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9章 第七十九章
    自打从医院相识起, 荣家人就一直将乔南和沐想想当做恩人来对待。

    平日里逢年过节, 但凡特殊些的日子, 必少不了这一家的重礼, 吃的喝的玩的用的不要钱似的朝家送,年复一年, 始终未曾淡却。沐想想和乔南刚到B市上大学那一年,荣家甚至送来了一串购置在B市公寓的钥匙, 莫说沐想想了, 就连乔南当时看到礼物的内容后都很无言以对。

    最后那过于贵重的礼物他俩当然是没有收下的,这样长久的惦念的由来其实只是一次举手之劳, 沐想想甚至觉得受之有愧, 因此找到机会的时候,还特意提过自己的意见,结果没用。

    前段时间得知她怀孕之后,荣家甚至还送得更勤了,婴儿床、婴儿车,各式各样的大件小件恨不能塞满她和乔南二百平的新婚小窝。

    饭店里, 荣家长辈齐聚, 荣父去机场接儿子落地,思念儿子的荣妈则拉着沐想想一个劲的倾吐心声——

    “我家那个臭小子啊, 一听说你怀孕那叫一个激动,要不是他坚持, 家里的老人肯定不能同意他回来。哎哟, 好好一孩子一送国外就送那么多年, 我这个当妈的想见他都得坐上十来个钟头的飞机,就因为那个XX道长的一句话。你说这些封建迷信气人不气人,都什么年代了还信这个?可惜老人家太固执,怎么劝都劝不听。”

    算命这种东西沐想想也不懂,但荣妈对命理嗤之以鼻的心态她是能理解的。她从小热爱读书,热爱科学,从前也做过坚定不移的唯物主义者,可自从跟乔南交换过身体,那种非黑即白的认知就出现了改变。

    宇宙如此广袤,跟她如今深入钻研的科学一样,总有未知等待人类挖掘。

    可固有的理念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打破的,沐想想跟乔南对视一眼,接过他给自己兑好的温度适宜的柠檬水,对此微笑回应。

    包厢门被推开的时候荣妈整双眼都在发光,她回头看去,。

    荣爸熟悉的面孔旁边,多年不见,记忆中虚弱瘦削的豆芽菜已经变成了初显风流的翩翩少年。

    少年气质出尘清隽,身形瘦削修长,看到她和乔南时目光含笑,丝毫不显生疏:“哥,姐姐,好久不见。”

    含着泪扑到他身边拍来打去并痛骂支持儿子出国决定的丈夫的荣妈,捕捉到他问好时目光的落点,当即破涕为笑:“臭小子,果然是长大了,以前还男女不分呢,这一次居然没认错。”

    荣荣愣了一愣,屋里的其他长辈们就都笑了起来。

    “你啊,你小时候住院那会儿,非抓着乔南的手叫人家姐姐,你妈纠正都纠正不过来,当时可不好意思了呢。”

    “不可能。”荣荣矢口否认,“我当时抓的明明是想想姐的手,我肯定没记错。”

    沐想想眼神复杂,屋里的老人包括他爸妈却都同时哄笑,认定他在嘴硬,笑声直至桌上的蛋糕蜡烛点起仍未平息。

    这次聚首大约等同于一场小型的家宴,蛋糕是点给荣荣外婆的,老太太因为外孙和恩人齐聚一堂为自己过生日的缘故,情绪特别高涨,吹蜡烛时乐得假牙都差点掉上桌面。

    “荣荣出事那会儿,我,他爸,他爷爷奶奶姥姥姥爷,老人家直接倒下满大半。要不是他最后好端端活下来,他姥姥恐怕早也已经跟着去了,我们这一家子,哪还能过得上今天的生日哦?”蜡烛熄灭的昏暗里,荣妈看着自己已年过七旬的母亲的脸,叹息一声轻轻握住沐想想的手,“想想啊,你以前说自己收我们的礼物受之有愧的时候我就想这么讲了。你和乔南对我们一家的大恩大德,那些用钱就能买到的东西哪里填补得上?你们是我们一家的救赎啊。”

    沐想想对上她感激的目光,蛋糕的烛火倒映在瞳孔里。

    乔南温热的大手扶着她的后腰,她伸手牵住那只手掌,十指扣紧,轻轻地摇了摇头。

    “谁救赎谁,真不一定。”

    沐想想去卫生间的时候,被妻子痛骂了N多年的荣爸戚戚然地拉着乔南倒苦水。

    “算命先生说他不能呆在国内,呆在国内不光劫数不断,还会影响贵人的命格。他妈非不相信,天天跟我吵,说你跟想想现在小日子蒸蒸日上根本不受影响,所以那算命先生肯定是个假冒伪劣。”荣爸摇头,“她怎么就那么肯定那个算命先生说的贵人就是你俩?可我怎么解释她都很有道理,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像她说的那样太迷信了?”

