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举人老爷
    傅春江离开之后,月牙就将之前做好的袼褙拿出去晒了,准备晒干就可以纳鞋底了。

    她拿出之前做鞋剩下的一些袼褙来,准备先给张大郎做,主要纳鞋底可真的是很费时费力活,傅春江的鞋倒是不急,自家人可以缓缓,孙巧的活计可不能缓。

    月牙拿出鞋样来,将糊好的袼褙照着鞋样刻好叠了几层,沿好层。然后就搬来了小凳子,拿出了夹板。用手直接纳鞋底,那是很费力气的,月牙力气小,一般情况下都需要借助夹板。

    她坐在小凳子上面,将夹板放在两腿之间,鞋底固定在夹板上面,然后就拿出之前早就准备好的针锥子,另外一只手拿着早就穿好的线的针,开始飞针走线。纳鞋底这种活计看着是一项极为简单的活计,可做起来那就非常的难,做好就更难了。

    好在月牙已经做习惯了,月牙的针线是真的好,她纳鞋底那针脚看起来非常的均匀,不像有些人,稀稀拉拉的长短不齐不说,有的甚至还密密麻麻的挤成一团,看起来就不好看。

    当然纳鞋底其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一定要将线收紧再勒一下,不然线绳松松地趴在鞋底那也是不成,想要更好一点,纳鞋底的针脚就好呈现十字形排列。月牙手还巧,在上面还纳上了花卉的图案来,看起来就更好看了。

    只是纳鞋底需要纳挺长时间的,需要一遍又一遍的,做一双鞋需要一些时日。好在如今家里事情不多,农活什么的,之前秧苗都已经种下,还需要一些时日才需要拾掇。月牙的空闲时间倒是长了一点。

    转眼间。

    就到秋季,傅春江和一行人要去参加乡试,乡试是在徽州府进行,傅春江需要到那里三日,月牙早就给他整顿好了,包裹吃食,还捎带了一些银钱。

    今天的丝绸果然是涨价了不少,傅家因为养蚕也小赚了一笔,还了一些债务,剩下的月牙都给攒下来,为的就是这一次乡试。月牙也听说,如今科考都需要打点什么的,她也不懂具体的,想着多带些银钱定然也是没错的。

    只可惜啊,月牙到底还是不知道,她准备的那些银钱,根本就不够打点什么,而且大夏科举还算是公平的,傅春江根本就没有压力,对于考试,他素来得心应手,对于他不是考不考的中的问题,而是拿不拿第一的问题。当然第一肯定是他的。

    “嫂子,这鞋是你给我新做的啊?”

    “试试看,合不合脚?”

    月牙拿出之前早就给傅春江做好的鞋子,还是当初孙巧给的材料剩下的,她就给傅春江顺手做了一双,这一次他去外面科考,肯定要穿的好一点,如今狗眼看人低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合脚,非常的合脚。”

    月牙给他做的怎么可能不合脚呢,他身上的长衫也是月牙给做的,月牙这人手巧,什么织布做衣,她都很拿手,傅春江的身上穿的都是她一手打理的,加上他模样俊俏,穿什么都好看。

    虽说家有点穷,给他说亲的到也是有,当然他都只是笑笑,说要专心备考。

    “仲安,不要紧张,早点回来。”

    月牙也知晓他们读书人压力都大,有些人多年秀才都不能中举,后来好不容易中举,竟然还疯了,说出来都可怕。月牙害怕傅春江压力过大,会出事情。

    “嫂子等我好消息吧,我还准备带你去县城下馆子呢。走了。”

    月牙目送着傅春江去科考了,而她则是在家里忙着收割,如今正值秋收忙季,田里的稻子还没有割,月牙就拿起镰刀去割稻去了。

    “月牙,割稻啊,仲安去考试了?”

    胡老大领着自家的婆娘也在地里割稻来着,两口子干活自然是速度快了一点,月牙点了点头,“去了。”

    “那月牙,你中午就和我们搭伙吧,你嫂子刚才在地里捉到了两只野鸡,刚才去拾掇了一下,中午我们烤鸡吃。”胡老大这人很热情,割稻有时候会碰到野鸡。

    野鸡一般都藏在稻田深处,有时候还能捡到野鸡蛋呢,这一次胡老大家里倒是没有捡到野鸡蛋,倒是逮到了两只大野鸡。这些野鸡其实农家人都不喜欢,都是吃他们的稻谷长大的。

    “月牙,来吧,今天这两只野鸡也挺肥的,我和你胡大叔也吃不完,你来搭个伙,自己开火多麻烦。”正说着话呢,胡大婶也来了,但见她手上提了两只已经褪了毛的野鸡。

    这野鸡的个头还真的不小,真的挺肥的。

    “好。”

