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3章 第七十三章
    什么叫嘴贱的下场, 这就是了。

    被大力拍打的手臂比不上心头一半凉, 乔南站在原地, 心说不行!你好歹也是堂堂一校霸, 怎么能被一个平平无奇的小老头逼到这步田地?他笑眯眯的样子有什么可怕的!你得扳回一局!你得硬气一点!要不未来还怎么掌控这个家的话语权!

    沐爸依旧微笑着,语气和煦:“上一次都忘记问了, 你叫什么名字?”

    “……”他立刻放下塑料袋站直身体,“我叫乔南, 乔木的乔, 南方的南。”

    沐爸背着手定定地凝视他:“你跟想想是什么关系?”

    “爸!”后方的车里传来沐松被口罩遮住后依旧清晰的声音,“他是我姐男朋友!”

    乔南目光淡淡地平移过去, 沐松顶着一头绿油油的发丝扒着门框看过来。

    手有点痒痒, 乔南还算镇定:“对,沐叔,我是想想的男朋友。”

    沐爸看了眼一旁抱着袋子没否认的女儿,头脑忽的一闪——女儿总不至于那么迅速,才刚上大学就变个男朋友出来!

    沐爸:“你俩恋爱多久了?”

    这个问题略微有点不妙,乔南正要措辞, 沐松的声音又如此恰到好处地响起:“爸!他高中就把我姐骗到手了!”

    前方随着这道声音立刻变得非常深邃的视线中, 乔南默默捏了捏拳头:“……我跟想想,高二那年在一起的。”

    高中……早恋……

    沐爸深吸了口气, 视线照他身后的小区扫去,又落在他提着的塑料袋里的不锈钢炒锅上:“你俩现在, 是正巧路过这个小区?”

    看沐爸的眼神, 这题型大约是一道送命题。乔南张了张嘴, 打算延缓一下战况。

    不料此时,口袋里的电话铃声却忽然响起,震动的两声之后又突兀地挂断了,下一秒远处跟着传来一道热情的呼喊——

    “乔先生——”

    一辆小型载货皮卡慢吞吞地从路的另一头拐了进来,副驾驶抓着手机将胳膊伸出窗外摇摆的笑容阳光的小黑脸格外面熟。

    就是刚才在超市里给他跟沐想想办商品送货的工作人员。

    皮卡车在静默的众人身边停下,小黑脸打开门蹦出来,相当热情:“刚准备给您电话来着,您办送货手续的点钟正赶上超市发车,我看您这边地址最近,就赶紧督促他们给您装车,最先给您送上门,谁知道那么巧,正好在门口碰上!哈哈哈哈哈!”

    说着哐哐哐将绑在货仓内的各种四件套、餐巾纸、锅碗瓢盆之类充满生活家居气息的用品卸下车来。

    乔南扫了眼沐爸的眼神:“……”

    乔南:“……我谢谢你。”

    “不用谢不用谢!”小黑脸帮他将商品装上拖车,笑出两排白牙,“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希望您以后能多多光临!”

    乔南:放心吧我一辈子也不会再去了。

    小黑脸对一切毫无所察,径自傻乐:“对了,您的地址是X幢X单元XX号没错吧?”

    沐爸抿着嘴看着陷入沉默的乔南,半晌后哼了一声,朝车里不知为何非常兴奋的小儿子喊道:“下来!我们一起进去!”

    跟着前方拖得哗啦哗啦的小拖车,沐爸心头拔凉拔凉。

    他闺女,他的宝贝闺女,他聪明伶俐可爱懂事品学兼优从来不让家里操心的闺女,居然……

    房门打开后他忧虑的情绪终于被眼前看到的画面安抚下一些,新房子很宽敞,很现代,很整洁,也很空荡。

    乔南现从送来的货品堆里找拖鞋,沐爸穿上后环视屋子一圈:“你俩现在没住在一起?”

