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4章 第七十四章
    飞机落地, B市阳光正好。

    无数的粉丝在接机口处围聚, 大批的记者扛着长·枪·短·炮蹲守在人群里, 过往的旅客拖着行李走过, 止不住地好奇回首,都想看看是何方神圣的降临才能引起如此大的骚动。

    令人窒息的期待中, 一头鲜艳的橘发终于从通道里拐了出来。

    这是个……大约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年轻男人,白净挺拔, 个头很高, 穿一身宽松闲适的夏装,衣服遮掩住的身体十分瘦削, 露出的胳膊上却隆起清晰的肌肉线条。

    他将自己武装得很周到, 戴着墨镜还加了口罩,面孔本来就只有巴掌那么大了,这么一遮,五官里除了耳朵之外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然而却没有任何人敢小觑他的魅力。

    他踩着头等舱拖鞋懒散出现的那一刻,没有任何迟疑,现场同时爆发起整齐划一的尖叫。

    “沐松!!!!啊!!!!沐松!!!!!”

    “松松!!!!!”

    “liberty!!!!!”

    “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

    保安和助理瞬间上前试图整理秩序, 然而来接机的粉丝实在太多也太热情, 他们卖力的喊叫根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反倒引来更多记者拼命将话筒朝通道内举。

    “沐松!关于liberty乐队的新专辑在XX音乐节获奖这件事情你现在是什么心情!”

    “liberty马上要开始第一次全国巡回演唱会了, 期待吗?!紧张吗!?”

    沐松抬起胳膊朝等候已久的粉丝们挥了挥手,为了不引发更大的骚乱没办法摘下口罩和眼镜, 然而即便如此, 人群高涨的气氛仍旧再度拔高到了一个全新的台阶。

    在诸多包围里左冲右突, 终于在保镖的护送下钻进保姆车,门关上的那一刻他紧绷的状态才真正松懈下来,丢开手里的东西,歪着身体,扯掉脸上的东西疲倦地靠进车座里。

    前座的助理转过头来,看着他双目微阖眼睫抖动的模样,朝后仰靠的动作让他修长的脖颈上凸起的喉结清晰而性感——相比较刚出道那会儿媒体们铺天盖地使用的“精致”,现在的沐松,已经是一个会让人下意识使用“英俊”来形容的对象了。

    想起对方刚出道那会儿,第一次面对接机粉丝时,与当下老油条状态完全不一样的紧张,一路跟随liberty走来的助理嘴角勾了勾,目光转向自己手中的平板:“先别睡,下午还有个电视台的专访,开始之前你先把一会儿对方会问到的问题看一下,有什么不想谈到的,早一点提出来做修改。”

    沐松动也不动地啧了一声,无处安放的大长腿在不面对公众的时候胡乱翘着,变声期后的嗓音越发令人着迷,语气却还依旧如同以前那样不驯:“不去,我TM都快过劳猝死了,连续大半个月就在刚才的飞机上睡好过一次,你们怎么不干脆把我二十四小时全排满算了?谁TM爱去谁去。”

    “在外头不要随便爆粗口,你忘了上次盛典活动说脏话被对家买通稿嘲讽的教训了吗?”细眉细眼的小助理拨了下他翘着的二郎腿,“脚放下来,小心一会儿被拍。”

    沐松微微睁开眼睛,锋利的视线不满地盯着他,小助理迎着怒火浑然不惧,只淡淡加了一句:“你这次专程提早回国不是为了参加你姐的毕业典礼吗?这次的专访,电视台跟X大会有合作哦。”

    沐松:“…………”

    全公司人尽皆知的姐控主唱锋利的视线很明显挣扎了一下。

    小助理便笑眯眯地转了个方向:“这种专访机会很难得哦,去年XX乐队的公司想方设法都没让他们去成呢。”

    沐松听到这个乐队的名字:“……”

    小助理对上他的目光,继续漫不经心地解释:“没错,就是那个去年拿你的高考成绩单搞事情的XX乐队。”

    沐松视线一厉,坐直身体,半晌后不情不愿地扒拉了一下自己抢眼的头发:“拿来!”

    助理将平板递给他,他接下来后,打眼一扫就看到顶端的那个问题——【听你以前的访谈,似乎进入娱乐圈的过程非常不易,到现在出道也有五年多了,觉得这个圈子跟你以往的想象相符吗?后悔过自己当初的选择吗?】

    沐松愣了愣,目光在这个问题上流连,此时平板上方忽然有消息跳动,他滑下来,才看到原来是助理微博跳出的关键词提示。

    出道之后,伴随着liberty的一路走红,公司开始渐渐限制他们平常过多去关注自己的新闻,此时看到助理的微博提示,他才知道,原来网上的那些粉粉黑黑居然还在为自己去年的高考成绩掐架。

    想到那位乔南介绍来的,辅导了他足足好几年功课的,确实很有真材实料的金牌辅导老师在考前露出的绝望眼神沐松到现在仍然觉得很羞耻。

    他就不是那块读书的料怎么了!?而且语文和英语那两门不是考得挺好?艺考的分数线也达到了啊,为什么还要盯着27分的数学不放?

