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1章 第七十一章
    华灯初上, 夜色阑珊, 绚丽的霓虹下, 一群年轻人踏出餐厅。

    被人群簇拥在最中间的郁小珍听着一旁传来的恭维。

    “小珍, 咱们班那么多的同学里,也就你最顺风顺水了。”

    “是呀, 当初说直升本校就直升本校,高考说考上X大就考上X大, 刚一到X大报名就认识牛人, 这人生简直就跟开了挂似的。”

    “这一天天的朋友圈,发的吃的玩儿的我连见都没见过。”

    郁小珍低头浅笑:“我运气好, 老乡会上遇到了好人而已, 愿意带老乡一起玩而已。”

    周围说话的都是A市一中考上B市各个大学的老同学,初中毕业多年了,里头有些人高中在一个学校念书,有些中考后就已经各奔东西,借着现在在一个城市上大学的条件聚在一起,免不了谈及各自当下的生活。

    这种场合, “混”得最好的无疑最受拥戴, 而郁小珍,显然就是里头最春风得意的那个。

    原本大家都是同一个圈子里玩儿的人, 可大一还没正式开始,她就仿佛坐上了火箭一样原地飞升, 也不知道靠什么认识到了一群牛人, 又有钱又有闲, 正式开学之前的这段日子,朋友圈和微博天天发的都是去高端场合的吃喝玩乐。生活质量和社会地位在一群原本的老同学之间,无疑是鹤立鸡群的区别。

    众人翻阅到她po出的各种照片——法式餐厅的烛火鹅肝、别墅轰趴的泡沫香槟、辽阔无际的高尔夫球场,以及背景里出现的大批大批她“人脉广阔”的证明。

    一时间更加猛烈的艳羡不绝于耳,为保证话题时刻火热,尚且年轻的人们也免不了会追忆往昔。

    他们之间真正共同的往昔,很明显就是初中那三年的光阴,说着说着,便有人举起手机——

    “对了,听说沐想想也跟你和池静报的一个学院。”

    亮起的手机屏幕显示的界面是X大的公众贴吧。

    帖子的内容是某几位猥琐迎新师兄整理的新报道的大一美女们的照片,沐想想的面孔赫然在列。报道那天气炎热,她扎着长发,穿简单的素色衣裳,细腰长腿,肤白胜雪,定格时仰头似乎在观察校区,用如此不友好的手机后置镜头拍摄,却依然清晰貌美。照片下看腿的,看腰的,看脸的,热度对比上下都要明显。开口那人道:“我刚开始看到照片还吓了一跳呢,没敢认她,看到名字和底下人说的A市高考状元才敢确定。你见过她没有?照片真的假的啊,P的吧?跟本人区别大不大?”

    郁小珍闻言沉默了一下,这贴吧新帖这几天在新生里很火,她当然也是看过的,当然里面并没有她什么事情。

    但此刻即便非常不情愿,面对他人的提问,她还是只能据实回答:“……见过了,还行吧,本人跟照片挺像的,p没p不知道。”

    正值青春的男生们闻言顿时骚动起来:“我去,几年不见,真变得那么漂亮了?”

    又道:“哎呀,早知道这样,今天就把她一起请来了。”

    郁小珍瞥了那几人一眼,语气淡淡的:“请了啊,谁说没请,我跟池静见面的时候都提过了,人家搭都没搭理我俩,直接走了,态度傲着呢,差点没把我气死。”

    男生们的嬉笑声顿时停顿了两秒,好半晌后,面上都露出尴尬的表情:“……她干嘛啊这是……”

    “总不会是还记得以前的事情吧?”

    郁小珍也有点不自在,哼哼了两声,充作默认。

    人群的情绪于是更加复杂了,静默了更久,才重新出现讪笑:“这……真是,都过去那么久了,至于嘛她。”

    “对啊,大家也没干什么呀,就是年纪小不懂事开开玩笑而已。”

    “她也太开不起玩笑了,这点小事都能耿耿于怀那么多年。”

    “而且也没影响到她什么呀,她不还是高考状元?反倒比以前还风光了呢。”

    “所以啊,记仇那么久,真是太小肚鸡肠了。”

    与此同时更加多的人或许实在没法说出如此冠冕堂皇的言论,只在他们相谈的间隙尴尬沉默或者发笑。

    郁小珍想到在宿舍楼里遇到沐想想时提到同学聚会后得到的那几轻描淡写的眼神,对方甚至连拒绝的话都没有说,直接充耳不闻地把她当做了空气!