    “……”影响命格……乔南沉默了一下,沉声回答,“相信自己。”

    “是吧!你也这么觉得吧?那个抱阳观的道士业内很有名气的,是真的灵,她怎么就不能相信我的决定呢?”容爸叹息,“唉,可惜你叔在家里没威信,不像你,跟想想在一块的时候,家里肯定是你做主吧?”

    二人生意场上合作多次,荣爸是见过面前这个小年轻运筹帷幄的模样的。反观想想,长得精致漂亮,说话又轻又缓,就连施恩受报都心怀不忍,一看就知道是个好脾气的软妹。

    乔南心中那点因无厘头的梦境生出的情绪当即消退,面上嘚瑟却半点不显:“肯定啊,这不废话吗?”

    荣爸越发羡慕了,妻子脾气泼辣,这么多年来他就没在家说上过话:“你到底怎么做到的?也给叔传授两招呗。”

    乔南接收到这位婚姻老前辈敬佩的眼神,气定神闲地坐稳,头脑回忆自己这些年自己在家说一不二的案例——

    早上起床说煎两个鸡蛋就煎两个鸡蛋。

    平常倒水想倒温水就倒温水

    这些做完了,还能毫不客气地直接命令沐想想吃下去,沐想想连反抗都从未有过,每次都是乖乖配合。

    想到此,又对比荣妈方才在包厢门口指着荣爸鼻子痛骂的场景,为这位长辈恨特不成钢地叹息:“方法太多了,你生活中就得竖立自己的威信,想让她干什么,直接开口命令。”

    荣爸想了想,觉得自己贸然开口让老婆给自己捶背估计连屎都会被打出来。

    于是只能无能为力地摇头,人跟人终究是不一样的。

    比如乔南,这小子自当初荣荣在医院时第一次碰面他就发现了,性格特别能稳得住,现在也是,商场上遇到了什么难事儿都不见他慌乱过,有底气能拿主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更何况他还娶了个甜美可人的小娇妻。

    包厢大门发出被推开的声音,他视线之中,乔南甜美可人的小娇妻缓缓出现了。小娇妻走路时步伐很慢,进包厢后羸弱地扶着门框,面色苍白,眉头微蹙,眼带波光,一手摸着肚子,仿佛忧愁着什么一般,散发出柔柔的迎风扶柳的弱质之美。

    这样柔弱的美貌姑娘真的可以说是大多数男人梦寐以求的伴侣了,虽然柔弱有时必然伴随着扛不住事儿的脆弱,可乔南这种对什么困境都泰然自若的有为青年,哪里会需要心爱的姑娘来扛事儿?他的妻子,只需要放下无关的一切,以他为天。

    荣父转头看向乔南,果然看见乔南气定神闲地坐在椅子里,一边剥虾,一边开口威仪地询问站在门口位置久久不动的沐想想:“你站那干嘛?”

    那柔弱美貌的姑娘就蹙着眉头将波光潋滟的眸子转向他们,而后思考片刻,扶着肚子,声音平静:“记一下,第三次,五分钟间隔,持续大概五十五秒。”

    荣父和乔南:“啊?”

    “我在阵痛,频率在加快,应该不是假性的。”沐想想平静地均匀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分析完毕,给出结论,“去医院吧,要生了。”

    手上为沐想想剥的虾仁应声落入碗中。

    五秒钟的反应时间后,乔南面上一点点爬起惊恐的表情,同时失措地跌下自己所坐的餐椅,连滚带爬地朝着门边奔去。

    对什么困境都泰然自若的有为青年扶着老婆一手摸兜扯着嗓子大喊:“艹!!我车钥匙呢!!我车钥匙哪儿去了!!”