    “无聊。”

    沐松转开眼,又忽然察觉到了什么,转头朝窗外看去。

    后方两辆面包车紧紧地贴着他们的保姆车行驶,有摄像镜头从摇下的车窗里探出来,对准他的位置。

    这作风跟平常神出鬼没的狗仔不同,很明显是他的粉丝,且是在所有粉圈都最为人唾弃的那一种。

    然而liberty实在太红了,他也实在太红了,不论跟车的私生粉,还是平日神出鬼没的狗仔队,甚至于连平常鸡毛蒜皮的小细节比如高考成绩都爆发无数关注这种事情,都难以避免地层出不穷。

    有镜头拍摄,他不得不放弃没有形象的二郎腿坐直身体,心头有些不爽。

    目光再度转回平板的那道题目上。

    【这个圈子跟你想象的相符吗?】

    不太相符,挺复杂的,没出道的时候以为走红了就一切都好,但走红之后才发现居然比没红的时候还累。

    【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吗?】

    沐松眼下还挂着没时间睡觉浮出的青黑,他困倦地支着脑袋休息了一会儿,平板上方又一个消息跳出来,有关liberty乐队出道以来的第一场即将召开的巡回演唱会。

    他看着新闻编辑提到这场演唱会门票销售之迅速的惊叹口吻,新闻下方洋洋洒洒全都是包含爱意的粉丝。

    目光停留片刻,他淡淡划开。

    后悔吗?还好,虽然这圈子乌烟瘴气,鸡零狗碎,烦人到连歌手的学习成绩都要指手画脚。

    但除此之外,剩余的一切。

    似乎都很值得期待。

    妈的这次专访一定要好好发挥,把XX乐队那群智障脸给打肿才行!你爸爸永远是你爸爸,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水平,还想踩人上位?

    偌大的场馆外,人声鼎沸。

    年轻的学子们穿着学士服聚在一处,沐想想拨开头顶晃动的流苏,颇为无奈地看着出现在眼前的家人。

    “大老远的,你们真的不用专程跑来。”

    沐爸并不理会,兴奋地拿着手机到处拍,他面孔看起来比前些年老了点,但依旧精神奕奕:“这有什么,我平常不也每个月来跑一次B市,都坚持四年了。”

    听到这话的乔南:“……”

    想到沐爸这四年里的神出鬼没他就很绝望,以至于大学期间,他每次跟沐想想在一起时都会生出一种苦命鸳鸯历经艰辛才终于携手的极大的感动。

    虽然感情似乎确实也在这样的磨砺下得以升华,但不得不说,实在是——

    太不容易了。

    终于熬到毕业了。

    女儿毕业了,恋爱就不算早恋了,沐爸如今对他也有了和颜悦色:“恭喜啊,小乔,你俩毕业了,之后有什么打算吗?”

    乔南大三就已经拉到合伙人开始试着创业了,此时也知道沐爸想问的是另一个层面的人生打算,笑了笑正要开口。

    一旁的沐想想已经不假思索地抢答:“毕业了就毕业啊,这只是本科毕业而已,我后头还要上好多年的学呢。”

    沐爸:“……”

    乔南:“……”

    沐爸:“啊……”

    他这才想起女儿早就已经确定好的保研,事实上沐想想从大四开始就已经在跟着导师做项目了。

    她找的是个相当不错的导师,对她也很器重,于是大四这一年里沐想想简直忙到飞起,看这阵仗,估计以后也会一直忙碌下去,估计会忙到没有时间考虑其他。

    读完研究生,说不准还要读博士,这一路读下去,得读多少年啊……

    沐爸有些无言地看了眼乔南,不知该说什么好,带着沐妈提着相机溜溜达达逛别处去了。沐想想看了眼时间,发现周围的学生都已经在陆续入场,看着那些红着眼睛即将分别的人群,又联想到自己往后漫长的学业,一时诸多感触,忍不住张开胳膊,主动抱了抱乔南。

    乔南正沉浸在沐爸方才自求多福的眼神中,怀里便扑进淡淡香风。

    下意识抬起胳膊搂住对方,耳畔就响起沐想想温软的声音:“乔南,谢谢你,当初填志愿的时候鼓励我放肆一次,选了这个专业。”

    乔南:“……”

    授予仪式开始之前,他作为代表发言完毕,站在人堆里,听到一旁传来某位男毕业生跟同伴的聊天声:“我女朋友天天说我不关心她,不搭理她,你说我天天忙着考研,以后还要忙着课题,学业那么繁重,哪有那么多时间跟她风花雪月嘛。”

    话音落地,乔南长长地叹了一声,男士们纷纷转头看着这位著名高富帅。

    颜好钱多,学姐学妹前赴后继,创业还创得风生水起,这种风云人物也有不如意的的事情?

