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章 月牙进财
    不觉大师是皇觉寺的主持方丈,平日里不喜露面, 那日不觉大师刚从皇宫之中出来, 就瞧着月牙上完香回来。不觉大师此人不近女色, 平日里对待女客也就那样。

    可是在他瞧见月牙的第一眼之后, 就觉得此女气度不同,总觉得好似在何处见过此人,眉眼之间很是熟悉,若是真的要他说出在什么地方见过,他也说不出。

    月牙因上次被安太监给瞧见了, 如今见一和尚一直盯着她看,总觉得怪怪的。主要是这和近日来流行的一本艳书《风流俏尼姑》有关系,佛门净地之中的事情,那本书写的, 月牙虽说没有瞧过, 她所住的四合院里面,偶尔也有些婆子和小媳妇串门的。

    在上京这些人家来,大家也不做农活,也就在家里帮衬着干干杂活, 平日里家里的当家人都出去干活去了,可不就剩下这些妇人在家。这些都是已婚妇人, 自然说起话来,那也是荤素不忌了。她们瞧着月牙妇人打扮, 也没有将她当特殊性, 在她面前那也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荤段子自是不少。

    “是啊,就是那本书,我当家的跟我说了,还让我和他试试。”其中东院的王媳妇就当着众人的面说了出来。

    “效果怎么样?据说那种姿势能生男,我还要一个男娃。”

    正在怀孕的程家媳妇,也凑了上来,大家免不得都凑在一起将她也给调侃了一句,无外乎就是你都怀着呢,这一胎还没有生完就想着下一胎了,也真的够拼命的了。

    “你太拼了,你那老牛头怕是都要被榨干了,你瞧你这屁股这胸的……”其中一蓝衣妇人,月牙不知道姓啥,平日里不常见。

    程家小媳妇忙挺了挺肚子,“才不会呢,我们家老牛头厉害着呢,昨晚我们还做了一场呢。”

    这女子之间,尤其是这些已婚的妇人之间,有时候话题那聊的可就开了,月牙以前没有发现,如今听到从第一次的震惊,到现在的习以为常,也就在那里默默的做活,一般情况下,她是不发言的,当然即便她不发言,她还是会被大家所注意到。

    “月牙,你怎么不要个孩子啊,你和你当家的成婚几年了,咱们女人没孩子可不行。尤其是你当家的,还是个读书人,你可是要赶紧生个孩子才是,绑住他。”

    说话的是王大婶,王大婶是月牙这个四合院的人,平日里瞧着傅春江对月牙还挺好的,也觉得傅春江这人很不错,长得好,还是读书人,上次还为民请命,富有正义感。

    这么好的人,王大婶在上京这些年,觉得月牙这样一个普通农妇,不一定能够守得住,傅春江一看将来就是一个干大事情的人。这女人一辈子不就是想找个靠头,有些男子不靠谱,抛弃槽糠之妻的人也不在少数。

    在大夏和离也是有的,休妻也不少,可若是有个孩子,很多事情就不一样了。

    “这,这不急。”

    “什么不急,月牙你不懂,你听婶的话,婶是过来人。你赶紧要个孩子,这样你就可以将你当家的绑的死死的,若是将来他高中,你的正房的位置是稳得。”

    王婶子她们都是普通的女子,在大夏男子三妻四妾本就是寻常,尤其是那种有能力的男子,身边从不缺女子,王婶子她们倒是没有遇到这种问题,自家男人也就那么点实力,能够养家糊口都不易了,哪里有那闲钱去纳妾呢。

    虽说大夏按男尊女卑,可是要纳妾那也是要有点资本的,没钱的男子不要说是纳妾了,就是娶妻都不一定娶得到。用王大婶她们的话来说,就没有嫁不出去的闺女,只是取决于嫁的好与不好的问题,但是在大夏肯定是有娶不到媳妇的男子。

    “是啊,月牙你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没事的。你看到我了吧,你不要瞧我现在生孩子生个不停。我嫁给我当家的,真正三年都无所出。我那婆母一直怂恿着当家的,将我给休了,还说我是不下蛋的母鸡。气死我了。”程家小媳妇如今说起这件事情,那都是咬牙切齿的。

    在大夏三年无所出,确实有的人会休妻再娶,毕竟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三娘,你还记得,如今不都过去了。如今你婆婆不是也回你大伯家里,不住你这了吧。”

    “哼,她如今哪有脸留在我这里。说我不下蛋,你瞧瞧我现在多能生啊。”程家小媳妇说着还摸了摸肚皮,那肚皮已经很大了,月牙瞧着肚子上怕是能放一碗水,瞧着样子怕是快要生了。

