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进京赶考
    月牙正在帮着傅春江收拾包裹,她给傅春江新做了衣裳和鞋子,都是她一针一线给缝出来,其中布也是她自个儿织出来的,因傅家家贫,自然是打不起织布机了。月牙都是去胡大婶家里织出来,布料也是自个儿染出来。在家事方面,月牙那从来都是一把好手,缝补浆洗无一不精。早就给傅春江准备拾掇好了。

    “啊,我就不去了吧,你看家里还有田地要料理,还有牲口呢。我要是跟着去了,家里可不都是荒废了吗?从绩溪到上京,路途遥远,多一个人就多一份银钱。我一个妇道人家出门也不方便。”

    月牙想了想,还是将心里的顾虑说出来,绩溪每年都有学子进京赶考,那些学子连自己妻儿都不带的,多半都是自个儿一个人上路。如今月牙的身份这般的尴尬,加上若是跟了去,家里就没得一点进项,也是艰难。

    “有什么不方便的,嫂子你到时候男装便可,家里的田地我都与胡大叔说好了,给他种了,牲口什么的也托付给胡大叔一家了。嫂子你就跟我走吧,我肯定会高中,到时候也不知在何处为官?免不得还要回来接嫂子一通前去,何不如嫂子你与我一通上京,这一路上你我也有个照应。”

    傅春江忙上前劝说道,他看到月牙欲言又止,眉头紧锁,拿不定注意,忙使出了杀手锏:“嫂子,你也知晓我这人,体弱多病,这路上若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到时候怕是死了怕也无人知晓。”

    “瞎说什么,不要整日将死字挂在嘴边,你身子好得很。”

    果然一直沉默的月牙终于说话了,她还在犹豫。

    “嫂子,你是不信我会高中吗?”

    傅春江忙追问了一句,月牙当然是摇头,若是这世间最相信傅春江会高中的人,那人肯定是月牙了。月牙对于傅春江会高中一事从来都没有怀疑过。

    “那嫂子你还在犹豫什么,跟我走吧,我们离开绩溪好不好?一起上京。”

    傅春江又说了一句,他走到了月牙的跟前,望着她,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月牙,月牙起初是迎着他的眼睛看的,后来觉得那样不好,忙低下头了。

    她在犹豫也很纠结,其实她早就想离开这里了,如果离开这里,就无人知晓她是寡妇了,她其实还是有些感觉。月牙不是个傻子,傅春江对她这般的好,早就超越了叔叔对嫂子的好,她只是没有说破而已,而且她还很享受傅春江对她这般的好。可是她知晓,若是留在绩溪,到时候风言风语肯定会不少。

    月牙其实知道很多事情是不可能的,可是她还抱有幻想,而这种幻想留在这里,是一辈子都不可能的,她决定搏一把,她活了将近十六年了,一直以来都是被命运操控着,这一切她决定尝试一下反抗命运,为自己活一场。

    月牙咬着牙点了点头:“好,二爷我和你一起上京,那我要去准备一下,将家里拾掇一下。”

    “好,等你拾掇好了,我们去后山给爹娘上坟去,上完了我们就走。”

    从绩溪到上京大约千里,脚程快的也要三四个月,这要是路上耽搁了,可不就是需要半年,时间还是满紧迫的。好在如今说服了月牙跟着他一起走,一桩心事已经了却。

    不然将月牙一个人留在这里,傅春江终究是不放心。

    月牙既是答应了傅春江,也就开始各种准备了,只是她觉得什么都要带,什么也都舍不得,可又知道能带走的东西都是有限的,不然这一路上舟车劳顿的怕是要累死。

    最终捡捡剩剩,还是给弄出了两大包裹的东西,傅春江看着月牙那么小小的身子,又看到两大包裹的东西,忍不住说了:“嫂子,这些都不用带了,我们带了足够的盘缠就好了,到时候路上可以买,不然你瞧我们两个人带这么多东西,多累啊。”

    “这些都是咱们平时用的,我……”

    月牙舍不得啊,最终也是无法,她也知道那两大包裹行礼也是带不走的,最终也只得放下了,后来还是傅春江帮着整理的,变成了一个小包裹。

    后来月牙还连夜改了一件男装出来,她若是以女装出门,总是不方便。

    第二天用过早饭,李月牙和傅春江两人就上后山去了,带了元宝和蜡烛,这是向爹娘辞行的。这一去,也不知道何时下可以回来。

    月牙将点燃了蜡烛,将元宝递给了傅春江,两人一起烧纸着,末了月牙也磕头了。

    “嫂子,你先回去吧,我有些话要和爹娘还有我大哥单独说说,你回去再收拾一下,我回来,咱们就走。”

