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2章 第七十二章
    叮咚一声, 手机嗡鸣, 沐想想低头解锁, 发现原来是自己的账号莫名被邀请进了一个名叫【终极一班】的聊天群。

    群里三十多个账户, 在她跳出信息提示的同时刷屏一般开始朝外跳——

    【欢迎~】

    【是沐想想吗?】

    【欢迎老同学入群~】

    【哇,好久不见~】

    【鼓掌鼓掌鼓掌……】

    ……

    沐想想视线淡淡扫过那些热络的字眼, 纤细的手指微微抬起——

    点中右上角图标——内容——账号——退出本群。

    世界回复清净。

    放下手机继续收拾东西,寝室门被一把推开, 两个刚刚认识的新舍友正提着水壶一边聊天一边进来。

    “喂喂喂, 听说了吗?”其中一个小圆脸的神秘兮兮地朝外头看了一眼,一边关门一边给寝室里的沐想想并寝室长分享八卦, “1205那事儿!”

    沐想想没说话, 寝室长兴致勃勃:“谁?谁?哪个?出什么事情了?”

    “就隔壁1205,跟我一个系,护理系的那两个新生。记得不?”

    寝室长点头:“记得啊,她俩存在感可高了,讨嫌得很,新生群里天天跟学生会的师兄师姐打招呼。我记得那个叫什么珍的, 好多人都说她是富二代, 家里特别有钱,朋友圈天天晒的都是吃喝玩乐。”

    “就是她俩。屁个有钱, 听说都是蹭吃蹭喝拍照装逼的。”圆脸道,“而且最近不知道为啥, 她俩天天吃瘪, 好像得罪了什么人似的, 进学生会的申请啊,综测分高的社团申请啊全都被驳回了,还被开除出了老乡会。我刚和林淼打水回来,看她们寝的大门没关,俩人坐在床上哭呢,说要跟医学部告状本部的学长给她们使绊子什么的。同寝的舍友就跟没看到一样,理都不理她们。”

    “我滴妈。”寝室长咋舌,“不过活该,我觉得这两个大萝卜根本就是心态有问题,以前还传过沐想想的小话呢。”

    沐想想对上几道齐刷刷递来的视线,收拾东西的手一顿,略一思索:“我?”

    “是啊。”寝室长道,“日里妈,想想就生气,就刚报道那几天,她们寝的人受不了来跟我们吐槽的。说她俩到处告诉别人你是假白富美,家里没钱,爸爸残……身体不好什么的,嘴巴特别贱。”

    她如此义愤填膺,沐想想语气反倒很平静:“不要说脏话。不过她俩其实说的也没错,我本来就不是白富美,我爸也确实是残疾人——”

    “闭嘴闭嘴闭嘴,你个坐保姆车来报到的白富美少在这儿气人了,你瞅瞅自己那身衣服多少钱再说这个话。”圆脸一边放水壶一边没好气地打断她,“还有,说的跟谁没见过你爸似的,就你爸那也也算得上残疾人?他残哪儿了?是比人少个胳膊还是少条腿了?他顶多一只腿长点一只腿短点而已,我老家屋头二叔小时候营养不良走路也差不多这样儿,你听她们在那放屁。这种人就爱无中生有,我就跟别人提了一嘴你爸送了咱们寝特产,她俩都能找到话题叽歪,说什么送土特产廉价丢人——”

    “霍日尼玛,廉价?啊她脑门瓜子上戳的是狗眼啊?这也能忍?”寝室长听到这里一脸不忿地拿起桌面上已经拆封的真空袋,“鹅肝啊!即食鹅肝啊!淘宝扫码888一袋的出口鹅肝啊,我闺蜜说这个货在法国正规餐厅里贵的一比吊糟……哎呀不行我得再吃一口,真的入口即化。沐想想你爸怎么会那么壕,这么贵的东西带那么多来一人两袋,我都想认他当亲爹了,你爹还缺闺女吗我虽然没有你好看可我吃一斤涨一斤肉长得比你快比你多养活起来比你划算啊……”

    沐想想:“……”

    她无言地看着圆圆润润泡芙团子似的寝室长用与自己外表一点都不相称的火爆脾气骂过一轮脏话后,再满脸享受地沉浸在自家父亲送出的水木牌即食鹅肝口味里的模样。片刻后她无奈地笑了一声,抽了张湿巾给对方,拎着收拾好的袋子站起身来:“有空我帮你问问哈。”

    离开的路上会路过1205,门没关,里头果然传出阵阵哭声。

    大约是郁小珍的声音:“欺人太甚了!我到底哪儿得罪她了!她凭什么这么作践人!”

    沐想想放慢脚步,朝里瞥了一眼,正看见池静红着眼睛搂上郁小珍的肩膀,语气愤愤:“对!咱们找辅导员去!他们本部学生会还管得到我们分部的入会申请了?这么排挤咱们,他们是另类校园暴力!”

