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命带富贵
    月牙对于这事情自然是清楚的很, 月牙和傅春江两个人是同类人, 这两人一般从不接受别人请客吃饭, 不食旁人饭食。

    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害怕回请旁人。你说别人请你吧, 你总不能总是吃别人的饭吧,肯定还要回请, 来而不往非礼也。这回请那可就有讲究了。首先你回请肯定是要比请你的要好,最不济的也要差不多了。

    对于傅家而言, 这些都是没有必要的, 他们的钱都是花在刀刃上的。以前对于月牙而言,最不喜欢的就是年关了,为何呢?

    年关将至, 那就是要账的时候,一般过了年三十就不催了,就可以熬一年。欠人钱那滋味真的是不好受, 而且大甲塘村的村民都不富裕, 家家都不容易,谁的钱都是自个儿辛苦挣来,那也不是大风给刮来的。

    月牙这人还是一个硬脾气的人,最不想的就是欠别人东西, 可是她没钱, 一分钱难道英雄汉啊。

    月牙那是能省就省, 能还一点算一点。不想欠人家的太多。如今傅春江中举了, 傅家也还是欠债的, 只是那些人都说不着急还了。想着他一个举人老爷, 以后定然不会缺钱,也都等等,等到傅春江混出名堂来了,再还钱也不迟。另一方面也想维系这份人情。

    “二爷,以后若是旁人请你吃饭,你就去吧。咱家现在还有一些余钱,你一个男子,总不能这般,若是一直这样下去,会没人和你来往的。如今也是一个人情社会,我听闻京城举子那都是有小圈子的。二爷如今这个世道,总是还是要靠人。”月牙也知晓才学是很重要的,可是光有才学那还不够,最好还是需要有贵人相助。

    傅春江朝着月牙一笑,其实傅春江一直觉得月牙这人很实在,也很单纯,是一个实干家,对于人情世故什么的,多半不怎么上心,没想到她还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平日里倒是小瞧了月牙。

    “月牙,你不必担心我,我和立本乃是同窗好友,我的性子他自是了解,他也知晓我家中情况。若是他当真因为我这般,不与我来往,这样的朋友我要他何用呢。”

    傅春江在择友方面有他自己的一套原则,主要是他吃过太多的亏,也意识到所谓的择友不在多,人生在世,有一两个知己也就够了,其他人也就君子之交。世间两面三刀的人不能再多了。

    月牙知晓傅春江说的在理,也知晓她是多虑了,傅春江挺会做人的。本不需要她去说。

    “月牙,上次三叔公寻你去所为何事,你回来总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傅春江总觉得月牙有事情瞒着他,原本他觉得这一路上四五个月的时间呢。月牙肯定会寻个时间告诉他,可是他发现他错了,月牙的嘴巴太紧了,一个字都没有透过。他就不免着急,终于还是问了。

    “三叔公啊,他没有说什么事情,他寻我能说什么事情呢?”

    月牙赶忙将头背过去,她这人不好撒谎,一撒谎脸就红了。原本傅春江也就随口问问,料想月牙也无事瞒着她,可是呢,瞧着月牙这个样子,那是真的有事情。

    “月牙,到底什么事情,你与我说说便是。你也知晓我的脾气,你若是不告诉我,我明日就自己去信寻三叔公问个明白。”傅春江这么一说,那边月牙就慌了。

    傅春江什么性子,那是说到做到的性子,月牙瞧着他的样子,似是马上就要回屋去信给三叔公问个明白。

    “二爷,你别,你可别去信给三叔公,三叔公也是为了我好,哎……”

    月牙忙将上次三叔公寻她的事情告诉了傅春江,无外乎就是如今傅春江中举了,她年纪还不小了,是要一直为春海守着呢,还是要另嫁,那可都要好生的打算一下。

    若是月牙无人帮着说亲,他就会寻个媒人给打听打听,给月牙寻一门好亲事,还说他们傅家不是那种不让寡妇再嫁的人家,如今大夏民风开化,不似前朝那般,一定要寡妇守着了,再嫁的人活的更好的也不少。让月牙不要死心眼之类的。

    “三叔公也是为了我好。

    “那你怎么回答的,月牙你是怎么想的?”

    傅春江也不知为何,上次李大婶给月牙说亲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么着急,可是如今三叔公来寻月牙问话了,他就不淡定起来了。

    “我……”

    月牙猛然之间抬头看着傅春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月牙,你就是要嫁那也是要嫁一个好人家啊,一般男人岂能配得上你。”傅春江一双手就搭在月牙的肩膀上,迫使月牙直视着他,两人就这样四目相对。

    月牙听到傅春江这话,一阵苦笑了一番:“二爷,也就是你认为我好罢了。我这条件,孤女又是寡妇,谁人会娶我这样的人啊。更不要说什么好人家了。”

    “谁说没有啊,肯定有的,我敢肯定。”

    傅春江一脸的笃信,月牙瞧着他的样子,心里咯噔一下,她害怕傅春江会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忙转移了话题:“二爷,今日在国子监可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和其他人相处的可好?”

