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2.密会
    凡购买50%以上v章的小天使们在更新后会立即看到  这时, 坐在姬云另一边的方萍终于也看到了那个年轻男子, 她的反应可就夸张多了,先是低叫了一声,然后用双手捂住嘴巴, 眼睛瞪得大大的, 声音都颤抖了,“偶巴?啊,我的天啊, 是敏昌偶巴!偶巴,啊你爱在哟偶巴!”

    姬云听着方萍说的奇怪外语,不解地看她,“你认识他?”

    方萍脸都红了,好像觉得很热似的用手扇着风, 还喘着粗气捂着心口, “敏昌偶巴啊!是敏昌偶巴!”

    田霞被方萍给吵醒了,看了一眼说,“哦,是那个韩国明星嘛, 就是演《恋爱花园》的那个!别说方小囡认识他,阿姨我都认识他!我女儿也是这幅德行,整天wuli偶巴叫个不停!”

    姬云又转过头,看看敏昌, 明星?

    明星的身份和他身上的浓郁灵气有什么关系么?

    她还在思索着, 方萍拽拽她, “云云,你和我换个座位好不好?嗷嗷,我得找偶巴签名啊!还有合影!”

    她还在激动呢,姬云一口拒绝,“不行。小说 我不换。”

    方萍一脸失望,不过也不敢得罪姬云,只好哀叹一声。

    这时候机长广播说准备起飞了,方萍没忘了姬正扬雇她来是干什么的,赶紧系好安全带,又转身看看顾岚、田霞和姬云,再嘱咐一句,“顾阿姨要是不舒服要叫我啊。”

    飞机起飞把姬云的注意力引走了一会儿,飞行平稳之后,空姐来送饮品食物,头等舱里的乘客们这时都知道有一个大明星和他们同乘这架飞机,渐渐开始有人向他索要签名和拍照,敏昌的助理很有经验,把影迷合影签名的平均时间控制到了五秒钟左右。

    方萍如愿得到了签名和合影后也没再提要换座位的事,还小声问姬云,“你也喜欢敏昌偶巴啊?”

    姬云老实回答,“我刚才都不知道他是谁,只是觉得他挺特别的。”

    她见过的英俊男子不知凡几,敏昌只能算是一般好看,她也没看过敏昌演的电视剧和他的劲歌热舞表演,暂时体会不到为何方萍和几位空姐、乘客们为什么对见到敏昌感到激动快乐,不过,这趟航班上提供wifi,姬云用手机上了网,在方萍的推荐下看了个敏昌今年新年演唱会的视频。

    跟舞台下那些尖叫哭泣连蹦带跳的粉丝比,方萍他们算是很克制了。

    姬云关了手机,看看一边戴着耳机假寐的敏昌,再想想昨天见到的李征,虽然没有将灵力放入这两个人体内探查,但以姬云的经验看,他们应该并不具有灵根灵脉,和普通凡人并无太大区别。

    敏昌的体质其实还不如李征,但灵气浓郁的程度却远胜于他,假如把李征的灵气比作一块手掌大小的上品灵石,那么敏昌的灵气就是一整个人体那么的一块上品灵石。

    可见,这种五色灵气的多寡,和体质并没有联系。

    姬云微微皱眉,究竟是什么决定了一个凡人拥有灵气的多寡呢?她思索了一会儿仍然不得要领,不过,既然发现了第一个,第二个,相信很快就会遇到更多这样散发灵气的人,她总会弄明白的。

    姬云放下心头疑团,和方萍一起请空姐带她们去参观了驾驶室。机长和副机长对她的各种问题也没有表现出不耐烦。

    从驾驶舱回来后姬云和方萍换了座位,靠在舷窗边看窗外小山般的白云,还有云层下的河川大地。

    她伸出一股灵力探查,发觉在高空中,灵气依然稀薄。

    飞机在c市机场降落,顾岚的老友王启珊和她的丈夫李根生早就在等着了。

    王启珊的农家小院在峻城山下的一个小村里,姬云一下车就感受到四周灵气波动,比s市要浓郁得多,不由心中一喜。

    顾岚和王启珊老李三人叙旧,老友劫后重逢,有很多话说,她怕姬云无聊,就让方萍和她一起在村子中走走看看。

    这村里的人多是王李两家的亲戚,对姬云很热情客气,不仅有人送给她几小篓橘子,还叫了一个和她年纪仿佛的小姑娘朵朵陪着她玩。

    朵朵带姬云和方萍到了村后的小溪边,那里坐着几个老头儿一边吸着烟一边垂钓,不过似乎没人真的在意能不能钓上鱼,因为有几个小孩跳在溪里玩水,就这样,还有一个老头儿钓上了一只手指长的虾,他用一根草把虾拴起来送给了姬云。

    走回村子时,姬云看到一棵挂满了各色彩色布条的大树,浓郁的灵气萦绕在翠绿的枝叶间。

    朵朵指着大树说,“那是黄角爷爷。”

    姬云一听,明白这是村中崇拜的神树,树上所挂的布条其实都是红布条,是村民许愿时挂上的,不过一些被日晒雨淋后变了颜色。

    方萍做护士做久了,生离死别见得多,可是她不管基督佛祖土地公公什么都信一点,她看这棵大树至少有百年以上树龄,红绸布把树枝都挂满了,就问朵朵,“我们可以去拜一拜么?”

    “我带你们去看看吧。”朵朵领着她们走过去,走近了一看,那棵大树树干粗壮,恐怕要四五个成年人合抱才行,枝繁叶茂,树荫浓密,树下放了一个石砖砌成的供桌,上面摆了香烛,香炉里的灰都溢出来了,香炉前面还放了一碗新鲜的米饭,一堆叠放好的橘子,和一只烧鸡。不过,烧鸡的鸡头和脖子不翼而飞,还缺了条腿。

    走到树下面方萍更是觉得浑身毛孔都开张开了,凉浸浸的说不出的舒适,赶快双手合十拜了拜,又问朵朵,“我能给黄角爷爷上柱香么?许愿怎么许?挂红布是怎么挂的?要不要交香火钱?有没有功德箱啊?”

    朵朵被连珠炮打得发蒙,姬云皱皱眉问,“朵朵,这烧鸡是谁吃的?”

    朵朵把手指放在嘴唇中间做个“嘘”的样子,指指树根下面。

    姬云这才看到,大树根部下面有个洞,碗口粗细的洞口伸出了一个毛茸茸的嘴筒子,黑色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