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8章 第七十八章
    空气有点沉闷。

    乔南睁开眼, 看到周围的一切, 略有些迷茫。

    他明明从新年之后就一直和沐想想呆在B市, 前一天还刚在B市和确定下的证券公司召开过会议——这一轮会议之后, 他的公司即将准备上市,因此近来事务总是无比繁多, 已经很久没时间前往A市了。

    可现在,他却发现自己正站在A市城北公园的门口。

    不会认错的, 这个让他和沐想想相遇并交换了身体的公园在他的人生里镌刻了重要的痕迹。工作之后每次和沐想想回来过年, 他俩都会携手到此游览怀念。

    啥时候回来的啊这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难不成最近真的忙糊涂了?

    他转过身, 看着后背公园大门上方拱形的陈旧招牌,有些摸不着头脑。而且回来看到的东西也不太对啊,明明去年沐想想确定怀孕的那天他还给园里捐了一大笔修缮费,管理方后面发来了公共区域暂时修葺完毕的的照片的。可现在,外围看起来怎么还是破破烂烂的样子,甚至陈旧得比过去还要惊人了, 入园的招牌上城北的城字居然少了边提土旁。钱都花哪儿了?发来的照片难不成是P的?太糊弄人了吧?

    天灰蒙蒙的, 像加过怀旧滤镜的照片。

    乔南想到看到园区焕然一新的照片后沐想想微笑的面孔,当即骂了一肚子脏话, 当即就想去暴揍园方的狗头。

    结果还没等迈开脚步,身边忽然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听得他当即愣住。

    “南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本来想偷偷溜出来的结果厂里内傻逼领导盯梢盯得实在太紧了……”

    “晏之扬?”乔南转过头, 果然看到熟悉的面孔进入视野,他颇为意外。

    这家伙在他和沐想想的婚礼之后就被工作的地产公司外派到海外进修,进修完就直接留在当地的分公司赚外汇,这些年事业比较稳定,一直都没时间回来,年初还把他家除了大一送学之外从来没出过省的爹妈接出去开了回洋荤,至于哥们之间的感情,则全都只能靠着wifi维系。

    那么久不见面,回趟国还悄没声地这也太鸡贼了吧?乔南没顾上注意哥们身上略显陈旧的衣物,上前照着他肩膀来了一拳:“操,你小子什么时候回来的啊你?提前一点风都不透!”

    话音落地后,却见前方晏之扬的脸上露出一抹疑惑的神色:“南哥,你在说什么?我从哪儿回来?我不是一直在A市?”

    乔南上下打量他:“少放屁,X国的薯条把你吃疯了?郭志订婚你踏马都蹲建筑工地上嗷嗷自己忙没回来,郭志还说下次见到你非把你……”

    话音未落,额头贴上一只手背,晏之扬疑惑的神色已经变成惊恐了:“南哥你怎么了南哥?你今天怎么净说胡话啊南哥?郭志什么时候订婚了我怎么不知道?”

    乔南看清他脸上的神色,一下愣住:“……你不知道?郭志没通知你?他上个月跟他大学同校认识的同学订婚了啊。”

    说起来郭志和他女朋友之间还是一段很奇妙的姻缘,大学四年都没怎么说过话的一对男女居然在工作之后离奇地相遇在距离学校远隔千里的H市的同一家互联网公司。俩人他乡旧识,来往就一下密切了起来,终于在今年开年郭志升任项目组小组长之后确定了婚期。

    晏之扬还打趣过这俩人偶像剧一般的发展呢,这会儿却一脸一言难尽的神情:“………………南哥我看你是真疯了,还郭志的大学同学,你做梦的大学同学吧?他啥时候上大学了我怎么不知道,他不跟我一样辍学之后就出来打工了吗,你难不成说的是他后来找师父学的那几年厨师?不过他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天天在后厨忙得跟狗似的居然有时间交女朋友?他刚刚还打电话说厨师长在训话没办法准点下班让我跟你先走一步不用等他呢。要我说他那个工作做的可真没意思,早点出来跟我一样进维修厂多好,修个几年车,到时候合伙开一家洗车店,虽然肯定没法跟南哥你这种高帅富比吧,可好歹这把年纪了也算有个事业方便成家不是……”