    “怎么可能!”沐想想这会儿已经从被父亲撞破的空白里挣扎出来了,意识到父亲现在在担心些什么,她赶忙条理清晰地分析给对方听,“爸,我到X大报道才几天啊,现在军训都还没开始呢,这几天都是住在学校宿舍的。”

    沐爸的目光在周围划拉,确认屋里确实看不出有人居住过的气息,才终于哼哼两声摆手道:“行了行了,你别在这愣住了,那小黑脸东西都搬完了,去送送人家,大热天的,楼下给人买瓶水喝。”

    这是支开自己的意思,沐想想担忧地扫了乔南一眼,生怕对方急躁的个性会直接跟自家倔强的父亲杠起来。乔南却微微摇头,示意她不用担心。

    关门声中,他瞥到摘下口罩的沐松脸上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

    乔南眯了眯眼,什么都没说,自顾自蹲下开始翻腾塑料袋:“沐叔,你和沐松还没吃饭吧?要不要吃水饺?”

    沐爸看着他拎出来的速冻水饺没说话,乔南索性当他默认,直接把锅也找了出来。

    看着他从箱子里弃汤锅拎出来的那个口扁铁锅,沐爸张了张嘴,费老大劲才按捺住自己去纠正的冲动,沉默地趿拉着拖鞋在屋里巡视起来。

    从敞开的门口确认了房间里的床铺床垫都没有拆封,沐爸终于安心地点了点头,视线不期然扫到了什么,不由自主地迈步过去。

    餐厅的椅子靠背上挂了件T恤,捡起来抖开,是男士的尺码,沐爸扫到T恤右上角的校名LOGO:“你也是X大的?”

    乔南拎着水饺进了厨房,开始洗锅,语气平淡:“是啊。”

    “能从A市考上X大,不容易啊,你成绩不错?”

    “还行吧。”乔南把洗好的锅架在灶台上,动手打火,“高考709,平常参加竞赛得奖也加了几分,不过还是没有想想考得多。”

    话虽如此,709也着实是个很了不得的成绩了,沐爸眼神好看了一些,盯着他手上打了好几次都打不着火的动作:“……你还参加竞赛?”

    经历过艰难的尝试后火终于打起来了,倒水开煮,乔南点头:“高二参加的,生物竞赛。”

    是个爱学习的好孩子,沐爸站在旁边,回忆着他当初背着自己回家的那一路,又感慨——其实心地也很不错。

    然后便无语地看着他将一锅子水饺煮得稀里糊涂还扑出汤来。

    外头的沐松听到动静,立刻扑向厨房,面对一片狼藉的灶台相当幸灾乐祸:“我去,哈哈哈!你怎么那么牛逼,连个速冻水饺都不会煮!”

    乔南听到他的嘲讽,没有反应,只是躺平任嘲地取到抹布在灶台上擦拭,静静等待——

    1、2、3。

    头一回在他面前占据到如此上风的沐松还想继续嘚瑟的第三秒,另一边终于爆发出沐爸的爆喝:“行了,都给我起开!”

    沐松被吼得一愣,乔南已经非常迅速地让开了站在灶台前的身体,留出的空缺随即迅速被沐爸填补上了。沐爸一脸深恶痛绝地开始洗手,随后关火擦灶台将糟心的锅子直接端起来朝水槽一丢。他从刚才对方选锅起忍耐到现在,终于还是忍无可忍。

    天啊,这群年轻人离了我该怎么办哟!

    “煮水饺能用这种锅吗!口那么浅?饺子在里头翻不了身,煮都煮不熟,你怎么想的!”他无比具有专业气魄地教训过外行后径直挑选了一口顺眼的汤锅,“下回煮连汤带水的东西要用这种!记住了没有!”

    乔南认真点头:“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我以前煮的汤圆和水饺经常会夹生。”

    沐爸又开始翻塑料袋,翻出新的速冻水饺,洗锅打火一气呵成:“水开锅了再往里下东西!别刚开始煮就急着把水饺朝里倒,你没看刚刚饺子粘锅都粘成什么样了!”

