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章 第六十八章
    小明山顶被包下的外海山庄华灯初上之时, A市的另一个角落, 沐家则在用不同方式度过这段狂欢期。

    每一届高考状元的诞生都必将吸引来无数关注的视线。亲朋、好友、媒体、高校……成绩公布以来, 各种各样的来电几乎打爆沐家全员的手机。但沐家爸妈却丝毫不觉得厌烦, 反倒还短暂放下了手头的工作,专注将精力灌注进了这些琐碎的事情里。

    天蒙蒙亮, 沐想想照旧早起,虽已算得上是真真正正的进入假期, 她仍没有像大部分试后的高三考生那样自我弥补般搞乱作息。

    赤着脚踩在地毯上, 穿过宽敞的房间直接进入前方打通的书房,高达天顶的书柜几乎占据了书房除落地窗外的所有墙壁。各式各样书籍分门别类, 整整齐齐地罗列在其中, 除书籍外,还有一小块位置,由上至下的格子安放的全是各式各样的奖状和奖杯。

    沐想想挑书的时候顺手抽了张湿巾,将沐松那些有不少被网络黑粉称做野鸡奖项的奖杯擦了一遍,珍惜地放回原处。

    然后才坐进书房宽敞的座位里,翻开书本, 背诵单词。

    书房的落地窗外, A市绵延的山峦依旧苍翠,这已经不是沐家一年前租的那套房子了, 不过因为舍不得这份得天独厚的景致,新家仍买在同一个小区。

    谁都没有预料到第一个有能力给家里买房子的会是年纪最小的沐松, 这个还没成年的臭小子在几个月前某次海外活动结束之后啪叽一下将自己存了八百万的银·行·卡丢在茶几上, 当时全家人的反应都是懵逼的。

    沐松那时候染着一头红毛, 脚蹬在茶几上,满脸的臭嘚瑟:“拿去花吧!公司结给我的第一批专辑分红和代言费!”

    沐爸特别的茫然,他虽然开始办公司了,可到底刚起步一年,规模只能算中小企业,手上哪里有过这样大笔的流动资金?君不见开去送女儿高考的新车也才二十来万嘛。

    于是他捏着那笔巨款吓得好几天觉也睡不好,饭也吃不香,就怕出点意外,不小心给弄丢了。看他这个样子,全家都很无语,最终为求心安,稍一合计——得了,买房吧。

    同小区,大平层,二百多个平方,沐想想终于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书房,但学习的方式还是跟以前一样。

    三十个德语单词,三十个法语单词,三十个英语单词,阅读背诵后各抄写十遍,然后默写前一天背诵过的内容,再抱着词典阅读一篇某原文杂志上最新一刊的专业论文。

    做完这些,才洗漱换衣,开始全新的一天。

    推开门的时候照例嗅到早餐的香气,同时毫不意外地看到了自家这些日子以来天天都起个大早的父母。沐家爸妈正蹲在宽敞的客厅里支着手指用一指禅操作放在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电脑后头则摊开着好些乱七八糟的A4纸,听到动静后他俩抬起头,目光扫过女儿身上的运动服。

    沐妈开口问道:“出去玩吗?”

    沐想想点了点头,问:“你们在看什么?”

    “X大和X大还有XX大昨晚传真来的,我跟你爸正研究着呢,网上说X大经管学院好像没O大的好,O大的计算机专业又比X大的好一些,XX大计算机和经管都不是第一位,但法律专业却比前头两个都要强,哎呀,都是热门专业,真是难挑死了。”沐妈眼神闪闪发亮地看着这个可以让她和丈夫挑菜似的,将国内众多著名学府轻轻松松挂在嘴边的女儿:“去吧去吧,好不容易放假了,你尽管去玩,不用操心这些。”

    他俩从女儿分数公布起找到了新的乐趣,那就是将各个大学招生办投来的橄榄枝全都集中在一起筛选。以往连智能手机都用得不太顺畅的夫妇俩,为此居然还无师自通地掌握了上网查询资料的技能。