    那种不屑的态度,仿佛自己的存在连被放在眼里的资格都没有,还有什么回应能比这更侮辱人?

    大庭广众之下被这样对待,郁小珍当时气得差点掉眼泪,此时在人群的簇拥下翻看自己辉煌的朋友圈,尤自不忿。

    她心说装什么女神啊你,真想装白富美别让你爸给舍友送土特产啊,还大包小包从A市扛来。土特产嘛,无非就是些咸鱼腊肉干腌菜,还叫人到处说,丢不丢人都不知道。

    同时终于听到了一句叫她通体舒泰的安抚:“小珍你也别太朝心里去了,反正你现在发展得最好,不用多在意她。”

    不仅仅是她,这显然也是能让在场多数人安定下来的心声。

    因此此人话音落地后,诸多方才尴尬中难掩惶惶的老同学们立刻都放松了许多,除了少数几个情绪仍带着沉重之外,其他人纷纷转移注意力继续谈笑。

    结果说话间,郁小珍余光一闪,抬起头来,又意外看到了几张眼熟的面孔。

    她立刻来了精神,抬手朝前方辉煌的建筑大门摇摆手臂,高声喊道:“伶俐——”

    酒店大堂外,数位年轻人下车聚集,正要将钥匙交给泊车小弟的方伶俐闻言转头,眉头一挑,随意地抬了下手。

    便自郁小珍从门口跑来的间隙里,听到一旁歪过来的哥们开口问:“喂,我说,你从哪儿认识的这么个人?”

    这哥们就是那天老乡会上哪壶不开提哪壶说起她跟沐想想关系的碎嘴。

    方伶俐挑眉:“怎么?”

    碎嘴沉默地看着她,方伶俐其实心中依然很有逼数,相当清楚他深邃的视线里掩藏的是什么内容。

    他们这样家庭里长大的孩子,挑朋友和识人几乎是从小养成的本能,郁小珍这姑娘,以及这姑娘身边玩得好的那些朋友,从家世到秉性都显然不该出现在他们的交友名单里。

    方伶俐已经够蠢了,才跟她来往了那么几天,都好几次受不了想拉黑她的账号,更别提比她更精明世故的碎嘴他们。

    于是碎嘴看了她一会儿,还是迟疑地问出了声音:“……所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跟这种人做朋友。”

    方伶俐:“……”

    她一阵无力,都不知道自己该咋回答,要不是看在那俩如此巧合的既是医学部新生又跟沐想想住同一幢宿舍楼,真的,她早他妈……

    然而作为一个大佬,即便是上岸大佬,为了保持人设,其中的诸多少女心思也绝不能为他人所知。

    所以方伶俐的回答当然是平静的:“……怎么着,你有什么不满么?我看她俩顺眼不行?”

    碎嘴看她护短的样子,又想到前段时间各个聚会上那两位格格不入的姑娘举着手机拼命找人合照并仔细拍摄各种logo的举止,心中百转千回,叹服地朝方伶俐拱手:“你牛,哥们认识了你那么多年,从来没想到你居然喜欢这个调调。”

    方伶俐:“……”

    赶在她手痒之前那个高呼她名字的少女已经扑了过来,亲昵地挽住了她的胳膊:“怎么这么巧,我刚跟老同学们吃完晚饭,一转弯就看到了你。”

    算老娘倒霉可以吗?

    方伶俐扯了扯嘴角,同时朝外拉了拉自己的手臂:“是啊,真巧。”

    就被郁小珍拉着的转向那群慢一步赶到的陌生人:“来来来,介绍一下,这是我好朋友方伶俐,伶俐,他们是我的老同学,现在都在B市上大学。”

    辉煌的灯光照打在各自的面孔上,这是X大附近赫赫有名的五星酒店,酒店门口的世界俨然与普通学生的差距甚远。放眼望去,遍地都是叫不出名字的豪车。

    郁小珍挽着的那个浑身潮牌的年轻少女身边就停了一辆,双座扁头,外形拉风,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浑身潮牌的少女熟稔地将自己手里的车钥匙抛给上前的工作人员,扫了他们一眼,眉眼之间很不好相处的样子,爱答不理地抬了抬下巴:“嗨。”

    “嗨……嗨……你好你好……”

