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 仲安高中
    陈氏瞧着严祭酒的神色, 他的样子怕是有十足的把握了, 若是傅春江会试第一, 再喜得状元, 他将会大夏又是一年连中三元第一人。只是陈氏还觉得上次鸣冤鼓的事情闹得那么大的, 对傅春江不可能一点影响都没有。元德帝为了自个儿的威望,自然是需要做样子给世人看, 那是自然的,只是崔首辅那边怕是不好办。

    那一次据说元德帝大怒,至今太子还被禁足在东宫之中闭门思过, 即便没有废,对他的声誉影响也是极大的。

    “老爷,你说的我都懂,只是自古君心难测, 傅春江上次的那件事情, 就能这么平静的过去了吗?我瞧着也没有影响到太子!”陈氏其实也很大夏很多老百姓一样, 在默默的关注这件事情。

    在他们看来,这场事情之中, 太监安喜只是一个背锅侠了, 毕竟那人是一个阉人,一个阉人能对女子怎么样呢?阉人那玩意都没有了, 定是太子退出来挡刀的,到底还是做不到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夫人啊, 皇后内院的事情, 为夫知道倒是不能说破。能说的就是太子大势已去了, 这件事情陈家也加入了,陈家那群不要命的人,你以为他们的性格会让陈家女受那等欺辱吗?不是不报只是时辰未到而已。”

    陈氏虽说也是姓陈,和不败陈家的“陈”其实还差一点点,不是本家,不过真的要算起来,那还有点连带关系的。不败陈家在大夏的地位,那自是其他家族无法比的。人家都是用人命给堆起来了,和崔家那种文官自是不同,在大夏民众之间,享有的威望也是其他家族所不能比的。就比如这一次陈家女被害了。

    不败陈家一直未发一言,自是陈老太君出头,将陈蓉给接回家中休养了,陈家也未追责来着。

    “老爷说的倒也是,陈家从来都是据理力争,此番竟是如此的沉默,倒是很罕见。老爷的意思是说,陈家这是在憋大招啊。”陈氏说完之后,忙捂住了嘴。

    严祭酒朝着她点了点头:“夫人聪慧,一点就通,如今大夏和大秦战事吃紧。这一旦有了战事,陈家必定要出面,等到战事平息了,太子这个位置怕就是不稳了。”

    “那老爷,素儿的婚事?”

    严素素是严祭酒和夫人陈氏之女,当年陈氏就因生了她,而坏了身子,自此只能再生养了,对待自己这个唯一的女子那肯定是非常的宠爱。严素素为人也十分的聪慧,长得也颇为的貌美。

    “素素的婚事自然还要和以前一样。不能改,即便太子废了,太子之位也轮不到公子歇,到时候让素素与公子歇一起去属地就好了,不要卷入这样的内斗之中。”

    严祭酒看得开,他可从来没有想过让自个儿女儿当皇后,当皇后太累了,而且那个位置被太多的人觊觎了。

    “这倒也是,素素天生单纯,公子歇也是天性如此,他们两人去属地就好。”陈氏原本心里还有疑虑,后来想了想以公子歇的能力,他也成不了皇帝,也就放心了些许。

    “那老爷可曾想过傅春江的婚事,以老爷的意思,他定是能高中。他又是你的门生,我听闻他还没有娶亲,父母也双亡。要不要我帮着留意一番。”

    陈氏如今上了年纪了,和很多上了年纪的女子一样,喜欢做媒来着。像陈氏这样的人,后宅安宁,家里唯一的妾室,也算是自家的姐妹,两人关系还不错。夫君对她也算是体贴,日子过的也是极好的,女儿又有了好的归宿,儿子前年也订了亲事,家里的一切都安顿好了。这不没事和上京一些贵妇串门,宴会之类的。

    这些贵妇平日里没事,主要也就讨论自家子女的婚事,多方打听之类的,如今陈氏也爱上了。

    “夫人啊,切莫去关心这些事情。为夫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千万不要与人做媒,真的。尤其是仲安这样的人。”严祭酒当即摆手,示意陈氏不要去管这些事情。

    陈氏则是一愣,一脸的不解:“为何老爷?仲安父母都不在了,他乃是你的门生,若是你出头为他保媒,他岂不是觉得很有面子?”