    乔南望着前方舞台上微微俯首,正由校长亲手拨穗的女朋友。

    他语气平淡:“要是能回到高考完填志愿之前,我他妈非把自己按地上扇一顿耳刮子不可。”

    众人:????

    乔南再度一声长叹。

    不说了,总而言之,现在眼睛里流的泪,都他妈当初脑子里进的水。

    一周后。

    汽车缓缓驶过B市宽敞的主干道,倚着车窗,能清晰看到外围的风景。

    商场大楼、户外、公交站牌。或是代言,或是演唱会宣传,总之随处可见沐松英挺的五官。

    沐爸倚在车窗上,窗户没关,临着夜风,手举手机,每看到一处,必然打老远外就拍摄下来。

    车最终缓缓停在外围辽阔的体育场外。

    乔南从副驾驶下来,立刻反身搀了一把,沐爸站定后抬起头,视线又缓慢地自体育场外络绎的人流上划过。

    非常热闹的场面。

    来的人有男有女,手上提着荧光棒的、拿着灯牌的、抬着易拉宝的、抱着鲜花的,干什么的都有,大部分都是小年轻。

    沐松顶着各种五颜六色头发的脑袋在这里依然随处可见。

    沐爸和沐妈这两位年纪不小的面孔的出现理所当然地引发了一些关注,旁边有黄牛鬼鬼祟祟地凑过来:“朋友,来听演唱会的?票子要伐?liberty的首场巡回演唱会,特别走俏,我跟你们说也就我这里还有几张了。”

    沐爸收回看向人群的目光,表情显得有些复杂,朝他笑了笑后,自兜里掏出几张门票:“谢谢,不用了。”

    那黄牛目光一扫,两眼顿时发直:“内场票?!这位置现在都快炒到三千了吧?老哥看不出来啊,心态很年轻,追星很下血本啊!”

    此言一出,周围路过的观众们纷纷投来视线,其中不乏对他们手中的“内场票”满怀艳羡的目光。

    沐爸为路人的反应悄悄挺直了腰板,来之前他也是做过功课的,知道自己手上这几张儿子送来的票有多不好搞。看看体育场外这大批的来人就知道了,liberty爆红至今,第一次搞大型演唱会,粉丝的狂热程度远超主办方想象,演唱会门票从上架到脱销,全程仿佛只在眨眼之间结束,其中内场票是最快卖完的,后期连能拿到货源的黄牛都少之又少。

    自家儿子如此受欢迎,沐爸心中不免嘚瑟,他也不多解释,直接顶着黄牛【老哥你很有门路】的视线,带着家人们浩浩汤汤涌向了入场的队伍末端。

    一路上从未听过演唱会的老男人目光四处打量,颇多惊奇。

    他看着那些明明不是一路来的年轻人门,身上那仿佛全都从一个店里批发来的T恤,小声问身边的两个年轻人:“他们穿的衣服怎么全都一样?”

    忙着鼓捣课题的沐想想同样茫然,最终居然是跟沐松一直很不对付的乔南不情愿地开口解释:“那个是应援服,好像是沐松他们乐队出道的第二年发行的唱片的周边,得是粉了他们很久的相当忠实的粉丝才能拿到了。我那什么……有次上网不小心看到的。”

    也没人关心他到底是不是真的非常关注liberty的动态,沐爸听着那个距离现在已经称得上久远的【第二年】,心里有些触动。

    此时前方几个正穿着这个应援服的年轻人转过身,惊奇的目光扫过与周围格格不入的他和沐妈。

    似乎惊奇于他们的年纪,年轻人们显得有些激动:“叔叔阿姨,你们也是liberty的粉丝吗?”

    沐爸没有否认:“是啊。”

    又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中一个头上戴着【松】字样头箍的年轻人:“你们喜欢沐松?”

    “啊啊啊您也喜欢沐松吗?liberty的成员里我们也最喜欢沐松了!”误会了他的意思,那群年轻人因偶像粉丝群体开阔的年龄跨度更加激动,立时围拢上来,叽叽喳喳开始与“同好”交流。

