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小秘密啦
    丁全英终于意识到他又说错话了,明明不应该这么说的, 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的呢, 这一次发挥实在是太失误。那厢傅春江也觉得丁全英够挫的, 既然都已经被发现了, 那就起来了, 走到了赵琳和丁全英的面前。

    傅春江瞧着面带薄纱的赵琳, 历史上大名鼎鼎的的陈国公主,今日总算是见到了,只是还无法看到她在战场的样子。

    “琳儿, 这是我最好的兄弟——傅春江,傅春江这就是我,我的……”

    傅春江见丁全英又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在心里帮他捏了一把汗:“立本曾经跟我说起你, 说你是小仙女, 整日你茶饭不思的看着你的书信,信都翻破了。”

    “仲安,你, 你怎么什么都说, 我, 琳儿, 我, 我这个……”

    丁全英竟然脸红了, 也不知道你到底该说些什么话。虽说傅春江说的都是事实, 可是那都是很私密的事情, 他还是不想让赵琳知道,知道了赵琳怕是会笑话他。

    其实傅春江不说,丁全英的事情她也是清清楚楚。她和丁全英的相识真的是偶然,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她都是调查很清楚,至于丁全英的这些事情从来都是知道的。丁全英可是她观察好久,才选中的人,她可是想了很久才决定见的人。

    这一次见面了,赵琳就已经选定丁全英。

    “哈哈哈,那我下次给你写信,看来还要换更好的纸张了。”

    赵琳又是一笑。

    丁全英一听猛地抬起头来,这是什么意思,不是很明显了,下次还会通信,就是证明琳儿对他满意了,这是过了。丁全英内心那个激动,只是不想自己太过失态,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立本,你不是还准备了见面礼吗?怎么不见你送,你快点……”

    傅春江觉得丁全英这人反应真的是太失败了,早就应该拿出来,竟然都耗费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进入正题。

    “见面礼,对有的,我有的,我准备了。”

    丁全英给赵琳准备了荷包,其实这个荷包就是从出自月牙之手,当然丁全英是不知道,他是托苏河清才弄到的,在荷包里面还放了他自己收集的干花片,不值几个钱,可是那都是他自己亲自选的,花片上面还提了字,很辛苦才弄好的。

    “给你。”

    丁全英说着就将手中的荷包递给了赵琳,赵琳一看,就想起了探子言说丁全英采花摔倒的事情,她就想要去笑,可是当瞧见那干花上面的字,内心也是感动的。

    赵琳虽说不是元德帝的亲女,那也是胜似亲女,元德帝给她的待遇只会比其他皇家公主高,不会低,至于钱财自是不会少,她什么都不缺。其实驸马爷方面,明珠皇后早就提过,也给她相看了几个世家子弟,那些子弟赵琳也瞧过,也都是极好的人。可是自从无意间收错了信之后,赵琳就对传信之人感兴趣了。

    当时她还在承德避暑,有一只受伤的鸽子跌落在她的跟前,她打开了鸽子带的信,看了一眼,发现丁全英的信,当时也只是觉得鸽子受伤了,她不就忙着救治鸽子。

    后来那鸽子也是奇怪,每每都会飞来歇息一段时间,终于她就提笔给丁全英写了第一封信,后来两人一来二往就联系上了,后来她就派人去查丁全英。

    发现那真的是偶然,丁全英真的不知道她的身份。一直以来赵琳都活在别人的安排之中,可是如今在婚姻大事方面,她竟是想要那么一点点缘分,于是她想要自己找。

    “好,很好,谢谢,我也准备了见面礼。”

    说着赵琳就从袖口处抽出一方丝帕递给了丁全英,“这是我亲手绣的,立本你要好好考,考中进士,我就和我阿爹说,我等你。”

    赵琳说着就摘下了薄纱,笑对丁全英,丁全英终于看到他的小仙女的长相了,又是一个美人,其实赵琳也不是顶顶的美人,主要是气质出众,身上自带一股子贵族气质。

    “好了,你先吃什么,我做东。”

    赵琳倒是落落大方,丁全英还在那里愣了一愣。

    “小仙女,你好美啊。”

    傅春江这才算是心里落下了一块大石头,丁全英今天总算是说对了一句话。果然这话一说赵琳很是开心,“那就点菜吧,小二点菜。”

    用完饭之后,赵琳自然是不必久留,如今她还不能与丁全英走得太近了,丁全英最起码也要考中进士才可以了,不然很多事情不好办。不过赵琳对他还是有信心的。

    赵琳走后,丁全英则是和傅春江两人坐在酒楼之后,两人去结账的时候,发现赵琳早就接完钱了,走人了。

    “唉,仲安你瞧我这脑子反应就是比别人慢了一点,我结账怎么就这么的慢呢?又让琳儿破费了。”丁全英一个劲的在哪里懊悔,傅春江则是望了丁全英一眼。

    “你也知晓啊,不是看得出来,你的小仙女对你还是很是满意的。立本你有福气了,苟富贵莫相忘,以后飞黄腾达了,可不要忘记兄弟我了。”

