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五章 全球合伙人
    接下来一天,墨穷都在了解蓝白社的情况。

    老安是个正式人员,如今在这指导限制者,是他的‘休假’工作。

    他负责传授外围工作人员所需要记住的行为准则,这些并不复杂,基本上墨穷从张伟他们那里也知道了差不多。

    不过老安说得更为详尽,所有规矩的细节以及为什么要这么做都讲得清清楚楚。

    比如他就告诉墨穷,外围人员在遇到麻烦后,不要想着自己解决,先寻求法律途径,如果不行,可以联系附近的办事处寻求帮助。

    在全球各地,蓝白社都有产业,形成庞大的经济链条。

    世界顶级的慈善基金,九成都是蓝白社管理的,乃是为了方便处理各个地方因为收容物而导致的破坏,对那些承受收容事件冲击的地方进行善后。

    当然,没有收容需求的时候,这些基金该怎么运作怎么运作,该怎么做慈善就怎么做。

    只是为了方便他们在对受灾人群进行救助时,有个便利的名义以及程序。

    除此之外,蓝白社还有大量的实业,投资企业,媒体以及律师团队。

    遍布各地,涉及各行各业的事务所,是蓝白社的一大经济来源,也是他们尽快找到收容物的耳目。

    当然,没有哪个外围人员会知道所有这些机构,甚至于他们只会知道极小一部分,因为互不认识,有的时候一个会汇报另一个外围人员的异常。

    “同样是外围人员,就可以向这些机构寻求援助是吗?”墨穷说道。

    “对,汇报时求助一下,上头会安排的。不过该给的酬劳必不可少。”老安说道。

    “什么?还要钱?”墨穷一怔。

    老安笑道:“不要钱的话,我们的资金链早就垮掉了好嘛……”

    “放心有优惠的,先记账也行,而且一些不能和普通事务所说的事,都可以放心地跟外围人员说,另外有些小忙,本身也不用钱。”

    他举了个事例墨穷就明白了。

    比方说烟鬼,他若从限制者成了外围人员。因为生活上的一些事,他惹怒了一个富二代,被暴打了一顿,还被当众羞辱,或遭受大的经济损失。

    那他怎么办?

    如果他不是编入了蓝白社,那么作为一名能把人吸死的超人,他很可能自行报复,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但这是不被允许的,可蓝白社既然不让他这么做,就得给他别的路,否则生活还是可能逼着他那么做。

    蓝白社有最好的律师团队帮忙处理,且不会有什么权势之人能对他们施压。

    最终他们得到的报酬,会从他们胜诉要到的赔偿中所得。

    “如果失败了呢?”墨穷犀利地说道。

    老安笑道:“不可能的,除非是外围人员自己的问题,那我们就不会管。否则我们一定可以得到最公正的结果,不然合法的途径走不通,不就是逼着那些有异常的人乱来吗?”

    墨穷点点头,蓝白社不干涉司法,他们走正常的途径就能得到最公正的结果。

    那些有打破常规能力的人,遵守规则是好事,如果不公正,等于秩序抛弃了他们,逼着他们脱离秩序。

    与全球合作收容的蓝白社,他们约束异常者,堵不如疏,同时也要给异常者找到出路。不可能被任何猫腻所玩弄,因为稳定秩序,是大家都愿意看到的。

    “如果是法律管不了的事呢?比如对方处处针对外围人员,但又不触犯法律。”墨穷说道。

    老安哈哈笑道:“那更简单了,我们只需跟那富二代的父亲谈一谈,他不懂事,就跟他父亲的靠山谈一谈,谁的错谁负责就是了,一个电话的事,钱都不用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