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拂袖而去
    醉仙楼是绩溪最好的酒楼,绩溪很多达官显贵都时常在这里用餐,李月牙以前来县城,也时常路过,从未想过能在这里用餐。至于醉仙楼,李月牙倒是先前来过一次,是和李家小姐一起来的,只是当时她是侍奉在小姐身边,帮着小姐夹菜的丫鬟,从来都只有默默看着的份。

    “嫂子,你想吃什么,今天尽管点,咱们有钱了。”

    傅春江说这话倒是实话,考上了举人基本是不愁钱财了,从来只有穷秀才一说,从未有穷举人一说。只要不出大错,傅春江这辈子都会衣食不愁,这个李月牙也是清楚。

    “好。”

    对于傅春江高中的事情,月牙心里那是狂喜,这人活一辈子,看到自己坚持的事情总算是有个好的盼头,她怎能不高兴呢。当初她刚刚嫁入傅家的时候,傅家家徒四壁,在她嫁过去不到一个月,傅春海就久病不治离世,她就这么成为了寡妇,那年她才只有十二岁。而当时的傅春江则是一直躺在床上。

    当时也有一些好心人,劝她赶紧走吧,傅家都那样了,傅春江看样子也是活不成了,她若是不走,要操持整个家不说,还要赚钱给傅春江治病,她一个小小的姑娘家,这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能干什么。

    当时李月牙也动过心思要走的,这世人都想要活的轻松一点,她也一样啊。可是当她去看傅春江,看着他奄奄一息的样子:“嫂子,你走吧,我怕是要不行了,你快点走吧。”

    原本准备离开的李月牙,突然之间就决定不走了,她一个人苦撑这个家来。好在后来傅春江竟然渐渐好起来,还考中了秀才,结果没有多久就又倒了,就这么断断续续的,如今又得了举人。

    月牙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不管以后的结果会如何,她都很庆幸当初没有一走了之。

    “嫂子,你先吃什么,尽管点,我听说他们这里的臭鲑鱼味道很不错,待会儿我们也点一个尝尝。”臭鲑鱼是徽州名菜,而醉仙楼的臭鲑鱼也是一绝。

    月牙点了点头就和傅春江两个人上去了,店小二很热情的招待了他们两个人。两人选了靠窗的位置坐下,随后店小二就上了茶水,询问两人点什么菜式。

    “嫂子,你点吧。”

    月牙识字不多,不过菜单上面的名字都是一些常见字,她还都能认得,只是看到后面的标价有些犹豫,店小二也看出来了,忙走向傅春江:“大老爷,你瞧瞧想点什么,我们这里的菜式味道都不错。尤其是腊鹅!”

    “嫂子,你点吧,不要担心,吃不完我们可以打包回去。”

    傅春江鼓励的让月牙点菜,月牙咬着嘴唇,想着傅春江也好久都没有吃好菜,抠门的月牙第一次一口气点了四个菜,点的她一阵肉疼啊。傅春江看着她皱眉的样子,觉得特别的可爱。

    “好叻,客官,稍等!”

    店小二就下去。

    如今他俩在二楼,月牙透出窗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会心一笑,她现在也有些明白了,为何以前小姐这么喜欢坐在窗边看人了,感觉确实不同。

    “月牙,真的是你啊,我以为我看错了呢?”

    月牙还在发呆呢,突然一个人走到了她的身边,喊了她一声,她定眼一看,发现原来是以前和她一起服侍李家小姐的月香。月牙愣了一会儿,其实她不太喜欢月香。

    怎么说呢?

    事情是这样的,当初傅春海与李家小姐有婚约,李家为了不让小姐入火坑,其实首先想到的是月香,月香比月牙还大三岁,那时已经十五了,而当时月牙才十二岁。就年龄方面,月香更合适,就想让月香去,当时李家小姐也比较偏爱月牙,月牙办事认真且不偷懒,不似月香喜欢偷奸耍滑。

    只是后来月香无意之间偷听到了,没有一个姑娘家想嫁给一个将死的人了,月香自然也不愿意了。月香比月牙好,她还有一个不成器的兄长,不要看着她兄长是个二流子,得了月香的话之后,想着怎么也不能让李家这么随随便便就将月香嫁过去,要嫁出去也可以,怎么也要敲李家一笔。后来李家嫌月香家里事情多,索性一合计,将月牙嫁过去了,月牙没亲人,也就没有麻烦。虽说月香为了自己,做的事情无可厚非,可是月牙也没那么伟大,心里始终有心结。

    如今李月牙再碰到月香,也不知道该以何种的心情去面对她,总之心里五味杂陈。

    “月牙,你是在这里吃饭啊?我听说你夫君死了,这位是……?”