    话音落地后,大约是察觉到了门口有人,池静边抹眼泪边转头,就看到正路过门口的沐想想。

    郁小珍察觉到了她的停顿,也跟着看来,浑身当即一僵。

    不知道为什么校园暴力这四个字从他俩的嘴里吐出来格外滑稽,沐想想有点想笑又觉得无趣,淡淡地和她们对视过一眼,就收回目光,不紧不慢地离开了。

    身后敞开的寝室大门在她迈开步子后被飞快地合拢,她听到响动,却半点不感兴趣。

    父亲都不挂怀了,这俩人现如今对她而言就跟陌生人差不多。陌生人的生活有什么可窥视的呢,她连她俩得罪的大人物是谁都不知道,但总归不至于跟她有关系。

    而且既然方伶俐是她俩的好闺蜜,遇上了难题,方伶俐总会帮着解决的。

    沐想想摇头。

    这个方伶俐,品味真的是不行。

    乔南正在楼下玩手机,还没等她打招呼就抬起头来:“怎么那么慢?遇到人找麻烦了?”

    “没啊,谁能找我麻烦?”沐想想没当回事,打开防盗门,又问,“你要带我去哪里?”

    乔南看了她一会儿,收起手机,坐下的自行车一摆:“别问,直接上来。”

    相识至今,对方的座驾终于不那么浮夸了一回,沐想想那叫一个欣慰。

    医学部校区里的学生们就眼睁睁看着自家大一的新晋女神坐在普普通通的车座上穿过校园,清冷的面孔上还牵起淡淡的笑意。

    男生们一个个捶胸顿足——女神啊!你怎么可以被这样寒酸的手段骗走!

    沐想想浑然不觉,乔南却敏锐察觉到了来自周围诸多雄性的鄙夷视线:“……”

    身侧的车道忽然缓慢地停下一辆凯美瑞,驾驶座的年轻人降下车窗,瞥都不瞥乔南,径直朝自行车后座问:“沐想想,你去哪里?上车我送你!”

    乔南额头一跳:“……”

    沐想想十分状况外地回绝:“啊,谢谢你,不过不用了,我坐我男朋友的车就好。”

    医学部的学长们更加捶胸顿足——男朋友!这个穷逼小白脸居然已经是男朋友了!女神啊!他除了脸长得好看之外其他地方到底哪里好了!!!

    乔南接收到凯美瑞车主悲愤的眼神:“……”

    低头看见少女纤细柔软的胳膊亲昵地紧抱着自己的腰肢,乔南在凯美瑞车主悲伤离去的尾气中,心情微妙地既暴躁又愉悦。

    他问:“……平常经常这样吗?”

    沐想想:“什么?”

    乔南:“像这样,开到一半忽然停下来说载你。”

    “还好吧,偶尔才有,大学里的人感觉比高中时还热心。”沐想想慎重总结,然后理智分析,“怎么了?你骑累了想坐那辆车?”

    乔南:“……”

    脸颊忽然被捏了一把,沐想想皱着眉头捂着被用力捏了的位置问:“干嘛啊你?”

    乔南:“……我踏马服。”

    乔南:“……真的,就踏马得焊个笼子给你。”

    沐想想:“???”

    于是十五分钟后,他俩就站在了某处电梯房大门前。

    沐想想迟疑发问:“这里是哪里?”

    乔南牵着她的一只手,自顾自按下大门的密码锁,伴随着锁被打开的一声轻滴,他侧开身体:“笼子。”

    大门里的是个宽敞明亮的世界,现代简约的装潢和沐想想曾经住过的任何一套房子都不同。

    她站在门口怔楞了几秒,被抓着手牵进屋里,乔南牵着她展示了一大圈:“怎么样?满不满意?有不满意的提出来,咱俩再接着修改。”

    沐想想:“……”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人,她脸忽然发烫:“关……管我什么事!”

    “军训之后你要搬进来住。”乔南站在她对面,牵着她的手,目光很深,手指一点点钻进她的指缝里,“怎么不关你事?”

    沐想想:“……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情?”

    乔南理直气壮:“你现在不是知道了?”

    沐想想:“……”

    乔南:“没得商量!”

    沐想想:“……”

    乔南:“就这么决定了!”

    沐想想:“……”

    乔南:“……我警告你你别唱反调啊!”

    沐想想:“……”

    对视许久,乔南渐渐气弱:“这……这是男朋友做的决定,你得……好吧。”

    乔南松开手,展开胳膊一把抱住她,脑袋埋进她的颈窝里,闷声闷气:“住进来嘛——”

    沐想想拍了他一把:“起来!”