    “月牙,我跟你说不要怕,也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我这里还有一个偏方,等着我明天带给你,保证你喝了药,肯定能生。”

    月牙听到程家小媳妇的话说,脸不自觉的红了。她怎么能生呢?那样的药即使在好,她也是生不出来的,毕竟她如今这样的情况,断然是不会有子嗣的。

    “月牙,对的,你和你家当家的,还这么的年轻,也不要着急了,这孩子总会有的。对了,皇觉寺还挺灵的,赶明个你和我一起去吧,我去还愿,到时候你给点香油钱,肯定能一举得男。”

    王大婶想着怕是月牙压力也大,做人家的媳妇的,谁不是熬过来的,尤其是这种成婚几年没得孩子的,那种压力她这种没有遭遇过的自然是不能知晓。

    而一旁感同身受的程家小媳妇,一瞧月牙先是脸红,又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就想着月牙怕是和她当年一样,还想着傅春江是带着月牙上京赶考。

    一般学子岂会带家眷上京呢。定是月牙在家里压力太大了,程家小媳妇想起当年她家当家的,还是有主见的和傅春江差不多,没有听她婆母的话,也没有休了她。

    “月牙,你莫要怕,有什么不懂的你就问问我,我恰巧比你年长几岁,你可以喊我一声程姐姐。孩子的事情可以慢慢来,月牙你莫要着急。”程家小媳妇那天和其他妇人一并安慰了月牙半天,弄得月牙哭笑不得。

    这不这一次来到皇觉寺,有些人都认为月牙是求子来的,其实不是的,她是为了傅春江而来的,主要是烧香,捐香油钱,为了就是一个心安,一个好彩头。

    月牙也没钱,不似其他人还能走走门道,只能和一些寻常人家一样,烧烧香拜拜佛。没想到这一出来,就瞧见一个大和尚在那里一直盯着她看,又想到最近在上京火的不得了那本艳书,月牙就有点不安。

    她也是没办法,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这位女施主,贫僧……”

    不觉大师一靠近,月牙忙拔腿就跑,等到不觉大师反应过来之后,月牙早就跑得没影了。这弄的他一脸莫名其妙的。不觉大师自问他长得还算是不错,最起码也不会吓到人吧,为何那小娘子见到他就好似见到凶神恶煞一般,跑得那叫一个快。

    “师弟,我怎么样?”

    不觉大师一回到佛堂就瞧见了自己的师弟——不误,忙问了一下。

    “师兄还和昨日一样,如何会这般问。”

    “无事。”

    不觉大师后来也没有深究月牙的事情,毕竟他见过的人太多了,许是月牙经常来这里,也说不准呢,觉得熟悉也是正常。

    “月牙,你来上香了。”

    月牙收拾了一下东西,就瞧见王婶子也来了,王婶子也是来上香,她是这里的香客。

    “嗯,我来了。”

    “那你和婶子一道回去吧。”

    月牙就和王婶子两人一道回去,两人离开这里呢,要路过一座破庙来着。王婶子知晓这破庙附近多野葱,准备才点野葱回去炒鸡蛋吃。这里的野葱长得非常的肥的,也多。

    月牙想着家里也是无事,就和王婶子两个人一道去了,两个人都挎了篮子。

    很快两人就到了破庙附近,瞧见了一大片的野葱。

    “月牙,这野葱比你们家里长得大吧,这地方我一般人不带来的。月牙我喜欢你,你性子好,我瞧着你就瞧见了我亲闺女一样。还有这里,等到秋天差不多的时候,还有金樱子呢。到时候我带你来采。”王婶子说着就动手去挖野葱。

    月牙瞧着这些野葱确实比绩溪那边长的大,而且月牙也发现了上京这边大葱和她老家绩溪的大葱不一样。上京这般的大葱是甜的,所以上京这般有些人吃东西就会用大葱蘸酱吃的,当时她刚来的时候,觉得简直就是超乎了她的想象力。她觉得那大葱怎么能这样直接吃呢。后来因傅春江也拿着大葱蘸酱吃。

    月牙在傅春江的建议下他尝了一口,才发现原来上京这边大葱是甜的,和她们绩溪的大葱完全不一样,绩溪的大葱是偏辣的,蘸酱吃肯定不行了。

    月牙想着这野葱味道应该也是不一样的吧,想着反正也是不花钱的,那就多挖一点,回家腌制一下也好。

    上次月牙自己还在家里泡蒜吃了,她不喜糖蒜,就喜用盐腌制的,傅春江也喜欢吃蒜,每次吃饭的时候,都喜欢在身边放几颗大蒜,就那样就着吃。

    月牙和王婶子两人挖了一阵子葱,如今刚刚开春来着,野菜什么的,也都没有长起来。月牙和王婶子两人找了半晌,发现没有野菜,也就回去。

    在路过破庙的时候,听到一些动静。起初是月牙想听到的。

    “没有吧,这破庙能有什么东西,怕是有老鼠在叫吧。月牙走吧。”

    “不对啊,我听到好像有人在叫呢?”