    他聊起自意识到人生不易后规划了无数遍的未来,说了老长一段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废话有点多,一下顿住。

    心说我的妈呀哪儿来那么多屁话肯定又要挨打了。

    可抬起头来,却发现眼前几十年如一日暴躁缺乏耐心的脸上的神情前所未有的……空白。

    那种空白……像是什么美好的东西被人打碎了似的。

    而后忽然间,好像被人抽了巴掌般一跃而起。

    晏之扬在说些什么鬼东西!

    乔南头脑一片慌乱,下意识去掏手机,视线在看到并非沐想想照片的屏保图案的那瞬间一下定住了,全身的血液刷然褪去。

    不可能!!!!不可能的!!!!!!

    身体在发颤,手指在发颤,他发颤地输了两遍用了很多很多年的内容为沐想想生日的解锁密码都显示错误,最后用指纹解锁成功,第一时间点进最近通话列表里。

    没有那长长的一串【小姑娘】!

    他整个人都是凉的,呼吸变得粗重,直接退出列表列表打开通话界面,毫不犹豫地拨出那串已经可以倒背如流的数字,但在按下拨出键之前,手机已经抢先一步响起。

    接通后,那头传来罗美生带着哭腔的声音:“乔南!!!你快来B市一趟!!你爸爸脑溢血进医院了!!!!”

    呼吸、脚步、最早一班飞机起飞的轰鸣,眼前不断翻转的世界,刚才没能拨出去的那个号码拨通了,对面陌生的声音疑惑地询问他:“你是谁?”

    乔南面无表情地挂断了它。

    抢救室外,罗美生不敢靠近他,抽泣着小声解释:“……很早就想跟你说了,可你爸一直拦着。平时你又呆在A市,不接触公司,我们不常回去,想告诉你也没找到机会……集团因为光海并购案失败元气大伤,之后工作一直就进行得很不顺利,连续好多项目都跟到一半就没了下文,股价涨涨跌跌。你爸最近因为这个,本来火气就很大,今天早上忽然接了个电话,说有人告诉他在X国看到今年初辞职的石……你小舅,跟个什么叫‘永久能源’的公司的负责人一起出现,跳起来披上衣服就走了,谁知道才几个小时没见,就变成了这样……”

    一旁的大哥神情冷凝,眼中翻涌着愤怒,却打看到他起始终没有说话,彼此恪守着不显冒犯的距离。

    乔南张了张嘴,望着前方红色的【手术中】,大门在他的视线中缓缓拉开,踏出穿着手术袍的医生们。医生摘下口罩,望着他们沉默了一下:“抢救是抢救回来了,但是病人日后的生活自理能力………后续可能会导致一定程度的运动功能丧失,不排除半身瘫痪的可能,具体情况需要等病人清醒之后继续观望。”

    空气忽然变得很稀薄,乔南盯着那道被推出来的正在安静沉睡的,插了一堆管子和检测设备的胖墩墩的身体,在很漫长的时间里艰难地寻找着呼吸。

    这是什么?石家俊不是很早很早之前就被判刑了吗?他入狱后,那家名叫“永久能源”的公司就开始爆发式地跌停,直至跌无可跌,被乔家抄底吞并。

    病床上昏迷不醒的胖老头,面前谨小慎微的罗美生,还有远远站在另一边墙壁,疏远得仿佛陌生人一般的大哥乔瑞,这些家伙明明不久前还喜气洋洋手舞足蹈地策划着要将家里新上市的子公司的股权转移给某个还在娘胎里未曾落地的小胚胎。

    眼前的这一切……眼前的这一切……

    想想!想想!

    对了!城中村!

