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1.飞马踏雪
    傅春江和月牙一路前行,一个半月之后,终是到了菏泽。

    “嫂子,都说菏泽牡丹好,今日我们就歇息一日,咱们在菏泽看看牡丹花吧。”

    傅春江这个人其实有时候很是浪漫,这一路上和月牙两人舟车劳顿,很是辛苦,想着如今时间还充足,就留出一日来赏花也好。

    月牙在外间基本上都听傅春江的,自是不会反对傅春江这样的提议。

    “好。”

    傅春江领着月牙寻了一间客栈,自是要了两间客房,并吩咐小二打来的热水,让月牙和他都各洗了一个热水澡。这在野外,其实什么都挺方便的,可对于月牙一个女子而言,还有诸多的事情不方便,这不这一次还来了月事,她自是不能与傅春江说这些。正巧今日来了月事,傅春江就提出休息,原因是菏泽牡丹好,也是凑巧了。

    月牙洗了热水澡,又整理了一下衣物之后,顿觉身子清爽了不少,又吃了一些小二送来的热和饭菜,总算是恢复了一些精神气了。随后又小憩了一会儿。

    到了下午,傅春江来寻她,月牙在梳妆打扮了一番,两人一起出去了。如今正值七月间,有些牡丹已经开花了,虽说不是最佳的赏花季节,胜在傅春江和月牙两人心情好,两人去了花市逛了一番。姹紫嫣红开得好不热闹。月牙以往都太忙了,从来都无心赏花,如今专门让她来赏花,又是女儿家,又是花一般的年纪,觉得这花看着都好看。

    “月牙,如何?这花可喜欢?”

    出来了,人多的地方,傅春江自是不喊她嫂子了,就直呼她为月牙,这样也方便一下。月牙也觉得无妨。

    “啊?这花开的极好,我不懂花,就喜它开的繁盛。”

    月牙不似那种闺阁小姐,会赏花弄月,赋诗作词,她自是无法用华丽言语来形容这牡丹花,只觉牡丹花开的娇艳,最主要的是开得花朵大,且多,月牙就喜这样的花,至于茉莉之类的花儿,也是不错的,只是相比较而言,月牙还是喜欢牡丹这般明艳的花。

    “那好,月牙,那我给你买一束吧,今日不是你生辰吗?等着回去吃长寿面,我也没有旁的送你,这牡丹花可好?”傅春江用手抓着头,一脸期待的看着月牙。

    “我的生辰?”

    月牙回想了一番,其实月牙根本就不知道她的生辰是什么时候,她八岁的时候就被拐了,至于八岁之前的记忆很是模糊,连自己的父母姓甚名谁都记不清楚,就更不要说自个儿的生辰。

    所谓的生辰也只是当时傅春江问她的时候,她害怕傅春江觉得她连自个儿生辰都不知晓而怜悯她,就随口说了一个日期,随口那么一说,她都忘记了,没曾想到傅春江竟还是记在心上了。

    “是啊,今日是你的生辰,我就知晓你定是给忘记了,你这人啊,对自个儿的事情总是不上心。菏泽的牡丹那是全国都闻名的,你既然也喜,那老板给我来一束吧。”

    傅春江说着就上去付钱去。月牙想去拦着傅春江已经太晚了,花已经到手了。

    “你花钱买这花作甚,既不能吃的又不能喝的,你……”月牙免不得又要埋怨几句。

    “月牙,你就不要说那些的,这花开得好,配你。咱是有钱人,一束牡丹花还是买得起。只是这菏泽的水啊,适合牡丹生长,煮面就差了一点。总是有股子碱味。影响了今日你长寿面的胃口,等着来年吧,来年我亲自给你煮,上京有一潭水,我知晓在何处,那水清滑的很,最是适合烹茶煮面。”

    月牙就在一旁听着他说话,手里还拿着傅春江给她的牡丹花,共有八朵,牡丹花朵大,看着尤其多。

    两人在菏泽城内走了一阵子,就准备回客栈吃长寿面,月牙低头看着花,心里自是开心啊,女儿家被心爱的男子送花,心里就好似真的开了一朵牡丹花一般。

    “月牙小心。”

    傅春江猛地扯着月牙就往路边走去,月牙失神,竟不知发生了什么,忙慌张的本能的往傅春江怀里扑去,劲风一起,月牙的发带竟是碎了,长发便披散开来了。

    傅春江有些怒气了,他刚才抱着月牙几乎是旋身而起,若不是他反应的及时,月牙怕早就成了,马下亡魂了。

    “好快的身手。”

