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5.胡家嫡女
    午时,傅春江收拾了一下东西,婉拒要给他庆功的同窗们,就准备去曾夫子家中。在去曾夫子处,傅春江还去店里买了一些蜜饯,买了两份,其中一份是给师娘的,还有一份自然是给月牙留着的了。傅春江知晓师娘最喜蜜饯,喜甜口,他上门自然不能空手去,带上蜜饯就朝曾夫子处走去。

    曾师娘如今也上了年纪,整个人显得特别的富态,她一共为曾夫子生了四子,四子如今也都成家立业,如今也都混不得错。只曾师娘其人善妒,喜吃飞醋,因而曾夫子这些年一直未曾纳妾,她平素最不喜别人说她霸道,容不得人,实则她是彻头彻尾的母老虎一枚。

    “仲安来了。”

    曾夫子这些天那是春风得意,身为夫子最有成就的事情莫过于教出了有出息的学生,学生考得好,他的脸上也有光。傅春江如今考的这么的好,他如今在白鹿书院那也是风光无限,很多家长都想将孩子送到他的门下,让他来授课。

    “仲安来了,既然来了,那我这就命人上菜。”

    曾师娘瞧着傅春江手里还拎着东西来了。

    “师娘,这是一些蜜饯,学生知晓师娘爱吃,就买了一点。”傅春江说着就将蜜饯往师娘的手里那么一塞。

    曾师娘自然也知道傅春江的家境,觉得他实在是太懂礼数了。事情就是这样的,这要是其他学生来看她,给她带点蜜饯什么的,师娘许是没有如此感动。可傅春江家里穷啊,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穷,如今竟然还买了蜜饯,师娘免不得多看傅春江几眼,知晓这人是个知恩图报之人,若是那日他发达了,怕不会忘记他们一家。

    “仲安,你人来了就来了,还弄什么蜜饯,多生分。”

    两人推托了一会儿,蜜饯她最终还是收下了,随后就命人上菜,吃起饭来。虽说曾师娘在家中地位高,也没和曾夫子和仲安一起用饭,只是让他们师徒二人用饭。

    “仲安,明年你便要上京赶考,盘缠方面若是有困难,尽管开口。”曾夫子知晓他这学生就是家穷了一点,只是家贫只是暂时的,莫欺少年穷,在曾夫子看来,傅春江发达那是早晚的事情。

    “多谢夫子关照,就目前而言,学生还有半年的时间筹备,应该没有问题。”

    傅春江和月牙两人在个性上面差不多,就是一般不会让人帮忙。

    “若是有事情,尽管与夫子说。”

    随后傅春江和曾夫子两人说了一些话,傍晚时分才离开。师娘是一定要让留下傅春江用晚饭,傅春江借口晚上山路难走,就先行回去了。师娘因收了傅春江的蜜饯,也准备了一些糕点作为回礼,让他务必带回去。师娘准备的糕点那都是极好的,师娘这人平素还挺吝啬的,今日倒是对傅春江出手是真的大方。

    “夫人,你竟是愿意将老三给你从上京稍的糕点给了仲安,难得啊,难得啊。为夫平时想要尝几口,夫人都不让,唉……”曾夫子竟是还有点吃味,走到了曾夫人面前逗趣道。

    “老爷,你什么东西没有吃过,你也不差这么一点糕点,仲安家里多穷啊,竟是还给我买了蜜饯,他给我买了蜜饯,怕都是要饿几天肚子了,这孩子有心。老爷,你在上京不是也有朋友吗?等着仲安去上京了,你也帮着疏通疏通关系。仲安虽说有才学,也需有关系才行。”

    “那是自然,为夫已经给严高写信了。严祭酒这些年一直都有来信,他如今在国子监,许是下届主考官,到时候仲安去了也有个照应。”

    “那就好,仲安这些年也不容易,他那小嫂子也是不容易,一个女儿家苦撑着家业,如今也算是有了盼头。”曾夫子还记得上次傅春江在书院晕倒,月牙来领人的情景。

    月牙那是一身带补丁的衣裳,她当时帮着月牙一起去扶人,无意间就瞟见她手上的针眼,她早就听说,傅家基本上都靠着月牙做绣活撑起来的,想着当时月牙吓得浑身发抖的样子,曾夫人也是心疼。

    “这倒是的,若是没他那个嫂子,仲安怕是早死了。上次我还听闻胡家差人要与仲安说亲,说的是胡家嫡女。结果胡家那边就想着另外置办宅子单独安顿月牙,结果仲安给拒了。”