    傅春江知道丁全英以后就是大名鼎鼎的陈国驸马爷,那将来的地位很是不寻常。虽说大夏驸马爷不能担当实权,可是陈国公主不一样啊。陈国公主是元德帝的义女,还养在明珠皇后名下,这就决定了她的身份尊贵。她的生母乃是不败陈家之女。

    不败陈家在大夏的地位那自是不寻常,在大夏百年而不倒,足见其家族势力的显赫,也是大夏四大家族之首。而她的生父又是叶家的嫡子,叶家虽说比不上不败陈家的显赫家世,那叶家乃是医学世家,医术精绝。最重要的是陈国公主本身势力也是超群,非寻常女子所能比也。丁全英的命还是很不错的。

    “仲安真的啊,你也觉得我还有戏是吧,你咋看出来的?我还以为是我自我感觉良好呢?”

    丁全英还是不够自信。

    “人家都送你丝帕啦,你还不懂吗?正所谓横也是丝来,竖也是丝,此丝通彼思。立本你若是不是一个傻子,定是能看懂。”傅春江说完就是一阵笑。

    而丁全英听了之后,忙将丝帕给塞入怀中。

    “嘿嘿嘿,那倒也是。仲安谢啦,明日我们再去看严祭酒吧。今日我要回去啦,好生看书才是。虽说我不知道小仙女的家世,也知晓她出身必是不凡。如今我一个举人定然不行,我一定要考中进士,走了。”

    丁全英就开开心心的离开了,而傅春江看着满桌子都没有怎么动筷子的菜,就找来了店小二打包回去,准备和月牙一起吃。这些课都是好菜,月牙都没有吃过。

    傅春江打包完毕之后,就兴冲冲的回家了,想着月牙肯定会夸他的节省,又想到月牙和他一起吃饭开心的样子,傅春江的就心情大好。算了算时间,月牙现在也应该回来的。

    “月牙,快点出来,我带来好吃的了,一起吃。”

    傅春江将东西放到了厨房里面,准备起火热一下,就和月牙一起吃。可是他等了半天,也没有瞧见月牙来。要是平日里,月牙早就出现啦。傅春江久久不见月牙出现,自然就去寻她。

    “月牙,月牙……”

    喊了几声还是不见月牙的踪影,就想着不对劲啊,平日里月牙去送绣活,很快就回来了看。其实前几次傅春江都陪着月牙一起去的,毕竟在上京人生地不熟的,月牙又是一个女儿家,傅春江那是极为的不放心。

    送了几次之后和宝芳斋的人熟悉了,傅春江也就没有去送了,而且月牙也单独去了几次,都很顺利。为何今日还没有回来。傅春江随后也问了院里的其他人,大家都说从早上出门之后,就没有瞧见月牙回来。

    傅春江自然第一反应就去宝芳斋了,他几乎是狂奔而去。

    “啊,月牙啊,来过,送过绣活的,只是送完就回去了看,怎么她没有回去吗?”红衣老板娘就坐在那里,磕着瓜子,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傅春江还是不信。

    “月牙,真的送过绣活了?”

    “我说这位相公,我这妇人还能诓骗你不成,这大年初一的,我还给月牙赏钱啦呢。你瞧瞧这就是月牙送来的绣活,我还没有卖出去呢。”红衣老板娘说着就将月牙的绣活拿了出来,递给了傅春江让他看看。

    傅春江一看,觉得这不是,这就是月牙的绣活,一点儿都没有错,确实是月牙的东西呢。

    “对了吧,你也见到了,怎么月牙没有回去吗?是不是出去玩了。如今上京热闹的很,许是出去玩了也不一定。你还不如回家等着吧,月牙也许现在已经回家了也说不准。”

    红衣老板娘忙劝说了一般,傅春江瞧着红衣老板娘的样子,也知晓在她的身上怕是什么都问不出来,也就回去了。他又往返了家里和宝芳斋。

    “是瞧见一女子去过宝芳斋,是她家的小厮从后院领进去的,后来我倒是没有瞧见她出来。不过我中途走过,也许那个时候离开了也不一定。不好说。”

    傅春江终于找到了一个人问了一下,那个人也是说不清楚。

    “好。”

    傅春江觉得红衣老板娘的话肯定说的不实诚。

    从后院进去的,傅春江就在宝芳斋的后门来回徘徊了一段时间,就想找个时机进去瞧瞧。终于让他找到了时机,找到机会进去。

    宝芳斋的后院十分的安静,也无人,傅春江在在外面摸索着,突然就在后院的一块草地上面看到一个草结。傅春江的心咯噔了一下。这个草结是只有他和月牙看得懂。

    他们两个人从绩溪去上京之前约定好的,若是遇到危险了,两人分散了,就用草结的方式告诉在什么地方遇到危险了,这样还能留下线索来。月牙是遇到危险了,而且还是在宝芳斋的后院里面。

