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章 第六十七章
    托大哥和父亲的福, 乔南最后是抓着文件袋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穿过的人群。

    即便如此还是在下车的那一刹收回到了许多令他欲·仙·欲·死的注视。

    沐想想找到他时他靠在考场大门方向看不到的拐角处, 盯着天空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然后似乎余光忽然捕捉到了她, 猛然转头看过来。

    考场内的考生非常之多,隔着人群, 他们的眼神遥遥相触,半晌后, 靠在那里的乔南抬手招了招。

    沐想想失笑, 抱着档案袋走过去,才靠近乔南的攻击范围, 就被他的胳膊一把扯过去抱住了。

    其实刚才看到乔爸爸和乔大哥的样子沐想想还有点想笑的, 她并不像普通的高三生那么紧张,除了成绩优异之外,也因为英成是著名的出国高中。一个至少半数学生选择出国留学的班级,从始至终给她带来的高考氛围都很不浓厚,高考前一天班主任发准考证的样子,看起来简直跟平常学校月考没有任何不不同。

    但到了这一刻, 埋首在对方熟悉的气息里, 那种似是而非的复杂情感忽然就涌上来了。

    时间已经不多,考场外的考生们开始焦虑地朝教学楼里跑, 混乱里沐想想抬手搂上了乔南的后背,就这么跟他安静地待了几秒钟。

    随即有声音异口同声地在各自耳边响起——“加油。”

    愣了愣, 他俩同时松开怀抱, 看向对方。

    一秒钟后, 相视而笑。

    进入考场之前,沐想想拐出拐角,回首朝铁门望去,对上被挤在栏杆上的爸妈发现她的身影后立刻变得殷切的目光。

    担心迟到加快脚步的考生、慌乱寻找准考证的考生、恐惧即将到来的考试的精神紧张到跟父母一起崩溃大哭的考生。铁门口人间百态。

    第三天上午,最后一节自选模块结束,沐想想踏出交卷铃响过后变得空荡的教室,仰头望向考场楼外。灼烈的阳光给忽然卸下重担的人们恍若隔世之感,久候在外的父母高喊着孩子的名字一齐扑来,与此同时,世界的喧闹一瞬间重新包围了身体。

    家人们,志愿者,救护车,110,禁止鸣笛的标语,紧急待命着的一切的一切,这场无数学子为之辛苦努力了一千多天,无时无刻不兢兢业业的盛会。

    就这么悄无声息,轻描淡写地——

    结束了。

    同样结束了自选模块的乔南踏出教室,拎着档案袋,走到校门口后,跟站在外面等候自己的唯一的家长沉默对视。

    漫长的一分钟后,换成了正常夏装的罗美生尴尬地抬手捋了捋头发,扯了扯衣摆。

    “那个,南南,你爸和你哥他们……”

    “中暑了。”

    傍晚已至,天色昏沉,A市某著名餐厅的宴会厅里,正有一群宾客汇聚。

    鲜红的锦缎交织在会场门口,绵延的墙壁边整齐摆放着客人们送上的花篮,墙面挂着的横幅上印刷着硕大的《热烈庆祝水木食品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一周年整》标语。

    沐想想在父亲持续了一个下午的第N次拨打电话未果后焦躁的踱步中开口劝慰:“爸,还早呢,现在才六点四十。”

    沐爸抬手扯了扯自己的领带,神情认真:“七点查成绩的话,说不定咱们提早几分钟就能打进去呢?”

    沐想想:“……”

    她沉默了一下,想说在这么重要的场合没必要发散精力关注这个,自己一会儿可以自己去网上查询的。

    但在此之前,新的客人到了,她也只能在父亲的介绍声中礼貌地朝入场的中年人点头:“吴叔叔好。”

    中年人扫过她精致的眉眼和一头过耳长发,点头微笑:“哎呀,一段时间不见,侄女真是越长越漂亮了。”

    夸完才转头接着奉承沐爸,“看来看去,我们这群人里,还是沐总您最有服气,老婆漂亮,女儿懂事,事业还节节高升,最近听说,贵公司又要有不小的突破?”

    沐爸捏着手机道:“哪里哪里,让吴总您见笑了,一点小打小闹而已。”

    吴总抬手轻推了他肩膀一把:“行了,也不看看自己有多顺风顺水,场面话骗骗外行还差不多,说给我听不是诚心招我嫉妒呢么。”

    水木食品虽说成立得不久,可业内谁不知道这家公司发展的速度快如火箭?不过前后一年多的时间,就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工厂发展成了A市食品制造业中小企业群体里举足轻重的角色,生产的商品更是远销海外,颇受赞誉。

    沐爸嘿嘿笑着,迈开自己不大灵便的腿脚送这位客人进去,宴会厅外有路过的餐厅食客颇为意外地回首关注这位看起来社会地位不低的跛子,沐爸却浑不在意,笑得越发开怀,甚至抬手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哈哈哈,吴总您真幽默,您一个健全人,嫉妒我这个残疾人做什么。”