    “夫人,我与仲安的之间的关系,已经无需保媒了。这么跟你说吧,若是保媒夫妻琴瑟和谐那自然是极好的,若是不好,到时候仲安怕是还会怪我,不可不可……”

    陈氏一听,扑哧就是一笑:“说的也是,老爷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情来,你还记得上次跟你说我娘家表妹的事情。”

    严祭酒其实不喜听此类事情,这些都是妇人后宅的闲话,可是呢,今日他心情好,若是傅春江当真连中三元的话,他也是有面子的,免不得来年门生更多。

    虽说他是国子监祭酒,本是不缺学生,可是呢,这学生自然是越多越好,不嫌多的。尤其是傅春江这样可以为他打名气的学生。

    “记得,你娘家表妹如今嫁了吧。”

    “嫁了,可是给嫁了,嫁了一个土财主做了填房。如今闹着要和离呢。你是不知道我二姨愁的。”陈氏说着就给严祭酒倒了一杯茶,他们夫妻之间已经好久没有这般说话了。

    难得今日严祭酒心情好,愿意听她说这些话。

    “这不是才嫁?怎么就和离了,谁说是填房,可你那表妹年纪也不小了,都二十八啦。”

    大夏女子十五还未定亲,十八还会成婚,那就是老姑娘了,而二十八才嫁,一般也就是做填房的命运了,这女子年纪大了,选择确实是少了。陈氏的这个表妹,主要是被她母亲给耽误了。

    也就是陈氏她二姨一心想要攀个高的,这个看不上那个相不中,主要也是为了和陈氏比,其实陈氏当时和严祭酒在一起的时候,他也只是一个举人,严高的家境还不如陈氏,陈氏当时算是下嫁了。可是她二姨呢,眼力劲不行,她看到的是严高如今的身份,国子监祭酒,就想着自个儿女儿也嫁个好的。

    只是这种事情,那句老古话说的话好,日落西山你不配,东山再起你是谁啊。严高如今也算是发达了,可是陈氏也是陪着他熬出来的,很多人只瞧见别人陈氏如今的风光,又有几人见过当年陈氏陪着严高跋山涉水去往巴山的艰辛呢。

    “是啊,说是那土财主没文化,不通文墨,为人粗鲁,家里妾室通房还不少。家里还有几个孩子,表妹本就不喜孩子,那孩子又不是她所出的,自然待他们也是不好,如今闹着要和离。”

    严祭酒听了之后,当即就笑了:“这怕不是和离吧,我瞧着是那土财主要休妻吧。和离只是你二姨与你说道的吧。这事情夫人我和你说你可不要去掺和。“

    “老爷,我知晓了,明哲保身了,我懂的,你放心。当时这婚事可是我三姨给介绍的。如今可好了,我三姨那是里外不是人了,土财主那边说我三姨在害她。我二姨这边也埋汰我三姨,哎。现在想想这做媒可还真的不能随便去做。”

    陈氏这是有感而发。

    “你表妹那性子,我也不是说她,既是去做了填房,自个儿有没有子女,那就要好生对待人家孩子。就算是有差,也不能让人瞧出来了。”严祭酒说了一下,又想到了什么:“夫人,这后宅的事情,为夫不是很懂,素素那边你可是好好生教习她。将来她可是要去当主母的,什么事情你都要与她说说。”

    “老爷,这个你放心,素素是我亲女,我自会为她主张。素素的性子也也知晓,落落大方的,也不骄纵。不是我这个当娘的看好她,她确实很出落,去了王府,也能镇得住那些人。”

    严祭酒也点了点头,他的子女不多,也就两个孩子,而严素素是他的第一个孩子,如今也长大了,眼瞅着要出嫁了,作为父亲她自是舍不得,也不想女儿嫁过去受委屈,想着对方是皇亲国戚,严祭酒原本不想女儿嫁的那么高的,可是命运如此,一切都晚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那便好,这些年也有劳夫人了,若是仲安这一次连中三元,为夫的仕途怕是会更加的顺利,咱们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严祭酒这一边说着,一边笑的脸上都开花了。

    陈氏自然也跟着开心了,她如今也想傅春江可以高中,反正会试第一肯定是他了,如今就看他能不能中状元了。

    傅春江这些天在家里等成绩,最近他很闲也没什么事情,就在家里捣鼓一些东西,帮着邻里邻外的一些人修东西,做做东西,赚点外快之类的,偶尔也帮着他们写写信,读读家书之类的,日子过的倒是也清闲。

    当然他还去东市给月牙买了八只小鸡仔,月牙也是闲不住的主,宝芳斋是倒了,绣活自然也就停了。原本月牙还想去其他绣坊的,可是傅春江说什么都不让他去了。

    傅春江因为月牙在宝芳斋出事情的,傅春江很是自责,当初那个地方就是傅春江给推荐给找的,如今他也算是草木皆兵了,说什么也不让月牙去了。

    最主要的是,傅春江担心月牙的眼睛,月牙的眼睛最近是越来越不好,据说看东西都开始模模糊糊的,傅春江前几日还抓了药给她调理来着,若是让月牙在这样下去,眼睛早晚都要彻底坏了。

    所以啊,傅春江总是要找点事情给月牙坐坐,这人忙惯了,你让她不干活,她还适应不下来。

    “月牙,来来来,给你看看,怎么样了?”

