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零五章 白狐公
    当天夜里,叶沙终于再次接纳了阿柚。

    不管墨穷是不是在关注他,直接和阿柚翻云覆雨,胡闹了一晚上。

    他想通了,从监狱里签了志愿书出来,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呢?

    并不是多活几日,他知道自己随时可能死掉,他不怕死,可明知自己活不长,又何必约束自己呢?

    他想给自己留个孩子,他问过了,如果他有孩子会怎样,墨穷告诉他,孩子是无辜的。

    人一旦有了追求,做事就有了动力。

    他第二天醒来,向墨穷请求先去一趟平安京。

    平安京就在这不远,往南到琵琶湖就是了,对他而言不过一日的路程。

    他不想像一个傻子一样,就这么在山里找酒吞童子。他想尽可能地给自己增添保险,比如去城里问问阴阳师,或是拉几个志同道合之辈一起去。

    再不济,弄到点克制妖怪的道具也好啊。

    他知道,酒吞童子死于大将军源赖光之手,叶沙想去碰碰运气,万一撞上源赖光准备出山呢?跟着一起混岂不美哉?

    墨穷倒是无所谓,他只是想确定这个世界有没有妖怪鬼神之流,没有的话,他之后才好知道用什么标准来分辨有没有收容物,毕竟一些收容物效果表面上和法术其实很难分辨。

    叶沙得了首肯后,立刻带人往平安京去。

    眼看着要到了平安京,叶沙把车藏在了树林里,牵着马带人步行进京。

    他也是谨慎,知道自己这山神是假的,所以不敢大张旗鼓地以山神的身份进京。

    这可是平安京,跟乡下地方不一样,万一有人认出自己不是什么山神,把自己砍了怎么办?

    他决定能装山神再装山神,不能装就说自己是野武士。

    然而很可惜,他想低调都低调不了,在这座城市里,即便什么话也没说,这般强壮和高大的身躯,亦是极为高调的。

    北边是宫门,所以他绕到南边的罗城门。

    却发现这里时不时能看到散落的尸体或枯骨,根本无人收拾。

    而且跟华夏的城池不同的是,门就单独立在那,过了门还是一片荒凉,并没有房子,仅有地上很明显是人走出来的如道路般的痕迹。

    偶尔看到枯骨,四个随从加上两个农民,吓得贴在一起走。

    阿柚自觉体内有山神的元气,虽然心里打鼓,但揽着叶沙又有无穷的安全感,倒是强自镇定。

    现在正是傍晚,叶沙脚步匆匆,只想赶紧进城。

    可这传说中的平安京,却丝毫没有他想象中的繁华,甚至极为暮气和阴森。

    天还没彻底黑,叶沙瞥见前面有两个路人,也是脚步匆匆,于是大跨几步喊道:“嘿!”

    前面两个路人听到喊声,直接吓趴了,扭头看到叶沙这么个光着膀子的肌肉男,顿时面如土色。

    叶沙走上去,这两人疯了一般爬起来跑。

    看到这一幕,叶沙心里有数了,在普通的平民眼中,自己根本就不像个人。

    能拆穿自己的,恐怕只有一些有真本事的人了,比如阴阳师。

    他也不追,带着人慢慢地走,经过一段漫长的土路,终于看到了两侧层次分明的房屋。

    也不知道是那两个路人喊了什么,还是自己长相的问题,老远看到他从罗城门方向过来,城里就鸡飞狗跳,许多人钻进屋子里,把门窗紧闭。

    “大家不要怕,我不是鬼!”叶沙喊道。

    然而两侧屋坊一片死寂,根本没人理他。

    叶沙不识路啊,只得上前找了一户人家敲门。

    “咚咚咚……”里面无人应答。

    天色渐渐黑了,周围鸦雀无声的,搞得叶沙心里都有点慌。

    “有人吗?应个声。”叶沙说道。

    里面还是死寂一片。

    叶沙直接撩起窗户往里看,这里破房子的窗户,就是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