    月香别有深意的在月牙和傅春江的身上看了又看,尤其是当她看到傅春江这张脸的时候,心里便有些不快了,因为不管傅春江家世如何,光是这张脸瞧着就让人欢喜。而方才她也注意到傅春江瞧月牙的眼神,充满了宠溺。月香可不想月牙混的太好了,毕竟以前同样是丫鬟,月牙只有比她混的惨一点,这才合乎情理。

    “嫂子,这位是……”

    傅春江朝着月牙就是一笑,他看出来,那就是月牙似乎是不想理眼前的这个人,既然月牙不想理的话,他就想着赶紧将这女的打发走,不然待会儿上菜了,还会影响月牙的用餐心情,好不容易出来一回呢。

    “二爷,这是月香,以前和我一起侍奉三小姐的。”月牙终于还是硬着头皮说了,“月香,这是我二叔。刚刚中举,我和他出来吃饭庆祝一下。”

    “啊,中举了?你二叔,难道他就是傅春江?”

    月香震惊的看着眼前的傅春江,嘴巴都合不上了,想着昨晚小姐还在说此人,乡试第一,如今整个绩溪都知道他了。老爷还想着如何拉拢他一下呢。

    “是的,我正是。”

    傅春江说着冲着她一笑,而此时店小二正好上菜来了,四个菜,还送了一个蛋花汤,傅春江也没有要叫月香吃饭的意思,他给月牙盛了一碗汤,送到了她的面前。

    “月香,你这是作甚,我让你下去买个东西,你为何一直都在这里寻人聊天?”

    月牙听到这声音,猛地抬头,就看到了李家小姐,李家小姐在家里排行老三,月牙以前都称呼她为三小姐。三小姐并不是一个宽厚的主,对待下人也是极为的一般。

    “月牙,你也在?”

    三小姐注意到了月牙,当然不可能不注意到傅春江,毕竟傅春江长得那真的是神宇辉杰,高标郎秀,确然是个美男子。月香见到三小姐来了,忙走到她跟前。

    “三小姐,是月牙啊,那是月牙的二叔,就是刚刚中举的那个人。老爷昨晚说的就是这个人,三小姐,你瞧。”月香有些隐隐的兴奋了。

    那就是昨晚李家的人也打起了傅春江的心思,如今李三小姐也有十六,这些年说亲一直不顺,主要是三小姐这人气性有点高,说了几个人愣是都没有瞧上,这不拖着拖着年纪就大了。

    在大夏女子年过十五还未定亲,那绝对是大龄,三小姐也开始着急,李老爷也跟着着急。就想着如今傅春江中举,还是乡试第一,他早就听闻傅春江学业出色,也许以后得了状元也说不准,反正中举了,他在帮扶一下,傅春江以后也不会混的差。又想着之前和傅家也算是沾点亲,不如就委屈一点让女儿嫁给傅春江得了。

    于是就将这事情与三小姐商量了一下,三小姐心里多少还有些不愿意,虽说对方是个举人老爷,可一无家业,二无高堂的,嫁过去免不得要吃苦,她还在犹豫。可如今瞧见傅春江的长相之后,竟是比先前好看多了,以前的傅春江她也是瞧过,却没有这般好看,以前形似饿殍,瘦的只剩下骨头。

    如今瞧着这模样,她心里自然是愿意了,想着他是举人,这若是中了状元,她以后可就是状元夫人,谁还敢笑话她嫁不出去,嫁得不好呢。而月香心里欢喜的是,若是三小姐可以嫁过去,她自然是陪嫁丫鬟,到时候给傅春江做通房,她自然也是愿意。

    “嫂子,吃啊。这菜都要凉了。”

    傅春江哪里知道李家小姐那么多的心思,李家比起胡家那是差远了,胡家嫡女他都给拒绝了,又岂会看得上李家小姐。而且傅春江也算是瞧出来了,那就是月牙也不喜李家小姐,月牙可以说,不喜李家所有的人。

    他一想起李家那样对月牙,是个人怕也不会喜他们。

    “月牙,小姐喊你,你怎么不吱声啊?”

    月香颇为不满的喊了月牙一声。月牙正准备站起来,与三小姐见礼,那边傅春江就一把按住了她的手。

    “你是李家的丫鬟吧,怎么说我嫂子也是你的主子,你怎么见了我嫂子也不见礼,李家怎么教人规矩的?”傅春江当即就呛了回去。

    “嗯?”

    月香愣了一阵子,突然之间想起来了,那就是月牙是以李家小姐的身份嫁到傅家,名义上是李老爷的干女儿,论起地位确然是要比她高些。只是什么干女儿,她们都清楚,那只不过是个噱头罢了。

    “月香,还不赶紧下去,平素是怎么教你规矩的。原来是二爷啊,我月牙妹妹嫁到你家这些天,承蒙你关照,她年纪小,做事多有唐突,还请你多多包涵。”

    三小姐倒是极为上道的人,对月牙一口一个妹妹喊上了,还要上前去拉月牙的手,只是月牙忙缩了回去,三小姐可从来没有这样对待过她,让她十分的不习惯。

    “月牙妹妹?你说我嫂子啊,她年纪确实挺小,是比你小点。不过办事情一点都不唐突,不用我包涵。你没事了吧,没事的话,你瞧我和我嫂子这菜都凉了,点的菜也不多,你也知晓我家穷,就不请你们吃饭了,你们也早点去吃饭吧。”

    “啊!”

    李三小姐听到这话,愣了好大一会儿,最终直接气得拂袖而去。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