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满脸红润
    她把玩着手中的卖身契,喝了一口甘露泡的碧螺春,“月牙啊,就是心太大了,不认命。心比天高,可惜命比纸薄,她心里想着是和傅春江在一起,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如今傅春江都已经是举人,会娶她一个寡妇,还是叔嫂……”李嫣如还是一脸的不屑,将卖身契重新放回了匣子。

    “三小姐,话怕也不能这么说吧,月牙心思本就不单纯,为人还挺有心机的。她对傅春江有活命之恩,怕就怕……”月香也是见不得月牙好的人,毕竟两人都曾经是丫鬟,且以前在这李家大院之中她处处比月牙高一头。若是月牙当真和傅春江在一起了,她怕是一辈子都比不上了。

    “怕什么,即便傅春江想娶她,这不是也要问问我不成,况且我们李家与傅家还有婚约呢。当初月牙嫁的是傅春海,若是傅春江当真高中状元了,婚约一事倒是可以再提。”

    李嫣如那是一脸的得意。

    “啊,什么婚约,三小姐怎么从未听你说过。傅家与李家的婚约,不是早就了了吗?怎么还有呢?”

    越想有些不懂了,不懂自然免不得就发问了。而那边李嫣如则是笑了笑,抿了一口茶水,说:“当初李家与傅家的婚约书上说的是,儿女亲家,子女通婚。只是二姐年长傅春海十岁,自是不能与他婚配,李家也只有我一女,自然只能嫁一人,傅家却有两兄弟。如今月牙已经嫁给了傅春海。若是傅春江当真高中了,到时候就由不得他了,状元悔婚,整个大夏都容不得他了。”

    月香一听心里便是一喜,她是高兴了,她到时候肯定是李嫣如的陪嫁丫鬟,也能落得一个通房,一想到傅春江的容貌,月香那就更是欢喜。

    “如今我这是进可攻退可守,还可以相看相看,若是都瞧不上了,嫁给傅春江也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好歹他还有一副好皮囊,再差也是一个举人老爷。”

    “嗯嗯,三小姐你说的是,只是到时候若是月牙……”

    “我若是嫁过去了,那里还有她说话的份啊,到时候索性找个牙婆将她给卖到山里去,反正她又不是没有被卖过,应该早就习惯了。”李嫣如说完,就对着铜镜看着自个儿的脸,如今已经快十七的她,在婚事上面可是让父母操碎的心。

    女子年十七还不嫁,在绩溪人家算是极少的,可是李嫣然却一点都不着急,她一定要嫁得好,至少比她二姐李嫣然要好。虽说傅春江如今是差了点,可人长得可是要比孙泰然好太多了,也算是能补拙。一想到这里,李嫣如原本不快的心情,顿时就舒畅了些许。

    “月香,你去取些糕点与我来吃,我都饿了。”

    “是,三小姐,奴婢这就去。”

    月香是越发的殷勤了,小步快跑的出去了。

    ——

    一早,月牙就醒了,昨晚傅春江和月牙两人临时搭建了一个简易的屋子,为了挡露水用的。月牙在家里早起惯了,一起来就看到了傅春江竟然已经开始煮粥了。

    月牙则是从包裹里面找了一些咸菜出来,这是辣菜,是绩溪地方的菜,大致和现在的雪菜差不多,是月牙自个儿腌制的,这种菜她带了不少,咸菜可以储存的时间长点,也便于携带,这一路上很多事情都要花钱,能省点就省点。

    当然月牙还带了一些咸鸡蛋,别家人都是咸鸭蛋,她家没有鸭,就自个儿挖了黄土腌制了咸鸡蛋来着,味道不输咸鸭蛋。当然她也就那一个鸡蛋出来,不要说了,这鸡蛋肯定是给傅春江的,咸菜是她自己的。

    月牙去山泉水那边洗漱了一下,对着泉水整理了一下衣裳和头发,还是男装方便,不似女装那般繁琐。

    “嫂子粥好了。”

    “好,我来了。”

    月牙将咸鸡蛋给了傅春江,自个儿则是拿了咸菜出来吃。傅春江就知道月牙会这么做,“嫂子,一人一半,不然我肯定不吃了。来我用线切两半。”

    傅春江如今分鸡蛋都分出技巧来,只要拿出棉线放在中间,手那么一抖,鸡蛋就自动分成那边,不偏不倚,正正好两半,自然是月牙一半他一半。

    基本上他们两个人每次都这样的模式,最终月牙也只能吃下那一半,两人随后就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再度启程。这一次包裹轻了一点,以后还会越来越轻的。

    山路依旧难走,月牙和傅春江两人相互搀扶着走,如今他们已经进深山,翻过这座山就算是离开徽州的地界,脚程还算是快的。

    “月牙,月牙是你吗?”

