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5章 第七十五章
    最终那台演唱会的落幕伴随了内场席位一次观众对观众单方面的殴打。

    沐想想回过神来, 望着乔南那副与曾经被他欺负的小动物们出奇一致的抱头动作, 除了微笑外, 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作何回应了。

    热夏, A市,黄昏, 即将启程约见的一场晚餐之前。

    四年大学,只偶尔回来短住, 没有乔南的控制, 这座房子的装潢风格变得比他走前更加一言难尽了。

    乔南坐在客厅沙发里,努力地让自己余光忽视不远处盆栽盛放如苗圃的阳台, 将视线无力地落在乐此不疲上下楼梯的大哥和父亲身上。

    这一幕令他不由回忆起了高考开始当天的场景, 此时此刻真的非常庆幸自己毕业典礼之前用尽一切办法阻止了这两个人去B市。

    但想到不久即将赶赴的场合,这可怜的一点庆幸再度转变成浓得化不开的窒息。

    乔南暴躁得几乎要燃烧起来:“你们到底要干什么?见个面而已,就普普通通地去吃顿饭不行吗?”

    说话间乔远山西装革履地从房间里出来,仰着脖子让妻子给自己打领带,看着自家不懂事的儿子,满脸经历过事故的深沉:“这你就不懂了, 未来亲家的第一次见面怎么能普普通通?第一印象会直接关系到你以后在小家庭和岳家的地位, 我们乔家绝对不能在气势上被盖过去,你说是吧。”

    他问罗美生, 罗美生穿着他强烈要求的小礼裙低着头打领带装作没听到,乔远山又转头, 看向从另一个房间门里出来的, 正朝着西服袖子上扣袖扣的大儿子。

    乔瑞非常配合且认真地点头:“嗯。”

    乔南:“……”

    双方在餐厅外终于碰面的那一刻沐爸有点懵逼。

    前些日子终于从女儿口中得知到乔南家庭的具体情况后, 他心理上其实是很有压力的。

    沐家的生活确实是越变越好了。儿子进演艺圈走红后收入颇丰,他的水木食品厂也从原本一个小小的生产即食鹅肝的普通工厂,经历过几番变革后变成了如今拥有多处大型生产厂房,且已经研发出多项鹅肝之外的副食产品的中型企业。

    家里换了房,从原本已经非常够住的普通高层换成了独栋别墅。

    家里也换了车,曾经那辆载着沐想想去高考的普通两厢车,已经被停在路边偶尔会引人回头看一眼车标的商务车所替代。

    但即便如此,如今已经殷实到了在A市可以跃居金字塔顶端的沐家,在实力上依然很难跟真正的大型企业抗衡。

    毕竟水木的发展虽然在同质企业里少有的顺利,根基却只有短短几年而已,到底不深。

    于是发现到女儿不找男朋友则已,一找就找到个如此难搞的对象的沐爸愁的好几天没睡好觉,精神压力直逼当初儿子参加选秀节目被疑似目的不纯的土豪砸票那会儿。

    经商以来,乔远山这个名字,他从周围人的口中听过不下百遍。那些人不说对这人曾经发布过的言论奉若圣经吧,至少情绪里的崇拜和向往是少不了的,搞得沐爸在此之前不免也对素未谋面的对方留下了比较特殊的信重感。

    可现在!那熟悉隆重装扮,那熟悉的豪车名表,那熟悉的墨镜加身,那熟悉的大佬气势,让他一瞬间几乎毫无障碍地记起了许多年前在考场大门外收获的震撼。高考完的一段时间他还经常和人家提起自己遇到的那一家神经病呢。

    今天也算精心装扮过,但比起对方的阵仗完全小巫见大巫的沐爸怔怔地看着浮夸出场的未来亲家:“你们……”

    乔远山对亲家眼神里大约是惊叹的情绪十分满意,站直身体,整整外套。

    他俩身后的罗美生和乔南视线猛然一厉——来了!

