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章 特使亚当斯
    这人当然是亚当斯,他让忽必烈非常头痛。

    此人抓也抓不到,天天晚上过来打扰自己睡觉,让忽必烈一点办法也没有,干脆就天天听他讲故事。

    一般这人只说些已经发生的事,或是编了一些稀奇古怪的末日。

    让忽必烈一听就是一夜,都不怎么上朝了。

    这年头哪有什么末日小说,一个生化末日,活死人丧尸危机,就让他听得津津有味。更别说还有什么‘克隆人’末日,机械末日,虫族末日等,更是让他脑洞大开,欲罢不能。

    尤其是最近,开始讲些自然规律崩溃导致的末日。

    比如水的冰点大幅度降低,和某种空气一样。

    起初听亚当斯解释冰点的意义,说什么这会导致水结冰更加困难,世界上将几乎不会出现降雪。

    忽必烈还很开心,说:“这不更好吗?至此我北国将不会再是大雪冰封千里,而是如江南一般的温润风光。”

    然而亚当斯说道:“并不是这样,水的冰点降低,并不代表热量没了。北国不仅不会温暖,反而会更加冰冷,世界上将会出现一种极寒的水,沾染一点,就会冻伤。”

    “因为冰只会吸收人体表的热量,但水却可以渗透。”

    “江河湖水结冰,对水中的生物而言,其实是一种保暖的环境,它隔绝了外界的极寒,使得冰层下的河床是温暖的。但如果水不会结冰,而是直接接触并渗透所有淤泥、河水里的生物,那么它们都会冻死。”

    “因为水的热转化率太高了,天冷到极点,水就冷到极点,它会杀死当时吸收水分的生物。届时人们冬天会发现一种奇异的现象,那就是河里都是硬邦邦的干鱼,而水依旧活泼。”

    “这还是小事,在大地的极北与极南之地,都有庞大的冰川,这些由冰层构成的陆地,会瞬间因此而液化,这些水导致的海啸,会淹没陆地,恐怕只有吐蕃可以幸免。”

    诸如此类的说辞,忽必烈自然是听不太懂。

    但亚当斯总能用一些通俗的语言来注释,帮他理解一些自然规律的改变,所导致的一连串现象。经过他深入浅出的描述,忽必烈总是觉得亚当斯说的很有道理。

    这世界是无比精致的,天道变了一点,对生命而言都是灾难。

    忽必烈这两个月来,听得津津有味,认为亚当斯对于世界,似乎有一种独特的认识,这种认识,是朝廷内外所有大学问家都不曾和他说过的,亦不曾去想过的。

    谁会吧一个冰点的事,当做什么大事,冰点是什么玩意儿?那些汉人嘴里都说纲常失序才是大事。

    哪知天地之数,这么一点变了,就是天翻地覆的灾难。

    好在,忽必烈想着:世界没有如果,世界就该是这样的

    所以忽必烈都把亚当斯的话当做故事来听,倒是津津有味,没有压力。

    他是个爱才的人,亚当斯是他生平所见最神秘的存在,所以他多次希望亚当斯能辅佐他。

    但是亚当斯到现在为止,却连身份也不漏。

    目的一直让人看不透,每次问起身份来,只说是个使者,至于什么使者,对方都是一句:你猜?

    于是上次忽必烈说:“使者大才,总是从一件小事而联想出末日。知微见著,见一叶可知秋来,窥一斑可晓全豹。何不推演一番我大元的未来?”

    在他软磨硬泡下,亚当斯终于说了些大元的未来:亡于大明。

    他当然不会认为亚当斯真的会预言未来,只道这是亚当斯暗示自己的身份。

    对方的势力极为神秘,又说大元要亡于大明,忽必烈自然就认为对方是这所谓‘大明’的人,这是在吹嘘自己的势力终将灭元。

    所以他就去查,查到中土的拜火教崇拜大明王、小明王,继而追根溯源,想到拜火教是从波斯祆教传来。而祆教已经被伊尔汗国灭了,伊尔汗国又是第一个臣服自己,愿意作为藩属的蒙·古汗国。

    忽必烈继而猜测,对方可能是被灭的波斯祆教残党,因为总坛被灭,于是来到中原,妄图说动他成为国教,如若不成,则行大逆之事。

    “使者,上次你说我大元要亡于大明,我查了很久,才知道你可能指的是祆教……莫非你是波斯祆教特使?”忽必烈说道。

    这脑洞,亚当斯佩服之至。

    “大汗你又猜错了,我不是祆教的人,你再猜猜。”

    见到自己又错,忽必烈不耐烦了,他猜了这么多次,次次都错,饶是他有再大的耐心,此刻也受不了了。

    尤其是最近烦心江南的事,实在没心思跟他磨了:“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背后又是什么势力?”

    亚当斯笑道:“避免,以及解决故事中灾难的人。”

    忽必烈哑然失笑,故事就是故事,他虽然沉迷,但并不当一回事。

    世上没有如果,亚当斯话里的意思,却是这些‘如果’真会发生,继而这个使者,及其背后的势力,则去解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