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你的名字
    一夜过去之后。

    月牙如同往常一日去宝芳斋送绣活,今天是大年初一, 月牙和傅春江两人在上京都无亲属, 自然也就没有去走人家了, 也就各自忙碌起来了。月牙和之前宝芳斋的老板约好了, 今日去送绣活, 于是就决定出发。

    原本是不需要大年初一去的, 可是因有一位贵客瞧上了月牙的东西,就让月牙给赶赶工,还给提高了工钱, 月牙只要是有钱赚,就很是拼命。

    这不尽管最近因过年很是忙碌,月牙还是赶工完成,和傅春江两人也约定好了, 等送完绣活就回家。而傅春江和丁全英两人约好一起去拜访严祭酒, 当然这只是傅春江的说辞。

    月牙如今住的地方离宝芳斋还有段距离,大约需要半柱香的时间,好在月牙都习惯了, 如今这路好走的多了, 以前走的都是山路, 如今这平坦大道的, 对于月牙那都是小意思。

    终于到了宝芳斋的。

    今年是大年初一宝芳斋是不做生意的, 月牙是从后门进去的, 一进去之后, 就有小厮领着月牙进去了。

    “月牙, 今日我们老板不在,只有老板娘在,老板去苏州收账还未归来。”

    “好。”

    做生意也不容易,月牙也知道如今世道赚钱都是辛苦的,因而她做事情都非常的认真。老板不在,老板娘在也是无妨,反正她已经拿到了押金,这一次将钱给她就好了。

    月牙就被领到后院去了,这和平日里都是一样的,以前她也在后院等,没一会儿就出来一个妇人,瞧着模样三十岁左右的模样,模样还算是清秀,走了上来。

    “月牙,你来了。”

    妇人朝着月牙就是一笑,“月牙,你做的绣活做得好,说是宫里的娘娘都瞧上了,说是让你多做一点。”妇人的一边说着话,一边观察着月牙。

    月牙总觉得这妇人的眼神怪怪的,具体怪在什么地方,她也说不上来。

    “哦,她们喜欢就好。这是上次你们要的帕子和香囊,给你。”

    “不急不急,月牙你过来,你听我说,我听说你家相公是进京赶考的举子,还让你出来做绣活。怕是家境不富裕吧。”妇人带着笑意,将月牙拉到了自个儿的身边。

    月牙警觉性的将自己的手从妇人的手中抽离了,她从来不喜与外人如此的亲近。当初李三小姐也是这么拉着她说话的,结果呢?结果就是让她嫁给一个将死的人。

    那红衣妇人瞧着月牙这个样子,忙笑道:“你瞧瞧,你这小媳妇还这么的害羞。月牙这么说吧,有位达官贵人瞧上你的绣活了,今日想要见见你,如今就在后院里面,你可愿意见见。”

    “不愿意,我还有事情,我家相公还等着我回去吃饭呢。老板娘你还是将工钱给我结算一下吧,我好回去。”

    “嗯?”

    红衣妇人瞧着月牙很是惊奇,一般寻常人听到有达官贵人想要见她,那可不是欢喜雀跃,没想到月牙这人竟然只认钱,这人也是没谁了。

    “月牙,你真的不见。”

    “不见,我要赶着回去做饭呢。”

    月牙和傅春江两人都约定好了,月牙知道她若是回去晚了,以傅春江的性子肯定是自个儿将饭菜给做了。

    月牙这人比较传统的,觉得男主外,女主内,觉得下厨房什么的都应该是女儿家做的,还有就是傅春江是一个读书人,他的那一双手是写文章的。可是她多次劝说傅春江都是没用的,只能自个儿回去早点。

    “果然是贤惠的小媳妇啊,杂家就喜你这样的。”

    安喜方才一直都在里头听着,想着他是不是瞧错人了,若是月牙方才如同其他的女子那般,欢喜雀跃的进去了,安喜觉得这样的女子也只是寻常货色,没有征服欲了。

    他最不喜嫌贫爱富的女子,觉得那样的女子最是廉价。可是月牙偏偏不是,安喜如今是越来越喜欢她。今日瞧见月牙,模样他也是极为的喜欢。虽说不是什么大美人啊,面容也是清秀,长得也是颇为的俊俏,瞧着也很舒服,就是让人看了有一种如沐春风的舒服感。