    被他护在怀里的面色苍白的柔弱姑娘抬手轻轻拍了他脑门一下,声音依旧冷静到听不出多少起伏:“算了,你这个精神状态还是别开车了。你把我放在桌上的电话拿过来,我叫一下救护车,顺便跟导师确定一下刚才忽然想出来的可以用在研究所瓶颈上的点子。”

    乔南:“……”

    荣父:“……”

    包厢内荣家的一众老老小小:“……”

    沐想想:“去啊。”

    柔弱姑娘一边在阵痛中跟电话那头的导师陈述自己的新观点,一边被救护车推走了,她沉稳的丈夫屁滚尿流地追在后面。

    留下一室寂静,很久很久之后荣父转头看向自己的妻子:“老婆,你给我捶捶背吧。”

    荣母对上丈夫的视线。

    “你信不信我把你屎给打出来?”

    沐想想的突然发动让两个家庭都同时慌乱了起来。

    乔家人本来就离得不远,听到消息后立刻表示坐最近一班的城际列车赶来,沐爸和沐妈远在S市参加活动,同时奔赴机场,一边跑一边朝着电话这头的女儿大叫:“别怕!!!!想想别怕!!!!”

    沐想想计算着自己越来越密集的疼痛间距:“生个孩子而已,有什么可怕的,你们不要赶路,注意安全,慢慢来。”

    乔南盯着她煞白的嘴唇,声音都有些发颤:“你还好吗?”

    沐想想冲他笑了笑:“好着呢,我导师说我提出的新思路非常可行。”

    谁问你这个了!乔南又气又急,简直想给她跪下叫一声祖宗。

    沐想想计算着自己的疼痛频率,好脾气地亲亲他的脸颊:“差不多了,去帮我叫下医生吧。”

    推进产房之前,沐想想牵着乔南的手,这只相识起不论潮湿干燥都始终温热的大手第一次如此冰凉,沐想想盯着他绷紧到吓人的脸色,倒还反过来安慰他:“别怕。”

    大门关上,乔南怔怔地盯着门上的花纹,一旁传来某位正在待产的产妇和丈夫撕心裂肺的争吵声:“王八蛋!!都是你!!!你知道生孩子有多疼吗!!!就该让你试试!!”

    乔南转头看去,正在原地踱步的产妇已经疼得一脸绝望,她又矮又胖头顶微秃的丈夫却明显无法感同身受,被一直指责,神情甚至还有些不耐烦,跟着对吵。

    “艹尼玛闭嘴!”乔南烦躁地喝住了那男人喋喋不休的声音,忽然就很后悔,怎么就让沐想想怀上了呢?

    虽然这孩子的到来不论他还是家人们都期待了很久很久,可那个生孩子的人,自己都还是小姑娘啊。

    真正即将面临生产的小姑娘本人……

    嗯,她正在看手机,给导师发送自己诞生在阵痛里的,为研究所卡了两个多月的瓶颈而生的全新理念。

    虽非临床医生,她某种程度上也属于医务工作者,对自己情况心中有数,生产过程中基本不存在出现危险的可能。

    我国平均每两秒诞生一个新生儿,世界范围内则是将近十个,我国每小时约出生两千多人,世界范围内则有上万。每天出生的三十多万新生儿数据,代表了此时此刻蓝天下至少三十多万的孕妇在跟她进行同样的事情。

    所以没什么可紧张的,除了疼痛比较难以忍受之外,她所要经历的只不过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生理过程而已。

    随着疼痛越发密集和剧烈,她渐渐的没了再去拿起手机的力气,但头脑却始终冷静,闭上眼睛调整呼吸。

    奇妙的是在这种时刻困意居然都能侵袭上身体,沐想想觉得自己可能是真的太累了,思索着刚才跟导师在电话里讨论到的问题,她昏昏沉沉……

    然后忽然睁开眼睛!

    面前是产房门口宽敞的休息区,她怔楞片刻,下一秒抬起胳膊难以置信地盯着自己的手心。

    手掌的指节是僵冷的,熟悉的掌纹中渗透出湿漉漉的汗迹,看得出手掌的主人曾经处于万分紧绷的情绪里。身后传来乔父熟悉的声音:“阿弥陀佛,菩萨保佑,平安无事平安无事,南南你别站那了站那也没用过来坐着一起等啊!”

    沐想想张了张嘴,头脑中与实验有关的种种问题尽数褪去,她整个人都木了,下一秒,前所未有的惊悸冲上心头——

    乔南!

    乔南!

    他疼不疼!他会不会有危险!