    并十分热情地一定要沐爸收下自己带来的各种荧光棒手幅之类的应援用品。

    乔南抓着印有紫发沐松大脸照片的手幅脸色奇臭,沐爸却兴致盎然,入场的一路都在同这群年轻人闲聊,聊这些年沐松起起落落的一切。

    很难想象,世界上会有那么一群人,如此真切热烈地喜欢着一个跟自己本不想干的对象。

    沐爸为这群忠实粉丝对儿子纯粹的喜爱心绪复杂,往前倒数个几年,至少在儿子执拗地坚持要走上唱歌这条路的时候,他决想不到那孩子能拥有今天的一切。

    想起过往,又看到眼前这个面积和规模大到超乎想象的巨型体育场,身边无数观众为此而来,他颇多感触:“能走到今天,不容易啊。”

    liberty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中间也曾经历过大大小小的波折,能留下来的粉丝们都深有体会:“是啊,太不容易了,粉粉黑黑的,沐松年纪又小,一个人扛下那么多辛苦,我好几次看他的访谈,都看到哭得不行,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熬下来的。”

    “别说出道之后了,他好像连选择唱歌这件事情都受到过很大的阻力。”

    “啊!我记得,是上一次的XX电视台的专访吧?提起出道之前,他说他爸爸妈妈都很不看好他追求梦想,他爸当时听说他要唱歌,觉得他不务正业,担心他以后会穷困潦倒,好像还气得差点把他的吉他给砸了。只有他姐一直无条件的认同和鼓励他。”

    “对对对!”说起这事几个感性的粉丝眼眶再度发潮,“虽然说起来的时候语气像开玩笑一样,但他心里明显还是有在意的。”

    “他其实很希望他爸也能认同他的吧?”小粉丝抽了抽鼻子,转头看向一旁的老年粉丝,“真希望他爸能看到他现在的样子啊。叔叔你说是吧?叔叔你怎么了?”

    沐爸回过神来,对上她的视线,愣了愣没说话。

    整个会场逐渐被涌入的人群填满的间隙中,他坐在座位上不住地回忆着过去。

    那场规模大到几乎摧毁了整个家的争吵,撕碎的海报,扯到地面的床单被褥,被他高高举起的吉他,和儿子愤而出走的背影。

    《袅袅余音》后台,他无奈妥协,同意这个一意孤行的小子跳下这个当时在他眼中的“火坑”。

    一晃过去,都那么多年了。

    人已满座,前后左右,皆为空荡的舞台上即将出现的对象而蓄势待发。

    灯光暗下了,隐约有尖叫传来,数万人视线瞩目之处,舞台边的烟花开始喷洒,璀璨的身影腾地显露在视野中!

    一瞬间观众台爆发出的尖叫疯狂到让沐爸止不住地恍惚。

    他望着舞台上那个随同响起的音乐抱着吉他迅速进入表演状态的光芒四射的年轻人,他带动了整个世界的气氛,无数荧光棒跟随他的节奏晃动,照亮体育馆昏黄的四周,如此震撼。

    沐爸摇头叹息——

    这臭小子,那么多年一点没变,成绩还是一塌糊涂,高考数学竟然敢考出个27分,让他在亲朋好友难以置信的询问下丢人现眼。

    头脑也还是笨蛋一个。

    居然都没看出来,他爹早已经对他充满认同了。

    真的,不愧是能考出27分的智商。

    这智商肯定不能随我。

    沐妈摸着自己发烫的耳朵:????

    四下狂乱的欢呼声中,沐想想眼神发亮地盯着前方自家耀眼到不可思议的弟弟。

    黑暗中的手忽然被一只大掌牢牢牵住,她转头看去,乔南的面孔在晃动的灯光里还是如此的英俊。

    对方毕业典礼之后的这些天看上去似乎都心事重重,现下好容易正常了一点,沐想想挑眉送去疑惑的视线。

    乔南已经纠结了好几天了,沐想想放假期间仍然充满热情地沉浸在她导师的课题里,那种全身心投入的状态让他甚至不知该如何开口谈及双方的未来。

    而此时借着沐松震撼的音乐,血脉却忽然开始奔涌。

    他抓紧沐想想的手,在她过去多年依然澄澈的视线中,喉结上下滚动。

    “想想!”

    他附上对方秀致的右耳,拔高声音——

    “嫁给我!”

    沐想想明显愣了一下,转头盯着他。

    乔南的视线很认真,在翻腾的鼓声里,他再度重复:“嫁给我!!”

    沐想想:“……”

    乔南看着她迷茫的神情,勾唇微笑,而后缓缓咧开,露出整齐的牙齿。

    他揉了把沐想想的黑发,跟随着满场荧光棒的晃动,语气不容置喙:“不准不同意!就这么决定了!!!”

    四目相对,望进对方深深的瞳孔里,周围的一切都迅速虚化,一眼万年。

    下一秒,后脑勺忽然呼上来一道重重的巴掌。

    浪漫尚未消散,乔南捂着后脑勺缓慢转头,然后:“……………………”

    没有戒指,没有鲜花,妈的求婚居然还有强买强卖的?

    沐爸盯着眼前这混小子手上唯一的东西——那张印着沐松大脸的应援手幅。

    视线血光淋漓:“……你再说一遍?”

    “你想死吧你?”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