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七十章 精神冲击
    听了墨穷的话,又见他一副淡定的模样,荷官眉头一动,诧异地看着墨穷。

    “难道是来七日赌的?”她反应过来,墨穷可能是社员。

    否则哪有刚赌上人生,好不容易把全部家产赢回来后,还这么淡定的?

    而且七日,这恐怕不是巧合。

    随后心里一阵无语,有没有搞错啊,随便赌就好了,怎么跟来闹事一样。

    不过回想到刚才的赌局,从第十四轮开始算的话,这人已有连续四轮破亿赌局了。

    尤其是第十七轮,十三亿多。

    这是史诗开局,从来没哪个社员会单场赌这么大的。

    荷官看着墨穷的眼神放着光,旁边一个熟客见了问道“他恐怕这辈子都不敢再赌了吧?”

    “他肯定还会来的,这可是个大肥羊。”荷官小声说道。

    那熟客哑然失笑,还赌?不可能的,刚才都快把自己赌死了,怎么可能还来?世界上哪有头这么铁的人?

    如果还来赌,那还真的就是大肥羊了。

    今天到此为止,墨穷带着汉娜离开了。

    对于墨穷的要求,汉娜僵了一下,点点头答应了。

    她跟在墨穷屁股后面上楼,一直到墨穷的房间门口。

    然后墨穷却问道“你没地方住吗?”

    “???”汉娜莫名其妙。

    墨穷笑道“今晚我还有事,明天早上过来找我就好了。”

    “诶?”汉娜愕然万分,尴尬到想死。

    “原来陪玩,就真的是陪你到处玩吗?”

    “你以为呢?”墨穷道。

    汉娜尴尬道“我……”

    哪有这样的人啊?竟然把她拒之门外。

    “你到底要玩什么?”汉娜奇怪道。

    “赌钱啊。”墨穷说道。

    “……”汉娜骇然地看着墨穷“什么!你还赌?”

    疯了吧?之前差点输掉全部家产的人是谁啊?

    之前打电话求救,说十赌十输再也不赌的不是你吗?

    怎么一口气赢回来之后,又忘了?

    汉娜跟看怪物一样看墨穷,刚经历了人生终极大起大落,竟然还笑嘻嘻地要赌,这人是怪胎吧!

    “不要,我不会赔你赌了,你是个疯子。”汉娜说道。

    “你是对的,那一百万就算了吧。”墨穷点点头道。

    “诶诶,等一下!”她踌躇半天不肯离去,今天除了跟墨穷蹭了一顿大餐以外,几乎一无所得。

    墨穷说道“放心,接下来我最多只输一百万。”

    汉娜知道墨穷很有钱,只输一百万的话,对他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最终她还是想要那一百万打赏,说道“好吧……但你为什么一定要赌?我们……我们玩点什么不好?”

    墨穷笑道“你钓过鱼吗?”

    “诶?这跟钓鱼有什么关系?”汉娜不解道。

    “等你想通这个问题,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要赌了。”墨穷笑道。

    汉娜似懂非懂地,不知道钓鱼到底什么意思。

    墨穷也不解释,他决定做完七日赌后,就介绍汉娜去外围企业上班,比如某连锁干洗店?

    在外围企业上班的,不一定有外围编制,有的人给蓝白社打一辈子工都不知道自己给蓝白社打工。

    虽然她可以为了钱出卖身体,但她并不是一个势利的人。

    当墨穷在别人眼中要成为穷光蛋,甚至负债累累了,她依旧愿意站在墨穷这边,希望他能赢,甚至鼓励和安慰他。

    墨穷最后一无所有时,给她的一万筹码,都没有拿走,而是继续按照约定押在小上,并且为他发自内心地呐喊。

    这是个本性很温柔的女人,有着强烈的同理心,且热爱生活。

    墨穷并不介意完成她的梦想。

    ……

    第二天,把借的钱都还了,墨穷又来到了赌场,不过这回他只是在楼下随便赌赌。

    少则十几万,多则百万,输赢由天定。

    汉娜坐在他旁边,直感觉这人败家到了极点。

    “你已经输了五百万了!说好了只输一百万呢?”汉娜抓狂道。

    墨穷笑道“我的意思是,单场最多输一百万。”

    “什么!你是魔鬼吗?”汉娜倒吸一口气。

    “我这是正常玩啊。”墨穷说道。

    汉娜无语,跟昨天的疯狂比起来,这确实是正常玩了。

    正常地像个烂赌鬼。

    在旁人眼里,他已经上头了,一千万筹码输光,就让女人再去取一千万。

    输多赢少,一两个小时后又输光,继续取钱。

    几个赌桌来回换,鏖战了十几个小时。

    有的赌客中午来玩了一下就走了,晚上过来,看到他还在这。

    不过只有全程陪同的汉娜知道,这家伙一天下来,输了一亿四千万!

    简直是温水煮青蛙,每次十几万几十万的输,有时直接输掉一百万。

    积累下来,也直接变成一个恐怖的数字。

    如此到了第七天,墨穷输掉了将近九亿。

    汉娜拉都拉不住,最后都麻木了,不知道墨穷到底怎么想的。

    之前还因为舍不得一个亿白输,红着眼往后翻倍。

    现在又一点点输掉更多,难道你慢慢输就不是输了吗?

    就在墨穷还剩几场便刷满后,一个中年白人拍了拍他的桌子笑道“朋友,还记得我吗?”

    “嗯。”墨穷认出来,这家伙是之前看他在楼上豪赌的人之一。

    中年白人笑道“你一直这么赌太无趣了,有没有兴趣跟我去包厢赌?”

    “哈?”墨穷乐了,笑道“你这不给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