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2.患难与共
    在菏泽停歇一天之后,傅春江和月牙两人再次踏上北上之路,如今已经入夏,白日里赶路难免燥热,傅春江担心月牙中暑,就和月牙提议了,两人白天休息,夜间赶路。

    月牙想了想,想着夜间在外间也睡不着,蚊虫也多,也睡不踏实,真不如白日里寻一个安静的地方,睡一个安稳觉呢,于是也就点头答应了。

    “好,二爷,那我们就白日休息,晚上在赶路吧。”

    得了月牙的话,傅春江就重新整合了一下路线图,他和月牙两人的脚程还挺快,路途已经过了大半程,若是一路上不耽搁,应该很快就可以上京了。

    一路北上。

    傅春江和月牙两人都还算顺利,路上也遇到过一些不快的事情,不过都被傅春江和巧妙的处理掉。

    白日里,傅春江因得到了胡家商行的赞助,一般都会找胡记的标志,在他们那边歇个脚休息一下。这不和月牙两人赶了一夜的路,甚是疲惫,不过还是很快就找到了胡记商行,将之前胡老爷给的拜帖递上了上去,老板一瞧,立马就请傅春江进屋坐。

    “原来是傅二爷啊,快点进来,路上累坏了吧。我这就命人给你准备饭食,这位是……”沈老板瞧了一眼站在傅春江身后的月牙,还未听到傅春江回答:“这怕是二爷的书童吧,一路上确实要带个人照应一下,我这就给你们安排客房,让你们洗漱,洗漱完了,正好吃饭。”

    沈老板这就命人去安排了。

    而此时在后堂之中,胡文琦正在和侍女小婵两人看账本。胡文琦自是男装打扮,这一次是她第一次离开绩溪帮着她老爹在外头查账。胡老爷可以让胡文琦一个女儿家出来查账,足见对其疼爱有加。

    胡文琦的几个哥哥,如今也都成家立业,在外面或是做官,或是经商日子都还过得去,可若是论起经商天赋而言,无人能和胡文琦相比。胡老爷早年就给胡文琦练手打理过一家商行,原本那家商行生意不景气,都要倒了,不说胡文琦一个闺阁人家,竟然让其起死回生了呢。从那之后,胡老爷就开始陆续让胡文琦接触胡家的生意,让她看账本,查账。

    如今更是让她出来查账了,对外宣称自然是胡四公子。

    “傅春江?他啊,我知道,他也到这里了?”

    胡文琦听到傅春江的名字,忙将手中的账本一合。沈老板点了点头:“来了,和他的书童一起来的,如今正在洗漱,四公子你看要不要安排你们见上一面?”

    对于沈老板而言,胡文琦怎么说也是当家的,没有道理傅春江来了,他不告知。

    “不必了,他这一路上舟车劳顿的,还是让他早点用饭休息吧。”胡文琦当即摆手就让沈老板下去安排,并让其上好酒好菜,好生招待傅春江。

    “小姐,你就是太心善了。我就想不通了,你为啥对傅春江那人那般的好,当初他还说你脸大如盆,你瞧瞧他还是读书人呢。他都没有见过你,还这般说你,气死我了。”

    小婵是胡文琦的丫鬟,是胡家的家生子,打小就跟在胡文琦身边,两人关系很是亲近。小婵比胡文琦还年长两岁,早年也有人给她说亲,说的是胡家管家之子,条件还不错,小婵不愿,说是要跟着胡文琦。

    其他人都道她是一个心大的主,想要当胡文琦的陪嫁丫鬟,将来当通房之类的,其实不然,小婵就是瞧不上管家之子,认为他那么大一个人了,还要靠着父母过活,没甚出息,与其嫁给他,还不如不嫁呢。就央求胡文琦帮她给推了,胡文琦也是瞧不上那男人,不忍心将小婵往火坑里面推,也就出面当那桩婚事给推了。

    小婵一直都在心里感激胡文琦,因而是看不得她受半点委屈。傅春江拒婚那件事情,胡文琦都快忘了,如今被小婵提出来,她歪着脑袋,看着小婵嘴巴噘的老高,忙一笑。

    “我的好小婵啊,那你觉得我脸大如盆吗?”

