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蜜里调油
    偌大的南书房中, 也就剩下元德帝一人,元德帝从怀里掏出一面铜镜,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仪容, 身为一名帝王, 仪容还是很重要的。

    “明珠皇后到。”

    元德帝一听, 脸上的阴韵之色, 当即就消散了不少。明珠皇后与元德帝,那是帝后情深,乃是大夏的一段佳话。

    “宣。”

    明珠皇后不美, 甚至可以说有点丑, 个子也不高, 可是元德帝却是爱惨了她。用大夏子民的话来说, 元德帝若是一日不见明珠皇后,那便是茶饭不思。

    “婠婠,你终是来了, 朕今日甚是想你。”

    说着就上前握住了明珠皇后的手, 一双眼睛里面满满的都是爱意。这样的眼神, 也只有明珠皇后出现的时候,才会有。元德帝说着就笑拥着明珠皇后坐下, 手一直握着她的手, 眼里尽是深情。

    “陛下,你切莫这样, 若是让宫人瞧见了, 有损你帝王的威严。”明珠皇后免不得朝四周看了一眼, 发现身边无一宫人,稍微放松了些许。

    “哼,朕才不怕呢。什么帝王威严,那都是对待旁人的,婠婠,我自是不会对你这般。你可是我的掌上明珠,婠婠你今日怎得这么晚才来看我,比昨日整整晚了一个时辰还要多?”

    元德帝面露不快之色。

    “今日雅儿回来了,我与她说说话,如今雅儿的年纪也不小了,想着还要给她寻个驸马,只是她那性子,陛下你也知晓,哎……”明珠皇后一脸的愁容。

    元德帝将明珠皇后搂的更紧了,忙用手帮她抚平眉头:“雅儿的事情,自有我来操心,婠婠你就不要管她了。你也多多关心我才是,你今日都没有问我可用饭呢?用了哪些饭?婠婠,我觉得自从雅儿回宫之后,你对我都不甚关心。”元德帝说着还委屈巴巴的看了一下明珠皇后。

    明珠皇后扑哧一下就笑了:“陛下,你瞧瞧,你还是一国之君,此番就如同那小孩子一样。那陛下,你可曾用饭了,都用了哪些饭菜?御厨做的可舒心。”

    “这还差不多,我吃了,今天吃了两碗饭,御厨做的菜也就一般,没有婠婠你下厨做的好吃的。我也好久没有吃过婠婠你做的饭菜了。”元德帝说着就趁着明珠皇后不注意对着她的脸上亲了一口。

    “陛下你……”

    明珠皇后又是一阵笑,他们已经都不年轻了,明珠皇后如今也有四十了,在这宫里,原本不美的她早就人老珠黄了,可是元德帝对她的宠爱那是一日胜过一日,在这偌大的大夏皇宫之中,无一后妃可以与明珠皇后争宠,若是与她争宠那简直就是不自量力。

    “婠婠,我只是好想你。”

    元德帝就那样很自然将头靠在明珠皇后的肩上,“婠婠,太子怕是真的要废了,政儿没有帝王之命,大司命方才刚刚来过,我……”

    “哈哈哈,陛下,你什么时候竟然也信这些了,陛下你从来都不信这些的,除非你已经对政儿不满了。你我之间,无需那般,有话直说无妨。”

    明珠皇后这么说也是有根据的,当初元德帝要册封她为皇后的时候,钦天监的那一群人也全部都言说她无凤命。结果呢,她如今已经成为皇后,还坐稳后位这么多年,若是当初元德帝听信那些人的话,哪能还有今日的她呢。

    元德帝的小秘密就这么被明珠皇后窥探出来了。

    “婠婠,果然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是的,朕要废了他。”

    明珠皇后不发一言,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面:“陛下,此时你不必与我言说,你乃是大夏帝君,整个大夏都是你的,我永远跟随你。”

    元德帝看着明珠皇后,两个人这么多年,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这么多年里,唯一不变的就是彼此信任。

    明珠皇后出身也十分的低微,和元德帝的母妃一样,也是洗脚婢,当初元德帝还是成王,一个不受宠的皇子而已,封地也在苦寒之地。可是元德帝的母妃青姬却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主,虽说她出身低微,一辈子不得宠,她依然想要当时的成王赵明,也就是后来的元德帝可能独当一面,害怕他如同承光帝一样迷恋女色,在婢女的选择上面选择都是面容丑陋的女子。

    其中明珠皇后就是赵明的婢女,她跟随赵明去了大楚,在赵明当质子的时候,伴他左右。在大夏皇权斗争之中,她更是陪着赵明曾经被囚大夏死牢三载。

    那个时候赵明可谓是举目无亲,众叛亲离。只有婠婠也就是现在的明珠皇后陪伴他左右,七年质子生涯,三年死牢相随,这般的情谊自然是寻常人比不得。

    后来赵明称帝了,身边也有美艳佳丽,只是明珠皇后的地位自是其他女子不能比的。而如今的太子也非明珠皇后所出,而是淑妃崔氏所生。早年元德帝还受制于朝臣的时候立的,非他本心。

