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神乎其技
    傅春江收拾了一下书袋,将三百文收好,随后就和郝大丹往南苑走去。郝大丹对于此事早就司空见惯了。白鹿书院是绩溪最好的书院,能够来这里读书的人,家里多半有些资财,比如他家,就是大甲塘村的乡绅,虽身处南苑,家境倒是也可以。钱财倒是也不缺,他爹要求也不高,就想着他可以有了功名,考个秀才光耀门楣。因而从不反对他与傅春江来往,还让他私下接济一下傅春江,两人关系倒是极好的。

    而傅春江在白鹿书院则是一个特殊,他在白鹿书院读书是无需花钱,读书好了,文章做的也好,是白鹿书院的重点培养的种子选手,禀生整个绩溪也不多,白鹿书院需要这样的优等生充实书院,因而束脩什么的都是意思意思就可以了。

    而傅春江在白鹿书院也开展了新的业务,就是帮一些不成气候的人代写文章。他代写文章与其他人代写不同,傅春江在书法上面造诣颇高,模仿能力颇强,但凡看过此人字迹之后,只要稍加练习,就可将此人的字迹模仿的惟妙惟肖,因而白鹿书院代写业务火热。

    当然傅春江此人也是知足之人,每天只接十个人的代写,不垄断,让白鹿书院其他代写的学生有口饭吃,其他的学生对其也没有意见,因而就他个人而言,在白鹿书院人缘还是极为的不错,尤其是在南苑的学生之中。

    “仲安,你终于回来了,我们可想你了。只可惜你错过了一年一度的比赛,若是在,还有北苑那些人什么事情啊。”说话的是傅春江的同窗好友丁全英。

    “是啊,太可惜了,就差三天啊。错过三场。”

    又一同窗在那里读书,觉得甚是可惜。他们都知晓傅春江家境不好,这些年因他学业好,得了禀生,家境才好起来,可还穷啊。他兄长与他当年治病可花了不少银钱,如今账还没有还上呢。若是得了这二两银子,倒是可以解燃眉之急。

    “那我现在可以报名吗?不是还有四场吗?”

    傅春江此言一出,在场的学生都沉默了一阵子,互相看了一眼。“可以吧,仲安应该还可以,书院没有说不能中途参赛的。你文章做的那般的好,若是四场全胜,也还是有机会啊。”

    郝大丹拍了脑袋,当即回答道,其他同学也纷纷附和道:“是啊,没有说不能中途参赛,仲安,你去与夫子说说,兴许还能够参赛呢。”

    “好。”

    傅春江现在非常的缺钱,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一次机会了,就去找了自己的恩师曾夫子。曾夫子今年已经有六十七岁了,在白鹿书院教书已经有四十年。

    他是考中秀才之后,屡试不第,最终也就放弃,开始执教白鹿书院,倒是也教习出不少学生,如今的国子监祭酒严高便是他的学生,他在白鹿书院威望极高。

    今日天晴。还未到上课的时候,他就端着紫茶壶,靠着椅子在后院懒洋洋的晒着太阳。

    “夫子,我听说书院有比赛。学生因之前因病缺席了,如今学生回来,想问能不能现在参赛?”

    曾夫子放在还闭着眼睛,悠然自得想着一些事情。一听到傅春江的声音,一阵激动,“仲安啊,你回来了。这我要去北苑的人商量一下。参赛应该没有问题,只是如今已进行了三场,你现在参赛,赢面太小了。”

    傅春江可是曾夫子的心头爱,他的得意门生,一直以来曾夫子对傅春江都有所偏爱,夫子偏爱学业成绩好的学生,乃是大家习以为常的事情。

    “夫子,学生想要一试!”

    “那好,马上第四场就要开始了,你随我来。”

    曾夫子将紫茶壶放到了一旁的石桌子上,就起身往书院南堂走去,他让傅春江跟着一道去。

    “什么,仲安要参赛?可以倒是可以,只是他没有前三场的成绩,不合规矩啊。”

    主考官沈夫子有些为难了,可曾夫子据理力争,毕竟傅春江是他的学生,他肯定是会为自己的学生多争取了。而一直处于领先地位的北苑的陈夫子就不乐意了。

    “哪能如此,前三场都无成绩,后四场即使全胜了,那也胜之不武,毕竟七场比赛,取的是均衡数,均衡数最高则得奖。这对于其他学生并不公平。”

    “陈夫子此话就差异了,仲安又不是无故缺席,而是因病不赛,这对他也谈何公平呢?还是陈夫子知晓仲安若是参赛,定得魁首怕了啊?”