    爸妈这样兴致盎然,沐想想却显得没什么热情,她扫了眼茶几电脑屏幕上那些无一例外的热门专业查询结果,笑着答应了一声,穿过宽敞的客厅出去了。

    适量的运动能让头脑活跃,每次跑步完毕之后,她的学习效率和理解力也会比平常更加出色,意识到这一点,跟乔南交换回身体后,她慢慢的就把每天早上起来跑步的习惯保持了下来。夏日清晨温暖的空气带着泥土的甜腥,耳畔接二连三地钻进正在晨练的老人家们熟稔的问好声,沐想想照例给他们表演了十个轻松的引体向上,于一片鼓掌声□□成身退,跑出小区大门的时候,才看到那道远远等在外头的身影。

    她无奈地跑过去:“要不要躲得在隐蔽一点?我差点都没看到你。”

    乔南靠着墙转开脸,表现得很淡定:“胡说八道什么,谁躲了,”

    “那你下回直接进小区啊,外头都没个遮阴的地方。”沐想想道,“放心吧,都已经一年多了,那些老人家们肯定不记得你了。”

    乔南:“……”

    乔南:“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沐想想:“不就是做不出引体向上——”

    话音未落,乔南已经平静地打断她:“我再跟你重复第一百遍当初不做引体向上是因为不想被当成猴子围观听懂了吗。”

    乔南:“一大早来等你却受到这种无端的污蔑,我受到了羞辱,现在很不高兴。”

    沐想想:“……”

    乔南把脸挨过来:“怎么办?”

    沐想想:“……滚。”

    乔南:“……”

    他迈开长腿面无表情地跟上再次开跑的少女:“反了天了你,敢这么跟我说话。”

    “还对男朋友的能力提出那种莫须有的质疑。”

    “警告一遍啊,我虽然惯着你,可你也不能恃宠而骄,平常该有的尊敬还是要有的……”

    一边警告,他一边稳稳贴了上去,在少女毫不理会的态度中挑起眉头,高高举起健壮的胳膊——

    伸上去将她一头跑散的头发拢住,掏出兜里的橡皮筋固定。

    高考完毕,以往热闹的十二中一下就变得空荡起来。

    进入这片曾经顶着乔南的身体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熟悉的校区,沐想想眼神悠远。高考的结束突然改变了很多东西,现在的她就连看到校舍的心情都变得不一样了。

    她叹了一声,乔南立刻注意到了:“没事儿干嘛唉声叹气的,我又怎么滴你了?”

    “没啊。”沐想想感慨道,“就是想起你说的晏之扬他们的成绩了。”

    “他们真的很了不起,一年多时间能做出那么大的改变,让我刮目相看。”

    “那些读不完的书和写不完的卷子,现在看看很辛苦。可等到了未来,某一天再从哪个箱子里翻出来的时候,他们一定也会很怀念吧?”

    话音落地,乔南嗤笑一声,忽然俯身从旁边捡了个什么东西,塞进她手里。

    沐想想茫然地展开,顿时一愣,发现这居然是一张撕碎的高三英语书封面。

    乔南:“想得倒美,还某一天从哪个箱子里翻出来,你以为他们是你啊?那群狗东西的书和试卷早踏马在高考之前撕干净了。”

    “撕得时候鬼哭狼嚎掉眼泪,撕完之后还从楼上扔下来,那天十二中就跟下雪没两样,简直一点公德心也没有。”

    “哪里了不起了,还刮目相看。”

    “下次要刮目相看谁之前,记得眼睛擦亮一点。”

    沐想想很无语地转头看他。乔南理直气壮:“看什么看,还有你那是什么眼神?”

    “幼稚。”

    “……你搞清楚一点,那天整个高三也就我没有参加他们幼稚的仪式好吗!”