    乔南跟聋了似的,箍着她一动不动。

    终于听到耳畔一道天籁般的笑声响起:“起来,去超市了,这里连锅都没有,怎么住人啊。”

    三秒钟的安静后,乔南面色如常地松开手臂,头发磨蹭得乱蓬蓬的,随手理了理。

    哼,这不就对了?负隅顽抗是没有用的。这个家到底是谁掌握话语权,下次搞清楚一点。

    小区位置不错,距离X大很近,周围既有大型酒店也有密集的商业区。超市里,沐想想推着购物车,无语地看着那个面无表情在货柜中穿梭的家伙。

    单从外表上,绝看不出这位年轻人具有如此之大的购物热情。

    路过洗漱区:面无表情但动作迅速,一边往车里放一边并不征求意见地征求意见——

    “牙刷要不要?”

    “牙膏要不要?”

    “漱口水要不要?”

    “洗面奶沐浴露洗发水要不要?”

    路过餐具区:面无表情但动作迅速,一边往车里放一边并不征求意见地征求意见——

    “炒锅要不要?”

    “平底锅要不要?”

    “炖锅要不要?”

    “砂锅蒸锅汤锅烤盘鸳鸯火锅要不要?”

    路过食品区:面无表情但动作迅速,一边往车里放一边并不征求意见地征求意见——

    “牛奶要不要?”

    “培根要不要?”

    “水饺要不要?”

    “汤圆馒头包子锅贴馄饨要不要?”

    路过调料区。

    路过电器区。

    路过卫生区——

    乔南提着两大兜纸巾,看着前方的卫生巾货柜:“………………”

    沐想想推着东西多到几乎要掉出来的购物车:“………………”

    最终俩人将东西大部分办理了送货上门,少部分必需品先提溜回去。

    回去的一路上沐想想抱着自己那袋装得满满当当的卫生巾,总觉得乔南的购物方式有哪里不太对。

    乔南却很坚定:“哪里不对了?我在家给我爸我哥他们也是这么买的,买得少了他们还不乐意呢。”

    俩人磕磕碰碰,一起逛超市这件事不免给人奇妙的生活气息,搞到最后,遐想无限,便都有些羞涩起来。

    然而在踏进小区大门的上一秒,背后却忽然传来一道略有些不确定的声音:“想想?”

    沐想想愣了愣,转头朝背后看去,当即一跳。

    一辆深黑色的保姆车静静地停在身后三步开外,车窗已经打开了,自家父亲双手扒拉着窗框从里头看出来,空隙处依稀可见沐松带着口罩的脸。

    乔南拎着大包小包,此时也转过了头,看到那张久违的面孔的瞬间,瞳孔微缩。

    异口同声:“爸!”

    沐爸:“……”

    沐爸:“?????”

    沐爸:“!!!!!”

    沐想想:“……”

    乔南:“……”

    沐松:“……”

    原本以为只是一场偶遇的沐爸眼神骤然锋利起来,视线缓缓从女儿脸上移开,转到乔南:“……你叫我什么?”

    乔南:“……………………”

    乔南:……

    沐爸的眼神越来越锋利了,缓慢地看清了他们怀里满满当当的半透明的能看出内里日用品形状的塑料袋,又一点点抬起,落向他们即将步入的小区。

    他的女儿,跟个年龄相仿的小伙子一起,拎着一堆日用品。

    一分钟的凝滞之后,沐爸:“……你们要去哪里?”

    沐想想:“……”

    乔南:“……”

    车门缓缓拉开,沐爸收回扒着窗框的手,缓慢地从车上开始朝下爬。

    他身形不稳,遥遥相对的两个年轻人几乎下意识的上前搀扶,沐爸在对方靠近之后,终于看清了跟女儿站在一处的小伙子的脸。

    他额角当即一抽,太阳穴里的血管砰砰跳动起来。

    “是你啊。”他看着乔南,缓慢地拉开一个微笑,“我就说怎么那么面熟呢。”

    乔南看着他狰狞的笑容心惊肉跳地沉默了一下:“我们……见过?”

    “你忘啦?”沐爸笑眯眯,“一年多前,在A市的时候,XX小区,我在门口摔倒,是你把我背回家的,小伙子还记得吗。”

    乔南不记得自己干过这个事情,但听起来似乎是件好事,缓缓放松了颜色:“……是吗?”

    “是呀,当初我还说你心眼好,想要介绍我女儿认识你呢。”沐爸依然笑眯眯,“你猜她当初怎么说的?”

    乔南心中一顿,有久远的模糊记忆从里头流淌出来,带着股不妙的气息:“……”

    沐爸友好地拍了他胳膊一把,手劲奇大,几乎要把他一巴掌拍进花圃。

    乔南踉跄了一下,抬起头来。

    “哈哈哈哈!”就听他笑得慈祥亲切,掷地有声,“她说她有机会一定要弄!死!你!”

    乔南:“……”

    沐想想有点迷茫:“还有这事?”

    乔南膝盖隐隐发软:“……别问了。”

    往事不堪回首。

    真的。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