    后来王婶子一听,可不是的吗?确实是有声音,就和月牙两个人一人手里拿着棒子进去。等到她们走到破庙里面一瞧,发现那人竟是宝芳斋的老板娘。

    宝芳斋的老板娘如今也是臭名昭著了,可以这么说吧,不仅仅是宝芳斋的老板娘了,整个宝芳斋如今也算是快要倒了,主要就是上次傅春江敲响鸣冤鼓的事情影响有点大。

    其中有被害妇人指证就是在宝芳斋被安喜带人给掳走的,其中牵线人就是宝芳斋的老板娘,如今官府也在找她,可惜的是,已经好些天了。老板娘一直没有被抓到。

    老板倒是已经被抓到了,老板却说不知道老板娘到底在什么地方,很多人都认为是老板有意在包庇老板娘,然而事实上根本就不是的,他确实是不知道。

    老板娘一直都被傅春江绑在这里,她也不敢走了,就一直守在破庙里面,等着傅春江给她送解药。这不是她饿了嘛,听到外面有动静,就想着看能不能讨口吃的。平日里她就这样讨要吃的,来这里的人多半都是去皇觉寺的人,都是一些善人,会留点吃的给她。可是老板娘一直都不敢回去,竟是被傅春江给吓到了。

    “这不是宝芳斋店的老板娘吗?原来你在这里,月牙真的是老天有眼啊,给我们两个人一个发财的机会。月牙……”王婶子平日里也是干粗活的主,给月牙一个眼神,两个人就上手将那老板娘给捆住了。

    老板娘平日里就是一个身娇肉贵的主,在家也不做活,在加上这些日子也是饥一顿饱一顿的,也没什么力气。那里比得上干惯了粗活的月牙和王大婶。

    月牙也是一个记仇的主,她可是记得当时就是老板娘给牵线的,若不是有傅春江,她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有仇自然是报仇,更何况月牙这么的爱财。

    “走,月牙你看今天来对了吧,没想到这种恶妇竟然犯到我们两个人手上了。等着把她送进去,咱们可以领一笔赏银。据说这可是淑妃娘娘还加了赏银,足足有二十两呢。月牙咱们一人十两,你看可行。”

    “婶子当然可行,走。”

    月牙也是兴奋,等到老板娘醒转过来,已经进大牢。

    “不行,我要回去,那人还没有给我解药呢?我要回去等他。”;老板娘一直都在那里喊话,月牙也听到了,其实一路上老板娘都是在那里喊来着。月牙都是权当没有听见。

    月牙如今也猜到老板娘口中的那个给她下毒的人是谁了?肯定是傅春江了,想着傅春江如何能知晓的,应该是看到了那个草结,就捉了这个老板娘来问。

    后来也不知傅春江给这老板娘说了什么,竟然将她吓成这个样子。傅春江哪里有什么毒|药啊,八成这老板娘是被傅春江给坑了。也是够傻的。

    月牙想着这老板娘平日里瞧着挺精明的人,怎么现在就跟一个傻狍子一样,被傅春江给吓成这样呢。

    不管老板娘如何被吓得,月牙和王婶子两人两个人不仅仅挖到了野葱,还每人得了十两银子。这十两银子对于月牙来说,那可是大钱啊,这不,如今傅春江要去考试了。

    会试一般是分三场进行,三日一场,傅春江是需要住在贡院里面的,月牙就给傅春江准备了一些吃食,还有一些保暖的衣物之类,因为有钱了,月牙这一次也没有抠门,特意去割了猪肉,做了酱骨头来着还有小炒肉,外加一些小青菜,还有一些干粮给傅春江带去了。

    据说开考当日,因进贡院需要搜身来着,傅春江带的东西都要求打开,傅春江的饭盒一打开,那香味太吸引人了,惹得在场的人都流口水,后来因为晚上休息的时候,傅春江在自己的格子间里面啃酱骨头还被其他考生给投诉了,太香了,根本就无心答题之类的。傅春江也是奢侈,其他考生都在答题的时候,奋笔疾书,他花了很长时间去吃月牙做的菜。