    沐想想转身把收到的碎纸片丢进垃圾桶,不想搭理他了,这家伙高一时给她带来的男神光环全都是假象,本质上根本就是个神经病。

    沉默中乔南的电话响了,挂断之后,他视线阴沉:“晏之扬他们要过来。”

    九班终于摆脱高考威胁的小动物们跟小马似的滴溜溜赶到,一个比一个欢快。

    看到沐想想也在场后大伙儿吃了一惊,晏之扬第一个回神凑上去,小心翼翼地问好:“想姐~”

    沐想想许久不见他,想到上一次见面的时候对方那副因为即将到来的高考而蔫头耷脑的小白菜状态,不由失笑,抬手跟以前似的揉了揉他的头:“听说你们高考成绩不错啊,恭喜。”

    想姐的手不拎钢管的时候纤细柔软,想姐的嗓音不骂脏话的时候温和轻柔。想姐留长了头发,貌美如昔,气质不同于从前短发时的暴躁尖锐,看上去反倒跟有段时间不知为何格外温和的南哥有些相似。

    晏之扬想到以往,又对比如今,心中没来由地亲近,紧接着便感觉到有道锋利的视线打在了侧脸上。他转头一看,对上自家南哥叫人尊敬的脸,同样乐颠颠地凑上去:“南哥~~”

    乔南:“滚。”

    晏之扬:“……”

    记忆中那个曾经温和过的南哥大概是假象吧假象。

    六月的A市气候闷热,几乎没什么可供嬉乐的场合,重获新生的年轻人们于是跑到学校附近的网咖泡了一天,等到傍晚气温凉爽许多之后才结束出来。

    踏出网咖的时候晏之扬整个人都被折磨得恍惚了,他望着头顶昏黄的天,半晌之后转向旁边高大的身影:“南哥,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乔南掀了掀眼皮:“什么?”

    晏之扬抬手抹了把脸:“没有意见的话,你为什么要在复活点蹲我,杀我整整二十遍?”

    乔南握着沐想想那条刚才揉过狗脑袋的胳膊,扯着嘴角冷笑一声:“我高兴咯,成年人做事哪需要那么多理由?幼稚。”

    晏之扬:“……”

    记忆中那个曾经温和过的南哥果然是假象啊假象!!

    顶着漫天的霞光众人开始朝夜市方向进发,骤然从每天往死里学习的状态跳脱出来,年轻人们轻松得几乎有些不知所措,晏之扬走出被杀二十遍的阴影之后也加入进了热火朝天的讨论中,内容围绕着各个大学的分数线及隔天就要回校开始的填报志愿。

    一路溜溜达达地从校区走到A市人群密集之处,笑闹声里,忽然便有一道沉闷的推销自耳边响起——【XX商场夏季促销活动了解一下!】

    伴随着这道声音,一个穿着熊本熊人偶服的促销员从不远处慢吞吞地跑来,他一只手搂了厚厚的一叠传单,一只手笨拙地抓着传单分送给人群,连续被三对情侣毫不留情地拒绝之后,并不怎么报希望地将胳膊伸向刚刚踏上广场的这群小年轻。

    这样的天气,人通常会情绪焦躁,发送传单的成功率并不高,但意外的是,这次这张传单轻松地被接了过去。

    不光被接了过去,下一秒,没拿到传单的那些年轻人们还主动伸手讨要:“也给我一张吧。”

    促销员愣了愣,反应过来后赶忙照办,离开前不忘留下一句谢谢。

    看着熊本熊人偶挪动着厚实笨重的身体一扭一扭地跑开,留在原地的年轻人们沉默了一会儿,片刻后晏之扬扯了扯自己才走了十几分钟路就已经被汗水浸透的T恤:“饿了,吃烧烤去吧。”

    广场不远就有小规模的夜宵摊,露天摆放着,就餐环境不怎么乐观,烤炉处传来的香气却十分浓郁。

    一群年轻人站在夜宵摊前挑挑拣拣,搞了足足三大盘,羊肉串牛肉串牛板筋牛蹄筋,并韭菜茄子香菇大蒜,另要了两打生蚝并五斤香辣小龙虾,因为人多,结算时数目不小,乔南要掏钱的时候被晏之扬一把拽住了:“别别别,南哥,来之前我们都准备过了,这一顿应该我们请你。”

    乔南看着他:“好好的干嘛请我吃饭?”