    月牙走着走着,隐约听到有人在喊她,她又觉得不是。如今这深山老林的,能有什么人啊,月牙心里怕怕的,自然免不得往傅春江这边靠了靠。

    “二爷,你听到有人喊我了吗?”

    “听到了,是有人在喊你吧,好像从那里传来的。”傅春江指了指山林深处,月牙和他都止住了脚步。两个人都听见,那应该是真的有人在喊她吧。

    不过月牙转念又想了想,她如今身着男装,一般不熟悉的人也认不出来她啊,那人会是谁。

    “月牙,是你吧。”

    终于那人从山林深处走来,月牙一下子就认出来了她,那人不是旁人,就是马大姐,以前和月牙一样,是个寡妇。只是马大姐这人不像月牙,她不信命,从婆家逃了,后来被她婆婆给抓到了,据说卖到山里了,没想到今天能在这里遇到马大姐。

    “月牙你还认识我吗?我是你马大姐啊。瞧瞧,你怎么这一身打扮,这人是……”马大姐仔细相看了一下傅春江,瞧着眼前这小伙子长得真俊。

    “这是仲安吧,仲安你可认识我了?”

    傅春江对马大姐印象不是很深,主要是他醒来没有多久,马大姐就已经逃到外头去了,后来就被卖到山里来了。傅春江只是隐约有些许印象而已。

    “是啊,我是月牙,马大姐你在这里啊,他是仲安,他身子好了。”

    月牙也是激动,马大姐和她一样也是苦命的人,甚至可以说,马大姐的命比她还要苦。马大姐虽然有父母,可有还不如没有呢,早早的就将她送到马家当童养媳了,后来发生的一系列悲剧,说出来都是泪。

    只是如今瞧着马大姐满脸红润,而且还比以前长胖了很多,眉眼之间也带着笑,身上穿的也是好的,都是棉布,比以前在马家好多了。

    “仲安身子好了,那就好。以前瞧着你瘦的,如今你瞧瞧这身板比我家当家的都要好。只是月牙里面这是要去哪里,这……”

    “仲安中举了,我陪着他一起上京赶考呢。”

    马大姐一听,面上便是一喜:“月牙你算是熬出头来了,中举好啊,是举人老爷了,仲安你可真不得了。你们赶路啊,还不吃午饭吧,走,到大姐家里吃一顿吧。”

    “啊,这个……”

    月牙犹豫了,这平白吃人家的也不好吧。

    “月牙你跟我客气什么,走,大姐我好不容易见你们一回,都是粗茶淡饭的,不要嫌弃就好。我家不远,就在前头,今个当家的也在,到时候让他和仲安喝一杯。”

    最终傅春江和月牙两人抵不过马大姐的热情,被她领回家去了,确实是不远,刚才马大姐是在山里打猪草,瞧见了月牙和傅春江。

    “大姐,我帮你背吧。”

    傅春江瞧着马大姐背着一筐子猪草,看着还挺沉的,他忙上手就要背。

    “二爷,那可使不得,你如今可是举人老爷了。你喊我一声大姐,我都受不住了,哪能让你背猪草。我有力气,可不是那种大户人家的小姐,月牙你说是吧。”

    马大姐将镰刀往腰间一挂,冲着月牙一笑。

    “嗯啊,马大姐当年还帮我打过水呢。对我很好。”月牙心里也是开心,因她看到马大姐如此开朗的样子,就知晓她过得好。

    几人一到家里,马大姐就推门而入,月牙就瞧见了,房子还挺大的,收拾的也挺好,虽说是土屋,倒是也宽敞明亮。

    “阿娘……”

    马大姐将猪草一放,就有个小童走起路来还歪歪扭扭的,看着挺小的,往她这边走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老妇人,那老妇人瞧着月牙和傅春江很不友善。

    “老大家的,这两人是谁啊?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娘,这是我娘亲亲戚,这不中举赶考了,顺带着来瞧瞧我。”

    老妇人原本还有些不开心,毕竟来了两个人外男,一听到是中举赶考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老大家的你可不要诓我,你哪有什么中举的亲戚,你娘家的人不是都……”

    “大娘,我们是大姐的亲人,这次特意来拜访你老人家的。你瞧来的仓促了点,也没给你准备什么东西,就准备了一些糕点,你切莫嫌弃。”傅春江忙上前将包裹的糕点拿出来了,那是他师娘给准备的,原本准备路上吃的。

    老妇人一瞧傅春江这个样子,一看就是读书人,身上自带一股子书生气,又想起他是举人老爷,待她又是这般客气,“老大家的,你傻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点上茶,老二家的,你快点出来,家里来客人了,快点捉只鸡杀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