    “好。”

    月牙倒是也没有停留,也就自顾自的离开了。

    傅春江见月牙已经走远了,来到了傅春海的墓前。

    “大哥啊,虽然你我兄弟缘浅,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那你始终是我大哥,我不会丢傅家人的脸。”傅春江举起酒杯,喝了一口,又给傅春海倒了一杯酒。

    “如今我要进京赶考了,月牙我就带走了。”

    傅春江说着就双膝跪地,给傅春海就磕头,三个响头之后:“大哥,我会好生照顾月牙,定会善待与她。”

    说完傅春江就将酒壶里面的酒尽数洒了去,就往家里赶去。

    等到傅春江回到家中的时候,才发现父老乡亲们都聚集在他的家中,大家都是赶来给他送行的,当然也都没有空手来,大家都是不约而同的给他送钱来了,钱不多,一家也就几百文。

    大甲塘村的村民多半都是老实巴交的庄稼人,比不那些商户人家,都是节衣缩食省出来这些钱,人人都不容易,都是盼着傅春江好,至于回报什么的,他们倒是也没有想到那么多。只是觉得大甲塘村能出一个状元,他们脸上也有光。

    “月牙,你拿着。我钱不多,你比我命好,能走就不要再也回来。”孙大娘说着将一吊子钱塞给了月牙,这些都是她平时省下来的,她一个寡妇,虽说守了贞节牌坊,可是钱来的也不容易,更何况她还没有孩子,这可都是她以后养老的钱。

    “孙大娘?”

    月牙犹豫的看着她,一直以来她都觉得孙大娘这人有些那个,上次还说寡妇再嫁那些话来吓她。如今又是这般,月牙有些拿不准。

    “月牙,我是过来人,我二十七岁没了男人,又没有生养,再嫁什么的,怕也是过的不好。就守了牌坊。当初想着你命太苦了,害怕你所嫁非人,加上我一个人也太寂寞了,就劝你也守。如今瞧着既然你能出去,那就出去吧,不要回来了。月牙好好处。”

    孙大娘是过来人,她其实早就瞧出来月牙和傅春江之间关系非同一般,其实大甲塘村很多人都瞧出来,只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不说而已。毕竟月牙那算是哪门子寡妇啊。

    十二岁嫁过来的,夫君一个月不到就没了,大甲塘村村的村民那可都是人,虽说有些嘴碎的,那也只是私下说说,也没有那么多的唾沫星子去说月牙和傅春江的。

    只是若是到时候真的上了台面,那影响肯定是很不好了。如今他们走了,到外头了,也就无人知晓。月牙这些年是多么的不容易,大家也都看在眼里,都盼着她有个好归宿。

    “孙大娘,你的钱我不能要,你自个儿留着吧。”

    “月牙,你拿着,不然你就是瞧不起大娘我。我也盼着你能出头,月牙记得,一定要有个孩子,咱们女人有了孩子,才有盼头。上次马大姐的事情你还记得吧,她如今得了一个小子,日子倒是也过的好,上次我听人说,她男人还挺疼他的。反正山里人,也无人知晓她是寡妇再嫁,如今她又得了个小子,日子过的比一般人家要好多了。”

    孙大娘忙劝说一番,月牙都默默的记在心上。

    最终傅春江和月牙送走了众人,两人收拾了一下东西,月牙也换上了男装,随后将家里的钥匙给了胡大叔一家,月牙和傅春江两人就这样踏上了上京的路。

    月牙走到村口,免不得回头看了大甲塘村一眼,发现那些村民们都站在村口送他们,冲着他们挥手。

    “二爷,好好考,等你考状元回来。”

    “一路顺风,路上小心。”

    “若是钱财不够,就写信回来。我们帮你凑。”

    ……

    这些村民都是朴实的,有些人一辈子都没有离开大甲塘村,不懂的外面那些人的尔虞我诈,他们就用最朴实的心祝福着月牙和傅春江。

    “嫂子,我们走吧。”

    傅春江内心也是一阵感动,看多了勾心斗角,才知晓如此的温情脉脉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好。”

    月牙就背着小包裹就跟在傅春江的身后,两人肩并肩朝上京的方向走。

    今年傅春江十七岁,月牙十五岁,两人带着大甲塘村村民的期望踏上了上京赶考之路。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