    陈夫子今年也有六十整了,八字胡被曾夫子这般一说,都气的翘起来了,“曾夫子枉你还是读书人,竟以你小人之心夺我君子之腹。哼。”长袖一甩,就看向主考官沈夫子。

    沈夫子如今这是左右为难,不管曾夫子还是陈夫子都是白鹿书院的老学者,两个人都开罪不起,最终无法,沈夫子只得将此事上报到白鹿书院院长管三叔,让他定夺。

    管三叔也是为难了很久,才给出了答复:“可以参赛倒是可以,不过必须补全前三场的成绩,在规定时间内。今日开考,若是仲安能在第四场比赛之中,同时完成前三场比赛的答卷,他就可以进入下一轮,答卷内容由陈夫子拟定,曾夫子审批。”

    这下子算是将事情解决了,曾夫子和陈夫子两人也都说不来什么不是来,只是让傅春江一场考试考四场,难度真的是太大了,怕是无人能完成了。

    可傅春江听闻此事之后,当即就大手一挥,“夫子,可以,学生想要试试。”

    陈夫子便去重新拟定了题目,曾夫子也看过之后,点头认可之后,一炷香之后,傅春江就坐在考场之上了,与其他人不同的是,他需要在这一次的考试之中,一场答四卷,才可以继续参赛。

    如今他气定神闲的坐在了考场之中。

    “仲安,给你。”

    傅春江只有一套笔墨纸砚,方才他开口从郝大丹的借用了他的笔墨纸砚,郝大丹今年并未参赛,就将笔墨纸砚借给了傅春江,助他参赛。

    香已经点燃,一炷香的时间,时间一到,就收卷走人,一刻也不耽误。

    “什么?仲安要在这一场考试之中,一场答四卷,这怎么可以啊?前三场都是记诵题,难度倒是不大,写作量倒是极大了,他怎么写得完啊?”

    人群之中有人发出感慨道。

    随后傅春江的考场周围都有好多人为围观,这些人大多数都是没有实力参赛的,还有就是对参赛心灰意冷的,参了太多的次,次次被打击,也就不参赛了。

    “是啊,仲安怎么能写完呢?这也太为难人。”

    窗外有人在议论,马上就巡视走了出来,上前就将这些人给撵走了。而主考官沈夫子就坐在高处,看着正在答卷的学生们,摸了摸胡子,这一届的学生,可要比上一届好得多。

    “这是……”

    沈夫子也没有一直坐在上面,而是走了下来了,在途径傅春江身边的时候,一下子就被傅春江给镇住了,这是怎么回事,这又是什么人?神乎其技。

    但见傅春江双手执笔,两侧都放有稿纸,他是双手都在写,且都在写不同的内容了,而且两边考卷的内容方向都是不一致的,傅春江的文章却做得极为的漂亮。

    沈夫子早年曾在书上看过,这世间有奇人可以左手画方,右手画圆,他已经认为那人已经是世间少有了。而傅春江较他要更为的出色,两管齐下,而且才思如此的敏捷,果然是天赋极高。

    一炷香完了,傅春江端正的将四张答卷递给了沈夫子,交卷后就潇洒的走出考场,而他在一场写四卷的事情,也很快就被传出去,神乎其神啊。

    当然曾夫子很快也就知晓了,晚间回家,心情大好,就连晚饭也多用了一碗。

    “老爷,今日这是怎么了?一会儿笑,一会儿又是叹气啊。”

    夫人凑了上前询问道。

    “夫人啊,我叹气那是因为我无女啊,若是有女未嫁那该多好,我就能招婿了。”

    “啊,老爷,你这是在埋怨为妻肚皮不争气,不能给你生女了,老爷是不是想要纳妾啊。若是想要纳妾,你便明说就好。为妻又不是那般小肚鸡肠之人,明日我便去给老爷寻一房良妾便是。”

    曾夫子一听,这下子可惹事了,谁人不知晓曾夫人那可是有名的醋坛子,肚量极小,果然如今已经上脸了,从耳根子处一直红到了脸颊上,抱着胳膊。

    “夫人啊,为夫都要进棺材的人,哪里是要纳什么妾啊。为夫是想着,为夫有一学生,天赋极高,若是我有女,便可以招他为婿。夫人你是误会我了,你我夫妻多载。你还不知道我吗?”

    曾夫人一听,又想起今日在外头听到的事情。

    “是仲安吧,我今日在外头也听到了,老爷你真的是有眼光,果然没有看错人啊。仲安确实是不错,上次他瞧见我,还唤我师娘,对我礼数有加。他一个秀才老爷,对我这等妇人都这般的礼貌,确实是极为的难得。”

    曾夫子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抿了一口,“是啊,仲安以后定是了不得啊。为夫以后能不能留名青史怕就看他了。”

    而此时傅春江则是收拾一下书袋,准备回去。

    “仲安,这个给你,我姐成婚,你上次让我帮你扯的红头绳给你备好了。”说话的傅春江的同窗张恒,他将红头绳放在傅春江的书桌上。

    “嗯啊,谢了。张恒改日一起讨论庄周。”

    “好。”

    傅春江收拾了一下,就挎着书袋往家赶去。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