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大神写手
    “那就好, 傅相公果然是个聪明人,杂家听闻傅相公还是徽州府的解元, 那前途自是不可限量, 太子殿下对傅相公也很是欣赏,若是傅相公在此次蹴鞠赛中有所斩获的话,太子殿下必将欣慰……”

    安公公微眯着眼睛,用他那颇有特色的公鸭嗓子的声音对着傅春江说话,傅春江一抬头就看到了他那一派红艳艳的牙龈肉,想着他的特殊癖好,打心底里面厌恶此人。

    “多谢安公公带话,这个是给你的。”

    岂能让安公公白跑一趟呢,此人可是太子爷跟前的大红人, 鼎鼎大名的大太监安喜, 今日傅春江总算是见到他真人, 自觉地他真人更加的可恶。

    “那就多谢傅相公了。”

    说着安公公就领着众人离开了, 而傅春江则是站在原处。

    “师父,才五十文钱啊,这傅相公也太小气了吧,打发叫花子啊。”

    小太监刘海很是不开心,毕竟他师父安公公那可是太子爷跟前的大红人,若是太子爷登基为皇, 那可就是万岁爷跟前的大红人, 很多人巴结都巴结不上呢。

    以前刘海也陪着安公公去传过旨, 那些人无不出手打扮, 从未有人用五十文来打发安公公的。

    “小海子啊,你还太年轻,这打赏什么的,那都是身外之物,关键还是要看人。比如今日这傅春江吧,你觉得他给了我五十文少了吗?”安公公今日的心情很是不错,他最近正准备培养几个举子,扶持一下,正所谓朝中有人好办事。他早就相中了傅春江。

    安公公早就打听过了,傅春江家贫无靠山,又是徽州府的解元,确实有真才实学,乃是上上人选。这种人最是好拿捏,只是安公公害怕呢,这种人清贵,不通人情世故,不买他的账,到时候热脸贴了冷屁股,那就不好。

    “对啊,师父难道不少吗?才五十文,这般的少,打发叫花子都不够。”

    “哈哈,小海子话不能这般,傅春江家贫,他能拿出这么多钱打赏杂家,已经是给了杂家十足的面子。这人啊,主要是看诚意,傅春江这人还是孺子可教也。”

    刘海抓了抓脑袋,还是不太懂安公公的话。

    “师父我还是不太懂。”

    安公公摆了摆手,“小海子,你不必懂了,这种事情你懂与不懂都没关系。太子爷的药最近可在吃?”

    “再吃,师父按照您的吩咐每日都在饭食中加了。”

    安公公满意的点了点头:“那就好,小海子你只要每日做好此事就好了,其他事情你就不要多问了。我们做奴才的,最主要就是要伺候好主子。主子好了,我们做奴才的才能够好。”

    “是。”

    刘海点了点头。

    “对了,上次杂家让你帮着寻的那家姑娘是谁?你可瞧见她了?”

    “那是宝芳斋的绣娘,听人说名字叫月牙,不是上京人士,据说是陪着夫君进京赶考的。我估摸着怕是家贫,无以为济,就出来接接绣活贴补家用。”

    “可打听到她住在何处?”

    安公公说着就舔了一下嘴唇,微眯着眼睛。

    “还在打听中,师父这个你不用着急,只要她在上京,我早晚都会给你寻见她。”

    安公公点了点头:“那这是就交给你了,杂家越要换一个新人了,以前那个不行了。”

    “好叻,师父你放心就好了,小的我一定给你送来了。不说她相公只是一个举子了,就是她是状元,我也给你弄来。”

    刘海谄媚的朝着安公公一笑。安公公看着他的样子,也是得意的一笑。

    “你这小子啊……”

    今日安喜并没有立即回宫,他在宫外有宅子,他回到宅子里面,就换下了衣物,就去寻开心去了。不要瞧安喜是个太监,可是他也有娶妻了,而且不止一个。

    只是这太监那物没有了,较之寻常男人那就更加的变态,比如安公公此人最喜让女子脱光,拉着鞭子抽打她们,听着她们的叫声求饶声,她们叫的越凶他就越兴奋。

    这让他有一种满足感,他还喜欢骑在女子的身上,拿蜡烛油去滴她们,那种感觉简直就是曼妙的很。

    这可以让他在宫里做奴才的所有怨气所有不满全部都发泄出来。在宫里他不管面对怎样的责难,永远都是低眉顺眼,可是回到这宅子,他就是高高在上的主子了,他想怎么样那就怎么样,可以为所欲为了。

    那日他在街头无意之中瞧见月牙,就特别喜欢她,觉得那女子贤良淑德,一看就是良家女子,他最喜就是这种良家女子,想当初他还没有入宫的时候,也瞧上了一个良家女子。

    两人算是青梅竹马吧,都约定终身了,可没想到的是,那女子竟然背弃了他,另嫁了他人。

    “安喜哥,我也是无法,我家里还有哥哥弟弟,我也不想过苦日子,我过苦日子过怕了。我只想吃口饱饭。”当时那女子就这般楚楚可怜的看着他,然后就转身而去,头也不回的走了。