    “才没有呢,小姐你长得这般好看,是那傅春江眼瞎。”

    胡文琦忙站起身子来,笑着看着小婵:“小婵,那不就对了,既然我不是,那我又为何要因他一个陌生人的话而生气呢。这人生不如意有□□,谁人背后不被人说。小婵,咱们不和他一般计较。”

    胡文琦说着就自顾自的倒了一杯茶。

    “小姐,话是这么说,可是我心里就是不舒服。傅春江有什么了不起的,就算他考中状元了,我也不喜他。”

    “许是我当初太过分了吧,我当时太欠考虑了。我一心想着他嫂子那般辛苦,给她置办一个宅子,却不曾想到傅春江待她嫂子自是不同。他嫂子对他有活命之恩……”

    小婵听了之后,“可小姐你那样做也是为了她嫂子好,你给她置办宅子,到时候自是有丫鬟服侍她,我就想不通了,傅春江脑子是进水了吗?竟是……。难道是……”

    小婵似是想到了什么,忙捂住了嘴巴,看向胡文琦,胡文琦则是朝着她点了点头,两人先照不宣的对视了一番。

    “这,这不太可能吧,小姐。”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他们年纪相仿,又是患难与共。若是傅春江当真那般,我倒是敬他是个爷们,有情有义真君子。”

    小婵听了之后,愣了一会儿,“这倒也是,若是当真明媒正娶,虽说有悖伦理,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说出去怕是有……”

    “有什么,我都打听过了,说是当初与他嫂子拜堂的那个人就是他,他大哥根本就起不了身。而且他嫂子是替嫁的,他大哥本应该娶的那个人是李嫣如才是。李家太不要脸了,啧啧啧。”

    胡文琦一脸的不屑,她和李嫣如两人那是互看不对眼,李家让月牙替嫁的事情,被很多人不耻,只是这事情怎么说呢。反正月牙不是他们的亲人,也无人帮她出头。

    大家也都只是私下议论议论一下罢了,这日子还怎么过就怎么过了。

    “小姐你说的这倒也是,他嫂子确实挺可怜的,据说嫁过去才十二岁,是被拐子卖到李家的。我听小南说,他嫂子本是李嫣如的丫鬟,刚刚得知嫁到傅家冲喜的时候也是不愿的。那李嫣如好手段,就用那藤条抽她,将她的小腿肚子都给抽肿了,月牙是被打怕了,才同意嫁的。哎……”

    小婵她们这些丫鬟门私下也会交流,比如谁家的主子待人好,谁家给的工钱高啊,都会议论的。当时李家替嫁的事情闹得都很大。因为之前大家都猜测李老爷一定会悔婚,没想到李老爷竟是没有悔婚,还风光大办,将“女儿”嫁到了傅家,只是后来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那就是月牙替嫁。

    “这件事情我也听说了,出嫁那天喜娘不是一直扶着月牙嘛,站不起来,被打得。简直就是造孽。不过小婵,你说啊,若是傅春江真的考上了状元,娶了月牙,那李嫣如知道了,岂不是要气死。”

    胡文琦这人啊,也不是一个圣人,她之前连傅春江的面都没有见过,与他也无甚过节,只是觉得他这个人挺有才学的,加上她老爹极为看好傅春江,她就想着反正没有遇到更好的,嫁谁也就那样,若是嫁给傅春江,到时候还好拿捏。

    后来和傅春江没成,她也没觉得有什么。可是对待李嫣如就不一样了,两人算是死对头了。

    “哈哈哈,小姐你啊,那可真的会气死了。现在我现在倒是喜欢傅春江好好的,高中,然后月牙好心得到好报,气死李家三小姐。”小婵说着说着倒是也开心了。

    这主仆两人随后继续忙着看账本,也就没有去管傅春江的事情。

    “这么多菜,沈老板客气了。”

    傅春江和月牙两人洗漱出来之后,沈老板就领着他俩用饭,他们两个人被一桌子菜给惊着了,之前他们也借宿过胡记商行,从未如此丰盛过,也就普通的饭菜,就是那样傅春江和月牙两人都充满感激了。

    “不客气,我们少东家今天也在,原本说是要亲自来陪,奈何钱庄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处理。二爷你们吃吧,不够的话,我在吩咐厨下去做。”沈老板为了避免傅春江和月牙尴尬,说完话就走了,也没有留人在这里,就让他们两个人单独吃饭。

    “月牙,吃饭,来给你一个鸡腿。”

    傅春江说着就给月牙扯了一个鸡腿放到她的碗里,他总是觉得月牙太瘦了,月牙长得其实挺好看的,如果长得再胖一点那就更好看了。

    “二爷,你也吃,来你也来一个鸡腿。”

    月牙也给傅春江扯了一个鸡腿,两人相视一笑。确实是饿了,而且好久都没有吃得这么好,傅春江对胡老爷的印象越来越好了,觉得胡老爷果然是做大生意的人,这般气魄一般人不得有。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