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全力以赴
    “好, 那就在这里过年吧, 等着赶明个我们就去办年货,好好过年。”

    如今傅春江在国子监又稳定下来的,只是因上次参加蹴鞠队的事情,大多数来自徽州的学子与他并不亲近, 对于他的一些行为很是不齿, 自然也就不和傅春江来往。

    这对于傅春江而言也是好事情, 傅春江知晓自古文人相轻, 尤其是国子监的这些学生们, 很多都是表面上与你情景,笑里藏刀的人那都是多了去了,傅春江那都是有血的教训,文人的话最是信不得。

    可以说,在整个国子监与傅春江交好的人, 那便是来自绩溪的他的同窗好友丁全英了, 有人说丁全英那就是傅春江的狗腿子, 两个人怕是有断袖之癖, 整日里腻歪在一起。

    “立本,我说你就不能离傅春江远一点吗?傅春江虽说素有才学,可此人为人吝啬至极,你也瞧见了不少吗?上次蹴鞠队的事情, 为了二两银子, 连自己的脸皮都不要了, 简直就是丢了我们国子监的脸。”

    说话的人是平日里与丁全英走的比较近的苏河清, 苏河清这人其实不是什么坏人,就是瞧不上傅春江那样的为人,将钱财看的太重。他为人倒是挺大方的。

    与他来往的人也多,当然那些人与他来往,倒不是看重他的大方,而是苏河清有一个大名鼎鼎的妹妹——苏妩。苏妩号称江南第一美人,见过的人都说她似九天仙女下凡尘,很多人都想要娶她,因而都想要讨好苏河清。苏河清有时候也是不受其扰,不想与那些人来往。

    “你说仲安啊,没事我和他熟得很,他的性子我知道。子初,其实你和仲安多多相处就知道。他家确实是有难处的,不像我们,有家里供养。”

    苏河清字子初。

    早年丁全英也误会过傅春江,后来听说了他的事情之后他也是多少了解了一些,也就理解。

    “可是他也太……,好了罢了,不聊他了。”

    苏河清说着就掏出一荷包,给丁全英递了过去:“我买的,可是花了大价钱啊,你可不能耍赖。这可是上京当下最流行的荷包。我预约了很久才买到的。你瞧瞧这绣工,这针脚,可不是一般绣娘可以做到的,怎么样,你把风流小尼姑,那个下册什么时候给我……”

    “这个,等我看完了,一定给你,这个先谢了。”

    说着丁全英就将那荷包给收下了,等着送给他的小仙女。

    午间用饭的时候。

    “仲安,这边一起。”

    丁全英打好了饭菜,招呼傅春江一起吃饭,同桌的还有其他两位,分别是苏河清和马如龙两人。马如龙是来自陕西,对任何人都笑笑的,脾气超级好。

    国子监中午是管饭的,当然这是要给钱的,价格不贵但是也不怎么便宜。傅春江都是自己带饭菜吃,当然饭菜自然都是月牙给提前做好的,给他做好保暖了。

    月牙的心细手巧,也不知道她怎么想到的,每天做饭的时候,就在那里焐热一带沙子,等到饭菜做好了,将装进木桶里面,木桶是两层的,上面一层装的自然是饭菜的,下面则是装的都是热沙子。

    这大冬天的,傅春江午间用饭饭菜都是热乎乎的,吃得上都是热饭。

    傅春江的加入,苏河清还有一丝不快,只是碍于丁全英的面子,他不好离开而已。

    “仲安,你今天又有什么好吃的?”

    丁全英也是一个吃货,他天天吃国子监的饭菜都快吃吐了,自从和傅春江在一起就不一样了,傅春江的饭菜那都是月牙给做的,每天菜色都不重样的。

    “月牙让我也给你备一份,来,这个是你的。”

    傅春江说着就抽了一层,是香肠。月牙亲手腌制的香肠。

    徽州的香肠和四川的香肠味道很不一样,虽说都有点香辣,但是味道相差还是有点多。而月牙做的香肠那真的是一绝。首先做香肠,月牙首选的自然是猪大肠了。

    猪大肠其实吃起来味道还是很不错的。就是处理起来太麻烦了,很脏。上京很多人家都不愿意弄这个,月牙从来都是不怕苦不怕累的,她亲自去菜市场选了新鲜的大肠回来,然后就在家里处理。

    自然是先将大肠里面处理干净,各种洗啊,还放面粉搓洗,洗干净了之后,先将大肠放在一旁晾着,然后就开始切肉。做香肠瘦肉多一点比较好,肥肉少点。那肉都是月牙自个儿切好的,然后还买了辣子,辣子也是切碎,然后将辣子肉还有盐再少加一点糖腌制一番,然后就开始灌肠了,那是一个相当累的过程,灌肠可是要灌板实了,这样才好吃。

    月牙做这个一般都需要花很长时间,她和傅春江两人钱也不多,灌得也不多,不过味道那是极好的。如今傅春江在国子监求学,月牙有时候自个儿活有点赶,来不及炒菜就给傅春江在饭头蒸一块香肠,切开了。就让他带着去吃,上次丁全英尝了一块之后,嚷着要去买来着。只可惜今年月牙没有做多,说是丁全英想吃的话,也可以来家里吃。

    丁全英也知道傅春江家的光景,自然也不会去真的蹭吃。当然偶尔在学校的时候,也会蹭吃一番。

    “还有我的,这么好?”