    “嘿嘿。”晏之扬几个也不肯直说,笑嘻嘻地把他跟沐想想摁进座位里,都是穷学生,大伙你二百三百地集资了一下,将集到的一千块啪在餐桌上,“老板!上两箱啤酒!”

    冰凉的啤酒上桌,瓶身上凝聚着的湿漉漉的水汽流淌下来,桌上奇妙地安静了一会儿,像正在氤氲着什么情绪。

    片刻后晏之扬率先站起来,打开一瓶酒,分发进杯子里。

    泡沫在杯中浮动,麦芽的香气混合着些许发酵的苦味儿,他起身端着杯子朝乔南方向一送:“南哥!这杯酒该我们敬你!”

    桌上的郭志几个也齐齐起身端酒,朝着乔南的方向一送,收回胳膊后一仰头,咕嘟咕嘟将杯里的啤酒喝了下去。

    乔南:“……你们唱什么猴戏?”

    晏之扬一口闷光啤酒,将杯子重重搁在桌上,缓了下呼吸,依旧站着:“南哥,谢谢你。”

    乔南正迟疑间,就见前方的兄弟抿了抿嘴,接着继续:“……我,二本,郭志,二本,老丁老周他们,也都能够上三本线,放在以前,这根本想都不敢想。南哥,要是没有你,我们这伙人没今天,说不准会一辈子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过下去。”

    “大恩大德,这辈子也报不干净了。”

    乔南怔了怔,下意识看了沐想想一眼,沉默了片刻,桌下的手伸了过去。

    沐想想感受到那只温热的手掌,神情平静,视线温柔,无声地捏了捏。

    乔南转开头,拎起瓶酒也给自己倒上,仰头一口闷光,嗤笑一声:“行了!谢我干嘛。”

    好事也不是他做下的。

    说话的同时,老板吆喝着端上羊肉串,这店家用料实诚,肉块块切得有指节大,肥瘦相间,还烤得色泽焦黄,滋滋冒油,上头更是撒了一层厚厚的孜然和辣椒面,一下冲散了年轻人们带着些许凝滞的气氛。

    桌上的大家都笑了起来,难得正经一回的晏之扬等人吃得满嘴流油,不忘回首大喊:“老板!给我们再来个二十串!”

    夏夜里的冰啤酒配烧烤当真一绝,年轻人们一瓶接着一瓶,喝得气氛无比热烈。喝到最后,除了没怎么碰酒的沐想想和乔南之外,桌上的其他人都已经微醺。

    半醉的少年们一边碰杯一边回首人生,回首到最后好几个索性抱着乔南痛哭起来,晏之扬祥林嫂一般的哀泣:“南哥!!!你为啥要杀我二十次!!”

    乔南拼命抬手摆脱他:“滚滚滚!”

    晏之扬:“南哥!你高二的时候不是这样的!南哥!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南哥你变了啊南哥!!你再摸摸我的头啊南哥!!”

    乔南对着那颗拼命怼过来的脑袋,抬脚想踹,下脚之前人道地犹豫了一秒。晏之扬自己站不稳滑下去了,爬起来之后认不清人,抱着沐想想开始继续痛哭:“你挽救了我的人生啊!大恩大德,我这辈子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抬起的那一脚毫不犹豫地踹下去了,晏之扬被掀翻在地,滚轮似的滚到几个兄弟脚边,几个醉鬼自己胡闹起来。

    沐想想沉默地看着他们因为找到人生方向而欢腾的样子发呆,后脑忽然就被轻轻呼了一把:“你看他干嘛?真想去摸他狗头啊?”

