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打个赌吧
    月牙觉得傅春江这人啊, 她是说不过的, 读书人真的要说起事情来啊, 那歪理都是一阵一阵的,而且还都能自圆其说。比如傅春江算命这个事情, 月牙就知道他肯定是在那里胡扯八扯的,不过都被他给说中。

    “月牙, 你一定要信我, 不然咱们打个赌?”

    傅春江玩味的看着月牙,月牙这才放下手中的绣活看着傅春江,“什么赌?你倒是说说吧。”

    “月牙,若是我赢了, 你就答应我三个愿望,我若是输了, 我也答应你三个愿望, 如何?”傅春江说着就端了一个小兀子坐到了月牙的身边, 一双眼睛就盯着月牙的眼睛看。

    傅春江觉得月牙的眼睛特别的好看, 亮晶晶的,特别的有精神,古人说秋水为神,月牙的眼神就好似秋水一般。

    “三个愿望?二爷,你的三个愿望, 你也知道我的。”

    月牙有点退缩的, 在傅春江面前月牙或多或少是自卑的, 毕竟傅春江如今最不济也是一个举人了, 而她只是一个寡妇,而且大字不识几个。按理说月牙都应该是不识字的。

    可是她在李家的时候,留了心眼,早些她是服侍李家小姐。李家家道殷实,给李三小姐请了私塾先生来家里教习。她就在一旁伺候着,也就旁听了一些。

    空闲的时候,虽说没有纸笔,就拿着树枝在地上划弄了几下,倒是也认识了几个字,她会写自个儿的名字,还认识一些常用的字,当然诗书文章什么的,她自然是不会做的。

    后来来到傅家,因为忙碌也就没有时间去读书习字了,文房四宝这些,对于寻常人家来说,那不算什么,可是对付傅家这样的贫苦人家来说,这些都是要钱的,自然是紧着傅春江来了。

    月牙自然也就没有时间去学习了,原本认识的字也渐渐不认识了,都还了上去。如今傅春江与她打赌,她觉得自个儿没什么能赌的。

    “月牙,我从你要三个愿望,那自然是你可以办到的,你也知晓我何时坑害过你呢。怎么样,你肯定能办到,月牙若是你不和我打赌,你便是信了我傅半仙的话了,你天生就是诰命夫人的命啊。”

    傅春江说着就得意的扬了扬眉毛。

    月牙这人平素就是有点小脾气,被傅春江这么一激,忙站起来,说:“打赌就打赌,我也不怕你。不就是三个愿望吗?反正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傅春江一听,当即就乐了。

    “呦呦呦,好啊,那就打赌哦,月牙到时候可不能不认账啊。你若是得了诰命夫人,正所谓苟富贵莫相忘。”傅春江脸上都笑开了花,月牙一看他这样的笑容,顿觉有些不自在,有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还有月牙也想通了,若是到时候她真的成了诰命夫人,三个愿望而已,肯定也能完成了。只是月牙还是不相信她能成为诰命夫人,难道是她找到她的爹娘了。

    她家世很好,富可敌国,到时候寻了一个好郎君。月牙觉得这个比嫁给傅春江还不现实,人海茫茫的,到哪里去寻的见自个儿的爹娘了,更何况她一点记忆都没有。

    “月牙,你瞧瞧,这些字你可都认识吧。口说无凭啊,立字为据。说话可是要算话的。”

    傅春江又来这一手了,月牙先是一愣,看了字据之后,发现真的是写了三个愿望呢。

    “二爷,好好好,签字就签字,签字画押是吧。我写便是。”

    月牙虽说荒废了一些时日,自个儿名字写得倒是也挺清秀的,写好了,还按上了手印。

    “一式两份,你一份我一份,留好啊。月牙你输定了。”

    傅春江再次得意的扬了扬眉毛:“连我傅半仙的话你都敢不信,嘿嘿嘿。”傅春江将字据收好,放入了袖口之中。

    “仲安,你在里面吗?”

    傅春江听着声音,这不是丁全英嘛,怎么他又找来了。

    “在啊,立本你寻我作甚?”

    “你嫂子呢?”

    丁全英直接绕过了傅春江,见到了月牙,忙说道:“小嫂子,你可是要好好劝劝仲安啊,你说他这人,平时瞧着还挺精明的,怎么就那么想不开,去参加什么蹴鞠队。小嫂子你知道大夏蹴鞠队吧,那真的是……”

    傅春江一听丁全英说这事情,就想捂住他的嘴巴,可惜已经太迟了,那就是丁全英已经说了。月牙听完,上下打量了傅春江一眼,“二爷啊,看不出来你还会蹴鞠啊?”

    傅春江嘴角微微的翘起,皮笑肉不笑的笑了笑:“嫂子,强身健体,重在参与,我知道,这个,这个你听我解释啊……”傅春江觉得月牙的眼神不对劲。

    “二爷,你不知道你自个儿身子,你还去蹴鞠?”