    马背上的男子翻身而下,就走到了傅春江的身边,抬眼看向傅春江和被傅春江搂在怀里的月牙,而月牙手里的那束牡丹花则是已经成了马蹄下的残花。

    月牙看着已经被踩得不成样子的牡丹花,心里很是愤恨,不免蹬了那男子一眼。

    赵雅一直以来都觉得自个儿模样俊俏,颇为英气,所到之处颇受小娘子们的欢迎,不说掷果盈车,那也差不多了。今日竟是被一个小娘子瞪,不免多看了几眼月牙。

    傅春江见赵雅微眯着眼睛,这般看着月牙,忙将月牙护在身后。

    “兄台这般在闹市一种横冲直撞,怕是不好吧。”傅春江强压着怒气,他瞧见男子打扮不俗,尤其是腰间还配有龙纹,知晓此人不寻常,民不与官斗,息事宁人的好。

    “啊,你说踏雪啊,踏雪是我新得的汗血宝马,性子是烈了一点,今日确实是我的不是,敢问兄台大名,改日必登门致歉。”赵雅方才一直盯着傅春江在看,刚才傅春江那身手很不寻常,而且身法熟悉,颇有她四哥风采,那样的身法也只有赵国皇室的人才会。可瞧着这人的打扮也就一普通的农家子弟,唯有这长相倒是越看越让人移不开眼睛。

    赵雅是大夏长公主,是元德帝的掌上明珠,不同于其他闺阁之中的女子,她能文能武,乃是女中豪杰。这些日子她与他四哥两人正在菏泽巡查。这不菏泽地方长官新得了一汗血宝马献给了她,她就想着试一试,将此马取名为踏雪,取踏雪无痕之意。

    起初刚刚骑踏雪的时候,觉得此马倒是颇为的乖巧,可没想到不知为何,马突然发疯一样的狂奔,竟是冲到了集市之中,险些撞倒了人。赵雅还是颇为的害怕。

    出宫之时,元德帝再三叮嘱赵雅,出门定要低调,切莫扰民。若是此番当真是撞倒人了,以后怕就没有出宫的机会,她到底还是以女子,比起其他皇兄多有不便,此番能出宫,也是得了元德帝的青眼,若是出事情,怕是没得机会了。

    “登门致歉就不必了。只是那花……”

    傅春江这人啊,是一个不吃亏的人,比如踏雪如今毁了他送给月牙的花,他定是要赵雅给赔了,哪怕他知晓赵雅此人身份不凡。

    “花?”

    赵雅这才注意到踏雪脚下的已经被踩得不成样子的牡丹花,又想起方才月牙瞪她的眼神,又瞧着傅春江和月牙两人举止亲昵,像极了夫妻。

    “牡丹花?那我就差人买了与你,这位……”

    赵雅这才仔细观察了月牙,见傅春江和月牙两人十指紧扣,月牙因头发散开,又引起了旁人的注意,羞得低下了头。

    “这位可是你家娘子?”

    赵雅免不得问了一句。傅春江正要回答,月牙忙脱口道:“不是,我,我是他妹妹。”

    月牙一想到如今和傅春江两人又是这般暧昧,若是说出是她嫂子也是不好,忙脱口说出是他妹妹。傅春江也没有出面反驳,赵雅看了一下,想起她和四哥赵湛之间的事情。

    原来和她一样,都是哥哥带着妹妹出来玩的,想着今日还是唐突了。

    “公子你的花。”

    没一会儿,属下就已经将花送到了赵雅的面前,赵雅看着手中的牡丹花,她不喜牡丹花,牡丹花太俗气,不过既是人家小娘子喜欢,那就给她便是。

    “给你。”

    傅春江倒是也不客气,果断的拿了花。

    “月牙,我们走吧。等着我回去给你做长寿面。”

    傅春江不喜与皇家的人打交道,觉得这些人最是心机叵测。

    月牙也不喜赵雅,总觉得赵雅瞧人的眼神不好了,没个正经,加上她如今女儿身被看破了,留在这外间也不好,要回去好生拾掇一下才是。赵雅是在傅春江和月牙两人走远了之后,才意识到这两人竟是这般就走了。而且赵雅很是清楚,那就是傅春江绝对是知晓她的身份不同寻常,竟是还敢接那花,胆子也是挺肥的。

    她玩味的看着傅春江和月牙两人,忙翻身上马。

    “走。”

    一鞭子就下去了,马飞奔而起。而傅春江则是回头看了一眼赵雅,拉着月牙的手始终没有放开,月牙方才是受了惊,倒是也忘却了傅春江还牵着她的手呢。

    到了客栈,两人分开之后,月牙才醒转过来。

    “月牙,你的花,比刚才的还多一点。”

    傅春江倒是很自然的松开了手,将花推到了月牙的手中,说是要借厨房煮长寿面去,离开了月牙。月牙则是拿着牡丹花,放在鼻尖那么一嗅,早就将刚才受到惊吓的事情忘到九霄云外去了,拿着牡丹花,欢喜的回房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