    月牙抬头一瞧,是一个男子,这里竟然有外男了,月牙顿时就皱了皱眉头,习惯性的往后退了退,再回头一看那红衣妇人,这里哪里还有那红衣妇人的身影了,早就不见踪影了。

    月牙知道这事有蹊跷,当即就转身往外走去,却发现门都已经被封死了,月牙先是一阵慌神,不过很快就镇定下来。傅春江以前告诉过她,若是遇到危急的事情,首先是不能慌,一定要镇定下来,要冷静。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月牙面容不改。

    安喜瞧着月牙,又靠近了月牙几分,发现她竟然一点都不慌,又看了一眼月牙的手,一眼就瞟见了月牙的手是那般的粗糙,一看就是做惯农活的手,想着原是穷苦农家出来的女子。

    “杂家是一个阉人,是服侍当今太子爷的安喜。”

    安喜倒是也不回避自个儿的身份,他走到月牙的身边,月牙瞧着他:“哦,安公公你寻我有事吗?小妇人从未见过太子爷,也不曾与之有交际……”

    “自然,我想让你做我的娘子,我除了是个阉人之外,其他的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你只要跟了我,你以后就不必如此的辛苦了,也不需要回去做饭,自是有人服侍你。你家相公便是是个举子,哪怕他当真中了状元,他这辈子也注定走不到我的高度。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安喜因瞧着月牙的样子,他如今改变主意了。

    在月牙的身上,他竟是产生了一种怜悯的感觉,觉得月牙跟他是一类人,都是出身贫苦。觉得这样的女子,还是好生对待的好,他也需要一个明面上的夫人。

    月牙倒是也听说过阉人娶妻的事情,大夏有权势的太监,基本上都娶妻,有的甚至还有小妾,这本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还有宫中多对食,民间大戏里面也有演过。

    只是月牙从未想过这种事情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我想要和二爷永远在一起。你可以给我吗?”

    ——

    “仲安,你不知道那人就是我的小仙女,应该很漂亮的,我已经和她通信很久了,今天要见面。要不你替我去见面吧,我,我害怕……”丁全英竟然有些紧张了,说话都不利索。

    傅春江在一旁笑了笑,原来都是真的,陈国驸马爷和陈国公主真的是早年是靠通信相识的,他们是怎么认识的,据说是飞鸽传书失误两人才联系上的。

    “那可不行,立本这种事情,那可是你的小仙女,我去了算什么事情。立本你长得又不丑,还十分的俊俏,也有才学,为何这般没自信呢。”

    傅春江忙推了推丁全英。

    “仲安,不是吧,难得听你夸我,我原本这般的优秀,你说我孰与你美?”

    傅春江一听,立马就乐了,笑道:“那自然是我了。

    “仲安你……”

    经过傅春江这般调侃,丁全英的心情也放松了不少,之前他真的是太激动,毕竟是要见面了,那可是他心心念念的小仙女啊。他就是害怕他这个样子,会被小仙女所不喜。

    “好了,去吧,不要让人等急了,我就在你隔壁坐着,放心吧。”

    “好。”

    丁全英再次收拾了一下,就往第一家酒楼走去,第一家酒楼是傅春江是大夏上京最出名也是最好的酒楼,丁全英定了包厢,和小仙女约好了,就在那里等待着。

    傅春江则是在一旁瞧着。

    陈国公主赵琳其实不是元德帝的亲女,是元德帝的养女,不过那也是养在明珠皇后名下的养女,元德帝与明珠皇后的感情,那是出了名的好。在大夏无人不知,当初元德帝为了立明珠皇后,那几乎是和整个朝臣为敌,后来也是他的一意孤行,才有了今日的明珠皇后。

    而赵琳原本是镇远将军叶峰之女,只是叶峰在与大秦的对战之后,战死沙场了,而当时的赵琳之母也是刚烈的女子,在其夫战死沙场之后,亲自披甲上阵,与大秦铁骑死拼。

    赵琳之母陈氏,是不败陈家之女,不败陈家的规矩从来都是只有战死没有投降,她是陈家的九小姐,人称陈九妹。

    陈九妹带着大夏残部,死守徐城,将大秦军队困死在九台山上,和他们肉|搏血拼,整个人几乎成为血人,全身共计受刀伤一百三十七处,依然拼力血杀,让大秦第九军团竟是无一活人走出九台山。