    重症监护室外盯着电话上的那串不敢拨打出去的数字魂不守舍的乔南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罗美生和乔瑞只是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犹豫了一下,却并不上前阻拦或是询问。乔南不再去看他们眼中陌生的内容,越过他们朝着电梯奔去,他要回A市,去城中村!

    然而缓缓打开的电梯大门后,他却看到了更加令他恍惚的一幕。

    人满为患的电梯里,他盯着那具正被推着坐在轮椅上,干瘦到几乎已经蜷缩起来的身体。

    身体的主人很没精神,闭着眼,像是正在疲倦昏睡,虚弱到呼吸都如此轻微。

    周围病人和家属的吵闹声中,推着他的护工和旁边熟人聊天的内容清晰可闻——

    “哎哟,听说是年轻时候出意外落下的后遗症,年纪大了,又不活动,越来越严重,A市的医院看不好,家里人才专程送到B市来的。”

    “他老婆好像年轻的时候工作很辛苦,也是一身的病,前几天又晕倒了一回,差点出大事情。”

    “他俩的治疗费可不便宜,儿子又没什么本事,听说当初往死了考高考也没考上大学,现在也是,每个月把赚来的钱一分不剩全寄来都抵不上大用场。亏得有个孝顺的好女儿,做IT的,工资高才能负担得起。”

    “就是忙,天天加班,那小身板哦,都瘦得快脱了形了。”

    电梯门再度缓缓打开,护工推着正在昏睡的沐爸挤了出去。

    乔南怔怔地跟在她们身后,穿过住院区普通病房楼层密集的人群,这里拥挤到连走廊上都架着病床,沐爸最终被推进一间尚算整洁的四人病房里。

    打门口位置看进去,一眼就能看见正躺在陪护床上昏睡的沐妈,面孔苍老而疲惫。

    如同感应一般,他收回目光,转头朝身后看去。

    遥远的另一头,电梯门再度缓缓打开,一道纤细瘦削的身体从里踏出,手提着大大的保温桶,面无表情,白皙冷静。

    目光相对的那瞬间,如隔山海,四周喧闹的声响退如潮水。

    那双泛着轻微血丝的通透的眸子划过一丝迷茫,怔怔地停下脚步。

    “你……”

    她为自己莫名的心绪迷惑的同时。

    乔南已经快步上前,张开双臂,毫不犹豫地拥了上去。

    哐当!

    似乎是保温桶落地的重响。

    乔南为这声音猛然一惊,睁开眼,急速呼吸,目光落在前方墙壁上雅致的素色壁纸上胡乱覆盖的各种审美惊人的胎教海报上。

    后背、额头,他冒了浑身的冷汗,怀里一下轻微的颤抖,他下意识收紧胳膊,低头看向怀中那道温度略高的身体。

    沐想想也听到了响动,微微睁开眼睛,定定地盯着他:“……乔南?”

    乔南盯着她依旧精致的面孔看了足足有一分钟,才颤抖地抬起手抚了把她的头发,视线抬起,扫过声源,卧室跟整体装修毫不匹配的碎花小纱帘被窗外的风吹得拂起,地板上躺着一支花瓶。

    指腹轻柔地蹭了蹭细腻的脸颊,钻进被窝,覆上高高隆起肚子,手心能隐约感觉到呼吸的起伏和脉搏的跳动。

    “没事。”他哑着嗓子,轻声安慰自己孕后越来越嗜睡的小姑娘,“花瓶掉地上了而已。”

    “几点了?”沐想想沉默片刻后轻轻靠过来,孕后身体笨重,行动上总是有诸多不便,让她乃至于睡觉都比不怀孕时辛苦一些。乔南自第一次看到她孕吐,就推掉了很多手头的工作尽量陪伴在她身边,最近因为公司准备上市的事情稍微忙碌了一点,但在她不去研究所的时候,却也绝对雷打不动地坚持在中午抽出两小时时间陪她午睡。

    嗅着怀中熟悉的沁香,乔南情绪仍有些恍惚,他摸来床头柜的手机。

    视线落在屏保上沐想想穿着婚纱嫣然一笑的面孔上,他划出密码界面,指尖颤抖,缓缓打下那四个熟悉的数字。

    咔的一声,解锁成功。

    乔南怔了好几秒种,才轻声回答:“两点五十。”

