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百二十二章 没有杀伤力的收容物
    所谓的家,是一栋两层的小洋楼,所在的地方是白人社区的核心地带,户主都是白人。

    那里的户主若是回国,长期不来内罗毕的话,有些会把房子租出去。

    不过,当地人想从他们手里租到房子是不可能的,他们只会租给白人。

    但显然卡勒姆有这个条件,租到一栋。

    其实他租不到也没关系,蓝白社会帮他租到的。

    是的,墨穷一下子就看得出来,卡勒姆这个人物是外围人员。

    其小偷、骗子的身份是真的,与各国帮会关系不浅,充当灰色情报贩子也是真的。

    但将他当做棋子的各国帮会,就完全不知道他其实是蓝白社的情报员。

    当然,在这次的任务中,他就是一个真正的坏蛋……

    而墨穷……第一步就需要摆脱他的控制。

    “好可爱的宝贝,你叫什么名字?”卡勒姆牵着她拜访四邻,自然引来一片欢迎。

    对此,墨穷谨记着人设,自闭了几秒钟后,才轻启苍白的道:“欧拉……”

    邻居见她没有同龄人的活泼,明明一副可爱公主的模样,却有点自闭忧郁,不禁奇怪地看向卡勒姆。

    卡勒姆也是演技精湛,眼神微黯,摸了摸墨穷的头说道:“我夫人去世后,欧拉就乖了很多……”

    “我懂了,啊,欧拉真是乖呢。”邻居一听,流露出了然的神色,自以为懂了,然后看向墨穷多了几分怜爱。

    墨穷心中无语:你懂什么了你就懂了……

    然后,她更自闭了……

    卡勒姆牵着她把邻居认识了个遍,跟有孩子的家庭,就聊欧拉,跟没孩子的家庭,就聊欧拉多么缺失母爱……

    这家伙非常健谈,完全把握了人物精髓,这使得不少人对这个新邻居印象深刻。

    甚至有单亲带孩子的女邻居,对卡勒姆颇有意思。

    晚上,尝遍了各家的点心,被带回家的墨穷,就注意到卡勒姆这个夫人去世,坚强带孩子的慈父之脸,瞬间就变了。

    卡勒姆不耐烦地将墨穷扔进二楼道:“你怎么又这么自闭了!我不是给你买了新蜡笔嘛!你要去套话知道吗?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说?”

    他瞪着墨穷,突然将卧室中一个画板上放置的未开封的一盒蜡笔抓起来,狠狠地往地上一砸。

    “听着!明天放学回来,你就去跟对面家小孩玩,问问他们家最近有什么出行计划,然后告诉我!”卡勒姆捏着墨穷的脸说道,他口中的上学,乃是送到当地帮会那里寄管,给邻居做出她每天都去上学的假象。

    墨穷被捏着脸,但眼睛却看向一旁被掀翻的画板,以及被摔开的一盒蜡笔。

    “说话啊!明天再这样,以后就不要想画画了!”卡勒姆见状,直接将画板上的一副蜡笔画扯下来,一下子撕了个粉碎。

    墨穷很清楚,那副画是画着欧拉的亲生父母,欧拉不敢反抗,但也一直没有认命,始终想着找回家。

    为了怕自己忘记父母的样子,就不停地画,不停地画。

    而蜡笔与画板则是她配合卡勒姆的唯一要求。

    “哭……给我哭!”联络器里响起易波的声音。

    墨穷内心翻个白眼,硬生生挤出两滴眼泪,嘴一瘪嘤嘤嘤起来。

    卡勒姆却是直接一只手掐住墨穷的脖子把她微微提起来,虽然一点都不疼,但依旧把墨穷掐懵了。因为这力度足以让一个真正的小女孩受伤。

    就见这家伙瞪着墨穷说道:“笑!给我笑!”

    墨穷瞪着卡勒姆,憋红的小脸露出十分僵硬的笑容。

    卡勒姆哼了一声,松开手走出卧室,顺带将房门锁上。

    今天去领居家吃了点心和饮料,所以他连给欧拉准备晚餐都给省了。

    “我真是醉了,我只要一哭,他就会打我是吗?”墨穷说道。

    “嗯哼……”易波在麦里说道。

    墨穷叹气,他知道卡勒姆在演戏,但依旧很窝火。刚才一番举动也是教官组明明白白地告诉他:欧拉与卡勒姆没有合作的可能,他也不会对欧拉有任何帮助,乃是真正的敌人。如果不配合卡勒姆,她真的会被杀死,之前的力度再大一些,一个普通的女孩完全可以被拧断脖子。

    倘若这这场任务中,被易波宣布:你被卡勒姆杀害。

    那他的评分不用说,低得可怕。

    “啧……”墨穷琼鼻微皱,摸了摸脖子,立刻爬向掀翻的画板。

    不管是刚才卡勒姆摔打画板和蜡笔的举动有提示收容物的可能。还是这两样东西对欧拉极为重要。

    墨穷此刻都要第一时间扑向那里。

    拿起被撕掉的画,依稀可以看到稚嫩的画风,一个小女孩在一个木屋前,一左一右分别是父母。

    虽说这画风让墨穷完全看不出欧拉的父母应该是什么样,但欧拉人设中不停的画,乃是在加深心中对父母模样的记忆。

    没发现异常,墨穷立刻转而拿起画板和蜡笔。

    就见对这些东西又亲又抱,丢来丢去,甚至拿蜡笔在手臂上涂鸦,十分滑稽。

    总算,让墨穷发现了异常: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