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8.大烤茶香
    傅春江和李月牙两人的脚程都挺快,很快就离开了大甲塘村。不要瞧着月牙长得很瘦小,力气可一点都不小,她背着一个大包裹,傅春江背了两个包裹,这是他们两人全部的家当,原本不需要带这么多的,最终在月牙的劝说下都给带上了。

    傅春江也提出帮着月牙拿着,月牙这人还挺倔强的,说什么都不愿意,一定要自个儿背着,傅春江也知晓月牙这人的性子,两人这一路上走走停停的,眼瞅着天就要黑。

    绩溪多山,如今他们还在山中,并没有走出去,傅春江瞧着不能在赶路了,要赶在天没黑的时候,找到落脚点安顿下来。在山中找到落脚点不难。只要邻水就可以了。

    傅春江和月牙两个人很快就找到了一处有山泉水的地方,两人就开始生火做饭,月牙倒是周到,这锅都给带来了,是个小铁锅,就开始到处找石头垒灶台了。

    “嫂子,我来,你去找点柴火来吧,多找一点。晚上还需要呢,不能熄火。”

    如今正值六月,山里倒是也不冷,夜里起火主要还是为了防止有狼熊这类动物出没,月牙忙去捡柴火去了。这种事情月牙经常做了,她以前刚刚来傅家的时候,力气小,劈柴什么都没啥力气,一般都是去山里捡柴火,然后背回来。当然后来傅春江好了,她捡柴火的次数就少了很多了,不过时不时的还是需要去捡。

    捡柴火其实也是一个技术活,要捡那些枯木干燥的,这样的柴火好烧,当然等到火势大了,倒是可以用一点不是那么干的柴火。绩溪多山也多林,柴火自是不缺,等到月牙捡回来的时候,傅春江已经将灶台给搭起来。

    “嫂子,这边。”

    傅春江让月牙过来,自己找出打火石来了,月牙忙从捡来的柴火里面找出带有松脂的树枝来,这种树枝一点就燃,傅春江刚才也已经弄了软草,很顺利火就烧起来了。

    “二爷,我去打水。”

    月牙拿着铁锅就去打水去了,傅春江则是忙着架柴火,等到火都烧起来的时候,月牙的水也打回来。傅春江接过铁锅,架在火上,等到水烧滚了之后,月牙就从包裹里面拿出糍粑来。

    糍粑是用糯米做的,月牙早三天在家里做好的,都晾干了,就是给傅春江路上吃的,她将糍粑切段就下到滚水里面,这样烧开了就能吃了,还是热的。

    傅春江则是将这里交给了月牙,他则是来到了山泉水旁,山里的鱼因为人不常来补,都傻得要命,傅春江刚才做了一个简易的工具,叉了两条鱼上来,正在那里拾掇呢。

    “嫂子,等下烤鱼吃。”

    “好。”

    月牙看着傅春江带着烤鱼来了,就看了一下私下,找了一些野葱出来,去水里洗了洗,又找了一些野菜,山里就是这些东西多,月牙将铁锅取下来了,就让傅春江去烤鱼去了。

    傅春江烤鱼那是一把好手,还刷了盐巴,将野菜也跟着烤,最后撒了一把野葱,香味直接就出来了,放在一片大叶子上,连碗都省了。就这样今晚的晚饭算是解决了。

    月牙早就将糍粑盛出来了,傅春江自然是满满的一碗了,月牙也有一碗,做的有点多,而且如今天气越来越热,糍粑这种东西也不能放的太久,会坏的。

    “嫂子,你尝尝我这烤鱼怎么样?”

    傅春江十分得意的推荐自己的烤鱼,刚才他自个儿尝了一下,味道还不错,就是没有找到辣子,这要是有辣子味道就更好了。月牙也就尝了一下,发现味道还不错。

    傅春江捕得两条鱼都特别的肥,两个人都吃不完,外加还有野菜爽口,这一顿饭吃两人都十分的舒坦,吃完饭之后,月牙就去拾掇了一下锅,将锅洗干净之后,就拿出了烤茶罐。

    傅春江这人呢,是一个很不挑剔的人,也从来不怎么表露自己的喜好,可唯有一样,那就是傅春江特别喜欢大烤茶。

    现在月牙就在为傅春江做大烤茶,傅春江个人生活技能其实可以,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从不自己动手烤茶,从来都是月牙代劳。

    烤茶其实制作也很简单,就是将茶叶放在烤茶罐里面,烤茶罐一般都是陶瓷的,就如同现在这样,直接茶叶放在炭火烤得半焦,然后再倒入刚刚月牙早就准备好的滚水里面,茶香一下子就出来。

