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9章 第六十九章
    校门口轰鸣过后的鞭炮屑和【热烈庆祝本校学子沐想想荣获本届高考全省理科状元】的横幅还没收拾干净。

    谢师宴、毕业照、填志愿, 与老师和相熟的同学们分别前的最后一场聚餐。这场高考过后的假期过得飞快, 宛若一场夏日池塘边的午睡。梦醒后, 怅然若失。

    八月, 算是正式进入最严酷的热暑,烈日下, A市火车站前。

    前来A市各个大学报名的外地新生,即将离开A市踏上他乡求学的本地学子。来来往往, 包裹随着进出的人群攒动, 四下的喧闹奏起离别的笙箫。

    乔南低头看着自己手上那些多到让人暴躁的袋子:“这都踏马啥玩意,大包小包的。”

    他身旁的一群小动物们也各个搬得吭哧吭哧, 就连一开始被勒令不准干活的沐想想手上都提了个装满泡面零食八宝粥的小购物袋。罪魁祸首郭志将数量惊人的行李挪到火车站入口的阴凉处, 掀起自己被汗水浸透的T恤下摆毫不讲究地擦了把脸:“也没啥,就是棉被啊,四件套啊,衣服褥子家里的腌肉辣椒酱什么的。”

    乔南将沐想想拎在手里的购物袋摘下,闻言直接反身踹了他一脚:“棉被褥子……你怎么不直接把家搬过去?”

    郭志嘿嘿笑道:“没办法啊,南哥, 这已经是我阻拦之后的结果了。家里祖宗几代就出了这么一个光宗耀祖的大学生, 老头老太激动一下也要理解理解嘛。”

    被当牛做马使唤了一上午的晏之扬一屁股坐在他蓬松的棉被包上,热得翻了个白眼:“说得自己是今年高考状元似的, 就一H市的破大学,还光宗耀祖, 我看你光腚不要脸差不多。”

    “起开起开, 臭屁股朝哪儿坐呢。”后背就迎来郭志一连串的推搡, “什么破大学,看不起二本啊?我们H理大的电子工程可是在全国都排的上名号的。再说了你有什么可嘚瑟的,你报的L工大不踏马也是个二本?”

    “二本怎么了,二本总分也比你多考了十来分。”

    “呸!你还不如我呢,跑去读什么建筑,毕业之后指定天天蹲工地,你郭哥我好歹是奔着坐办公室去的。”

    二人嗷嗷叫着扭打起来,毫无形象地从包裹堆滚到地面,掐得对方五官变形满身是土,引来进站口附近诸多旅客围观。

    沐想想眼中流淌出掩饰不住的笑意——面前这一幕看起来哪里像是一场送行?

    开学季,总相伴着无数离别,暑假期间沐想想已经送走了大多数自己在英成的朋友。小圆脸林珑远赴澳洲,高岭之花高妍去美利坚投奔哥哥,后桌的小眼镜罗用没等到高考就转到了英国……一班的许多人都走得很远很远,远到仿佛大家此生再难相见。但奇妙的是,这样遥远的地理距离却并未拉开各自心头的情感。

    明明很早之前,就算坐在同一个班级里,彼此间的界限都清晰到仿佛相隔天堑的。

    而眼下,即将迎来的则是另一场离散。

    郭志被远在H市的一家理工大学的电子工程系录取,晏之扬则考上了中部L市的一所工业大学,十二中的小动物们,只有一小部分选择留在本地,其余人都将在开学前离开这里。

    沐想想百感交集地看着那几个仍能玩耍起来的少年,脸颊忽然一冰,她缩了缩脖子,转头看去,对上乔南同样平静的眉眼。

    “有什么好看的,看几个智障也能看得那么认真,眼睛都直了。”乔南拉开易拉罐的拉环将可乐塞进她手里,然后眉眼一厉,上前抬脚朝那两个还在地上翻滚的狗崽子哐哐一顿踹,半点看不出不舍的情绪,“都起来!打个屁啊打,大庭广众的一个个TM知道丢人两个字怎么写吗!

