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0章 第七十章
    A市老乡会, 举办地在一处日料店, 人不少, 气氛算是挺热闹。

    老会员新会员, 能从A市考上X大的基本上都不是广义上的普通人,但汇聚在这样的场合, 依旧还是会分出远近高低。

    属于哪个圈子,彼此远近亲疏, 认真说来其实很好辨认。

    包厢的推拉门拉开, 新被介绍入会的两位会员赤着脚局促地踩上榻榻米,放眼望去, 征集了不知多少小包厢的被并拢成长街宴一般的长长的餐桌上满是珍馐。长桌周围的食客, 有如同她们一样紧张得手脚都不知道朝哪里摆的,有八面玲珑长袖善舞地到处拼酒的,有很安静不作妖自顾自吃自己的东西的,然而最显眼醒目的,无疑还是坐在长桌遥远的那一头,不知是桌首还是主位的一群年轻人。

    这群人不论男女, 皆是一身光鲜, 神情自若。似乎这个叫新来的会员们在举办之前紧张到甚至不知该穿什么衣服才好的小社会,对他们而言真的只是一场可有可无的聚餐而已。

    池静郁小珍并带她们前来的学姐的到场只引来那头几人懒散的一瞥, 甚至连停留的兴趣都没有,那几道翩然而来的视线很快又蜻蜓点水地收走。

    桌尾老乡的招呼声中, 望着那头发怔的郁小珍感觉到学姐捅了捅自己——

    “哎呀, 别看了, 他们不太搭理陌生人的,我也只是开玩笑而已。人家白富美高富帅很高傲的,自己有自己的圈子,哪儿真那么好融入啊?别想太多,以后经常来,换下账号,能在他们跟前混个脸熟就行。”

    郁小珍应了一声,跟随学姐在附近的空位落座。心中正有些失落,哪知才开始倒酒,身边忽然笼罩来一片阴影。

    她转头,一个不久前还懒洋洋泡在长桌另一头小圈子核心的少女出现在桌边,穿着嘻哈服,眉眼看上去很有些不好接近。

    “喂。”少女启唇开口,“你,医学部的?”

    郁小珍怔怔点头。

    “XX校区?住新生宿舍楼?”

    郁小珍更怯了,总有种对方要找自己麻烦的错觉,呐呐地再次点头。

    谁知点头过后,对方高傲的面孔上,嘴角却忽然扯开了一个弧度。

    同时更加出人意料地主动掏出手机,语带命令道:“那就对了,加个微信吧。”

    见她没动作,少女不耐烦地皱起眉催促,很有江湖气息:“快点啊,愣着干嘛,听不见人说话吗?”

    顿了顿,又忽然想起什么似的: “对了你叫什么名儿?备注一下,我方伶俐。”

    五分钟前——

    首桌周围,同样的大一新生,与其他人泾渭分明的小圈子里,方伶俐曲着一条腿百无聊赖地靠着包厢墙壁。她学习那张高悬在英成论坛BBS首页的照片主人公的动作,一条胳膊松松地支在膝盖上,两根手指捏着小酒盏,目光扫过包厢里一大堆见都没见过的所谓“老乡”,甚觉无趣,一个都不想搭理。

    周围的老同学们从小遍经大场面,也都是差不多的状态,在这种没滋味场合情绪都淡淡的。

    忽听某人内容一转:“咦,对了,不是说想姐也报的X大吗?”

    她耳朵一竖,坐直身体,明显感觉周围的其他同伴也精神了起来。

    围绕着英成校花的讨论一向是不会冷场的,高二的篮球赛过去如此之久,依旧在所有英成学生的心中清晰如昨,再加上如今高考状元的头衔,对方的名字在英成校史内,早已经成为不容忽视的一笔符号了。

    因此事涉集体白月光,立刻便有人紧跟话题:“是啊,听说她前几天就已经来B市报道了,她也是A市的,怎么没人请她来参加老乡会?”

    “一班跟她走得近的那几个都出国了,其他好像也没有来X大的,估计是没有认识的人吧?”旁边有人想起什么,推了推方伶俐的肩膀,“伶俐,要不你出面请一下?”

    方伶俐怔了怔,脸色莫名其妙:“你搞笑吗?我请她她怎么可能会来?”

    说话那人露出个失望的表情:“啊,你不是参加过想姐高二的篮球后援会?我以为你跟她应该关系不错才对……”

    方伶俐脸色臭臭的,朝这位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家伙翻了个白眼。她确实参加过那个清闲到只正式出场了一次的后援会不错,可别忘了在那之前,还有高一那一年多的围追堵截呢。

    沐想想往后对她的态度一直都淡淡的,方伶俐心里很有逼数。

    高二那次直接拽着她从二楼跳出来不说,往后每一次见面也基本不给好脸色,高三一整年,俩人说过的话更是加在一起都凑不够五根手指头。

    她说不出的窝火,也说不出的不得劲,可曾经神经病过确实是事实,贱也是自己亲手犯的,能怎么办?还能不认账吗?现在太妹帮早早解散了,她不做大姐头很多年,可有那样一段历史在前头,她跑哪里跟沐想想关系好去?意·淫啊?

    那碎嘴哥们浑然不知自己戳中了上岸大佬曾经的伤心事,不知从哪找来了沐想想的电话,发去一条邀请短信,紧接着桌首的一堆刚才叨逼叨的智障就紧张兮兮地凑在一起盯着手机。

    片刻之后,叮的一声,短信发回,有人一字一顿地念出声——【不好意思,这几天刚报到,有点忙不过来,还是先不去了,祝你们玩的开心。】

    大伙一致发出失落的叹息:“就知道是这样,她都不认识我们吧,怎么可能会随随便便同意出来。”

    便听有人哀怨道:“唉,以前在英成的时候还好,至少学校里偶尔还能碰上面。”

    “现在,咱们学校报医学部的好像就她一个人吧,校区都不在一起,以后更难见上了。”

    “要是能有个医学部的哥们在就好了,最好是本届新生,以后借着找哥们玩儿做理由,也能理直气壮地多朝那跑跑。”

    “嘻嘻嘻嘻嘻……”

    方伶俐在小圈子的嬉笑声中举着酒杯一直没说话,此时眼珠子才轻轻朝开口那人斜了斜。

    医学部……

    她慢吞吞地喝了口清酒。

    依稀记得来之前,好像从自己做这一届老乡会会长的表哥的电话内容里,听到有人要介绍两个护理系的新生入会来着。

    她于是思索片刻,放下手机,扯了扯自家正在跟人狂侃的表哥的袖子:“喂——”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