    众人一时都局促起来,唯独郁小珍镇定自若,一边笑称巧合一边掏出手机来要求合照。

    方伶俐面孔僵硬地任凭她拍了,好脾气到让一旁的碎嘴都相当震惊,震惊过后,才回过神来,开始跟身边的朋友聊起今晚的聚会。

    方伶俐借口有事也躲到他们那圈去了,郁小珍隐约间听到他们的声音——

    “喂,谁出个面,去约一下想姐,看看她愿不愿意来。”

    她不以为意,想姐这个名字这段时间跟着方伶俐聚会,她听过许多次了,虽然始终未见其人,但看这群待人傲慢的家伙重视的程度,料想也知道是个大人物。

    不过碍于跟这些人并不熟悉,郁小珍也不好多问。

    她不以为意地站在原地P照片,为了友谊天长地久,还细心地将方伶俐的脸也P瘦了一点,身体就被一旁的老同学们拉过去——

    耳边响起感叹:“你这个新朋友看起来怎么那么凶?刚才看了我一眼我都快窒息了。”

    郁小珍听得很疑惑:“不会啊,她这个人其实很好相处的。”

    开口那哥们一脸的卧槽:“你说的跟我说的真的是同一个人?她看起来就是一副分分钟要把人锤进地心的夜叉样啊!”

    郁小珍越发疑惑了:“怎么连你都这么说?她身边的人也都说她脾气很爆,可是认识那么久了,我一次也没有见识过。”

    几个老同学当即听得一脸羡慕:“差别待遇啊这是,你平常到底怎么跟她玩的啊,让她对你那么另眼相看?”

    郁小珍回忆起来:“……也没怎么玩,好像就是偶尔聊聊天而已。”

    “聊什么?”

    说起这个郁小珍也有点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啊,她话也不多,就是问问我住哪幢新生宿舍之类的问题,反正很随和,还说有空想来医学部学院逛逛,让我给她带路。”

    “……”老同学们都是一脸的懵逼。

    懵逼对懵逼,场面凝滞了几秒,片刻之后人群的神色才渐渐带上了复杂的情绪。

    好半晌,有人叹息一声:“这种普通人挤破头都进不去的小圈子……你运气真当是好。”

    郁小珍被种种羡慕的视线包围,笑了一笑,忽听见旁边方伶俐的小圈子里传出某位青年拔高的声音——

    “卧槽!!!想姐说她正在来这个酒店的路上!!!”

    这声惊呼立刻带动了周围人的骚动,这阵骚动又立刻吸引走郁小珍等人的注意,大伙激动得有点不寻常,老同学们不免好奇,开口询问郁小珍:“他们怎么回事?什么人要来了?他们怎么高兴成这样?”

    郁小珍道:“就他们圈里一个朋友,我跟他们出去玩了那么多回,他们次次请这个人,这人次次都不来。”

    “架子拿那么大?”大伙都很惊讶,“有点厉害啊,姓相?像?想?名字听起来怪怪的,不知道是男是女。”

    郁小珍也不知道,但听到“想”这个字,不期然便想到了大家不久之前的话题,她将P好的照片发上朋友圈,出镜的方伶俐以及方伶俐身后的那些面孔立刻便获得了学院学生会里大批干部的点赞,看着那些点赞和语气热络的回复,她面上一哂,正要打字。

    冷不防被方伶俐那边轰然散开的人里,某人握着的手机上亮起的屏保照片吸引去了目光。

    照片很熟悉,熟悉到让她双眼发直。

    她过于锐利的目光于是很快引起了手机主人的注意,碎嘴翻转手腕看了眼自己的屏保,扎着头发肤白貌美的纤瘦少女在镜头下不经意地侧着头,没什么不对。他问:“你在看什么?”

    看到点亮的手机屏幕的那瞬间郁小珍身后的那帮人也都愣住了。

    “卧槽!碎嘴!”周围几个哥们跳起来锤碎嘴的头,“拿想姐的照片做屏保,你踏马要不要脸!”

    郁小珍看着他抱头躲避,怔怔重复:“……想姐?”

    碎嘴听出语气不对,边躲边问:“你认识?”