    爬起来的几人对他的怒火浑然不惧,自顾自嘻嘻哈哈地拍打身上的灰尘,直到余光处扫到几道从取票口人群中挤回来的身影,欢脱的气氛才终于变冷了一点。

    郭志拍灰的手还停留在大腿上,沉默片刻,他问匆匆走来的中年人:“爸,咱们几点的车?”

    满头大汗的郭父风风火火,快步靠近,在他提问的同时双手已经提上脚边的行李:“十点四十,小晏他们那班车在十一点十五,都早点进去吧,今天人太多了,咱们还得安检那么多东西。”

    现场安静了几秒,沐想想随即将喝到一半的可乐丢进垃圾桶。年轻人们再次沉默地开始搬运行李。

    安检口排队的人很多,开□□的爆发使得每一个类似的地点都同样寸步难行。沐想想抱着那个购物袋,转头朝旁边看去,乔南正神情平静地拎着那些刚才让他暴躁的大包小包,仰首望着出发口内部天顶悬挂的电子信息屏。

    Kxxxx,开往H市,全程三十二个小时。

    Kxxx,开往L市,全程二十七个小时。

    不久前没心没肺的欢笑打闹还在耳边,排队这一路上却再听不到他们说话,大家默契地转头看着不会和同伴对视上的方向。

    直至没有当日乘坐车次信息的乔南和沐想想被安检员拦下,止步于安检机前。

    “南哥——”

    这忽然的提前了许多的分别让一路神情如常的年轻人们措不及防起来,身边是匆匆奔忙的父母和并不相识的旅人。晏之扬和郭志脸色苍白,神情茫然,再看不出一丁点方才在进站口欢腾笑闹的情绪。

    乔南抬手将他们沉重的行李丢上安检机履带,直起身子,双手揣兜,也跟着沉默。

    此时忽有一阵似乎是铃声的旋律,从不知道哪儿的方位,穿透四下嘈杂的人声悠扬而来。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铃声很快中断,大概是被接起了,在场的所有年轻人们互相对视,忽然就都笑了起来。

    “妈的。”晏之扬抬手耙了耙乱糟糟的头发,笑得双眼发红,“搞什么,雷的要死,居然还给咱们配BGM。”

    乔南扯了扯嘴角,没有说话,从口袋里抽出手,抬起胳膊朝他俩胸前一人擂了一拳。

    晏之扬抱上去,声音轻松:“南哥,走了,平常多联系。等哥们飞黄腾达,腰缠万贯,一定回来报答你。”

    乔南抬手给了他后背一拳,力道却不重,语气如常:“放屁。”

    周围人多,松开胳膊后,他牵起沐想想的手头也不回地就朝外走。

    十指交扣的大掌掌心燥热,沐想想回头,匆忙间朝还站在原地的少年们摆手。视线中对方的摆臂回应很快被周围的旅客淹没,最后一秒时,她依稀辨认出晏之扬抬手擦眼泪的动作。

    迈步间方才听到的那道铃声再度响起,穿透混乱,如此清晰——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身体忽然被拥住,毛茸茸的短发抵到侧脸,颈窝一热。

    往日的记忆如同剪贴画那样闪过脑海,沐想想安静了片刻,抬手搂住他的后背,轻轻拍拍。

    没有太多的话语,也没有哭天抹泪的悲伤,就这样简简单单的告别青春,各奔前程。

    但愿未来,能一切都好。

    送走了这群朋友后,沐想想本以为自己至少要消沉几日,但很可惜现实并不想给她这个时间。

    八月末,她也要以一个大一新生的身份,前往新学校报道了。

    在父母出乎意料的支持下,志愿的填报几乎没出任何波折,她的实力已经足够随意挑选全国任意一间高校的任意一个专业,于是顺理成章地在月初收到了属于她的录取通知书。

    乔南报名的是同一学校的经济管理学院,同属于一地,两人本想就这么简单地自己约着去报道的。

    但用脚趾头猜猜也知道,这明显不可能。

    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天兴奋到接连放了十几串鞭炮的沐家爸妈怎么可能同意女儿独自上路?在那之后的连续半个多月时间里,他们甚至连工作之余最大的生活重心都落在该怎么给女儿准备尽量齐全的行囊上。三天之前,就连一直远在海外工作的沐松都特地结束行程提早赶了回来。

    沐家新家宽敞到足有几十平方的客厅被堆得无处下脚,可沐爸和沐妈仍在尽其所能地朝她的行囊里塞东西。

    上个学而已,至于那么郑重吗?