    傅春江忙回头瞪了月牙一眼,上前安抚她:“月牙,我这只是报个名,也不一定去,人家还不一定要我呢。报名就可以拿钱,二两银子呢。你瞧,都到账了。我这都是看在银钱的份子上。我肯定不去,一定不去,绝对不去。”

    月牙在很多时候是特别的温柔,也很听话,从来不忤逆傅春江的意见,基本上他说什么就是,可是有一件事情,月牙那是权威。就是傅春江的身体,月牙说一不二的。

    傅春江自从起死回生之后,身子就是时好时不好的,以前也好过,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晕倒了,一晕倒就要卧床休息,少则半个月,多则三四个月的。

    蹴鞠那么剧烈的活动,怎么想,月牙也不会同意傅春江去的。丁全英也是知晓这个道理的,才来找月牙的,果然效果达到了。

    “那就好,二爷,你可是读书人,读书人说话算话,字据还在这里立着呢……”月牙扬了扬手中的字据,朝着他一笑。傅春江自然不能生月牙的气了,免不得就瞪了丁全英一眼。

    “立本啊,你方才不是还说有其他事情找我吗?我们出去聊聊吧,你说对吧。”说着就拉着丁全英往外走去,丁全英当即就要闪开,想要跑走。

    “仲安,我无事,那个嫂子……”

    “走!”

    就这样丁全英被傅春江硬生生的拖了出去,两人也离开了客栈,走到了小巷中。

    “立本,你真的是我的好兄弟,你为啥要和月牙说啊,你不知道月牙担心我吗?这下子坏事了,去不了蹴鞠队了,我的百万赏银。”傅春江心里真的是太纠结了。

    “仲安,你就得了吧,还百万赏银呢,大夏蹴鞠队的水平,你还不清楚。你有事情还不如多多温书,连中三元吧,我觉得这个还有可能,我走了。”

    丁全英说着就挣脱了傅春江的束缚,拍拍屁股就要走人。

    “立本,你不要走,我有事情跟你好好商量一下,这样吧。你帮我瞒着月牙,我给你好处。”

    丁全英原本都已经走远了,听到傅春江这么一说,忙回转过身子看了他一眼,就问道:“好处?仲安,你这是在行贿,非君子所为啊?”丁全英义正言辞的说道。

    “风|流俏尼姑……”

    “好,成交,全集?”丁全英看着四周,无他人,忙走到了傅春江的跟前,凑到了他的身边。

    “那自然是全集了。我身体没问题,你就放心,立本我知道你为我着想,可我比如参加蹴鞠队。我想要进皇宫……”

    “进皇宫……”

    丁全英不解的看着傅春江。

    傅春江点了点头。

    “就是想要去见识见识,我这个乡下小子,还没有见识过呢。”

    傅春江随口那么一说,丁全英也没有深究。毕竟乡巴佬想要进皇宫见识一下,也是正常。丁全英和傅春江两人很好的达成了协议,就这样准备瞒着月牙。

    “仲安,这一次会试你可有信心,我听说南京府那边的人实力都很强,上次与他们做文章,他们的文章辞藻华丽,非我等所能及的。”丁全英上次确实是被震撼道了。这人外有人。

    “做文章,辞藻华丽自是华丽,关键这一次主考官是严祭酒和崔尚书,以及一众翰林院的。其中严祭酒最不喜华丽风,崔尚书早年没有连中三元,就因在会试上曾经被某考生用华丽风给打败了,一直对辞藻华丽抱有偏见,这些旁人都不知晓的,我也只和你说。立本,你还是以前的来,以你的水平,肯定能考上的。”

    丁全英愣了一会儿:“真的吗?这些我都不知道,我从未听说过,原来还有这么一说,崔尚书的文章我也拜读过,辞藻也华丽,没想到他竟是不喜华丽风?”

    “崔尚书那是藏拙了,他的水平远在严祭酒之上。只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崔尚书乃是一能人啊。”傅春江似是想到了什么,随后就和丁全英两人又说了一番话,两人就各回各家。

    “仲安,你答应我的全集,不要忘记了。”

    “肯定,你放心吧。我看完就给你。”

    丁全英笑着就回去了,傅春江看着他的背影,想着这位未来的陈国驸马爷,怕也只能有这么一点自由的时间,想着陈国驸马爷未来的遭遇,傅春江那是哭笑不得,简直就是有趣。

    等到送走了丁全英,傅春江也打道回府了。

    一个月后。

    眼瞅着马上就要过年了,月牙和傅春江两人也没有继续住在客栈了,主要是月牙觉得住在客栈太不划算了,总是费钱。也不知道月牙怎么就找到了人家,租了一房子,还挺便宜的,是四合院,其中月牙和傅春江两间房,原先那两间房是给牲口住的,各种脏乱差。主人带着月牙去瞧了。

    “可以算你便宜一点,一百文两间屋一个月怎么样?只是这房间你们要自个儿打扫,这个我可不管,家具什么的,你们自个人拾掇了。”

    原先这主人都料想月牙不要的,可月牙进去瞧了一眼之后,那里面真的是又臭又脏来着。

    “八十文两间如何?”

    对的,月牙也学会杀价了,只是她还没有杀那么的很。

    “好,八十文就八十文。”

    最终月牙成功的弄到了房子,至于这个房子如何的脏乱差,傅春江是没有看到的,等到他看到的时候,房间那是定好的房间,窗明几净,好不干净。

    “二爷,我们今年就在这里过年吧。”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