    月牙是真的怕走火,也害怕是自己一厢情愿,到时候连如今这样的关系都维持不了,那她岂不是要哭死了。

    “今日就去走了一个过场,月牙我告诉你哦,你知晓严祭酒吗?他这人笃信风水,就这脸上都讲究风水呢。”傅春江这人啊,偶尔也会调侃一下身边的人。

    如今的国子监祭酒严高这人,为人极其的信风水,据说当年他中了进士之后,就让他老爹在他祖父的坟周围栽上了树,夜里还偷偷的往他也爷爷的坟里埋过什么东西,具体是什么,无人知晓。只是说严高请了高人为其勘命,需要在祖宗坟前栽树改变风水来着。而最近严高就找了当年的那位高人,得了高人指点,说他不能再蓄长须。

    昨日傅春江瞧着严高还是长须,今日长须果然是不在了,剩下来小胡子了,不然会破坏他脸上的风水,不利于他行运。

    月牙听了傅春江这么一说,终于还是忍不住的哈哈的大笑起来。

    “真的啊,还有这么逗的,脸上还有风水?”

    月牙还是第一次听说脸上的风水呢。她只听过阴墓阳宅,从未听过这面上的风水。

    “那自然是有的了,月牙我看你的面相,将来一定大富大贵,一品诰命夫人是跑不了了。”傅春江这么说着,还伸出手来,摸着月牙的脸,其实傅春江早就想要摸月牙的脸了,月牙虽然很瘦,却有点婴儿肥,脸上肉乎乎的,傅春江经常恶趣味的想要去捏一捏。这一次他趁机摸了月牙的脸一把。

    “二爷,你这是,这是在作甚……”

    “月牙我这是在摸骨,你知晓摸骨吧,我看你命带富贵,将来肯定是官太太。”傅春江又强调了一句,就放下了手。

    月牙这会儿一听,忙扑哧一笑。

    “诰命夫人啊,就我。二爷你就不要逗我了,我还命带富贵呢,我这一辈子就没有富过。二爷你又哄我开心了。”月牙说着就继续手中的绣活,多做一个荷包,就多赚一分钱,而且一个荷包还这么的贵,存着以后还能给傅春江去打点一二呢。

    傅春江见月牙以为他只是说说呢。

    “月牙,难道你忘记了吗?你不记得我在村里的封号了,我那可叫傅半仙,我什么时候看走眼过了,上次大丫的婚事,还不请我合的八字吗?孙家第一次找我合八字那人,我不是说他和大丫不配吗?孙家起初虽是不全信我的,最终还是没有同意,最终结果如何,你也是知晓的?还有上次我给村西头的李铁匠家里算命,说他老婆这一胎准得男,结果你也知晓。我傅半仙的名号,那可真的不是浪的虚名,月牙你可不能小瞧我哦。我看人可准了。”

    月牙如今竟是无力去反驳傅春江了,她是不信傅春江当真是半仙会摸骨看相之类的,只是他每次都能瞎猫碰到死耗子。每次都能被他说准了。孙家大丫第一次说亲,确实是因为傅春江说八字不合给搅黄的。为此男方家里还骂过傅春江,说他嘴损。后来事实证明呢,男方结婚了之后,才发现那人乃是黄门中人。

    黄门说白了,就是天生太监,女儿家嫁过去那就是深深的守活寡。那男方后来也娶了一个女的,最终因为这个事情闹和离,男方还骂女子不要脸之类的,总之闹得整个绩溪县都知晓了,声势浩大啊。

    结果呢,孙家的人在心里那是对傅春江千恩万谢,觉得他真的是半仙,幸好嫁过去的不是他女儿。

    哪个做父母的想要自己女儿嫁过去守活寡的呢。再说孙老汉家里就这么一个宝贵的闺女,在家里那都是捧在手心里面的,爹娘爱着,兄长护着,怎能将她嫁给一个天阉之人呢。

    至于李铁匠那里,李铁匠前面生了五个女儿,就一心想要一个男的。

    绩溪这边重男轻女,男尊女卑较之大夏其他地方尤甚,若是家里没一个男儿,就连吵架的时候都不占优势,会被人骂绝户。

    李铁匠一心盼着有个儿子呢,就请傅春江给他看,之前寻了一个算命的说是女胎,李铁匠就想着将那胎给打了,女儿太多了也养不活,生下来都是赔钱货来着。还不如趁着没生下来给打了。可是又想着若是男胎的话,打了那岂不是会后悔死了。

    找了几个算命的来算,都说是女的,后来李铁匠听闻傅春江算命准啊,就让他来瞧,傅春江给李夫人请了脉看相之后,让李铁匠一定要信他一回,肯定是男的。

    李铁匠也是矛盾了许久,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傅春江,毕竟那个时候傅春江就已经有傅半仙一说,结果呢,生下来果然是一举得男啊,李铁匠那高兴的是手舞足蹈,还给傅家送了半只猪当回礼。傅春江的半仙之名那是越传越广……

    “二爷,你是读书人,我自是说不过你,那什么诰命夫人,我是真的不可能了,二爷你不要哄我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