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百三十章 大新闻
    “卡勒姆为何没有头部?是收容物效应导致的吗?”

    “不是,头部是被刀具慢慢剁下来的。”

    “哦?死者的死亡时间是上午七点,当时他只与自己的女儿在一起,那是个八岁的小女孩。”

    达尔文小队的调查极为迅猛,花音他们很快就锁定了欧拉,并且拿到了欧拉的资料。

    “不对,这是假资料,当地帮会前不久做的伪身份,这个欧拉实际上是被卡勒姆拐带的,他们没有父女关系。”

    “我们暂时可以认定,欧拉用收容物杀死了卡勒姆,邻居在卡勒姆的死亡时间之后看到过欧拉一个人从屋子离开,并且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她离开时穿着白色连衣裙,背着蓝色小书包,目前还没有找到死者的头部……我们有理由相信,那个头……被带走了。”

    达尔文小队几人推断了一下后,细思恐极。

    “找到她,无论如何也要找到这个女孩。”

    “她一个人在外已经十个小时了,不可能什么事都没做。”

    蓝白社的效率非常高,目标特征明显,相貌身材外加穿着全都知道的情况下,想找一个人太简单了。

    仅仅几分钟,他们就掌握了欧拉上午的行踪。

    “她杀死卡勒姆后,一个人平静地离开白人社区,之后我们在两个街区外的一个院子发现了血迹。经调查,那个院子是群众帮的地盘,我们问了群众帮里的自己人,他说住在那个院子的克鲁是负责与卡勒姆接触的帮众,也是负责恐吓与调·教欧拉的人。”

    “花音,那个院子里只留下了四滩黑血……原因不明,与卡勒姆的黑血同一个性质。”

    花音听了沉吟道:“目的是复仇?先杀卡勒姆,然后淡定自若地又去找卡勒姆的帮凶……现在那四人生死不知吗?”

    “是的,另外群众帮的老大阿金纳的豪宅,在几个小时后出现了意外,完全烧毁,经过调查,那是故意纵火,现场有六具尸体被烧成了灰。不过阿金纳本人没事,并且宣称那是意外失火。”

    众人面面相觑,这就很有猫腻了。

    那六个人是不是外围,他们不清楚,因为如果是要配合这次演习的话,就算是外围,教官也会给他们假的资料。正如卡勒姆,明显是外围,但教官嘴上却是要说那个人跟蓝白社没关系。

    不过他们有理由相信,豪宅里发生的事一定跟墨穷有关系,大抵是墨穷展现了收容物的力量,并且与阿金纳打成了某种交易,或者说合作。

    “非常恶劣,又是六具尸体,更甚至欧拉很可能还控制了阿金纳,能借助到群众帮的力量。”

    “这收容物绝不简单!”

    “欧拉到底是什么目的?按照人设,她应该是想回家才对,不过也不一定,现在看来报复所有欺负过她的人,也是很有可能的。”

    他们正商讨着,突然一份最新情报传来。

    “找到欧拉了,阿金纳买了两张去坦桑尼亚的机票,其中一张用的是欧拉的假身份购买的。”

    “目前这架航班已经起飞四十分钟,根据机场的登机记录,欧拉与阿金纳都办理了登机手续。现场有照片很清楚,就是欧拉。”

    这个情报非常重要,等于直接找到了目标。

    “不能让她出境,立刻联系上那架航班的机长,让他提前降落到附近的机场。”花音说道。

    任务仅限于肯尼亚,这是一个潜规则,此刻欧拉上了一架飞机要出境,自然不能让她走。

    蓝白社直接联系有关部门,并通知到那机长,令其以飞机故障为由,提前降落到境内的某个机场。

    同时他们所有人也已最快的速度赶过去,且那机场所在地的警方也会协助他们。

    “感觉不对劲啊。”路上游辛奇怪道。

    “怎么了?”花音问道。

    “毫无伪装可言,发现尸体立刻就锁定了欧拉,可以说没有别的嫌疑人。而她又以正常的渠道买机票,并且登上飞机,这可以说是明目张胆了。”游辛说道,他的言下之意,就是这也太不隐蔽了,想想克里斯当初多猥琐吧,不确定安全,决不暴·露真身。

    可是墨穷,却是直接真身暴·露在他们眼中,似乎真的把这世界当做没有蓝白社的世界一样行动。

    “或许是因为人设限制吧?她毕竟是个八岁的小女孩,就算墨穷本人知道这样一定会被我们找到行踪,可却是无可奈何,只能这么做。”花音说道。

    “无可奈何也必然留有后手,她一定知道我们可以提前降落飞机,说不定已经做好了跟我们正面对决的准备,不得不防。”游辛说道。

    众人听了都心里一紧,是了,墨穷怎么可能一点后路都不留?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出境,定然是想好了被包围后的脱身之策。

    而一旦有过一次交锋还让她跑了,那么下次就难了,因为对方知道有蓝白社抓她了,墨穷的限制等于又放开了许多。

    ……

    南迪市机场,原本去往坦桑尼亚的一班飞机降落到了这里。

    乘客们不满且后怕地从飞机上下来,滞留在机场的休息厅。

    蓝白社的人已经等待多时,在人群中寻找欧拉的身影。

    然而并没有找到,别说欧拉,连阿金纳都不见了。

    “怎么可能?跑了?确认他们登机了吗?”情况汇报给路上的达尔文小队,众人皆是惊奇。

    “确认了,询问了空乘,飞机是坐满的,没有人没登机,不过在问及欧拉和阿金纳时,空乘表示没印象。”当地的外围人员说道。

    众人再次确认内罗毕登机的监控,可以看到欧拉是上了飞机的。

    “奇怪,怎么会没印象?那航班大部分都是黑人,一个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