    此举震撼了整个大秦,让人知晓陈家女的不同凡响。只是后来陈九妹也因伤势过重,不治身亡。而叶峰和陈九妹之女就成了孤女,元德帝为了表彰叶峰和陈九妹就收了他们的女儿为义女,并赐国姓,还给她封了属地,养在明珠皇后名下,她的地位说起来可是要比元德帝的一些亲女都要高了,而且她在大夏后宫也颇为的自由。

    “仲安,我这样可以吗?”

    丁全英还是不放心,又整理了一番,傅春江朝着他点了点头,示意他快点坐下来了。

    “来了。”

    傅春江和丁全英打了一个手势,就见一粉衣女子,面带薄衫,施施然的出现在丁全英的身边,丁全英见她走近,慌忙的站起来,整个人都手足无措起来。

    “我……”

    “你的信鸽?”

    粉衣女子扬了扬手中的信鸽,丁全英慌忙的将信鸽从袖口里面拿出来了,这不是他方才一直很着急,这信鸽差点都被他给捂死,这一出来自然是激动。

    那信鸽一瞧粉衣女子很是熟悉,忙凑了上去。蹲在她的肩膀上,两人确定了之后,粉衣女子倒是落落大方的坐到了丁全英的对面。而傅春江则是在一旁观察。

    还带来了不少大内高手啊,看来书上所言陈国公主身边暗卫甚多,果然都是真的,看来书上也不全部都写的都是假的。瞧着陈国公主是一个人来的,其实这四周都是她的人,只有丁全英这么一个傻乎乎的人,以为就他一个人带人来呢。难怪后来陈国驸马爷当真是有趣啊。傅春江忍不住的喝了一口茶,差点笑出声来。

    “小仙女,不不不,在下唐突佳人了,敢问,敢问姑娘芳名……”

    丁全英额头上全部都是汗,他好想拿出帕子擦一擦,可是有害怕对面的姑娘瞧见,他的内心很是矛盾,整个人都陷入紧张之中,他真的是太紧张。

    赵琳看了一眼丁全英,觉得此人模样还不错,而且还挺有趣的,瞧着他的样子,铁定是没有婚配过,其实赵琳早就将丁全英的底给查得清清楚楚。

    只是丁全英全然不知道而已,从来都是她知晓丁全英的身份而已。

    “你喊我琳儿就好了,你还没有告诉过我你的名字呢?”

    “我,我叫丁全英,字立本,我……”

    丁全英原本想要发挥一下自个儿的文采,显摆一下,怎么现在脑袋都是空白,昨晚还特意练习过了,怎么在关键时候就这样的掉链子呢。他回头看了一眼傅春江,傅春江很淡定在那里喝茶。

    “一共十三个,大夏第九局的暗卫们,竟然出现了十三个,看来传闻中陈国公主很是得宠,果然也是真的。”傅春江喃喃自语了一下,随后就回头瞧了一眼丁全英,瞧见丁全英也在看他,忙别过头去。

    赵琳顺着丁全英的眼光瞧了过去,在心里也暗笑了一番,原来这家伙也带了帮手啊,有意思。

    “琳儿这名字真好听,琳儿其实我没有婚约,尚未成婚,是徽州人士,家境还行,父母早就给我置办婚事……”丁全英越说越说不下去了,“我,琳儿你不要误会,我这是,我……”

    赵琳瞧着丁全英的样子,越发的喜欢他了,这样的男子其实挺好,憨厚老实。

    “好了,我都知道了。那你想吃什么,我是上京人士,今日我做东吧,要不也请你朋友也过来坐坐。”赵琳说着就笑着看着傅春江的方向,而丁全英一看这个样子,这是暴露了,该死。

    “啊,你都知道了,那是我好友——傅春江,他是我们大夏的徽州府的解元,他比我长得好,比我文章也做得好,比我……”

    赵琳一瞧终于还是忍不住的笑了,真的没有见过这么夸人的。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