    后来安喜觉得这人没钱确实不行,而待在承德那个地方,一辈子都发不了财,他就果断的来到上京,指望着可以发财,结果被人骗到了赌场,刚开始他赢了不少钱,最后赌的裤子都没了,那些人只好将他卖了,卖到宫里当太监了,丢了那玩意之后,他知道这对于他意味着什么,子孙|根都没有了,那他还在乎什么。

    可是当他瞧见月牙的第一眼,就觉得特别的亲切,他如今有钱了,就好这么一口,想要将她弄到手里,好生折磨折磨,想要让那些女子知道,当初抛弃他是多么愚蠢的行为。

    当然这一切月牙都是不知道的,月牙明日的生活都很单调,马上就要除夕了,近日来傅春江也停课,也不需要去上课,原定的蹴鞠赛也因上京大雪推迟到明年三月份。

    傅春江一听说比赛推迟,就知道这肯定是元德帝的手笔,元德帝想着让大夏蹴鞠队好生准备一下,输的不至于太惨,不然在家门口输的太难看,那实在是太丢人了。

    当然这丢人丢的可不仅仅是蹴鞠队队员的脸,还有他的老脸,当然也不仅仅是他的老脸,还有整个大夏的脸,一想起上次被大秦帝君羞辱的样子,那真的是没脸见人。

    于是这一次元德帝一看上京大雪,果断的提出推迟,其他三国也无意见,这样的大雪蹴鞠确然是不行,就给了元德帝面子,想着大夏蹴鞠队的水平都烂了那么多年了,也不会因这一两个就一飞冲天。

    “仲安,你每日都在家中写什么,最近学业繁重吗?你也要好生歇息一下,明天就过年了。”

    月牙瞧着傅春江近日来每天那都是从早写到晚,而且每次奋笔疾书的时候,那都是脸通红通红的,额头上都有汗。可是如今明明这么大的冷天,傅春江和月牙的房里都没有炕,可想而知有多冷。

    平日里月牙和傅春江也就弄个手捂子而已,不过那也是极冷了,所以啊,月牙总是想不通,傅春江怎么就会流汗呢。

    “啊,月牙我在写东西,近日来学业确实有些着急,等着过完年就要考试了,你也知晓我,早些天都没有用功读书,如今大夏国子监高手如云,我自是好好生努力追赶才是。”

    月牙听着傅春江这么一说,觉得也是。果然是去了国子监,看到差距,如今用功,那倒是也不晚。

    月牙也就不打扰傅春江写东西了,其实啊,傅春江根本就不在用功读书,他今日要交出风流俏尼姑的全集来,上次给了丁全英上册,没想到那小子那般的如饥似渴,那么快就看完了,就找他要下册。

    傅春江哪里有下册,上册是他无聊之中找不到有趣的这种书,就自个儿信笔涂鸦写了一些,没想到丁全英那般喜欢,一直催着他要,他也无法只得续完了。

    写这种东西,虽说不难了,可是对于一个正常的男子,难免浮想联翩了。写的时候,难免口干舌燥,面红耳赤的,全身都发热,这也是难免的。

    当然这种事情可不能让月牙知道了,他要在月牙面前保持他的形象。

    果然晚间时刻,丁全英果然来傅春江的家里,当时月牙正在院子里面和傅春江一起扫雪呢。

    “月牙嫂子,我找仲安有些事情要聊,我从他借本书。”

    “那你们去吧,我去给你们倒杯茶去。”

    月牙说着就去厨房烧水去了,如今这大冬天的水都要现烧不然一会儿就冷了。等到月牙走了之后,丁全英就给傅春江使了一个眼色,两人进屋,鬼鬼祟祟的。

    “仲安,你还没有看完,你什么时候看书这么慢了,我都急死了,快点……”

    丁全英最近被苏河清催的厉害,苏河清被马如孔催得厉害,至于马如孔又在被谁催,那就不知道了,总是都在催,傅春江的那本书在国子监流传甚广。上册如今那几乎是人手一本,都是私下手抄的。

    “好了,给你,催什么催,我说今日给你就给你便是了,你看完记得给我,我都没有留底本,就这么一本,知道吗?”

    丁全英当即就打开书,机械的点了点头,嘴里说着:“好好好。我知道了就是,不过仲安,我怎么瞧着这本书好新啊,你瞧着墨迹好像都没有完全干吧?”

    “那不是最近下雨,湿度大了,不是没干,早就干了。”

    傅春江眼都不眨的一本正经的说道。丁全英看了几眼,发现故事情节和上册差不多,瞧着文风也相似,他就是害怕傅春江随便拿出一本书来搪塞他。

    如今瞧着不是,他也就放心了。

    “那就好,仲安,那我走了,多谢多谢。”

    “怎么这就走了?还没有喝茶呢?”

    月牙还特意抓了一把瓜子来,让丁全英和傅春江两人聊聊呢,没想到这水还没有烧开,丁全英就要走了。

    “月牙嫂子,我走了,明日除夕,我还要去我三舅家里过年,还要回去准备一点。你们除夕快乐,我先走了。”丁全英得了好书安静的读完了,可是盼了好久,总算是看到下册了。

    “月牙,你不要管他,他现在赶回去用功呢。”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