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三十三章 超越认知的涂装
    这句话何其矛盾。既不可描述,又还是知道其为大宝剑。

    “这是剑?这颜色……”墨穷歪着头。

    苟爷说道:“我其实也看不懂,不过它送去涂装前是个大宝剑,是我用的主要冷兵器。上面涂装的,乃是不可描述的颜料。”

    “所谓不可描述的颜料,是蓝白社已收容的一件阿尔法收容物。主要特性就是它无法真实描述,无法确切名状,其颜色乃是超出一切常识的颜色,成分乃是超出一切常识的成分。不可知、不可理、不可解……”

    “一旦有物质被那颜料染色,那么被染色的物质也怎么看都变得无可名状了,甚至连形状都看不出来。”

    墨穷一下子就懂了,这种涂装还是很有用的,简直是最好的伪装涂料。

    当然,这种伪装不是为了不让人发现,而是为了让别人发现了也看不懂。

    这东西本身还是极为惹人注目的,不可能有谁能忽视它,因为完全没见过!

    涂装武器上,别人连这是什么玩意儿都不知道,首先就被震慑住了。

    其次脑中完全没有对他成形成体系的概念,也就很难躲避,这一剑下去,恐怕谁都会大幅度地躲闪了。

    毕竟都不知道这把剑多长……多宽……嗯,都不知道它是把剑,挥个这玩意儿,便宜占大了。

    “平时怎么没看你用?”墨穷问道。

    苟爷笑道:“有必要用吗?对付死物这玩意儿没用,对付有思想的收容物,其实主要还是靠唬。比如饕餮,是,它不认识这把剑,但它能把这剑吃了……你敢拿这剑砍它吗?懂吧,这种武器的功能基本靠吹牛啊,吹到饕餮不敢吃它,才是正确的使用方式。”

    墨穷一笑,这他太懂了。连吹带唬,是一名优秀社员的重要技能,越优秀的社员,越要会吹牛。

    像木甲人那种榆木脑袋,轴得很,这东西可能不管用。

    但对付收容物持有者那种人类,这玩意儿突然拿出来,能有奇效!

    之前应对乐高父子俩,他要有这种兵器,能把他们忽悠瘸了!

    吹逼收容主义,尽管很多时候派不上用场,但不管怎么说,社员是手段越多越好的。

    晋级贝塔,脱掉新手的帽子,弄个这种武器,怎么也算是多了一大手段了。

    “那颜料人可以用吗?”墨穷问道。

    “用可以用,但不被允许,除非一直确保被涂装的生物被封闭关押,否则见到活着的无可名状之物,我们会对其收容,乃至消灭。”苟爷说道。

    墨穷说道:“是因为……未知?”

    苟爷说道:“无可名状化后,别人没法确切描述你的状态,包括所说的话,也变得不可理解。也就是不能确定你还是不是你。唯一的方法,就是穿戴具有识别性的装备,或者画上某个符号标记。但还是不能排除同样无法名状的异常生物,伪装成使用了颜料的自己人。”

    “这……这么说它是永久性的效应?”墨穷沉吟。

    “被涂装上去的染料,是洗不掉的,乃是终身受用。一个人如果无可名状化,从某种角度上讲,我们没法把那个人当做同胞了。没法交流,没法沟通,没法再融入集体。明知他可能是某个社员涂装了颜料,但谁又能确定,那个移动的,不可理解的生物,不是某个恐怖的收容物呢?”苟爷说道。

    墨穷明白了,当谁也无法理解你时,你已经脱离社会了。

    蓝白社也一样,如果一个社员为了任务需求,而进行这种涂装,那么基本上他不可能回到过去的生活了。

    任务完成后回来的那个不可思议的生物,以莫名其妙的姿态,说着无法理解的话语。

    蓝白社见了是该攻击呢?还是该认为他是社员呢?

    就算有识别标记,接纳他,那个社员也废了,总不可能还让他行走在社会中吧?包括蓝白社内部都很难行走,走到哪都会被以为是收容物入侵……

    “所以只能用在死物上啊,你握着它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