    乔南一脸受教:“发现了发现了。”

    他听得仔细,沐爸便也教得格外细致,连什么大小的水饺煮到大概几分钟时口味最佳的小诀窍都一并倾囊相授,乔南最后直接翻了个小本本出来:“您说,我都记着,再有下回,就照这个方法给想想做。”

    沐爸漏勺一敲锅沿,没好气道:“你就让我女儿天天吃这种冷冻食品?!”

    “那肯定不会。”乔南道,“只是偶尔不想吃外面餐厅的时候给她换换口味。您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她的,您要是特别惦记,也可以多教我几道她爱吃的。。”

    沐爸:“……你个臭小子少给我这挖坑,什么外面不外面,哪里是外面哪里是里面!”

    乔南:“……”

    “哼!”沐爸于是继续翻动水饺,半晌后才接着哼哼,“她喜欢吃辣,我跟她妈十五回A市,在那之前抓紧时间教你几道。不过你别搞错,这只是方便你照顾她而已,结婚之前不许同居听清楚了没有!”

    乔南:“……啊。”

    甭管怎么样,这意思,总归就是正经认同他的男朋友身份了。

    乔南抓着本子,面上波澜不惊,一旁的沐松已然听呆了:“爸!不是吧,你怎么可以这么好说话?!”

    沐爸倒了被乔南糟蹋到看不出原型的那锅汤,又把自己煮得恰到好处的个大肚圆饺子舀进盘里:“啊?”

    “这个家伙可是高中就把我姐给骗去早恋了啊!”沐松从第一次单挑败下阵来开始就期待着这可以扳回一城的机会,此时难以置信地扒拉着自己满头的绿毛,“爸,你现在居然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他?!不揍他一顿吗?!”

    “揍揍揍,揍你个头揍!天天就知道喊打喊杀动拳头!”沐爸这会儿情绪复杂,对儿子也没什么好声气,直接抬手给了儿子胳膊一巴掌,“你看看人家看看你姐,高中谈恋爱都能专心读书准备竞赛还得奖还考上X大。你再看看你,看看你那一头绿毛,比人家青苔长得还绿。再看看自己上学期那破成绩,都给人贴到网上嘲笑了,你还有闲工夫提你姐早恋?今天你姐给你布置的单词背了几页你心里还有数吗?”

    顶着一头比青苔还绿的绿毛的沐松挨揍挨得措不及防:“……”

    他回过神来,满脸错愕:“爸?要不是我刚才在街上认出我姐的后背,你说不准到现在都还被蒙在鼓里呢,现在事情解决了,就这么对我?”

    话音落地,看着本子的乔南忽然抬头朝他扫了一眼。

    沐松被这峰回路转的剧情气得要死,现在优势不再,也不愿示弱,反而更加凶悍地瞪了回去。

    看什么看!来啊!动手啊!大家都少bb几句,打架这种事情小爷根本没在怕的!

    谁知剑拔弩张间,视线中乔南的面孔却出乎意料地拉开了一个友善的笑容。

    已经捏紧拳头做好了应战准备的沐松:“????”

    下一秒,便听对方同样友善的声音在耳廓响起:“沐叔,沐松这个情况,我忽然想起来,我认识一个还挺有名的补习老师,可以跟随学生的日程长期出差贴身辅导,需不需要给你们介绍介绍?”

    沐爸又惊又喜:“真的?!”

    沐松:“…………………………”

    操,防不胜防,太踏马狠毒。

    沐想想回来时,迎接她的就是瘫软在沙发上生无可恋的绿毛少年,以及端着盘子从厨房里出来的父亲。

    沐想想:“……我弟怎么回事?”

    她轻轻捅了捅乔南的肋下,又接着问:“还有你不是会煮水饺吗?为什么还让我爸下厨房?”

    乔南一脸深沉,看着她缓慢摇头——

    小姑娘,心机屌的世界,劝你还是不要接触的好。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