    她仓皇到甚至没空去思索自己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就换了身体,下意识朝着产房大门扑去。

    一派兵荒马乱,数小时后,她终于在缓缓打开的大门后看到了那道身影。视线交汇,对方如同遭遇过一次敌袭,浑身上下每一处毛孔都在散发出懵逼的气息。

    对上那道熟悉的眼神的瞬间,沐想想终于可以继续呼吸和思考了,同时克制不住地涌出落泪的冲动。

    而后迅速的,无数双方交换身体前的经历,伴随着不久前餐厅里荣母口中透露的卦算内容一并涌入脑中。

    她飞速看了眼手表,转身就跑。

    各种慌乱的追逐和联络,终于堵住了即将登机的某个小子。

    尘埃落定后,沐想想恍如做了一场长梦一般,怔怔地盯着站在病床边的那道高大的身影。

    身体已经不疼了,准确的说是已经不那么疼了,莫说跟她从未感受到的真正的生产过程相比,就是中期阵痛的级别估计都是达不到的。

    除了疲惫和酸软,没有太多的不舒坦。

    沐想想眼泪都快下来了,牵着乔南的手掌又是心疼又是好笑:“辛苦你了。”

    乔南脸色阴沉得吓人,间或夹杂着尚未消退的懵逼,他斜睨一旁婴儿床里正在沉睡的小屁孩,又看回自家老婆:“少在这占了便宜还卖乖,我跟你说赶紧睡!胳膊不要伸出来,另外少BB!”

    沐想想好脾气地点头:“是是是。”

    又下意识伸手想摸手机,看看不停震动发来的消息。

    乔南凶恶的语气再一次响起:“你干嘛你?!手机交上来!不许看了!你再敢看一眼我直接把它从窗户口扔出去!”

    沐想想偷偷瞥了他一眼,少见的顺从,居然也没挣扎一下,就把乖乖把积攒了一大堆导师未读信息的手机交了出去。

    现在知道一家之主的权威有多么不容质疑了吧!

    乔南冷哼一声,依旧臭着脸,成功收缴了她的手机也不见丝毫满意。

    然而在沐想想因身体的疲倦真正睡着之后,他却又一点点放松脸色,坐到床边。

    乔南长叹一声——……真是活得太久…什么见鬼的事情都能遇上……

    他盯着那张血色尚未恢复的睡颜,锋利的眼神逐渐柔和了,很久之后,摇了摇头,抬手捋了下贴在沐想想侧脸的发丝,拢到耳后。

    真是……他妈·的……操·蛋的……狗·日的疼……………

    但真庆幸,没叫他睡得昏天暗地的小姑娘感受到这一切。

    乔南轻哼一声,嗓音很低:“便宜占大发了你,以后记得好好端正自己的态度,学会以夫为天,少踏马天天泡那个破研究所知道么。”

    又转向一旁的婴儿床:“还有你,你也给我小心点,以后惹毛你爹试试?你爹揍你你妈都不敢开腔信不信!”

    正在沉睡的沐想想:“………………”

    并没有沉睡的小婴儿:“………………”

    乔南哼了一声,为不敢反驳自己的老婆掖了掖被子,小心地将没收到的手机关闭静音放进床头柜,又起身走到婴儿床旁观赏。

    半晌,他启唇轻啧:“丑。”

    小婴儿:“……………”

    “算了,丑点也好,以后嫁不出去,爹养着你。”

    当爹的感觉很奇妙,好像人生忽然踏上了一场全新的征程。乔南看着闺女又看着老婆,心绪一派柔软,觉得自己越发的顶天立地,此刻形象伟岸到可叫人高山仰止。

    结果刚出病房,兜头就是一记大巴掌,直戳戳盖在胳膊上。

    乔南:“……………………”

    乔南还没从自己的英雄光环里挣脱,人生第一次挨到亲爹的揍,整个人都很懵逼:“……”

    乔远山气哼哼的:“看什么看?我们在外面都听到了,太不懂事了你!居然让想想这个产妇跟你说辛苦!你还吼她,没收她手机,对她那么凶,你知道她生孩子要遭多大罪吗?”

    乔南:“…………”

    乔南:“我说我知道你信不信?”

    乔远山:“你知道个屁!!你难不成想说刚才在里头生孩子的不是想想是你?想想眼睛一闭一睁就有孩子了?”

    乔南:“…………”

    放眼望去,乔瑞和罗美生都是一脸的【你踏马敢点头你踏马就是头不要脸的驴】。

    乔南:“…………艹”

    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

    你们这些人懂个屁!!!懂个屁!!!!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