    傅春江现在也意识到了,那就是宝芳斋的老板娘肯定在说谎,她肯定是帮凶,那就好办了。

    入夜。

    红衣老板娘正吩咐小丫鬟们帮她准备洗澡水,这大冬天的,能够泡个热水澡那真的是舒服。今日她心情很是不错,帮了安公公,得了银钱不说,最重要的是得了安公公的青眼。

    谁人不知晓如今的安公公那可是太子爷身边的大红人,太子爷是什么人,将来的万岁爷,知道攀上了这一层关系,宝芳斋的生意的能不做大嘛。

    等着老爷回来了,她可一定要邀功,到时候老爷肯定会夸她的,一想到这里,红衣老板娘那就笑的更开心了。至于月牙的事情,月牙与她无亲无故的,是死是活与她何干,赚到手的钱才是真的。

    “好了,你们都下去了,让你们办个事情,都这般办不好,毛手毛脚的,活该一辈子都是丫鬟的命。”红衣老板娘说着就将那些丫鬟全部都轰出去了。

    那些丫鬟也都出去。

    面对老板娘的责难,她们都已经习惯了。

    “不是让你们全部都出去吗?怎么听不懂人话啊。”

    老板娘正准备宽衣,下水洗澡呢。听到脚步声了。

    “月牙到底在什么地方,快点说,若是不说,我现在就拧断你的脖子。”傅春江一个上手就扣住了看老板娘的脖子。

    “啊,什么月牙,我根本就不知道。”

    傅春江见老板娘嘴硬,当即一个手刀就将她给打晕了,直接就扛出去了,很快的就送到了城外一个破庙中,这里人迹罕至,最适合拷问人了。

    傅春江忙给老板娘泼了一盆冰水,将她弄醒了。

    “好冷,好冷。”

    老板娘哪里吃过这种亏啊,冻得打了一个寒颤,等到她看清楚傅春江的脸后,整个人都有点害怕了。

    “月牙在什么地方?”

    傅春江面露凶悍之色。

    “我不知道,我不是都告诉你了吗?月牙送完绣活就回去了,我怎么知道她去哪里了?你这人怎么这么无理取闹啊。你知道你现在在干什么,我可以报官抓你的,你快点放我回去,那我们就算了。”

    老板娘如今还是嘴硬,而傅春江见她如此吗,当即就上手,折断了她的手臂。

    “啊……”

    那种硬生生的被折断了,那种疼可想而知了。

    “说还是不说,你若是在不说,我就在弄断你的另外一条胳膊,再不说,还有你的一双腿,你要不要试试,我真的做得出来。我再问你一遍月牙在哪里?”

    傅春江说着就作势要去下手,那老板娘是真的有点怕了。她蜷缩在一个角落中,浑身都瑟瑟发抖。

    “说还是不说?”

    傅春江说着就拿起她的另外一条胳膊,准备动手。

    “别,别,我说,我说就是的了,你不要这样,我现在就说,月牙,月牙,月牙被安公公带走了。我也不想的,其实我也是被逼的。这位相公,你也知道安公公位高权重,是太子爷身边的红人,我……”

    老板娘就开始在那里哭诉,而傅春江自然不会信她的话了。

    “安公公,你说的是安喜安公公?”

    傅春江还不能完全信任老板娘的话,毕竟这女子之前就骗过他的,他必须有十足的证据才是,不然又要白跑一趟了,如今时间宝贵。月牙不能有半点闪失。

    “是的,是安喜安公公。之前他的徒弟刘海找到我,说是安公公瞧上了月牙,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瞧上月牙。让我们配合一下,我也是没办法。若是我不配合,我这店在上京就开不下去了。你也知晓,我家里还养了那么多的人,若是这家店倒了,好多人都吃不上饭来。我也是无法,还望这位大爷你体谅一下。”

    老板娘梨花带雨的竟是哭了出来,说的还挺惨了。傅春江差点就信了她,想起她今日笑的那么的开心,还有方才对下人的态度,就知晓这妇人心肠歹毒。

    “那好,你就在这里待着,等我寻到了月牙,我就放你出去。”

    “啊,不是吧。”

    说着傅春江就上手,将那老板娘的骨头又给接了上去,随后就将她给绑了起来,嘴巴也堵住,当然在堵住之前,给她喂了一个药丸:“当然你也可以选择逃跑。只是这毒|药全天下也只有我一人可解,你若是不怕死的话,就尽管逃吧。”傅春江这么一说,那妇人吓得脸色都苍白了。傅春江说着就将那妇人丢在这破庙之中,去寻月牙去了。

    安公公在上京城有自己的府邸,这足见当今太子爷赵政对他确实十分的宠爱,他确实是得势。可是傅春江也知晓安公公此人的恶趣味,就想着要快点,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耽误太长的时间。

    安公公府邸。

    月牙十分不快的坐在那里,身边已经有丫鬟和婆子正在伺候她。

    “夫人,水已经凉了,婢子这就给你再添一些热水来,你真的要洗澡了,不然老爷回来了,我们可交代不了。”那穿着黄色比甲的少女都要哭起来了。

    月牙被送到这里之后,安公公就让人带话来了,让众人伺候她沐浴更衣来着,只可惜月牙一直都不配合。这水是凉了热,热了凉的,可是这些婢子也知晓,若是安公公从宫里当差回来了,月牙还没有洗漱完毕的话,到时候她们会死的很惨。

    “我不会沐浴更衣的,我要离开这里。”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