁了傅春江呢,月牙比傅春江顾虑的更多。

    “二爷,我……”

    “月牙你好好想想,你其实不必现在答应我……”

    傅春江是害怕的,他虽说他也觉得月牙应该会喜欢上他吧,毕竟他长得这么的好,学识也不错,对待月牙虽说谈不上极好,可是也勉强算得上不错吧。

    可即便这样,傅春江内心还是自卑的,爱一个人啊,不管自己是多么优秀的人,总觉得还是配不上月牙,在傅春江的眼里,月牙是极为优秀的。

    而且傅春江知道他总是自我感觉良好,会错意什么的,也可能有的。外加月牙和他这层关系。

    月牙这厢不说话了,这不说话傅春江就更加害怕了,不免在心里埋怨了一下,为何要这般的急,能够在正式一点才是,一个小小的芳心就想俘获姑娘的芳心,确实不好。

    “仲安,仲安……”

    傅春江这般正尴尬的,突然听到丁全英的声音,他顿觉丁全英绝对是这世间最可爱的人,来的时候真的是太对了。

    “二爷,立本来了,我先出去,你和立本说说吧。”

    月牙说着就将手从傅春江的手里抽了出来,就走了出去。让傅春江高兴的是,月牙的发簪被没有取下来,他绝不会认为是月牙给忘记了,肯定是有意留下。

    月牙从傅春江的房里出来,丁全英一看,想着平日里傅春江和月牙的关系,他也是看破不说破,“立本,二爷在里面,你进去吧。”:

    “好的,月牙,我也考中了,仲安有没有跟你说?”

    月牙原本还挺紧张的,被丁全英这么一问,只能暗笑了一声:“说了,说你这一次考的不错。”

    “没有仲安好,不过已经是我最好的成绩了。”

    丁全英是来请教傅春江,他觉得傅春江说的都是对的,这一次他在文风上面追求的就是朴素直白,算是押对宝了,如今考的还不错,这不就果断来问了。

    “那你们聊吧,我去给你们烧点热水。”

    “好。”

    “仲安,我白天没来找你,就知晓你忙,我也忙,你太厉害了。”丁全英一进来,就瞧着傅春江还坐在那里,魂不守舍的,“仲安,你没事吧,可是累坏了。”

    “没事啊,立本你这一次考的很不错。还是你的小仙女厉害。”

    “嘿嘿嘿,仲安你就不要取笑我了。对了,对了殿试的事情你可准备了呢。面见圣上,说句实话,仲安我有点怂,你上次见过的,怎么样?”

    傅春江还有心思,不过瞧着丁全英的样子,想着他可是以后的陈国驸马,想来他考中了会试,以陈国公主的能力,他根本就不需要如此的紧张,当然丁全英还不知晓。

    “没事,立本你要相信你自己,你肯定没问题,进士绝对是稳的。”

    傅春江也知晓以陈国公主的性格,前三甲怕是和丁全英无缘,当然丁全英也不需要那些。

    “仲安,你总是这么相信,我都不信我自己了。”

    丁全英随后和傅春江两个人说了一会儿话,月牙给上了热茶,随后就回到自个儿屋里了。她如今在想马大姐的话,想着她都跟着傅春江出来了,为何还要顾虑那么多呢。

    “反正在这里也无人知晓我和仲安以前的关系,而且我和伯安的婚事也没有入籍,我……”月牙想了想之前成婚的事情,在大夏成婚的时候,

    按理说是要到官府入籍的,做个记录来着,当时月牙嫁过去,傅春海病重,傅春江也跟着病重,她忙都忙不过来,还入什么籍,后来傅春海过世了,也就没人在乎那些。

    马大姐不愿意无媒苟合就是因为害怕不能入籍,到时候以后孩子无法靠功名,有影响。而她好像没有这个顾虑呢。她如果真的算起来的话,她还是未婚的身份。

    月牙想了想,突然意识到一个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她的卖身契还在李家,李家没有陪嫁过来,她现在还是奴籍……

    “这怎么办?我还是李家奴……”

    月牙一想到这个,整个人都不镇定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