    最近通话记录界面,一溜儿下去,各种商业电话当中夹杂着密密麻麻的——【小姑娘】。

    微信界面,朝上拉扯,语音消息、文字消息、表情包、小视屏、照片……一切都在。

    忽冷忽热的身体总算恢复了正常的热度,他抬起一只手梳理怀中那头乌黑柔顺的长发,点开朋友圈。

    入目的第一个消息,就是郭志发布的照片。

    图片是九宫格,点开来,沙发、茶几、桌椅板凳,都是零零碎碎的小细节。最后一张照片上,肤色依旧苍白的他和一个模样讨喜的圆脸姑娘头挨着头,两边是各自眉开眼笑的父母,面前的餐桌上佳肴遍布,上方配图了一串文字——

    【工作多年,终于凭借自己的努力落户房价变态的H市,感谢父亲亲自下厨。虽然面积不大,虽然只是二手房,但未来一定会给你更好的生活的。余生请多指教。】

    动态下方,郭志的未婚妻点赞并回复了一个爱心。

    晏之扬紧随其后地回复:“艹!恭喜!你个小屌丝终于在H市买房了!但是他妈的必须说一句你不是东西,把那么多好菜拍上来干嘛?老子天天蹲工地,在X国这个鬼地方吃薯条都快吃疯了!”

    乔南的目光在晏之扬内容末尾带着的哭脸表情上划过,手指仍一下一下顺着沐想想的长发。手机叮咚一声,跳出一条特别关注的A市新闻。

    新闻说的是A市本省商会近期举办的慈善活动,内附视频内容,点击打开,现场灯光红毯,名流汇聚,星光璀璨。一众企业主中,矮小瘦削的沐爸挽着精心装扮过后雍容优雅的沐妈出现,他步伐缓慢,身材也有些畸变,浑身却散发着相当具有感染力的勃勃生机。镜头特地多给了他几秒,画面中他一举一动沉稳镇定,配合着主持人的介绍,下方电视台打出长长的字幕——【本省著名企业家、水木生产有限公司董事长、省残疾人创业协会名誉会长、X省商会成员……】

    被窝里的沐想想没睡着:“你在看什么?”

    乔南停下为她梳理头发的动作,将手机换了只手举给她,沐想想看到画面中蜜汁嘚瑟的父亲,顿了一顿:“……我爸妈这几年越来越年轻了。”

    都已经是大部分同龄人退休的年纪,夫妇俩却这个协会那个协会,每日奔赴各种商业活动,搞事情搞到飞起,让人怀疑他们到底哪儿来那么过人的精力。

    乔南望着屏幕上沐爸和沐妈乌黑的发丝,半晌没发出声音,直到沐想想慢吞吞试图坐起,才回过神,朝她的后背垫了两个枕头:“你不睡了?”

    沐想想扶着肚子摇了摇头,取来枕边的平板查阅老师和同事们最新发送来的数据。预产期就在最近,为了方便待产她不得不跟研究所请了几天假,但心神还是全牵挂在那个总隐隐觉得将有突破性进展的项目上。

    但今天,望着屏幕上那些复杂的数据,她第一次有些心不在焉。

    她想着自己午睡时梦见的一些场景,转头看向乔南,乔南的手机来了个电话,给她塞完枕头后就坐在一边接打。

    挂断电话后,乔南察觉到她的眼神,转头为她掖了掖被子:“是荣荣他爸,说是荣荣听说你快生孩子了,非坚持着要回国看看你。”

    荣荣就是那个他俩曾经在A市公园池子里救上的小男孩,从医院苏醒至今,一直都和他们保持联系,不过当面相见倒是一直未有。

    “荣荣?”沐想想问,“他不是刚从医院醒来没多久就被家里送出国了吗?这些年除了打电话之外,一直都在没能见到他。”

    “是啊。”乔南点头,“说是家里找人算了卦,他八字和故土不合,不能在这久呆,这次说是也没法留很久,晚上落地隔天中午就要走了。”

    沐想想:“哦。”

    两人便都沉默了一下。

    片刻后沐想想垂着眼看着平板,忽然开口:“乔南,我刚才做了个梦。”

    乔南正捏着手机看着前方墙壁上的胎教海报发呆,闻言猛然抬头朝她看去:“你梦到了什么?”