    烤茶一定要用炭火烤,至于茶叶呢,倒是没有什么讲究的,反正傅家也没啥好茶,都是山里的山茶,傅春江对于茶也不怎么讲究。

    “二爷,喝茶了。”

    “好。”

    傅春江刚才在那里冥思,看着烤茶发呆,而月牙则是不好这一口,月牙不喜烤茶,绩溪这边的人也都不习惯这样喝茶。绩溪这边的人喝茶,也就是用开水泡开就好了,庄稼人家就更不讲究了,大碗茶能喝就好了。

    如同傅春江这般讲究的倒是极少。

    “嫂子,我就是喜这边的水泡茶喝,好喝,不过这水还不是最好的,昆明有个黑龙潭的水,那是极好的,那潭水是活水,泉水可以咕噜咕噜的往上冒那种,水清且滑,泡出来的茶也是极好的。同样泉城济南的水就只能观赏,泡茶极其一般,就连天下第一全的趵突泉泉水泡茶味道也是欠佳。”

    傅春江今日心情不错,免不得多说了一句。月牙有些疑虑的看着傅春江,因傅春江说着这两地她压根就不知晓到底在何处,从未听说过,而且她也不认为傅春江去过,许是他又从书上看过的罢。

    月牙对于喝茶丝毫的不懂,就是以前在李家的时候,听三小姐和来府上的小姐们说过什么碧螺春,西湖龙井,蟹爪水仙之类的,那些她都没有尝过,以前在李家的时候,她这么一个小丫鬟,这些自然是不能尝的,那些都是待客的茶,她都是喝白水的。有时候碰到三小姐心情好了,能得一两块糕点尝尝,当然这是极少的,月牙在李家也服侍了四年,也就得了那么一回而已。

    三小姐前头还有一个哥哥外加一个姐姐,大哥如今已经娶亲,娶了江阴的大户人家沈家小姐为妻,也中了举人,加上李家本就不缺钱,她大哥后来总是落第,不曾进士,李家也花了一些钱打点了一下,如今也在别处为官,日子过的自是不错。

    至于她二姐,那嫁的就不用说,算是绩溪女子之中嫁的最好的,如今二姐夫已经成为巡盐御史,她如今已经是御史夫人,而且二姐李嫣然的命也是极好的,嫁给孙泰然之后,头一年就怀了双生子,生下来竟是龙凤胎,孙泰然也是在那一年高升,所以啊,孙家一直都认为是李嫣然旺夫,对她很是体恤,虽说孙泰然婚前还有几个通房,后来都被打发了,也不曾再纳妾。李嫣然婆母待她也极好的。

    因李嫣然如此好命,三小姐就样样比着她来,只因啊,李嫣然和她不是一个娘生的,两人从小不睦。李嫣然的生母很是低微,本是扬州瘦马,是别人送给李老爷的一件玩物而已,李老爷对于女人也就是那样,别人既是送了,瞧着模样还可以,也就收了,加上他当时在外经商,身边没个女人难免寂寞,也就让那女子陪在自己身边,不久就身怀有孕了。

    李家不缺钱,绩溪这边从来都讲究多子多福,就让扬州瘦马生下了那孩子,只可惜女子命薄,生个孩子竟是连自个儿命都给搭进去了。李老爷想着李嫣然从小就无母,又是他第一个女儿,自是疼爱了一些,想着她以后庶出的身份也是不好,就将其夫人商量了一下,将孩子养在她的名下。李夫人倒是也挺大度,想着生母已经过世了,就给口饭吃,养在名下就名下吧。

    可李三小姐后来得知此事之后,就很不喜欢李嫣然,因家里的人总喜欢将她和李嫣然对比,对比的结果自然是处处不如李嫣然了,她心中始终带着气,加上李嫣然嫁的这般好,她心里就比着李嫣然,想要嫁的更好。

    这不李嫣然如今回家省亲,就和李夫人说孙泰然有个同僚还未婚配,想着给三小姐介绍一下,可那三小姐一打听,那同僚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县令而已,比起孙泰然差多了,她认为是李嫣然在奚落她,心里自是不快,就回到房间,免得又是一阵发火,月香自是不敢说话。

    “她定是奚落了我,如今她是御史夫人,却给我找一个小小的县令,是何居心?”李嫣如越想越气,就在她准备发火,将梳妆台上面的东西一扫而空的时候,看到了月牙的卖身契。

    “我听说月牙和傅春江两人一起走了,上京了?”

    李嫣如冷哼了一声,那眼神却颇为的玩味。

    “是啊,月牙真的不要脸,三小姐,你说她身为嫂子陪着小叔子上京,这绩溪到上京,少说也有千里,这两人孤男寡女的。月牙简直就是没皮没脸……”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