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低眉浅笑
    三小姐走后,李月牙就深望了他一眼,欲言又止。

    “嫂子,以后这样的人你完全可以不搭理,咱们以后也不会和他们家多有来往,你已经不是李家的丫鬟,再也不必看他们脸色。”傅春江自是明白月牙心中所想。

    其实到现在月牙还没有完全转变身份来,当初她被拐子卖到李家的时候,一直都是服侍三小姐,三小姐这人到不能说多坏,只是这世间又有几个主子是真心待下人宽厚的。

    月牙还记得三小姐有段时间,不知从何处听到,说是甘露可以美容养颜,就让屋内的小丫鬟清早去采集甘露,那真的是天蒙蒙亮就要起早,去采集,而且每每采集的不够,还要挨骂。当时可是将她们那群小丫鬟给累得半死,后来月牙出嫁,到了傅家,才可以睡一个安稳觉。

    在傅家,虽然过的确实是苦一点,可心里好受的多了,无人说她,很多事情她都可以做主,不用看旁人脸色,活的轻松不少。尤其是后来傅春江的身子好了,待她也好,比如现在,这些都是她以前从未想过的。

    “嫂子,吃吧,臭鲑鱼味道很不错,还有腊鹅,吃不完我们还可以打包回去。”

    傅春江又宽慰了几句,月牙倒是也不客气了,毕竟是下馆子,且醉仙楼因为菜价较高,米饭是免费的,月牙可不想吃亏了,一定要吃回本来,以至于月牙一下子竟是吃了两大海碗的米饭,将傅春江都看的愣愣的。

    “吃不下了。”

    月牙原本还想多吃一点,可惜真的是撑不下去,真的是吃撑了,而傅春江看到这一幕,除了吃惊更多的是心疼,月牙平时才吃多少啊,若不是平时太苦了,她也不会如此。

    “店小二,结账打包。”

    傅春江喊了一声,月牙是肯定舍不得将这些菜浪费的,傅春江果断的打包走了,两个人从醉仙楼下去了,月牙好久没有吃这么多了,虽说有些撑,心情自是极好。

    “走,嫂子,我们去买点红糖吧。”

    “红糖?买那作甚?”

    月牙有些奇怪,不是逢年过节什么的,家里一般都不买红糖,毕竟傅家挺穷的,如今还欠有外债呢,红糖什么又不是必需品,一般而言,平时傅家是不买。

    “我想吃啊,嫂子能不能买?不能买的话,那就算了,我们走吧。”

    “买啊,怎么不能卖,你想吃早说,早说我早就给你买了。”

    月牙方才还觉得根本就不用买,如今傅春江这么一说,她立马就催促着去买。傅春江笑了笑,立马点了点头,就和月牙两个人一起去买了。其实傅春江一个大男人,根本就不好甜口,主要还是为了月牙。

    月牙每次来月事的时候,都痛的脸色苍白,都直不起腰来,加上她又要经常做事,月事的时候就更难受了,她自己哪里舍得喝红糖水,多半都是硬抗着过去了。

    若是说为了她买红糖,月牙肯定是不愿意,也不觉得不好意思。毕竟是女子月事这般私密的事情,他一个男子自是不好多说。傅春江也知晓月牙待他好,只要是他想要的,月牙肯定给买,这不果然如此。

    两人买了红糖,在市集上面逛了逛,傅春江和月牙就准备回去了,毕竟明日还要去白鹿书院领奖呢。这一次傅春江考得这般的好,白鹿书院肯定是有奖励,他也要回去准备一下。

    想着今天村里肯定还是有人要来,就想着回去做准备一下。大甲塘村的一些村民还是不错的,当初傅春江下葬的钱,都是他们给凑齐的,傅春江还欠大甲塘村很多人的钱,比如胡老大还欠了不少,也没见人家催呢,好人还是多的,当然也有个别势利眼。

    月牙提着打包的饭菜,傅春江则是提着红糖两人就往家里走。如今正值深秋,有点冷了,山里也冷清了不少。

    “嫂子,你看那是什么?”