    想要拦住不停奔忙的母亲,母亲一拍大腿站起身来慌慌乱乱:“不行,听说刚进大学的学生都要参加什么军训,这种天气,妈再出门给你买点乳液和防晒霜。”

    母亲匆匆离开,沐想想沉默片刻,又想去拦父亲,父亲一拍脑袋:“哎哟,网上说大学食堂的饭菜可难吃了,B市离咱们市那么远,口味肯定不一样,你万一吃不惯……不行,我得再去给你装两坛泡菜!”

    沐想想望着父亲的背影叹息,好半晌后想跟家里唯一的同龄人吐槽一下,一头绿毛的沐松却蹲在地上眉头紧锁:“B市的物价跟咱们市区别远着呢,更何况X大那种地方,消费肯定更加要命……艹,等着,我现在就让周华采再给我打点钱来。”

    沐想想:“……”

    她叹息着将自家客厅的盛况拍给乔南,视频那一头原本不爽着不能跟她一起去报道的乔南也沉默了,要不要那么夸张。

    感叹刚转过,挂断电话的同时,书房门已经被推开,大哥乔瑞一边讲电话一边进来,随手将手上提着的一个文件袋搁在书桌上。

    “等等!”乔南叫住放下文件袋后什么也不说转身就朝外走的大哥,“这是什么?”

    乔瑞掉头,过了一会儿后捂着听筒:“你不是要在B市上学吗?给你准备的东西啊。”

    说罢接着边布置工作边出去了,坐在书桌后的乔南隐隐感到不妙,打开文件袋,朝外一倾——

    一阵稀里哗啦的响动,三本薄薄的小册子并两串钥匙掉了出来。

    乔南拿起一看,两串钥匙的其中一串上嵌了匹扬起前蹄的马,另一串钥匙……

    他目光转向桌上的《房屋所有权证》、《房屋契证》和《国有土地使用证》。

    头疼。

    一出机场,热浪扑面。

    沐松一路压低帽檐挂紧口罩,配合黑超加身,五官分寸不露,可浑身颇具成型的明星气质加上身边同样貌美的白皙少女,一行人依旧颇受瞩目。

    已经有大亚安排的保姆车等候在出口,上车后他才解脱地将口罩摘下来。

    大亚传媒的总部设立在B市,出道后他多数工作都得途经于此,对这里已是熟门熟路。沐爸则自工厂设立以来,常常带着沐妈来B市参加各种会议,全家人里,也只有沐想想是真正第一次来这座大都市。

    但她反倒是最淡定的那个。

    远远从车窗看到大学大门及门口攒动的人流时,除她之外的沐家三人呼吸一致地急促了,这可是X大啊,无数学子和学子的爹妈都梦寐以求的学府。

    沐爸和沐妈贴在车窗上拼命拍小视频发朋友圈嘚瑟,镜头拼命朝着学校大名上扫,一边还憋着若无其事的情绪配音——“今天第一次来到女儿的大学……”

    沐松撑着身体面无表情转头看着他们的动作,正当沐想想觉得他应该也很无语的时候,少年人冷质的嗓音忽然响起:“我可不可以发微博?”

    沐想想:“……”

    幸运的是经纪人及时掐灭了小孩不成熟的念头:“不行。”

    沐松就一脸不爽地骂了句【艹】,眼神锋利地拎着手机晃动的样子,很明显还在蠢蠢欲动。

    保姆车的到场引起了现场不少人的关注。

    X大门口非常的热闹,随处可见迎新团体以及前来报道的新生,沐想想打开车门下车的时候,周围的视线“刷”的一下,如同聚光灯那样齐齐打来。

    四下议论纷纷——

    “哇擦,来了个美女!”