    因为不懂的分配,在开考当天他就吃完了月牙给他准备的菜,后来只能吃干粮,那滋味真的是不好受,想着还是赶紧考完,回去去吃月牙做的香喷喷的饭菜来。

    傅春江就是这么一点出息了,所以那个时候他才开始奋笔疾书,如今这种考卷,对于傅春江来说,真的是太简单了。考试这种事情,尤其是这种以文章取胜的考试,主观性太强了,一定要摸清主考官和阅卷人的心态,对症下药,才是正道。傅春江早就研究透了,他还将这件事情告诉过丁全英。

    至于丁全英信不信,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事实上,丁全英对傅春江那不是一般的崇拜,是恨死崇拜,傅春江说的事情,他都会认真考虑。在这一次答卷之中,他放弃了一直想要去追求的华丽文风,而追求了朴实简单的文风来,没有多加赘言。所以对于丁全英而言,这场考试不算难,加上他还有小仙女的事情,有了奋斗的目标,那简直就是如有神助了。

    终于考完了会试,傅春江顿觉轻松了不少,现在就等着放榜了,他如今也没事。至于蹴鞠队的事情,因上次鸣冤鼓的事情,加上大夏和大秦两国战事吃紧,两国有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打起来。

    说起这鸡毛蒜皮的事情,还真的是鸡毛蒜皮的事情。大夏和大秦两国接壤,之前商定了国界线。结果呢,大秦的一个农妇在国界线旁放羊,当时一时失察,这羊就跑到了大夏的国境之中,吃了大夏的草,大夏就以此扣押了大秦的羊。

    一只羊对于农妇来说,还是很重要的,这农妇自然是找了大秦守边界的官了,双方交涉未果,就因为这么一只羊,两国竟是打起来了,后来大魏就在里面调停来着。目前为止还在商议一种,四国蹴鞠赛自然也就无限制推迟了。

    这件事情也在大夏的民众之间引起的讨论,傅春江因考完就领着月牙在上京逛来着,月牙这一次出门,是准备和傅春江一起去钱庄给大甲塘村的一些人汇钱去的,傅家还欠着村民的钱呢,如今手头上有钱了,能还一点自然是要还点的。

    “因为一只羊就打起来了?”

    月牙听了消息之后还愣了一会儿。

    “月牙,这很正常,大夏上次和大楚开战,还不是因为大夏误砍了大楚的一棵树吗?大楚那边认为那是挑衅,就打起来了。”

    “啊,二爷你知道的好多,这个我都不知道。”

    傅春江想了想,就给月牙解释了一下。大夏和大楚也是接壤的,在他们两国边界处长了一棵树,是大夏一半和大楚一半来着,大夏有子民觉得那树占地方,还影响他种地,就砍了他。结果呢?事情就闹大了,大楚认定那棵树是它的,两国又是谈不弄,又是干起仗来。

    “哈哈,怎么和小孩子一样啊。”

    月牙听了之后忍不住笑了一声。

    “国家大事,有时候就和孩童嬉戏一样,还有很多的,等着我有时间跟你慢慢说,月牙走,我领你去扯两件衣裳吧,用不了多久,我就会高中,到时候你可是要穿的体面一点。”

    傅春江就是这么的自信,可傅春江记错了一件事情,因为砍树的事情还没有发生,那是元德十一年的事情,如今才元德九年。

    “扯衣裳?”

    月牙瞧着身上的衣裳,其实她身上这衣裳还不错,是她来上京的时候给置办的,也算是体面了。可一想到若是傅春江高中了,她这一身衣裳,难免寒酸了些,确实是需要一两件压箱底的衣裳了。

    “那走吧,二爷你这一身衣裳也不行。走,我们去选好的料子,我赶赶工,给你做一身。”

    “那成!”

    不管是月牙还是傅春江,两个人都从未怀疑过傅春江会高中,事实也是如此,阅完卷之后。严高严祭酒那是心情大悦啊,回到家中,就让和气夫人言说:“为夫果然没有瞧错人啊,这一次的会试第一果然出自我们徽州府,果然是傅春江。”

    “老爷,真的啊?那可是你的门生,只是上次鸣冤鼓的事情,不会影响他吗?”

    “哈哈哈,夫人啊,陛下是何人,陛下那可是以明君来要求自己,他不会在当下打压傅春江的,他甚至可能提拔傅春江,夫人你信不信这一次陛下会钦点他为状元?”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