    沐想想:“……”

    旁边就伸来一只大手,将她在刚才的拥抱中被揉皱的衣领提了提:“喂,我说你,到底怎么了,从一早就一副情绪低落的样子?”

    沐想想愣了愣,抬起头,脸上是跟面对父母邻居和晏之扬他们时如出一辙的神情:“没有啊。”

    “装,还装。”前方一声叹息,紧接着乔南无可奈何的视线就望进她眼睛里:“在你男朋友面前装蒜,你还嫩点啊小姑娘。”

    沐想想窒了窒,她一向擅长掩饰情绪,大多数时候就连爸妈都看不出她的什么想法。

    沉默许久之后,看出乔南眼中的坚持,从来平稳冷静的少女才在耳畔醉醺醺的欢笑声中叹息。

    “乔南,我该怎么办?”

    从记事起到如今,她在学习上一直是个很有目的性的人——最好的小学班级,最好的公办初中,师资和奖学金都恰到好处的英成中学,她往前迈的每一步都是深思熟虑之后稳扎稳打踏出的,就连三年艰苦的高中生涯都没感觉自己遇到过瓶颈。

    可现在一切都快尘埃落定的时候,怎么偏偏就迷茫起来了呢?

    不应该这样的,明明考了那么高的分数,足够她上最好的大学,念最好的专业,四年毕业之后,凭借漂亮的成绩单找最稳妥优厚的工作——一切都跟很早很早之前就开始构想的未来没有任何不同。

    可那天回学校估分的时候,一直以来跟她的关系只能算的上平平的班主任,却忽然抬起头问查询上年度X大金融学院和X大计算机学院A市录取分数线的她:“沐想想,你真的想学这些专业吗?填报志愿之前,一定要想想清楚啊。”

    “有什么不好呢?我觉得挺好的呀。”她问乔南,“我从初中的时候就已经找好了方向,这些专业最好找工作了,薪金又高,还有一定的上升空间。老师她为什么问这么……的话?”

    乔南看着她,眉头慢慢皱了起来,半晌后问:“我问你,你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吗?”

    沐想想不假思索:“有啊。“

    “我想让我的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

    乔南替她拢了拢头发:“只有这个吗?”

    只有这个吗?

    沐想想回答不出来。那边正在耍酒疯摔跤的晏之扬他们不知受到了什么刺激,忽然相互搀扶着爬起来,一齐朝着大排档外头跑去。

    唯二的两个正常人赶忙站起,拿起晏之扬之前放在桌上的钞票递给以为自己遇到了霸王餐的老板买单,而后匆匆追上去。

    紧接着就看到了一副相当令人无语的场景。

    方才在广场位置发传单的熊本熊促销员惊慌地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一群面色酡红的年轻人径直从路边的大排档里朝自己冲来。这群年轻人身材高大,气势汹汹,看起来就像是喝多后想找人打架的醉汉。由于数量颇多,气场太强,直接将他吓得头脑空白,呆在原地。

    等到意识到自己应该逃跑的时候对方已经近在咫尺,熊本熊哆哆嗦嗦,双腿发软,心中为倒霉催的自己居然遇上这种无妄之灾哀嚎了一声,随即便为那些个狰狞扑来的面孔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下一秒,手上忽然一空,抓着的传单被全部扯走。

    还不待发愣,耳畔已经响起几道因为醉酒变得有些大舌头的声音:“XX商场夏季促销活动了解一下!”

    少年们欢快地奔跑着,像野狗撵兔子那样追着附近路过的路人们。

    熊本熊:“……”

    乔南:“……”

    沐想想:“……”

    三人无言望着那几道已经开始兴高采烈地工作起来的身影,许久之后,沐想想感觉自己的后脑勺又被轻轻拍了拍。

    乔南的声音从头顶传来:“看到了没,像那几个智障一样,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偶尔也可以随心所欲一把。”

    沐想想转头,对上一双琥珀色的眼瞳,平静地对视片刻,她弯了弯眼睛:“什么事情都可以?”