    傅春江有些隐隐的兴奋了。

    月牙凑上前去,看了一眼:“那是酸枣,不好吃的,特别的酸,还有点涩,我们走吧。”

    山里但凡有些好吃的果子,多半都被村民给摘了去,以前月牙也经常去山里找果子吃,主要是傅春江喜欢,她特别喜欢八月果,吃起来味道很不错。

    如今这酸枣满树都是的,就足以见它不好吃了,好吃的枣子哪能留到现在呢。

    “好吃的,嫂子我们弄点酸枣回去吧,等着回家我做酸枣糕吃,正好买了红糖,有这么多的酸枣,可以做不少呢。”傅春江指了指红糖,就动手去摘枣了。

    月牙在一旁看着,酸枣是真的不好吃,可是她见傅春江如今兴致勃勃的样子,也不好扫他的兴,就帮着他一起摘酸枣。月牙个子矮,不似傅春江个子高,可以用手摘,她在四周一看,找到了一根竹竿打了起来,然后就去摘枣子去。

    傅春江将稍微矮的枣子给摘了之后,发现也不够高了,见月牙拿着竹竿在那里打枣,就忙招手道:“嫂子,这边,这边枣子多,来。”

    月牙听到他喊,忙走了过去,拿起竹竿去打,只是那枣子有点高,她老是打不到。傅春江说着就握住月牙的手握着竹竿,两人一起打起枣子来,月牙心里猛地一沉。

    她微微抬头看了傅春江一眼,见他握着她的手,双眼一直盯着高处的枣子,并没有分心,她忙将心里那份心思压了下去,也专心致志的打枣。

    而傅春江此时有些心花怒放,他觉得他其实有些过了,可是还是忍不住,他瞧瞧低头望着月牙,月牙有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的,她的脸颊红扑扑的,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亲一口。而她的整个注意力也都在高处的酸枣上。

    “好了,打完了,走,我们把枣子捡起来,回家去吧。”

    傅春江看着枣子也都打的差不多了,就和月牙两个人去捡枣子去,两人拾掇的还挺快了,捡了还不少,傅春江今日身长衫,就用长衫兜着酸枣回家了。

    到家里,发现无人来,后来听隔壁的孙大娘说,有人来,见傅家无人,也就走了,好像是李家来的人,孙大娘这人也说不清楚,傅春江自是没管了。

    “嫂子,我马上就做酸枣糕,很好吃的,你不信就瞧着吧。”

    傅春江用葫芦瓢挖了水将酸枣洗了几遍,随后就去生火,月牙肯定不会让他去生火,就帮着傅春江去生火去而来,傅春江将酸枣合着水就倒下去。

    这水自然要煮的翻滚了才行,直至酸枣破皮才可以,然后就不用煮了,将酸枣给捞出来放在大碗之中,然后就去皮去核。完成之后,就剩下枣泥了,傅春江将买的红糖倒了半碗进去,月牙在一旁看着又是心疼,半碗红糖着实多了一点,只是她想着既然傅春江爱吃,那就弄吧,她就在一旁看着。

    “嫂子家里可有油纸?”

    “有的,我去给你取来。”

    月牙说着就进屋给傅春江取来油纸,傅春江将油纸铺在了簸箕上面,然后将红糖枣泥扑在油纸上面,均匀的铺开了,搞定了这一切之后,傅春江就用纱布蒙上了,等着明天出太阳了,晒干切片就可以吃了。

    “嫂子好了,等着明天晒干你尝尝,味道肯定好。”

    月牙点了点头,月牙对傅春江很是崇拜,她觉得傅春江简直就无所不能,他太全才了,读书人果然就是不一样。

    傍晚时分,李家那边来人,李老爷竟然亲自来访,要知道月牙自从嫁入傅家之后,李家从未来人探过她,这还是她出嫁之后,李家这一次来人。

    这来者是客,月牙免不得烧水待客,傅春江自然也要接待一下。

    李老爷这一次自然没有空手来的,也带了不少东西,说是来恭贺傅春江高中,傅春江当然也顺着话与他寒暄了几句,场面话太好说了,谁还不会啊。

    “仲安啊,你这一次考得如此之好,你父亲若是泉下有知,还会开心。以前我和你父亲两人也算是生死之交,我记得你出生的时候,我还来瞧过,转眼间你都十六了,都长得这么大了。”

    李老爷开始打感情牌了。

    “是啊,叔父我也好些年不曾见到你了,叔父乃是大忙人……”

    李老爷一听这话中有话,免不得多看了傅春江几眼,这小子比他老爹要难对付的多,只是如今想着家中还有小女未嫁,今日又见到傅春江这般一表人才。他今日还特意去了白鹿书院打听了一下傅春江的课业,发现他水平非常高,曾夫子对他那是赞誉有加,说他比起当今的国子监祭酒严高那是有过之无不及。

    严高当初就是乡试第一,然后考取了探花,之后一路高升,成为现在的国子监祭酒,李老爷如今也算是看好傅春江。如今家里穷点,那没啥,自己帮衬一下,到时候傅春江定是会念他的好。

    “仲安,你也知晓叔父这些年生意吃紧,如今生意不好做。如今你父亲也不在了,你喊我一声叔父,那我便是你的长辈,如今你也是十六了,年纪也不小了,这婚事可曾考虑过……”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