    就听打扮得一丝不苟的中年男人沉稳淡定的声音响起:“你好,你就是想想的父亲吧?鄙人乔远山,这是犬子乔瑞,这是拙荆罗美生,初次见面,乔南这孩子平常多蒙你们照顾了。”

    乔瑞整着袖口衬衫的纽扣,气度同样超然,他在父亲浑厚的介绍中微微俯身,正经严谨:“沐叔叔您好。”

    要不怎么说商场上那么多年的饭不是白吃的呢?这俨然是从无数大场面里才能历练出来的谜一般的自信。

    沐爸愣了愣,果然瞬间震住了。

    于是双方在门口攀谈一番后,再结伴入内时沐爸眼中刚刚见面时因乔家父子的奇葩之处而生出的强烈的迷茫已经尽数消减。

    乔南顶着继母羡慕的神色,师出有名地从走在父亲和大哥身后的位置换到沐想想身边,总算摆脱开来自周围的如同公开处刑一般的打量。谁知刚牵住女朋友的手,便听到沐爸朝沐妈小声自省:“唉!太惭愧了,想当初我,还因为乔董和小乔穿成这样去考场送考笑话过他俩神经病呢。”

    乔南:“……”

    沐爸:“现在想想,咱们家生活虽然变好了点,却也没富裕上多久,大夏天西服领带三件套什么的,说不准真正的有底蕴的人家,平常就是这样打扮的呢?多正统啊。”

    乔南:“……”

    沐爸:“而且实在没想到,他们竟然会这么优秀睿智,跟乔南那个求婚连戒指都不知道准备的傻瓜蛋完全不一样。”

    乔南:“……”

    沐爸:“你看他俩一言一行,那架势那气度,三人行必有我师。阿斯,咱俩往后一定得多学学才行。”

    乔南:“……”

    未来亲家的第一次碰面,气氛远比来之前想象的和谐。餐桌上全程不曾冷场,醉心事业的中年男人们相互有说不尽的话题。浅酌几口小酒后,双方已互称起老哥老弟,乔远山的年纪要略大一些,搭着沐爸的肩膀一个劲儿地给对方分析政治和世界经济形势。

    他说得又准又好,颇具远见,饭毕后仍不忍分别,索性又约了沐爸一起弃车遛弯。两人勾肩搭背地沿着马路,不期然就溜达到了乔家的小区楼下,没再穿上那身已经完成了让自己震撼出场使命的西服外套的乔远山颇为热情:“晃悠了那么长时间,都上家里喝杯茶?”

    他圆胖的身体紧紧和沐爸瘦削的身躯挨在一处,姿态强势而亲密,沐爸根本生不出拒绝的想法,此时就像个迷弟,发自内心地为对方的气度叹服:“行!喝一杯就喝一杯!”

    “老弟啊。”朝内走时乔远山胖墩墩的手臂搂着沐爸瘦削的肩膀,笑眯眯的,依然极具大佬风范,“没想到咱俩能聊得那么投缘,今天这一次见面实在太让我惊喜了!”

    沐爸更加动容:“老哥啊,我才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收获最大的那个啊!”

    他一边动容,一边又羞惭——这样优秀的人,他从前居然毫无理由地因为一点穿扮上的不同就轻率地给对方下达结论。

    乔远山明明是他记事以来遇到过的所有同龄人最为优秀的存在!知识面广阔渊博,举止上进退有度,谈笑间挥斥方遒,名下掌管着这样大的企业,对人依旧谦逊友好。除了身材略胖一些之外,几乎找不出任何……不对,他们这个年纪的男人,胖怎么能是缺点呢?又高又胖,多有气魄,可不比自己这弱鸡似的矮小身材能给家人带来安全感?

    酒意上头,他头脑昏沉,抬眼看着前方的背影,越发觉得这位老哥哪哪都好,挑不出差错,令人向往。

    看看人家那正统规矩的衣物穿着,看看人家那精致到位的首饰搭配,看看人家那用摩斯固定得一丝不苟的发型,看看人家这A市均价顶级的高层豪宅……

    房门滴声打开,他恍惚的视线滑进屋里,脑子嗡的一声,酒醒了一半。

    乔远山毫无所察地率先抬步入内:“请进请进,老弟弟妹,还有想想,来这了就当自己家一样,别跟叔叔瞎客气啊。”

    他伸手去拉沐想想,眼神温和得就像在看自家女儿。有多年前的相处做铺垫,他对这小姑娘的感观一直很好,以前还曾经想过倘若儿子最终没跟她在一起反倒找个了哪哪儿都不如意的老婆该怎么办。好在他的担忧非但没能成真,那个以往看上去气质有点尖锐的姑娘还不知是因为长大还是别的缘故,性格变得更加的温柔恬静。

    这简直是他一直以来设想中的完美的女儿形象了。

    乔远山没多关注自己新认的老弟进屋后忽然变得有些迷茫的神情,笑着指挥小儿子:“南南,带你沐叔去客厅歇着。”

    招呼完毕后赶忙转身,跟在比他还快一步的大儿子身后匆匆上楼换衣服——妈耶,实在太热了。

    乔南扫了眼沐爸的神情,见他迷茫的视线渐次从屋里各种奇异的装潢摆设上滑过,心中大抵有数。

    事实上,这同样也是最让乔南无法面对的问题,但是能怎么办呢?还不是只能按捺下羞耻招呼对方落座?

