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滚钉板啦
    赵雅是元德帝和明珠皇后的亲女, 从小就十分得宠, 相对于同样是元德帝和明珠皇后所出的公子湛而言,对她就没有那么的严厉,元德帝和明珠皇后从来对待她就如同普通父母对子女一般,由着她的性子来,只是这样渐渐就养成了她骄纵的性子来, 比如此时, 她这般直冲冲的进来,其实是不合规矩。

    “雅儿, 此事非你所能管的, 快点回去。”

    难得元德帝拉下脸来, 命赵雅回去。赵雅当即就看向明珠皇后:“母后,儿臣……”

    “雅儿, 听你父皇的话, 你先回去吧。早些安歇才是, 来人送雅公主回去。”

    “诺!”

    最终赵雅还是被送回去了,送走了赵雅之后, 元德帝和明珠皇后两人则又开始商议了。

    “婠婠, 没想到我竟是成为大夏这么多年来,第一个在任被击鸣冤鼓的,这传出去,是不是有损我的名声。我这么要脸的一个人……”元德帝是个很矛盾的人。

    “这倒是不会, 陛下应该这么想, 正因为你英明神武才有人敢击响鸣冤鼓, 认为你会秉公处理。这也是陛下你是明君的表现,若是换成其他的帝君,许是就不敢了。”

    元德帝这么一听,好像也是这么个理了。

    “说来也是,只是十二道钉板,他不一定能活着进这大夏皇宫。”

    这要告的人是太子政,自然是不一样的,不然一般人随随便便就能告,大夏岂不是乱套了,总是要设置一下门槛,于是乎就有了现在这个门槛了。

    “据说早年曾经有人成功过,当然这也是我听说。”

    明珠皇后也是捏了一把汗,那也是一条人命,这大过年,若是就死人,那真的是太忌讳了。只是如今也没得办法了,只能等着消息。

    傅春江此刻看着这十二道钉板,果然是十二道,幸而他穿得厚,此刻成为一个球了。因为这件事情,他还特意回家去换了衣服,换了月牙给他做的新棉袄。

    说出来有点可惜了,月牙做的新棉袄的话,肯定会破的,不过这一切也是值得。大夏滚钉板什么的,那也没啥规定,也没说你什么时候滚完,也没说你不能穿厚衣服,反正就是你要滚完十二道就可以了。

    辛从冠看着傅春江正在套衣服,想着这小子不傻啊。

    “傅相公,你是今天就滚完,还是分几天呢?”

    “今晚。”

    辛从冠听了之后,只能给他竖起大拇指,不说其他的,就冲他这份勇气,他都不得不佩服。

    “你从左边滚,那边的钉子少点。”

    “好。”

    辛从冠也就随口那么一说,倒也不是他对太子政有意见,而是觉得这大过年在他这里死人了,到时候肯定是要他去处理,一想起来要去处理一个死人,还挺不好的。

    就想着傅春江活着,到时候面见到了皇上,若当真是诬告,自然会得到惩处,犯不着在这里就死人。

    “开始吧。”

    傅春江穿好了衣裳,辛从冠就主持他滚。

    滚钉板讲究的是技术,还有速度,其实最重要的就是速度啦,越快越好了,傅春江既然敢来敲鸣冤鼓,就代表他还是有点把握的,他望着面前的十二道钉板,不决定三块三块的滚,分四次。

    “好,傅相公你请。”

    傅春江说着就躺了下去,那速度直接看呆了辛从冠的眼睛,这也太快了吧,怪不得他敢敲鼓呢。之前倒是他多虑了,滚完四块之后,傅春江的棉袄果然的破了。

    他脱下了棉袄,又换了破棉袄,这是从四合院老大爷那边拿的。傅春江一回去,找东西。那老大爷就来问他月牙怎么没有回来,傅春江倒是也没有瞒着老大爷,说是他要去敲鸣冤鼓,老大爷听了之后,果断的将他的两件棉袄借给了他,让他放心的滚,他有钱置办新的过冬的衣物。傅春江也没有客气。

    “傅相公你这速度,原来你竟是练家子出身啊,我竟是没有瞧出来?”辛从冠现在越来越想,肯定是他多虑了,而傅春江倒是也没有否认,他确实是能文能武。只是平时得不到时机展示一下而已,这一次也就随意露了一首。

    至于大夏鸣冤鼓的规矩,在傅春江看来,还是操作性的,若不是月牙的事情太着急了,他可以一天滚一块,那样他几乎毫发无损,如今这个多少还是要吃点苦头。只是和以前相比,这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这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去强抢民女,简直就是岂有此理,大胆刁民,竟是敢诬告本太子。”赵政一脸的不快,如今他在东宫来回踱步,今日离开他是越来越焦躁了。

    安喜忙在一旁安慰:“太子爷,你也知晓那是诬告,陛下明察秋毫,定然不会被那刁民所蒙蔽,这等刁民死不足惜,他还要滚十二道钉板,能不能活着都是未知数。”

    赵政听了安喜的话,心里多少安慰了些许,可是等到他停下来的之后,更多的是不安,他总觉得他这个太子位置坐不稳了,近日来也整日噩梦连连的。

    “唉,父皇本就不喜我,还有朝中早就有了废太子的声音,我是怕……”赵政这个太子做的也是艰难了。其实他自己也知晓能力欠缺,不及他的几位弟弟。只是他既是当上了太子,又有强大的外戚作为支持,他也不想下来,谁人不想当皇帝,他也想啊,根本就不会退位,这些年他做什么那都是谨小慎微,生怕有人寻出差错来,如履薄冰。

    “太子你乃是淑妃娘娘的亲子,陛下不会废了你的,老奴方才已经派人去知会淑妃娘娘,娘娘应该马上就到了。”

    “母妃?”