    沐想想澄澈的眼中划过清晰的迷惑,她张了张嘴,正要说话,手里的平板一声轻鸣,跳出沐松的消息对话框。

    沐松:“姐!给你买了个婴儿车,已经发货了,跨洋快递可能会慢一点,你到时候记得签收!”

    沐想想愣了愣,点开他发来的图片,画面上是一张风格相当浮夸的摇篮形手推车,她前些日子才从母婴论坛上看到过——全球十大最贵的高级婴儿车之一,某国皇室御用品牌。

    忽然想起,沐松这会儿似乎就在这个国家进行他乐队的第二次环球演唱会。

    前方的乔南不知道为什么好似很紧张,没得到回答居然问了一次:“你梦到了什么?”

    沐想想看着那辆手推车,缓缓上滑,扫过那些自怀孕开始弟弟三五不时买下寄来的礼物。

    听说乐队这一次的环球演唱会,在各个国家歌迷里的反响也很不错啊。

    沐想想思绪飞远,半晌后,嘴角勾起,轻轻摇头:“我忘了,应该不是很重要吧。”

    出门前,乔南坐在客厅,望着屏保上沐想想的笑脸,沉默很久,还是拨通了往常不太联络的父亲的电话。

    他回忆着梦境里对方人事不知的睡脸,又转而想到罗美生的畏惧和乔瑞的冷静疏离。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梦到那样的内容,但乔南从梦境当中的对话里还是拼凑出了很多东西。比如在那场梦境中,他和家人的关系远没有现在亲密,有时候甚至一年到头都未必能见上一次。

    心头翻腾着强烈的情绪,乔南眼神深远。

    听筒里传来一道接一道的嘟声,终于被人接起,那头传来父亲中气十足的浑厚声音:“喂!南南?!”

    听到这道声音的瞬间,乔南腾地松了口气,语气难得的温和:“爸。”

    一个健康的父亲啊……他心中感慨,想到最近因为工作忙一直没能有时间去看望对方,便开口想问候一下对方的身体。

    然而赶在那之前,父亲率先哈哈大笑了起来,打断了他未出口的声音。

    “你电话来的正好,我刚好有事儿要跟你说呢!”

    乔南这会儿对什么都非常宽容,听到父亲这样精神,眼神里甚至流露出淡淡的怀念:“什么事?你说。”

    下一秒那头的声音就雨点般噼里啪啦地砸来:“想想预产期就是这两天了吧?我和你哥这两天在办给孩子转移股权的事情,突然想起来,咱们满月酒的场地还没定呐!”

    乔南:“……”

    他隐隐感到不妙:“……啊?”

    乔远山:“所以你哥前天就在太平洋上买了个岛,就在斐济旁边,岛还没写名儿,等你孩子生下来……喂?喂?喂?”

    乔南:“……”

    乔南默默地把手机挂断,起身搀扶换好衣服出来的沐想想。

    沐想想看着他发青的脸,有一些担心:“你怎么了?好像从午觉睡醒开始就没什么精神,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孕后行动不便又怕热,乔南绕到身后将沐想想满头的长发熟练地扎起来,又取出鞋子给她穿:“没有,就是做了个梦而已。”

    沐想想闻言一愣:“梦见了什么?”

    乔南蹲在那为她系鞋带,一抬头就看到她挺着的小肚皮,朝着肚皮上头亲了亲,他起身挂断父亲再次打来的电话,关静音,将亮起熟悉屏保的手机塞进兜里,语气随意——

    “没啥,忘了,估计是不太重要的东西。”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