    沐爸有点酒意,但大体是清醒的,他为眼前突如其来的画面冲击沉默了很久,迟疑地扯了扯女儿的衣袖:“想,他们家这个装修怎么……”

    他声音压得不够低,至少一旁的乔南清晰听到了,当即一阵的无地自容。自乔家改头换面以来,各路登门的助理啊股东什么的虽然都表现出过明显的震撼,但这些人都聪明,从不在搞不清原因的前提下对此过多谈及。因此几年多来,沐爸真正是第一个当着他的面捅破这层窗户纸的。

    可一想到沐爸此前在酒店里对自己父亲和大哥的诸多称赞,以及同时进行的对自己的拉踩行为,他又一阵说不出的解气。

    他心说爹唉,看清楚了没,你说的那俩聪明睿智比我强的货私底下其实就这个审美,整个乔家审美正常的人寥寥无几,你可要好好珍惜才对。

    结果刚要张口,沐想想的声音却抢先一步响起:“怎么了?挺好看的啊?”

    乔南:“…………………………”

    沐爸:“啊?是这样吗?”

    女儿语气如此笃定,他清醒了一下的头脑又昏沉了,望着客厅随处可见的多彩抱枕和阳台上充满乡土风味的田园牧歌,总觉得……

    但女儿都说好看的话……

    或许是性别上的喜好差异?

    沐爸心头又放松了下来,就说嘛,他沉稳睿智的老大哥怎么会是这样的审美,肯定是为了迁就家里的女人才对。

    对上他一脸【嫂子你真幸福啊】的笑容的罗美生:?????

    乔远山换好衣服下来,客厅里的沐爸看着他的眼神已经变得更加欣赏——这位大哥真的是哪哪儿都好,挑不出差错。事业有成之余还不忘体贴妻子,如此完美的家教,将女儿的后半生托付给这样的家庭,他做父亲也算是可以放心了。

    乔远山遥遥对上未来亲家公眼中毫不遮掩的钦佩,心中自得起来,他折腾这一晚上为了什么?不就为了替儿子铺好路搞定岳丈以后能在家庭里多点话语权嘛!

    现在策略大获成功,在他的虎躯一震之下,亲家公已经软和成了一个面团子人,对他充满了信服。照这么下去,往后双方但凡有什么摩擦纠纷,还不是他开开口就能轻易解决的事儿?

    这么一想,乔远山当即心情畅快,昏沉的酒意冲上脑袋,他觉得自己得给自己的小迷弟一些甜头才行:“老弟啊,刚才在饭店里净顾着喝酒,我记得咱俩饭都没吃上几口,肚子这会儿饿不饿啊?”

    整栋房子里的乔家人:“!!!”

    沐爸没留意身边几道骤然僵直的身体,只听到自己刚刚认定的人生楷模开口说饿。他心说这还了得?立刻站起。

    谁知乔远山却仿佛看出他意图一般,笑眯眯地在他提出下厨前摆了摆手,利索地开挽衣袖:“不用不用,哪能让你动手?想吃点什么?面条行不行?你们吃不吃?”

    后半句话是问屋里的其他家人的,乔家的成员们却依旧僵直着,没有一个人回答他。

    沐爸这却真的愣住:“老哥,你还会做饭?”

    乔远山哈哈一笑:“小看人了吧?你老哥我别的不行,下个厨房还是不在话下的。我告诉你,平常只要有空,家里的饭菜就都是我在做,坚持了好多年了已经。不信你问问他们。”

    被他提到的家庭成员们:“……”

    罗美生在沐爸难以置信的目光中欲言又止地点头。

    沐爸已经彻底叹服了,这辈子从没有对任何人那么服气过。

    乔远山的笑声中不知道为什么发了很久的怔的乔南噌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身:“我有点事情,先下楼一趟。”

    说罢抓着坐在一边还处于状况外的沐想想就往外走,任凭乔远山和沐家爸妈在后头连声呼唤,皆不做停留。

    唉唉的呼唤声被关闭的大门隔开,沐想想被牵着迈开脚步,她转头看去,乔南脸上的表情有点复杂。

    两人一路沉默,直到从打开的电梯门里出来,踏进无边夜色,乔南才欲言又止地开口:“我问你……”

    沐想想:“?”

