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夜观天象
    月牙瞧着丁全英和傅春江的神色, 总觉得怪怪的,尤其是丁全英很宝贝的护着书, 可是月牙以前也没见他这么宝贵书来着。

    “二爷, 你给了他什么书?瞧着宝贝着呢?”

    傅春江这一听,月牙这人观察力还挺强的,幸好他早有所准备,特意包了一个书皮,上面大大的写了《论语》两个字,这样就可以巧妙的掩人耳目,幸好他留了一手。

    “月牙,你方才没有瞧见吗?是《论语》,立本说上面很多不解的, 就让我帮着注释一下, 我这不就顺手帮着注释了一下。那个啥, 月牙你也知道的, 我学业成绩好,注释的自然与寻常人不同。立本素来推崇我,宝贝我的书那也是不稀奇。”傅春江说着那是一脸的自信。

    月牙见他这般说来,想着平日里丁全英确实也请教过傅春江,觉得学子之间会有交流本就是寻常的事情,也就没有多想。又想着明日就是除夕了, 免不得要各种的忙碌, 就觉得还是今日多做一点明日就可以轻松一点了。

    傅春江将丁全英的事情解决了之后, 才长舒了一口气, 写这种东西真的是身心俱疲啊,需要好生休养一下才是。只是想到最近月牙一直在忙,他也跟着忙。

    不过月牙不让傅春江下厨房,倒不是因傅春江不会做菜,他其实做菜真的说起来要比月牙做的都好吃。但是呢?那就是傅春江做菜不懂得珍惜材料,明明月牙可以做三顿饭的食材,他一顿饭就给做了。月牙有时候也在感叹傅春江不愧以前是大户人家的少爷啊,真的是舍得用料,于是乎月牙就不让他下厨房了。

    傅春江也只能帮着打打下手,洗洗菜之类的。当然偶尔也拾掇一下菜园。比如现在傅春江就正在拔萝卜和铲大白菜。昨日下雪了,萝卜和大白菜上面都是雪。

    这些都是月牙先前种的,只是晚了点,没有别的人家长的大,只是如今冬天能吃的也不多了。傅春江前几天也帮着月牙给拔萝卜。傅春江特别喜欢月牙做的腌萝卜,在配上月牙特质的辣椒酱,每天早上喝粥配上这样的小菜,那简直是天下最美味的东西。

    月牙的辣椒酱是她自己买的,只是今年的没有往年的好吃,那是因为她今年只剁辣椒,没有去做黄豆酱,黄豆酱是买的,时间不对,无法做黄豆酱了,只能去买。不过味道也很是不错。

    将萝卜切块,洗干净用盐稍微腌制一下,放在太阳下面晒干,吃的时候用开水那么一烫,再沾上辣椒酱,配上清粥,那味道真的很不错。上次弄的萝卜干已经吃完了,这不傅春江准备多拔几个,再去弄一下。

    至于大白菜,那是傅春江和月牙的常吃的菜,大冬天的菜比较少,月牙就变着法子做大白菜。只是今天这些白菜是用来做饺子的,上京过年都吃饺子和月牙绩溪那边不同。

    绩溪那边过年早上是吃老母鸡下挂面的,以前每年过年的时候,月牙都会杀一只鸡,那绝对是好菜了。今年就入乡随俗了,和上京人一样吃饺子了。

    只是月牙说她不会包饺子,傅春江说他会,于是主动请缨,要自己来包。当然材料什么的,月牙来弄,月牙是害怕他浪费,也就答应了。今天月牙还去菜市场特意割了两斤新鲜的猪肉专门给傅春江包饺子用的。

    这不傅春江正在那里剁肉馅,看样子还挺熟练的,只是这剁肉馅也是体力活啊,纯手工活,还有点累呢。月牙则是在一旁切白菜,两个人在一起忙碌着。

    傅春江将肉馅腌制了一下之后,就去和面了,好久没有做了,都不熟练了,这不都上脸了。

    “二爷,你的脸?”

    月牙一抬头就看到傅春江的脸上有面粉,忙拿出帕子给傅春江擦了去。傅春江长得很高,足足比月牙高出一个半头,月牙只能踮起脚尖给他擦。

    “月牙!”

    傅春江猛地喊了一声月牙,月牙愣了一下,傅春江就伸出手来,在月牙的脸上画了猫胡子。

    “哈哈哈。”

    月牙反应过来,忙找了一盆水看了一下,都成大花猫了。

    “二爷,你又欺负我,哼。”

    说着月牙也不给傅春江擦了,果断的手上也沾了面粉朝傅春江的脸上擦去了,这两人竟是在厨房大闹起来,欢闹声时不时的传出去。就在此时四合院的王婶子走了进来。

    “果然你们是小夫妻啊,你瞧这感情都蜜里调油了,不像我和我家死老头的,哪里还有你们这样的感情啊。”王婶子和月牙他们是共用一个厨房的,不过人还挺好相处的,私底下和月牙也是相互帮助。

    四个院子总共住了四户人家,王婶子是其中一个,王大爷是上京一家酒楼的账房先生,这两口子的日子过的倒是也可以,儿女都成家,如今都搬出去。今年说着都不回来过年,就他们两口子,也就没有大搞了,也就包包饺子过年。

    “可不是啊,我从大老远的就听到你们两口子的声音了,小夫妻就是不一样了。”说话的是叶三娘子,她其实也没有多大,今年也怕只有二十出头来着,如今还怀上身子,是她的第二个孩子,头一个是个女儿,她婆母有点意见。后来她夫君就领着她出来住的,如今也是两个人,外带一个两岁的孩子。