    丁全英简直就不敢相信,还有他的。

    “嗯月牙种的小白菜这不是长得挺好的吗?知道你喜欢吃,炒了一些,给我一点,也分你一点,你吃吧。香肠我也给你留了两块。你吃吧。”傅春江将月牙给丁全英准备的往他面前推了推。

    “那我就不客气了,月牙人真好。”

    丁全英说着就不客气的吃起来,月牙的手艺很不错,毕竟大家都是绩溪的,国子监的厨子做的饭菜,怎么说呢?也不能说不好吧,就是不太适合他的口味,吃惯了老家口味了还是好那么一口。月牙做得菜就很有绩溪风味。

    “子初你也尝尝吧,月牙的香肠做得好。”

    丁全英这人也是好客不讲究,直接将香肠夹到了苏河清的碗里,这让苏河清那真的是无法拒绝,只能硬着头皮吃了起来,吃了之后,才发现丁全英果然所言非虚,味道真的是超级好吃。

    “这味道真的是?”

    “怎么样,好吃吧。”

    丁全英得意的笑了笑,很不厚道的将另外一块香肠果断的吃了,吃完了他才意识到没有给马如孔。

    “确实是好吃,这是谁做得,可有卖的?”

    果然苏河清和丁全英当初的反应那都是一样,都是问出处。

    “这个可是没得卖,是月牙做的。”

    还没有等到傅春江回答,丁全英就抢答了,言语之中颇为得意,好似月牙是他什么人似的。

    “月牙是谁啊?”苏河清最近总是听到丁全英和傅春江说起这个人,听着名字应该是个女子。

    “真的那么好吃吗?”

    终于一直埋头吃饭的马如孔抬起头来,眼巴巴的看着傅春江,一双眼睛就盯着傅春江饭盒里面那一块孤零零的香肠,傅春江自然意识到这个眼神了。

    话说他今天也就两片来着,这东西月牙做的不多,平日里月牙都舍不得吃。

    “那你尝尝吧。”

    傅春江真的是被马如龙看的不好意思了,想着大家都有,就他没有,确实是有点说不过去,只是他的心在滴血啊,明明自个儿可以吃两块香肠,都怪丁全英这人不够意思。

    “谢谢你仲安。”

    得了香肠的马如孔自然是感谢傅春江一下:“味道确实是好吃,真的是太好吃了,仲安,月牙是你媳妇还是你妹子,对你真好。你太幸福了,以后我能不能和你搭个伙,我看你每次都吃小灶,不像我们。”

    傅春江一听愣了一下,他这才意识到原来在很多同窗的眼里,他都是吃小灶啊,和他们不一样,还比他们好了都,他是吃不起国子监的饭菜,才带饭的。

    “这个怕是……”

    “仲安,俺家虽然也很穷,可是阿爹给了俺足够的钱,反正在国子监吃饭也用钱,你家月牙做你一个饭菜也是做,做我们也是做,你说对吧。我给你钱,可以比国子监的高一点。你瞧怎么样?”马如孔这个人还挺实在的,说给钱就给钱,直接拿出一锭银子来。

    傅春江不想月牙太累了,若是让人搭伙的话,势必准备的饭菜就要多了,而且傅春江有死心,月牙只能给他做饭的,他才不想月牙给其他人做饭呢。

    “这个……”

    傅春江为难道,就给丁全英使了眼色。

    “月牙一个闺阁小姐,又不是做饭婆子,我说大勇啊,你就不要太过分了。”大勇是马如孔的小名,大家都这么喊他。

    “说的也是,都是我考虑不周,月牙原是闺阁小姐,你瞧瞧我。仲安你切莫多想啊,我这个人你也知道的,就是脑子不会转弯。”马如孔憨憨的笑了笑。

    “傅春江在吗?”

    刚刚用完饭,傅春江收拾好了,正准备会课堂午休一下,就听到有人再喊他的名字,瞧着那人的打扮,是来自宫里的,一听他的声音,就知晓他是个太监,非常明显的公鸭嗓子,难听的紧。

    傅春江此人对宦官没甚好感,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的厌恶。

    “在!”

    傅春江答了一下。

    “傅相公,可否借一步说话?”

    安公公弓着身子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来,傅春江倒是也不拿乔,对待这种阉人啊,表面功夫一定要做足了,不然他们很是记仇,几十年不变的那种。尤其是如今傅春江还一无所有的时候,那更是要对他礼遇有加。

    “自然可以。”

    安公公就领着傅春江去了一个僻静处。

    “傅相公,太子爷命杂家给你带话,你已经入选大夏蹴鞠队,还要多加练习才行,不能总是缺席训练。马上就要比赛了……”原来傅春江虽然是报名参加了蹴鞠队,也被选中了。主要除了他没人报名门将,他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选上了,这选上的人自然是要训练。可傅春江就去了一次,后来就再也没去。

    这不都引起了太子爷的重视了,傅春江在心底里摇摇头,废太子果然是面面俱到,怪不得他会被废啊。

    “多谢安公公提点,小生自是会去,三日后就是蹴鞠赛了,我自会全力以赴。”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