    他一口一个“残疾人”,脸上的神情却除了气人的得意还是气人的得意,从头到脚洋溢着超强的自信,就连微弓的脊背里都找不出丝毫自卑。

    这位气人的家伙送完客人后又看着手表略显焦虑地出去了,吴总盯着他颠簸的脚步,心情很复杂,简直恨不得追上去给他两拳。

    眼中则是掩饰不住的羡慕——妈的,这家伙真是气死人不偿命。

    了解一些A市政策的人谁不知道这会儿整个A市都在给眼前这位跛子大开方便之门?原因除了水木食品拉到了外汇投资之外,更重要的就是这位老板的残疾人身份。如今国内鼓励残疾人就业创业的风气很盛,却苦于找不到找不到合适的典型,A市好容易抓到了这一个,立刻捧在手心里呵护有加,各种税率政策都给优惠不说,连办事儿都比其他企业容易。这不,上个月刚听他放出风声说想加大生产线,前几天市里给水木二厂的地皮就已经批下来了。

    这种实打实的优待,不知引来多少羡慕和眼红。

    果然,他刚到宴会厅不久,便听到旁边传来几位小企业家的叹息——

    “这个沐总,真的可以算是人生赢家了。”

    “是啊,儿女双全,老婆漂亮,听说还是在他落魄的时候都不离不弃的糟糠之妻。”

    “现在东山再起,事业有成,家人又陪在身边,人生还有什么缺憾哦。”

    这是羡慕的。他心中颔首,便听一声冷哼,转头看去,某位香料厂老板酸溜溜撇嘴——

    “说的那么好,不还是个瘸子么?咱们再比不上他,至少路走得比他利索。”

    这就是眼红的了。

    可眼红有意义吗?其余人闻言都忍不住笑出声:“薛总哦,路走得比他利索有什么用,人家事业走得比咱们利索,不比咱们长三条腿都实用?”

    “是啊,他们公司那个老外合伙人是真有点牛逼,我过年的时候带老婆孩子去欧洲玩,当地网红餐厅卖的就是他们厂的卤鹅肉和卤肝子。”

    “还有市郊刚批的水木二厂,那块地,换成咱们谁想要,不得拎着东西没日没夜地找门路跑上两个月啊?”

    “说实在的,我早几个月的时候也跟你一个想法,现在,踏马的都想把自己的腿也打瘸了。”

    那薛总的额角抽了抽,嘴唇抿起:“……那也只不过是事业比较顺利而已,背后看不到的,你怎么就知道人家真那么幸福?”

    说完后又顿了顿:“比如他家那两个孩子,都不知道怎么想的,明明有条件了也不知道好好培养一下,小儿子初中才上到一半就成天请假不去学校,我前段时间上网的时候看到网上有人贴他小儿子上学期的期末成绩单,数学才考了五十九分,多丢人啊。”

    “……”众人沉默了一会儿,有人问他,“薛总,您知道他小儿子的乐队现在接一个多少钱吗?”

    薛总:“多少?”

    “我们厂的辣条四月份搞宣传想找个代言人,刚好问了他们公司。”对方摊开一只手,伸出五根手指,又伸出另一只手的两根手指,并在一起摇晃,“这个数。”

    薛总:“……”

    薛总额头渗出汗珠来:“做……做明星本来就比较容易赚钱,能拿这个数也没什么……好吧,就算是很不少吧,那他女儿呢?他女儿总没有当明星吧?”

    想了想又有底气起来:“而且他女儿安安静静的,又不爱说话,就算长得再漂亮也没办法适应娱乐圈吧?我儿子也不爱说话,可他好学啊,从小就知道好好学习。所以去年高考,直接就考上了咱们省大。这才是他们这个年纪实实在在该做的事儿!”

    话音落地,入场口忽然毫无预兆地传来一阵骚动。

    所有聚在场内的人齐齐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才发现原来是还在迎宾的沐爸不知道怎么回事撞上了门口的桌子。桌上高高摞起的香槟塔被他撞得碎了一地,他整张脸写满了空白,连拿在手上的手机掉在地上都没发现。

    手机亮起的屏幕还显示在通话界面,数字一秒一秒地增加。

    沐家的三个人,此刻没有一个开口说话,半晌之后,在父亲和母亲的呆滞里,沐想想率先回神,上前将手机捡起,挂断。

    仿佛就在同一秒,她口袋里的手机跟着铃声大震。

    掏出,接通,贴到耳边,英成班级班主任拔高的嗓门猛然灌进耳朵:“沐想想!!!729!!!729!!!!全省理科状元!!!!”