    “你真的觉得我家的装修好看?”

    “啊?”这是什么莫名其妙问题?沐想想被他郑重的态度搞得有点摸不着头脑,“……挺……好看的啊。”

    乔南:“……阳台那边那些盆栽也好看?”

    沐想想:“……开得红彤彤的,不错啊。”

    乔南:“……客厅那些地毯抱枕也好看?”

    沐想想:“……啊。”

    乔南:“……墙上的呢!墙上的中国结!”

    沐想想抬手挠了挠自己的脸颊:“很喜庆啊。”

    不知道为什么话音落地后乔南一副被人打了闷棍的表情,弄得沐想想也紧张起来:“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乔南抬头看着头顶暗色的天空,半晌后没头没尾地“艹”了一声,生无可恋的样子。

    沐想想不明所以,只看出他遭受了极大的打击,试着分析了一下,慢吞吞从乔南的大掌中朝外抽自己的手:“你是不是不想结婚?没关系啊你不用紧张的虽然我爸跟你爸碰面了可是……”

    手掌才抽出来一点点,抓着她的大手忽然松开握紧,将她重新牢牢攥住。

    “你敢!”乔南猛然低头,盯着她的视线无比锋利,“你敢继续说下去试试?!”

    沐想想委屈还没冒上来呢:“那你到底怎么回事啊?”

    乔南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半晌后疲倦地抱住她叹息:“没,就是突然想到你导师那边的项目,回B市跟项目那么忙,新房的装修就交给我来吧。”

    沐想想:“……?”

    这人转性了?

    还有那么体贴的时候?

    沐想想心中甜蜜,拍拍乔南的肩膀:“那就拜托你啦?”

    乔南抱紧她,把脑袋埋在她颈窝里使劲儿地钻,仿佛遭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样。

    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这样的沐想想好脾气地顺毛顺毛。

    于是,在楼下磨蹭了好一会儿后两人才重新往回走,路上谈起自家父亲,沐想想笑着问:“你发现了没,我爸好像对你爸特别崇拜。”

    乔南瞥了她一眼,回忆起自己出来前的剧情走向,表情很深沉:“你想太多了。”

    “哪有。”沐想想很确定自己的分析得没错,“我感觉他手上要有个招子,都能跟沐松演唱会上那些粉丝一样朝你爸晃来晃去了。”

    乔南嗤了一声。

    沐想想:“你笑什么?”

    乔南不作回答,看了眼手表,拉着她的手径直进电梯,按键,开门,出来。

    脚踩上电梯到大门之间的那一小块玄关的位置,沐想想还不待站稳,便隐约听到了什么异常的动静。

    她愣了愣,缓缓抬头,和乔南对视。

    同一时间,来自于她方才口中的“小粉丝”的爆喝如此清晰地穿透大门,在耳畔回荡:“……你在煮什么?!你再敢往面里搁一颗红糖试试!!”

    沐想想:“………………”

    大学四年每个月都要被沐爸摁着学会几道菜的乔南一脸【你看吧】地耸了耸肩膀。

    槽点太多了一时间不知道从哪开始问起,沐想想思考了一下还是跳过了自家父亲的裂变:“……你爸不是说自己……做饭好几年了吗?”

    乔南嗤笑一声。

    “是啊。”

    “做饭好几年,一年比一年难吃。”

    “没毛病。”

    蜷缩在厨房角落的乔远山【神情恍惚】:他说我做的东西难吃难吃难吃难吃难吃……

    抢走灶台的沐爸【矮小的身体爆发出强烈的杀气】【居高临下】【眼神杀】:不是难吃,是屎。

    “!!!!!”

    乔远山转向大门方向【失魂落魄】:是骗我的吧?是骗我的吧?

    罗美生【神情复杂】:“……”

    乔瑞【神情冷峻但是也有一点复杂】:“……”

    嗯……

    怎么说呢……

    实际一点。

    一会儿下楼去放个炮吧。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