    “这么白,新生吧?肯定是新生。”

    “不知道是哪个学院的。”

    “她坐的那个是保姆车吗?感觉好像跟普通商务车不太一样。”

    “肯定是了,你看内设,还有车标——我靠,这车一般明星才会买吧,感觉好有钱。”

    沐想想有点受不了这种过度的关注,索性把刚下车的沐松推回车里,自己带着通知书去找医学院的迎新团办手续。

    招新的学长们非常非常热情,甚至专门出动了两个人带她去办手续,一路上眼神亮晶晶的,登记领东西全程没叫她自己动手操劳哪怕一下,直到将她带到宿舍楼下,才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告辞离开。

    沐想想安静地站在宿舍楼下,直到这时才真正有一种自己上了大学的感觉。

    大学一直是她人生规划里非常重要的一环,所以从很早很早之前开始,她就经常想象着自己的这一天。

    但那个时候的她,重点通常都放在该如何在四年大学里尽可能多的不影响课业的兼职赚取生活费,以及大学毕业之后该如何高效地投到收入回报最大的好工作上。

    “你好?”

    耳边忽然听到一声问好,她平静转头,就见一个刚从宿舍楼出来的女孩笑眯眯地给她递来一张传单:“你是新生吗?”

    沐想想看着她缓缓点头。

    “哇,我就说这么漂亮的校友不是新生我怎么可能没见过。”女孩就很自来熟地开始跟她推销:“我是经管学院大三的学姐,和我们班的同学现在刚开始创业,创办了一家专门给本校学生组织介绍兼职的公司。我们佣金抽的很少,工作机会也很多,大家学历在这里,保你轻松赚够生活费啦。这是我们的介绍,上面有我的个人电话,你有找兼职的需要,或者刚进学校有什么不懂的东西都可以打电话找我。对了,我们平常还会组织团购买电脑啊其他生活用品的活动,可以直接跟批发环节拿货,价格会比你们自己去市场买要优惠很多哦……”

    沐想想被她拽着拉拉杂杂说了一大堆,心中只剩一个感叹——真不愧是经管学院出来的。

    那个乔南即将入读的经管学院。

    想了点办法脱身,她看了眼那张被塞到手里的小传单,心头颇有些亲密感——毕竟这曾经也是她大学生活规划中重要的一环。

    低头浏览了一眼上头整理得非常密集的兼职信息,沐想想刚要将传单收起,冷不防便听到后头传来一道不确定的女音——“沐想想?”

    这地方怎么会有人认识自己?

    她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转头,看到一个没什么印象的卷发女孩,微微一愣:“你认识我?”

    “真的是你?!”卷发女孩看清楚她的正脸,有些吃惊,随即目光在她的面孔和身上扫了几眼,露出个复杂的神情,“你不记得我了?我是池静啊。”

    “池……静……?”

    池静见她真的想不起来,表情更加复杂了:“初中三年,我就坐在你后桌啊。”

    初中……

    这个提示跳入脑海,沐想想总算依稀有了点印象,不过记起之后兴致也不太高,毕竟初中三年并没有给她留下多么美好的回忆。

    她对那个学业紧迫的重点班的同学只有两波印象,一波是会主动挑事儿嘲讽排挤她的,另一波是对她被排挤冷眼旁观既不参与其中也不发表意见的。

    这个没什么印象的老同学属于后者,虽然前后桌三年,但两人基本上没说过话。

    她并不奇怪对方考上X大,毕竟A市一中一直以来就是A市最好的初中,她所在的重点班又收录着同年纪成绩最优越的佼佼者,班里的学习氛围一直很浓厚。浓厚到有时为了争夺年级排名啊各种竞赛啊直升本部高中之类的名额,甚至偶尔还会勾心斗角。

    她于是淡淡点了点头:“好久不见。”

    池静被她的冷淡搞得尴尬,目光在她耀眼得几乎能发光的外表上又转了一圈,落在她手上拿着的传单上,依旧是那副复杂的表情:“……没想到你也会在这里。”

    沐想想扯了扯嘴角,露出个讥诮的笑容,低头将手上的那张传单叠起,平静道:“没事的话我就先上去了。”

    池静被她那个强势的笑弄得好半天没回过神,居然就这么愣愣地站在,原地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视野里。

    直到身旁忽然传来呼喊自己名字的声音,她才回过神来。

    她多年的好闺蜜郁小珍打量她的神情:“你怎么了?看起来那么失魂落魄。”

    “小珍。”池静有一点迟疑,“我,我刚才看见沐想想了,她应该也是医学院今年的新生,就是不知道是什么专业的。”

