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手艺人啊
    货郎走后,李月牙免不得埋怨傅春江几句。

    “仲安,你买这个作甚,那货郎嘴上都没个把门的,方才都说的是什么话啊,你……”

    傅春江拿着胭脂,就递给了李月牙:“小嫂子,这个给你。胭脂也不贵,我看女孩儿家都有,你就拿去试试嘛。你看我买都买了,你若是不要,总不能我用吧,我一个大老爷们涂脂抹粉怕是会被人笑话,嫂子你就拿着吧。”傅春江说着就将胭脂往李月牙的怀里一塞,就朝前面走去。

    李月牙还未回过神来,发现两盒胭脂已经在她的怀里了,她这要也不是,不要也不是。她在人群之中,寻那货郎的身影,哪里还有那货郎的影子啊,这种做生意的人,最是害怕别人退货,早就跑的没影了,退货看样子是无法了。

    最终李月牙只得收下胭脂,见到傅春江已经朝前走远,忙加快步伐跟上了傅春江,两人这是去领禀米,领禀米过程非常的顺利,毕竟在绩溪能领禀米的人也就那么几个人,傅春江去了,人就给他了。

    “嫂子啊,我一个大老爷们在这里,你抢着上手,这若是让旁人给瞧见了,那影响太不好了,我也是要脸的人。嫂子,你也知晓,我如今可是有功名在身,嫂子你也知晓吧。”

    李月牙原本是要帮傅春江去背米的,以往都是她来领的,她都习惯了,如今她自然而然就上手了。可傅春江根本就不让,给出的理由,李月牙也无从反驳。

    李月牙虽未读过书,也知晓读书人最是在乎脸面,若是让人瞧见她一个女子背米,傅春江一个大老爷们空手走,确实是让人看不下去。

    “那你分一下吧,我们一人一半。”

    “小嫂子啊,这才多少米啊,我一个人就可以,走吧。回家还要采桑叶,拾掇蚕呢。”

    李月牙最终也没有坚持,就和傅春江两个人往家里赶去,到了家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月牙忙去做饭,两人早上就吃了一块饼,中午都没有进食,她都饿了,傅春江更不用说,肯定是饿了。

    傅春江见李月牙去做饭了,他就去屋后去摘桑叶去了。

    傅家屋后有个桑树林,靠着桑树林还有一小竹林,当然这些桑树远远不够蚕来吃,只是目前蚕还小,暂时还能对付,等到蚕大了,那就要去山上采桑叶。

    傅春江这次去采都是桑树尖上面的嫩叶,这样蚁蚕才能吃得动,蚁蚕是蚕小时候的别称,因看起来很像蚂蚁从而得名。蚁蚕需要的桑叶不多了,傅春江采了一点,也不敢采多了,桑叶也不能隔太久了,不然也就不新鲜。傅春江采完了桑叶,顺手砍了几根竹子,拖着就回家了。见月牙的饭还没有做好,他想去将桑叶洗了干净,然后用小刀将桑叶切成一条一条的。

    蚕种是早就放出来了,蚕种是放在特质的小盒子里面,非常薄的小盒子,上面蒙了一层纱网,傅春江剪开了纱网,将蚕种放了出来,随后用黑布蒙上。

    刚刚出来的蚕种还不能见强光,大约需要过些时辰,蚕种就变成了蚁蚕,就要进食了。傅春江看这边忙的差不多了,正好月牙也喊他去吃饭,他也就出去了。

    今天月牙弄的是手擀面,昨晚就弄出来了,放在外面晒着,今天下了就能吃,她打了一个鸡蛋,这肯定是给傅春江的,然后就拾掇了一下小青菜。表面上她和傅春江的两碗都一样的,不同的是,傅春江的碗大一点,她的小一点而已。事实上呢,鸡蛋是埋在碗底。

    “仲安,洗手吃饭了。”

    李月牙喊了一声,傅春江就从蚕室出来了。

    傅家有个蚕室,很小的地方,傅春江准备得闲了就将蚕室给扩建一下。

    “好的,我来了。”

    傅春江忙放下手中的蔑刀,他刚才在破竹子,准备待会儿编个小竹篮子,今天傅春江瞧见了月牙的竹篮子都破了,需要一个新的。竹编什么的,傅春江还是很拿手。

    傅春江接过碗,下意识的一捞,他就知道月牙肯定是给他藏私了,月牙很抠门的,傅春海觉得她是身上有一百两银子都能饿死的人,她舍不得花钱,处处节省。然而对他确实极为的大方,家里有什么好的都紧着他来。

    鸡蛋什么的,月牙自己那是一个都舍不得吃,都是攒下来去换钱的,偶尔拿出来吃的那都是给他背着。

    “嫂子,我把桑叶切好了,待会儿你去把蚕喂一下,我编给篮子给你。你的篮子都破了。”

    “仲安你还会编篮子啊?”