    “淑妃娘娘到。”

    果然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淑妃风尘仆仆的到了。淑妃崔氏是当今首辅崔致远的嫡女,身份尊贵,娘家势力也大,在大夏后宫地位也是极高,也是当今太子爷的生母,自然与其他嫔妃很是不同。

    大夏皇宫之中,因明珠皇后备受恩宠,她的地位自然动摇不得,淑妃崔氏早年入宫的时候,还曾想过,明珠皇后曾经只是一介婢女,与元德帝那也只是患难之情,单论爱情那肯定是不多,谁人会喜欢上一个相貌丑陋的婢女,她出身高贵,长相貌美,在大夏后宫诸多佳丽之后,那也是佼佼者,定能取代明珠皇后。

    可是后来因为那么多事情,淑妃崔氏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她在元德帝的心目中永远都比不过明珠皇后,也取代不了她,她也就认命了。

    男子本就三妻四妾,更何况元的顶还是帝王,她已经有淑妃之位,她也是很满足的,这做人就是要知足,后来她还生下第一个生下了男胎,被元德帝立为储君,那是她最风光的时候,毕竟在她之上还有皇贵妃陈氏,那可是不败陈家之女,论起家世丝毫不逊色。

    只可惜啊,陈氏没有她的福气,只生了一个丫头片子而已,不想她一举得男。至于其他妃子那都不足为惧。

    “母妃,你来啦。”

    “我来了,方才本宫也听闻,政儿我问你,你当真没有强抢民女?”

    淑妃倒是也不是不相信太子政,只是有些话她要问清楚,才更有底气,毕竟鸣冤鼓这还是百年头一遭,而且一上来就是告太子政的,不说旁人,就连她都震惊啦。

    “母妃,怎么可能?你也知晓我本不好女色,儿臣的府中从不缺少女子。儿臣本就不需要强抢民女,若是我想要的话,什么女子不乖乖的跟了儿臣,儿臣用的了抢吗?”

    淑妃听了觉得这倒也是,她的儿子可是当今太子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普天之下,那个女子能够拒绝太子爷的恩宠。那么只能是那人诬告了。

    “那本宫倒是要看看,谁人这般大的胆子,竟是敢诬告当今太子,政儿你随我去南书房,你父皇此时怕是在南书房之中,那人据说活着进了大夏皇宫,他倒也是一条血性的汉子。”

    傅春江终于成功的滚完了十二道钉板,身上肯定是受了伤,不过比他想象中要好得多,只是这一次时间太紧了,准备太仓促,不然他肯定能毫发无伤的走近这大夏皇宫。

    “陛下,他来了。”

    元德帝和明珠皇后两人对望了一眼。

    “婠婠,没想到这傅春江真的是一条血性汉子,他竟然真的滚了进来。婠婠……”元德帝习惯性的握住明珠皇后的手。明珠皇后拍了拍他的手:“陛下,你乃是大夏明君,定是会秉公办事,你虽有废太子之心,若是那人当真是诬告的话,也不能随意定太子的罪。太子也是你的儿子,其他孩子都看着你呢。若是太子当真犯了错,大夏子民也看着。陛下你要相信你自己的判断力,这些年你一直都处理的很好,我一直以你为荣。”

    得了明珠皇后的话,元德帝终于还是摆驾离开了坤宁宫,前往南书房去了。

    元德帝其实是一个不自信的人,这主要和他出身低微有很大的关系,他的母妃不得宠,连带他也不得宠,从小他都是在夹缝中生存的,各项能力都不突出,他的父皇甚至都忘记了他的存在,他习惯于沉默寡言,在很多的事情上都犹豫不决的,还挺优柔寡断。当然这些从他做了帝王之后,都只在明珠皇后面前才会暴露,在外人面前,她从来都是一个雷厉风行的帝王,甚至还有一点暴脾气。

    李福顺则是将傅春江领到了南书房。

    “傅相公,需不需要传太医为你诊治一下?”

    毕竟刚刚滚过十二道钉板,想着他现在肯定是强力撑着,为了害怕他触怒天威。

    “不用了,多谢李公公。”    李福顺见他这么一说,既然他都这样要求的话,那只能等着元德帝来。    “太子殿下,淑妃娘娘驾到。”

    还没有等到元德帝来到这里,太子政和淑妃崔氏已经提前到了。两人倒是直接就进入了南书房,当然也见到傅春江。傅春江和太子政四目相对了一番。

    傅春江瞧着太子政,太子政也瞧着他。

    傅春江看了之后,不得不感叹一声,这史书果然都是胜利者写的,其实太子政也没有史书上面写的那般不堪,这人长得还挺不错,为何史书说他长得那叫一个惨不忍睹呢。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