    郁小珍闻言沉默了一下,脸上露出个有点不爽的表情:“见到就见到呗,有什么了不起的。”

    池静是知道自家闺蜜初中三年因为各种赛事竞争,一直都在把那位班级第一当做假想敌的,小声道:“可是她现在跟初中的时候变化好大,人变漂亮了性格也变强势了,连搭都不搭理我,刚才笑了一下,把我吓得都没敢说话……可能是还记着你们初中的时候欺负她的事情呢。”

    “切”郁小珍不以为意,“她怕是考了个高考状元嘚瑟得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还强势,谁不知道她家里是个什么情况。住城中村,穷得叮当响的,还有个残废爸爸,当初为了点奖学金这个竞赛那个竞赛的报名……啧。”

    想到自己初中时每次各种竞赛和各种成绩排名都被死死压着一头的记忆,她最终冷笑:“都这样了,她强势得起来么她,装模作样而已。”

    池静想了想:“也是,我看到她的时候,她还在宿舍楼下看那个经管院的学姐到处发的兼职信息呢。”

    “所以咯,穷光蛋一个,跟以前一样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你怕她干嘛。还怕她忽然飞黄腾达变成白富美回来打脸啊?现实又不是小说。”

    正说着,余光一闪,她立刻拉开笑容:“学姐!”

    大三的某位学姐扑上来笑道:“说什么呢你们?”

    “没什么,就以前一点小事。”郁小珍问,“今天迎新日,学姐你们学生会都不忙吗?”

    “哎呀,正要跟你们说呢。”那学姐一脸惊奇地凑过来,“咱们院今年新生里好像又来了个白富美,长得那叫一个漂亮,还有钱,坐迈巴赫保姆车来的,啧啧啧,以后怕又是个风云人物哦,外头那些学长们现在都亢奋得跟磕了药似的。”

    郁小珍闻言颇有些羡慕:“这么厉害呀。”

    “可不是嘛。”大三学姐道,“她爸妈还有她弟跟她一起来的,她爸妈特别儒雅温柔,她弟感觉也很帅,虽然裹得严严实实看不清脸,但那个气质就跟普通人不一样。”

    说话间到了校门口,学姐一指,郁小珍抬头看去,便看到了那辆安静停在车位里的低调的保姆车。

    视线在车身和车标上转了一圈,想到学姐说的那些话,她撇撇嘴,心中一股酸涩:“真是,人跟人的区别怎么比人跟狗的还大。”

    池静也没精打采:“没办法,同人不同命呗,谁让有些人就是比咱们会投胎呢。爹妈家人都选得比咱们好。”

    两人齐齐叹了口气,那学姐就撞了她俩一下:“真是的,怎么还难过起来了。好了好了,算我哪壶不开提哪壶,作为赔罪,带你俩去玩儿总行了吧?”

    郁小珍没精打采的:“玩什么啊?”

    “老乡会啊,听说过没,都是跟咱们同校的A市老乡,各个学院的都有。”学姐见她俩摇头,抬手拍了下她俩的肩膀,兴奋道,“行了,那今天就由我来介绍你们入会。你俩运气真好,这一届新生里新来了好几个高富帅白富美,家里有上市公司家族企业的那种。”

    郁小珍吃惊道:“这么厉害?”

    学姐笑道:“可不是嘛,都是几个从英成毕业的老会员介绍进来的英成新生。要是能跟他们搞好关系,以后你俩人脉资源什么的,就都不用愁了。不过你俩也得小心点,那些大少爷大小姐脾气可不好,比如里头那个叫什么方伶俐的女的,听说高中的时候在英成里还组织过小太妹。这种大小姐无法无天惯了,可不会跟你讲道理,你们要是不识相把她们惹不高兴,那我可救不了你们,知道不?”

    郁小珍和池静一阵的心旌摇曳。遐想时目光扫到那辆安静停在车位上的豪华保姆车,心中又说不出的不是滋味。

    她们还在这费尽心思地琢磨着要钻进什么圈子,可有些人,一出生的起跑线就是人家的终点了。

    坐豪华保姆车来报道的白富美什么的……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为您推荐
    出现错误!
    出现错误!

    错误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Too many connections

    返 回 并修正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