    有时候月牙也会帮着她带带孩子,两岁的孩子可不好带,总是要看着,不然难免磕碰。她男人是木匠,会点手艺,还有一身力气,日子过的相对而言还可以,只是养着这一家人还有点吃力。不过好在叶三娘子娘家还行,偶尔还会接济他们一下,日子算是这四合院子的里面过的最好的。

    至于四合院子的另外一个人家,住了一个老头子,性格古怪的很,月牙见过他几次,也没有和他说过话。他平日里不怎么出门,一边都是太阳出来了,他出来晒晒太阳,也不见得他开火烧过东西。

    有次他来厨房找水喝,月牙见他喝的都是从井里面打上来的水,也没有烧过,这大冬天的太冷了,那天月牙正好烧开了水,就顺嘴说了一句,那老头子倒是也不客气,也接了月牙的水喝,后来再次见到月牙的时候,会笑着和她点点头。从此就再无交集了。

    月牙听到这两人打趣她,果断的不和傅春江闹腾了。在四合院的人都以为傅春江和月牙是一对来着,两个人是一对小夫妻。

    此番即使是其他人误会了,月牙和傅春江两人都没有选择澄清。对于傅春江那自然是巴不得那样了,月牙虽说心里也是想,不过她想的更多的一层是若是澄清了,反而更加的麻烦,反正她自个儿心情清楚就好,如今在这上京也无人知晓她和傅春江的关系,就有这样小小的幸福也未尝不可。

    “好了,王婶子你瞧月牙的脸都红了,小媳妇都是这样,说不得了;我们这老东西还是赶紧出去吧。”叶三娘子忍不住的又调侃了一下月牙,月牙的脸就红的更狠了。

    “是是是。叶三娘子你说的是,我们赶紧走,我打点水就回去。”王婶子这么一说,月牙自然是在厨房待不下去。忙给了傅春江一个脸色,,傅春江自然是会意,端着饺子馅就出去,末了还朝着王婶子和叶三娘子嘿嘿的一笑,端着肉馅就出去了。而月牙自然也收拾了其他的东西,端着东西就出去。

    “小夫妻脸皮薄,你瞧他们……”

    月牙脸真的是羞红了,就跟在傅春江的身后一前一后的走了。

    ——

    大夏占星楼,钦天监众人正在夜观天象。

    大司命看天上的星星,陷入沉思之中,随即就面见元德帝。元德帝这些年早年是出了名的暴君,如今这些年脾气算是好多了,这主要是明珠皇后有关系。

    元德帝原本不可能成为大夏帝君,他是承光帝第十三子,母妃原本只是原本德妃身边的一个洗脚婢,因德妃月事来袭,当夜不能服侍承光帝,就让当时的婢女小阮代替她侍寝,没想到的是婢女小阮竟然一举得男,就有了元德帝。只是小阮出身太低微了,长相也不出众,即便生了元德帝,依旧也是不得宠,至死也没有得到恩宠,更不要说封妃了。

    元德帝小小年纪就被送到大楚当质子,也因他被送出去了,却因此躲避了大夏后宫内斗,他竟然成为大夏为数不多存活下来的皇子,加之他没有外戚实力,也没有背景,朝中党派斗争,就选了他,最终将他推到了天子的位置上面,主要就是看中他年纪小,好控制。只是那些人全部都错了,元德帝紧紧用了不到十年的时间就坐稳了大夏帝皇的位置,清除异己,如今他已经登基三十多年,大夏国力也达成了史无前例的雄厚。

    “陛下,钦天监的人来了。”

    元德帝正在看奏章,在很多的时候,元德帝都是一个勤政的帝皇,做皇帝也不容易啊,不是整天都睡女人,也没有那么的爽,比如元德帝就不是的,他很忙,每晚看奏章都要看到很晚。今天也不例外,哪怕明日就是除夕,他一样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

    “宣!”

    他摆了摆手,身边的大太监周丰海里面就走了下去,将大司命领了进来。大司命和元德帝对望了一眼,元德帝当即就招手:“你们都下去吧。

    “诺!”

    偌大的南书房之中,就剩下了大司命和元德帝。

    “说吧,有何事?”

    元德帝站起了身子,如今他的身子也大不如从前了,以前即使通宵达旦,第二天照旧可以神采奕奕。如今却不行了,这才多看一会儿奏折,竟然就已经出现疲态了。

    “陛下,异星出现,如今已经在上京了。”,确然不是无帝王之相,朕会择日废太子。至于异星一事,你切莫对外人透露半分。

    “诺!”

    元德帝摆了摆手,“你起来吧,继续待在占星楼,若是有重大异动,就尽快通知朕。”

    “诺!”

    大司命摸摸的退出了南书房,抬头看到了异星,那颗和文曲星挨得很近的异星最近越来越明亮了。

    元德帝一听,忙皱紧了眉头,“那太子呢?我说政儿的星象如何?”

    大司命不敢说话,直接就跪在地上,头就抵在地上,一言不发的就跪在那里许久。

    “好了,朕已经知晓了,那你可以下去了。看来政儿终究与太子之位无缘,只是今日之事,你勿必与他人言说。”

    “诺!”

    大司命往退下来,元德帝背手而立。

    “至于其他,若有异动,随时来禀。”

    “诺。”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