    傅春江提着蓝字去接的小鸡仔,月牙正在拾掇菜园,如今开春了,要自个儿种菜吃,若是全部都要买,那要花多少钱。

    “小鸡?”

    “给你买了几只鸡仔,你不是一直眼红三娘家里的下蛋母鸡吗?来来来,给你买了。以后咱家的鸡也可以下蛋了。”傅春江忍不住的调侃了一下月牙来。

    月牙一听,忙看了一下四下:“你不要瞎说,被三娘子听到了,还以为我怎么了呢。我什么眼红了,我就是说她家的鸡好厉害来着,每天都下蛋。”

    叶三娘子家里的有两只下蛋的母鸡,在冬天的时候,这两只母鸡几乎天天下蛋,一般情况下,母鸡都是隔天下蛋的,叶三娘子的家里母鸡就比较厉害来着。

    而且母鸡下蛋还特别的高潮,咕咕直叫,让人知道了。月牙瞧着就羡慕,想着以前在大甲塘村的时候,她也养了不少鸡,后来因要和傅春江一起北上,都给送了,觉得很可惜,不然一个冬天,光鸡下蛋都能下不少。

    “好了,我不说了,这鸡仔来,我买了小米。待会儿我给你拾掇一个地方,垒给鸡舍来着。等着高中了,我领了赏钱,我们就在上京置办一个小房子,到时候月牙咱再养多一点。”

    傅春江从来没有对自己产生过怀疑,他肯定是高中的,只是还要等几天而已。月牙听他这么说也都习惯了,一般每次考完试,傅春江都会说,

    结果也不会出现什么纰漏。

    “等我待会儿煮饭,鸡仔太小了,等下给它们撒把菜籽吃一下。还有你这样弄不行,太冷了,快点放屋里去。这小鸡仔最不能冻了。”月牙说着就让傅春江将它们往家里抱去。

    而此时王婶子和叶三娘子也刚刚从厨房出来,瞧着月牙和傅春江两人往家里走。

    “这对小夫妻啊,感情真的是好,怎么就每个孩子呢?婶子你上次说月牙去皇觉寺烧香了,可是真的?”

    “真的,我瞧着真真切切的,那天我和月牙还不是逮到了那黑心婆子,还得了赏银呢。你瞧瞧我盘里的这野葱,就是上次和月牙一起弄的。月牙上次怕是真的是去求子,也难为她了。”

    王婶子也叹了一口气。

    “程家媳妇不是说有偏方了吗?给月牙了吗?”

    “那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月牙年纪还小,我瞧着她月事也是正常,应该没事的,咱们还是不要去说这些,她到时候要是多想就不好了。”

    叶三娘子听了之后,也是点了点头,都是过来人,也都明白。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

    那日月牙正在家里侍奉小鸡仔,鸡仔长得可快了,这没过几天就长大了不少,“月牙啊,月牙,你怎么还在家里,你家老爷高中了,你算是熬出头了,月牙……”

    “什么?”

    今日傅春江去看榜去了,会试今日出成绩。

    “还是第一,会试第一,月牙,你快点准备准备,待会儿你家也回来了,你可是要好生庆祝一下。”月牙听了之后,心里自然是高兴,忙问从外面办事回来的王大叔。

    “真的啊,大叔,二爷高中了。”

    “高中了,外面都传遍了,会试第一,我今天都提前回来了,我跟那老张头说,我和傅相公住一个院子,他还不信,待会儿我可是要和你家老爷好生说说,明日我就领着老张头来瞧瞧。”

    王大叔也是高兴了,毕竟和傅春江住在一个院子里面,如今他已经是会元,若是能够被元德帝钦点为状元,那就更不一样了,一想到他和曾经和状元爷住在一起,王大叔就高兴的不得了。

    “月牙,傅相公可在家里,我是来给你们道喜的。”

    月牙正准备去外边瞧瞧,那边房东也赶来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