    又把目光转向方伶俐。

    方伶俐也有些意外,郁小珍身后有人呐呐地回答:“她……初中跟我们是同学。”

    方伶俐这才想起郁小珍也是A市出来的高考生,一时很有些意外之喜,碎嘴更是卧槽一声,也没注意到前方那批人神情的变化,朝方伶俐投以敬佩的目光。

    厉害了,在B市随便找个朋友居然就能找到想姐的初中同学。

    方伶俐面色不变,心头却一阵苏爽,心道老娘虽说金盆洗手,可偶尔出山一次,还是能搞个大新闻的。

    正想嘲讽碎嘴几句,她余光一扫,却意外发现前方的人群脸色似乎有哪里不对,微微一顿。

    熟悉的,深黑色的,曾经在X大门外停车位置饱受瞩目的保姆车滑进视野,缓缓停下,拉开车门的那一刻,在场有部分人已然面无人色。

    长腿,雪肤,软荡的衣料,少女抬起头,精致的五官在酒店灯光的映照下熠熠生辉。

    沐想想踏下车门,目光一转,出乎意料地扫到了面色青白的郁小珍,又被对方身边一批精神状态差不多的面孔唤醒记忆。

    她眉头一跳,看向另外一头。

    碎嘴如同脱缰的野狗那样扑了过去。

    碎嘴很欢快:“想姐,你也来酒店参加我们的趴吗?”

    沐想想看了他一会儿,缓慢地摇头:“没,我爸住在这里。”

    气氛略微有一点不对劲,方伶俐敏锐地察觉到了,想要阻拦碎嘴却迟了一步,

    碎嘴已然欢快地继续了下去:“那正巧啊,一起来呗,伶俐她闺蜜们刚好也在。”

    越来越觉得不妙的方伶俐:?????

    沐想想清冷目光扫过两步开外的郁小珍和池静:“……闺蜜?”

    “是呀是呀!”碎嘴连连点头,“巧不巧,我们也才知道她们居然是你初中同学!”

    故人见面本该喜出望外,沐想想神情却波澜不兴,郁小珍看着她又看着她身后的保姆车,脑子里已经乱得难分头绪,忽听车里传来一道声音:“咦?你……是你呀?当初那个家长会上学我走路的小朋友,我就说看得眼熟。”

    沐爸探出头来,因为今天顺带去参加了某个会议,打扮得西装革履,颇有威仪。他目光所落之处,一个个高大的,半小时前还在谈话中叽歪沐想想【太小肚鸡肠】的年轻男孩嘴唇居然哆嗦了起来,他眼露惶恐,差点膝盖一软跪倒在地。

    随着这道声音,现场所有人安静如鸡。驾驶座的司机此时上前搀扶,沐爸道谢后递出胳膊,意识到自己似乎吓到了小朋友,脸上拉开一个笑容:“别,别怕,没别的意思,叔叔看你眼熟问一声而已,都是过去的事了。”

    是啊,都是过去的事儿了,明明那么天崩地裂过,可现在回忆起来,他居然已经记不起当初的情绪。

    沐爸这一刻颇有些感慨,视线落在那几个两股战战的年轻人身上,有些不忍,还想再安慰两句。

    沐想想平静地走过来隔开了他们的视线,抓住父亲的手臂:“别跟这种人废话了,爸,我们进去。”

    随即视线扫向前方越发说不出话的一群故人,眼神不耐地张口:“滚开。”

    全场的寂静中,碎嘴被眼前风云变幻的剧情震住,傻狗一样呐呐站在原地,居然没能像身边的朋友们那样迅速反应过来上前帮助沐想想搀扶沐爸。

    沐爸的跛足还是相当明显,离开时一瘸一拐的滑稽极了。

    可那些不久前还满口【玩笑】的年轻人,这一回却似乎忽然懂得了“分寸”怎么写。

    路过方伶俐身边的时候,沐想想眼瞳转动,难得多看了她一眼。

    很长一段时间都很希望引起她多些关注且这次终于如愿的方伶俐:“……”

    等等……你别……满脸的一言难尽是怎么回事……

    听我解释……

    不……

    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内心在尔康手和狂躁里疯狂抉择了一分钟,耳畔忽然传来郁小珍弱弱的声音:“伶……伶俐?”

    一向对她态度和缓的方伶俐猛然转头,一脸分分钟要把人锤进地心的夜叉神情,大骂一声“狗比闭嘴!”

    同时暴起一拳锤上碎嘴的脑门:“妈的!谁他妈告诉你那俩狗比是老娘闺蜜的!让你嘴贱!让你嘴碎!老娘他妈今天揍不死你!”

    已经很受重创的狗比们:“……”

    碎嘴:“……”

    碎嘴捂着头,欲哭无泪。

    你他妈明明自己刚才说的看她俩顺眼的。

    现在用不上了,就叫人家狗比。

    女人,全都是大屁·眼子。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