    “那肯定要拒,哪能过河拆桥呢。我果然没有看错仲安,胡家的人也太过分了。”曾夫人颇为不平道。

    “仲安确实是知恩图报之人,胡家那么大的家业,他都不为所动,不愧是为夫的学生啊……”

    曾夫子免不得得意了一番,捋着胡子,抱着紫茶壶喝起茶来。

    “你这老东西,就知道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你……”

    夫人说着就去追曾夫子,两人都成婚多年了,感情还是这般的好,时常大闹。

    ——

    “什么东西,他傅春江只是一个小小的举人,竟敢拒了我们胡家,简直就是可恶。”

    胡老爷得知傅春江拒婚了之后,那是大发脾气,他原本觉得此事那是十拿九稳的,毕竟胡文琦也就是他的嫡女,模样周正,人也大气,又是胡家的长女,他四十岁才得的女儿,从来都宝贝的很。若是傅春江娶了他的女儿,他这辈子就不愁了。没想到傅春江竟是给拒了。

    “爹爹,这有什么可恶的。”

    胡文琦倒是觉得没啥,她忙放下手中的账本,看向正在震怒的胡老爷,忙给他倒了一杯茶:“爹爹息怒,你瞧我都没有生气呢,你这般生气干什么,难道除了傅春江,你女儿我还找不到夫君了不成。”

    “那肯定不会了,我胡老四的女儿岂会嫁不出去,阿爹只是觉得傅春江此人太嚣张了,我定然不会再资助他上京赶考,我也会撤销对白鹿书院的资助,哼!”

    胡老四抿了一口茶,依旧带着怒容。

    而胡文琦在一旁则是扑哧一笑,忙用帕子遮了一下嘴,说:“阿爹,枉你还是徽州商会的副会长,富甲一方,纵横商场几十年,为何今日却是这般的短视呢?我若是你,定然会全力支持傅春江,他乃是有状元之才的人,若是爱阿爹你资助他,他得了状元,以傅春江的为人,以后阿爹若是有些不方便,他不会不帮忙。”

    “可是丫头,他那般待你,还拒了你的婚事,你就一点都不恼,如今绩溪好些人,都知晓你被拒了,这对你的名声……”

    胡文琦摆了摆手,坐在了胡老四的身边,“阿爹,那有什么啊,我与他无婚约,甚至连面都不曾见过。他只是说他心里有人了,这样的男子不是很好嘛。若是他当真是看中了我胡家的财势,才娶了我,女儿怕是也不会幸福。这世间的男子多了去了,用阿娘的话来说,这世间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还少嘛?”

    胡老四听胡文琦这么一说,倒是沉思了起来。

    “这倒也是。若是我因傅春江拒婚便撤资的话,其他人倒是也能理解我的行为,我为爱女出气,无可厚非。只不过不够大气而已,我乃是经商之人,气度不大,免不得被人所诟病。”

    “对啊,阿爹你这么想就对了。你若是能不计前嫌善待傅春江,你还愁你手下无人可用吗?再说,阿爹你也知晓,这世间至远至近夫妻,若是我和傅春江真的成了夫妻,这感情好那就罢了,自然什么都好。这若是成了怨偶,那不如陌生人呢。阿爹,你比女儿经历的事情多,且不能因为一时气愤,就耽误了大事情。傅春江不娶女儿,那是他的损失,又岂会是我们胡家的遗憾呢。”

    胡文琦一脸得意的将手背在身后,看向胡老四。

    “对,丫头你说的对。傅春江既是有状元之才,为父可是要好生谋划一下……”

    ——

    傅春江拎着糕点就回到家了,他回到家,就往月牙的房间喊去,发现月牙的屋内竟然也没有亮灯。

    “嫂子,嫂子……”

    他忙喊了几声,月牙竟是都没有出来,他又喊了几声,还是没有见到月牙的踪影。

    傅春江最终无法,只得推开了月牙屋内的门,发现月牙不在家中。如今都这么晚了,月牙不在家中,能在什么地方呢。傅春江就去邻居四下问了问。

    最终还是孙大娘说了:“月牙今早跟我说,晚些时候要去孙家送嫁衣,大丫要出嫁了,不会还没有回来吧。”

    “啊!”

    傅春江得了孙大娘的话,就去大丫家里去寻月牙。

    “月牙傍晚的时候就走了,怎么一直都没有回去吗?不会吧。”大丫一脸的不解,她明明见到月牙离开了,因对月牙做的嫁衣特别的满意,她还得意给了喜钱呢。

    “傍晚的时候走的?她走那条道,是山里那条小道吗?”

    “应该是的吧,月牙说是要抄近道,害怕赶不及回去给你做饭。”

    傅春江心里一沉,忙转身就飞奔而去,朝山里的小道跑去。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