    “当然还是有底限的。”

    乔南仰着下巴递来睥睨的神情,嘴角勾得比她更高,语带威胁:“比如你要想摸晏之扬的头。”

    “那我会把他的狗头直接砍下来。”

    夜深,归家,轻轻掩门,沐家仍灯火通明。

    沐爸和沐妈依旧和上午一样坐在客厅里,茶几上的资料堆得比她早上出门前更多了。

    夫妇俩似乎已经商量出了章程,讨论着手上整理出的文件,看到女儿,赶忙张口:“回来啦?吃过饭没?赶紧回屋换个衣服,出来看看这几个专业……”

    沐想想沉默地换好拖鞋,在他们的说话声中回到房间,换好衣服后,踱步进打通的书房里。

    三面被放得满满当当的书柜墙,其中的大部分,她看到书脊的颜色脑子里就能跳出书名。

    翻得最多的是直接搁在书桌上的那几套不同语言的自学教材,从初二开始,几乎每一天都要打开。

    她自学那么多的语言……为的是……

    沐想想呼了口气,站在书柜前,在最常临幸的格栅里,缓缓抽出一本期刊,翻开来,里头大片大片的,全是国内目前无人翻译的专业论文。

    沐妈拿着自己挑挑拣拣最终觉得不错的几个选择推开书房大门:“想,我跟你爸今天商量了一下,觉得这个X大的工商管理和会计专业啊……”

    话音未落,前方女儿的忽然出声打断了她:“妈。”

    她抬起头,思绪还没从手上的几个专业里抽出来,就被女儿格外严肃的神情震了震:“……怎么了?”

    沐想想捏紧了手上的期刊:“妈,我不想去那些专业。”

    沐妈和跟在后头的沐爸都是一愣:“啊?”

    沐想想看着他们,抿了抿嘴,将期刊搁在了桌面上:“我想学医药,做研发,爸妈,我不想学计算机,也不想读金融。”

    这是个非常任性的要求,说出口的时候沐想想自己都觉得自己很不懂事。

    她垂着眼睛,难得在父母面前感到局促,然而短暂的沉默之后,回应她的却是母亲迷茫的声音:“……干嘛不早点说,我跟你爸都查了两天专业了,你有想学的那你就去啊。”

    沐想想:“……”

    她抬起头来,发现爸妈脸上的表情居然真的没什么变化,顿时一愣。

    大眼瞪小眼片刻后,她终于回过神来,她觉得爸妈可能没弄懂自己的意思:“不是,妈,这种专业它……它跟普通专业不一样,要学很久很久,我选了它的话,很有可能到三十岁都没办法正式参加工作。毕业之后,也应该找不到金融和计算机专业那么高薪酬的工作……”

    她说得很郑重,前方的父母却一点也不尊重她的紧张,自顾自凑上前开始翻动起那本期刊来,看了半天也看不懂,就看懂上头有个穿着白大褂的外国人,手上拿着一块培养皿搞事情。

    “哎哟。”沐妈说,“看着像医生?还是科学家?”

    沐爸:“厉害了厉害了。”

    沐想想:“……”

    沐爸在她的沉默中抬起头,一脸的莫名其妙:“想学就去学啊,这不挺好的?读书到三十岁又怎么样,家里又不是供不起你。”

    沐妈深以为然地连连点头:“还有那个薪酬,你想什么呢,就算学金融和计算机,你毕业出来累死累活,拿的工资还能有你弟多?谁指望你那点钱了?”

    从小到大从来只在父母口中听过自己各方面比弟弟优秀的沐想想:“……”

    从小到大都非常自觉地将养家糊口的责任扛在肩头的沐想想:“……”

    不知道为什么,情绪微妙地高兴不起来。

    你们还记得我是你们的小骄傲么?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