    淑妃崔氏所在的家族十分的强悍,乃是大夏四大家族之一,大夏四大家族,分别为不败陈家,清河崔氏,十铺九沈,江南姓花。清河崔氏乃是大夏大姓,也是簪缨世家,其父乃是当今首辅,位高权重,就算是元德帝如今霸道,也多少也是要给他点面子。

    而今元德帝已经要开始动手了,而他想要立的人从来都是四皇子赵湛,乃是他与明珠皇后所出,而非淑妃崔氏之子。

    “陛下,三思而后行。只是大司命如此聪明之人,断然不会因太子无帝王之命来寻你,怕是有其他的事情吧。”

    “有,说是有异星出。”

    明珠皇后猛地抬头望了元德帝一眼:“难道真的如不觉大师所言,这……”

    ——

    除夕夜里月牙和傅春江两人准备了丰盛的吃食,两人就这么说说笑笑的将除夕过了。

    “二爷,你怎么什么都知道,读书真的能知道那么多吗?”月牙很羡慕读书人,也很尊重读书人,读书人总是知书达礼,说起话来也与其他人很不相同。

    傅春江喝了一碗汤,“也不是所有的读书人都如我一般,我是比较特殊的。月牙你知晓我读书素来很厉害,一般寻常人比不得我了。”傅春江这人在某些时候毫不谦虚。

    月牙也知晓他说的实话,毕竟他乡试第一,已经是解元了。

    傅春江瞧着月牙在笑:“月牙我教你习字吧,你瞧可好。”

    月牙愣了一下子,她知道习字什么的,在大夏即便是男子那都是很少有人会,更不要说她是个女子了,大夏推崇的也是女子无才便是德。以前在李家,李三小姐就不喜读书,说女子读书无用,女子只要貌美如花就可以了。

    李三小姐长得貌美,这一点月牙都不得不承认,在徽州府众多大家闺秀之中,单论相貌李三小姐绝对是首推第一。就连李二小姐也无她美貌。

    说来也是奇怪了,李二小姐吧,其母乃是扬州瘦马,自古扬州出美人,扬州瘦马更是美人之中的美人,李二小姐理应比李三小姐长得美才是。可事实恰恰不是这样的,事实上是李二小姐,确然没有李三小姐长得美。

    李三小姐长得那真的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的确确是个美人,也因她长得美,眼界自然要比寻常的人高了一点,一般寻常人她也瞧不上,一心想要高嫁。

    “二爷,我很笨的,我怕是你教我,你会被我气死了。我可没有你这般聪明。”月牙说的是实话,她并不聪慧,就比如做绣活吧,宝芳斋说她做的绣活好,其实那不是因她天赋高,而是手熟尔,做得绣活太多了,自然而然也熟了,技术也就比一般人要好得多了。可是月牙从来都知道她不是一个聪慧的人。

    “这有什么啊,月牙你才不笨呢,你就这也能过很好,明日吧,明日我便教你读书吧。”

    “《论语》吗?那我以后是不是也能看懂你给丁全英吧注释的《论语》了?”

    傅春江一听,就忍不住的擦汗了,这个,还真的不能给月牙知道了,幸好那本书如今不在跟前,不然若是月牙看得懂,那他岂不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其实啊,他真的不是为了自己看才去写的,他那是服务大众,只是觉得大夏这种书也应该存在,总不能整日里只读四书五经吧,那是多么的无趣呢。

    当然这种书籍,还是男子之间互相学习交流为主吧,像月牙这样的女子,那就罢了。

    “这个,月牙咱们不读《论语》,咱们读其他的,我们先从《三字经》开始学吧,慢慢来,不着急。”傅春江忙朝着月牙一笑。

    “啊,有人放鞭炮了。”

    月牙听到外面的炮竹声,傅春江发现月牙并没有纠结于《论语》的问题,忙对着月牙说:“走,我们也有鞭炮,也去放吧,我买了。”说子和傅春江就拿起鞭炮朝外面走去。月牙自然也就跟了出去,发现竟然还有人放烟花的。

    “烟花我们也有。”

    傅春江可是备齐了,当然这些都不是他买的,都是从丁全英那里搜刮的,丁全英是从苏河清那边弄来的,至于苏河清又是从那边给搜刮来的,那就不清楚了,反正最终都到了傅春江的手上。

    “月牙,你等着我去放鞭炮了。捂住耳朵。”

    傅春江将炮竹放好了,拿出火折子就点燃了炮竹,随后就往月牙这边跑来,在他的身后炮竹就放了出来,声音十分的清脆,月牙站在那里,一时间竟是看着傅春江朝着她走来,忘记了捂住耳朵。

    傅春江忙走上了上去,从身后捂住了月牙的耳朵,两个人就站在那里看着炮竹放完了。如今天空还飘着小雪,雪花就落在这两人的身上,可他们都不觉得冷。

    “月牙,来给你烟花,放吧。”

    “嗯。”

    月牙难得如此放松,拿起烟花就放了出来,其实她今年刚刚也就十六岁而已,傅春江看着一脸笑容的月牙,顿觉心里一阵暖,他有很多话要和月牙说。

    只是如今他太弱了,那些话还不能说,说了会将月牙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的,在大夏对待男子的宽容程度要比女子好得多,所以那些事情还是让他来扛吧,月牙可以这样笑着就好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