    李月牙觉得傅春江简直就是一个神人,好像就没有什么是他不会的。这一次傅春江竟然还会编篮子。

    “会啊,除了篮子,我还会编筐子呢,其他竹编我也会,嫂子我是不是很棒啊?”傅春江朝着他咧嘴一笑,其实傅春江还有话没有明说,那就是他也是手艺人,木匠什么的活计他也会,而且手艺还特别的精,绝对比李宝要好得多。

    李月牙见傅春江这样,也笑了。两人吃完,月牙就收拾了一下碗筷,就去蚕室喂蚕去了,她去看了一下,发现傅春江将桑叶都切好了,她真的是只要喂一下就可以。

    她看了一下蚕,发现蚕还没有完全孵化,就准备再等等,也就出去,然后就走到了院里里面,看到傅春江正在那里编篮子,他的手可真的巧啊,还这没有多久,篮子的底都快要做好了。

    “月牙啊,你在家啊。”

    李月牙正在那里注视着傅春江编篮子呢,那边有人就出现了,这人不是旁人,而是孙巧,是孙家的大丫头,月牙正在给她绣嫁衣。她这会儿是来看月牙的嫁衣绣的怎么样。

    “在的,大丫,这边。”

    “你小叔也在家啊。仲安我找月牙说说话。”

    孙巧瞧了傅春江一眼,笑了,她也觉得傅春江长得确实是好,就是家里太穷了,不然村里还是有不少姑娘愿意嫁给他。

    “月牙,我的嫁衣做的怎么样了?”

    “你等下,我拿给你看看啊。”

    月牙说着就去柜子上面将嫁衣给取了下来,这需要一些时日,嫁衣还没有完全绣完。

    “哇,月牙你的手真巧,不愧是大户人家出来了,这要是我就不行,我肯定绣不出来这样的。还有月牙,我今天来还要麻烦你一件事情。你也知道,我针线活不行的。你能不能帮我做双鞋啊,男人的鞋。”

    “嗯?”

    李月牙愣了一下。

    “月牙是这样的,你知道我要嫁给张大郎啊,也知道我们这边的规矩啊,女方都要给男方做双鞋,我这不是害怕自己的针线活不好吗?做了一个四不像出来,到时候被男方家里嫌弃。如今我也在学的,只是暂时还不行。我知道你手巧,你就帮帮我吗?价钱方面好商量。”

    “这可以倒是可以,什么时候要啊?”

    “这个不急,一个月后你给我就行了。”孙巧见月牙答应了,心里的一块大石头就落下来了。这女儿家针线活不好,确实是不行啊,只可惜啊。她从小被她老娘给宠坏了,这些活计她都不怎么行。

    孙巧上头有四个哥哥,就她这么一个女儿,老娘生她的时候都四十有三了,也算是老来得女,一心盼着有个女儿,终于得了一个女儿,那可就疼到骨子里面了。

    孙家的四个哥哥,那也是成气候,都是忠实的庄稼汉,家业都置办起来了,对于这唯一的妹妹也宠着,可以说孙巧在孙家的日子过得可是要比普通大户人家的小姐都要舒服。

    只是临了要出嫁了,她老娘才开始着急,让她学针线活。只可惜,针线活这东西,很多姑娘家那都是从小就学的,孙巧这种临时抱佛脚的肯定不行。

    “那好,一个月后我给你。他多大脚,有码子吗?”

    “有的,我都弄好了,给你哦。对了,材料什么的,我都给你备好了。这些都给你。”孙巧将包裹里面的东西都拿了出来了,李月牙看了之后,这足足可以做两双鞋的。

    “这个东西多了吧。”

    “多了啊,我不知道啊,我也不知道做双鞋要多少材料,这些都给你了,多了你就自己留着,给你自己做一双。那我走了,月牙就全靠你了。钱做完,我就给你哦。”

    孙巧如今轻松多了,想着昨晚她都愁死了,今天她不止一趟呢,早上来过一趟,发现傅家门锁了,就知道月牙怕是出门了,如今可是将她盼回来了,赶紧就将东西给送来了。

    “仲安,哟,你这是在编篮子啊?”

    孙巧出去,就看到傅春江的篮子也差不多好了,傅春江抬头看了她一眼:“是啊,家里的篮子坏了,我今天得空就新做一个。”

    “编得真不错,你们一家人手都巧啊。那仲安啊,那我走了。”

    傅春江朝着她点了点头,继续手上的活计,还差一点点竹篮子就做好了。

    而此时李月牙则是看着孙巧留下来的东西,孙巧这一次送来的东西,可都是好东西,这材料又够做两双鞋,她想着给傅春江也顺手做一双,毕竟傅春江如今也是有功名在身了,怎么也要穿的好一点。

    她看着时候也差不多了,应该是可以去喂蚕了。准备将蚕给喂了,然后去打浆糊,糊鞋底……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