    月牙这一次倒是没有拒绝,主要是胡老大这人一直很热情,如果拒绝了还会几次三番的来请,到时候也挺不好的。前一个月,胡老大的闺女春妮生了一个小子,月牙还给做了肚兜和老虎鞋送去了。

    傅春江拿到考卷的时候,就奋笔疾书,不似其他人抓耳挠腮的,这样的考卷与他而言,还是太简单了,他做完了之后,时间还挺多,只是时候没到,他不能出去而已。

    终于等到时间到了,他收拾东西出去了。

    “仲安,今日的考卷难吧。”

    张恒走了出来,他的脸红红的,额头上都是汗。

    “嗯,有点难度。”

    他随后就和张恒将考卷分析了一番,白鹿书院的其他学生也围了上来。

    “仲安,你分析的在理,唉,这曾夫子课上都说过,我竟是忘记了。仲安,这考卷真的很难吗?”

    大家都看向傅春江。

    “有一点难度,知识点覆盖的非常全面,还有一些很冷门知识,难度还是有的。”这是傅春江的客观回答,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和他一样,对于大多数人,这卷子都可以称呼为难,不然怎么刷人呢。

    “那就好,仲安都说难,那肯定是难的。”

    张恒听了之后,也是在一旁擦汗,如今他已经成婚,自然是想要能够中举,这样才能在岳丈那边站稳脚跟,这娶了高门小姐有好处也有不好处。程家女儿众多,这女婿那自然都是要拿出来比较,如今他这么一个秀才还真的是压不住场面来。俗话说媳妇不好当,这女婿也一样不好当啊。

    “子恒,我们走吧。”

    “好。”

    时间过的很快,很快就放榜了。

    放榜当日,傅春江正在胡老大家里帮他家的猪看病来着,胡老大家里的老母猪每年都要产很多小猪,可以给他家带来一笔不菲的的收入,最近这些天老母猪总是吃不下去,就找傅春江去看看。

    傅春江偶尔也会去接一些兽医的活计,一般乡亲们家里什么鸡瘟啊,什么牛羊不好啊,都找傅春江去看看,不说傅春江还真的是有两把刷子呢,一看准好。

    “仲安啊,你中了,你高中了,乡试第一,报喜的人都到你家了,你快点回去吧。”

    傅春江听了之后,继续看老母猪,他注意到老母猪的腿脚不好,“胡大叔,你要注意一下猪圈的卫生……”傅春江还准备说话了,胡老大那边都急得流汗了。

    “二爷啊,你还是快点回去吧,你中举了,如今是举人老爷,你怎能在我家里给我的猪看病呢?我可承担不起。”

    如今傅春江是举人老爷,那可就今非昔比了。

    “这猪没多大毛病,就是卫生条件不好,刚刚生完猪仔,褥热之症而已,注意通风,还要勤打扫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傅春江站起身子来,然后就去洗了手,到时不慌不忙的走了出去。

    等到他到家的时候,发现家里已经聚集了好多人。

    “二爷,你中举了,乡试第一,解元。”

    村长也来了,大家都不称呼他为仲安了,而是直接二爷喊上了,这是对于傅春江的尊重,中举那都是举人老爷了。

    而傅春江则是全然没有在乎恭贺的人,而是去月牙的身影。

    “我嫂子呢?”

    傅春江找了半日,也没有找到月牙,不免就有些着急,忙询问道。

    “月牙啊,在厨房烧水。”

    “哦,那我去瞧瞧她。”

    这大满屋子的人,平时都不见人,他中举倒是都来了,有的竟是和他攀亲,当初他家不行的时候,也没见这些人来啊。如今他们来了,倒是大摇大摆的坐在那里,吃着瓜子花生的,那些可是月牙平时都舍不得吃,全部都省下来准备和别人换东西,这些人倒是好意思,还让月牙烧水给他们泡茶喝。

    “嫂子。”

    “仲安,哦,不对,二爷,你中举了,我就知道你肯定中举,还是乡试第一,等着下午,咱们去给爹娘还有你哥上香去,也让他们高兴高兴。”

    月牙倒是一点都不觉得累,她的脸被火烤的红红的,脸都发烫了,脸上却始终带着笑容,如今水已经烧开了,她顺手抓了一把茶叶,都是村里,大碗茶,茶叶都是山上的山茶。

    “嫂子,等着明日我领你去县城下馆子,就我们两个人,怎么样?”

    “好。”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