    这声没有开免提依然可被周围几步之内清晰听到的尖叫中,丢了魂儿一般的沐爸和沐妈猛然间回过了神。他俩如同缺氧的鱼那样张了张嘴,下一秒沐爸猛然捂着脸,指缝中溢出一声呜咽。

    随即转头朝着宴会厅外大吼:“来人!!来人!!!”

    “开酒!!!开酒!!!!”

    “我女儿是今年的理科状元!!!!!”

    “我今晚请店里的所有客人喝酒!!!!!!”

    高亢的吼声以他为圆心散播开,除了带动宴会厅外错愕的餐厅服务员奔跑起来之外,也迅速飘进了宴会厅里。

    一直安静倾听一旁小团体争执的吴老板:“……………真他妈人生赢家,原汁原味的。”

    众人默默转过视线。

    忽然变成了视线焦点的薛总:“………………操。”

    薛总:“我走。”

    “你考了多少?”

    “你考了多少?”

    安静的角落只能听到听筒的呼吸声,沐想想拿着手机,清晰感觉到电话另一头的人也在紧张着,很久之后她轻轻开口:“倒计时,我们一起说吧。”

    乔南:“嗯。”

    “3”

    “2”

    “1”

    “729!”

    “708!”

    沐想想:“……”

    乔南:“……”

    乔南:“操。”

    乔南:“你考前吃什么了?成仙了吧你。”

    沐想想听出他的不服气,小声笑了起来,轻轻说:“你考得也不错啊。”

    乔南啧了一声,似乎还想凹人设,凹了一会儿没能凹到底,也跟着笑了起来:“考前一年多的卷子没白做,这次理综直接295,听到的时候我自己都惊了。”

    这一刻的心情真是说不出的飞扬,互相傻傻地听了一阵儿对方的笑声,沐想想问:“我俩是不是可以上同一所大学了?”

    “是不是傻?”乔南笑骂声里带着宠溺的无奈,“去年top2在咱们省最低录取分数线699,你说呢?”

    沐想想没有立刻回答,停顿片刻后才吸了吸鼻子:“我俩可以上同一所大学了。”

    “嗯。”乔南声音放轻,“我俩可以上同一所大学了。”

    背景里一片混乱,偷偷溜到角落的沐想想很快被陷入癫狂的父母拽走。挂断电话后,乔南发了一阵很长的呆,恍惚间甚至觉得眼下的一切有那么点不真实,直到短暂的几分钟后,狂躁的铃声与晏之扬带着哭腔的狂吼声响起——

    “南哥!!!!517!!!!我考了517!!!!!”

    安静的手机随即陷入无比密集的工作状态。

    电话一个接一个响起,来自英成和十二中那些同样蹲守着时间查询分数的小动物们。

    晏之扬、郭志、姜海、小胖……许许多多的朋友,有些来汇报成绩,有些则专程从海外打来电话询问他的分数。

    姜海和小胖一个去了新加坡一个去了德国,九班考四百多的、五百多的、三百多的,总归都对自己的成绩非常满意。哭声一个接一个的,除了打电话的他们之外还有陪伴在他们身边的至亲,考了499的郭志嗓子都嚎劈了:“一年多没打游戏!!!一年多没打游戏!!!南哥!!!我付出的血汗没有亏待我!!!!”

    记忆循着这些哭声的踪迹爬进尘封的箱子里,漫天乱飞的扑克,一言不合的拳脚,混乱而漫无目的的生活,被砸成废墟一般的客厅……烟尘弥漫间,不真实的飘在半空的双脚落地,乔南缓缓地舒了口气:“是啊,恭喜你。”

    他收起手机后笑了笑,将自己摊在桌面上,无意识记录下数字的纸张再看了一遍。九班的那群同学毕竟跟他不同,一年多的努力,他们成绩能好到达到重本线的依旧没有几个,但不管最终的分数能进入什么样的学校,这都已经是他们能给自己和师长家人们交上的最好的答卷。

    为此骄傲吗?

    当然。

    从短暂躲避的书房出来,楼下仍是自己上楼前兵荒马乱的状态。乔南赤着脚踩着那些范围已经从楼梯扩大到整个二楼走廊的柔软的羊毛毯子下楼,正撞上自家穿着睡衣的父亲和大哥,俩人凑在一起摆弄一瓶红酒。

    罗美生拿着刚刚全家蹲守时拿来查分的手机,沉默地坐在沙发上与他交换视线,乔南在继母无声的控诉里深深地吸了口气,上前一把将红酒瓶从那两个家伙手上夺走:“行了!都赶紧给我回房间睡觉!!!”

    乔瑞抿了抿嘴,神情认真冷峻地看了眼父亲,乔远山咳嗽一声道:“南南,你考出这么好的成绩,爸爸真的很高兴,所以我觉得不管怎么样,大家都应该庆祝一下才行。对吧瑞瑞。”

    乔瑞:“嗯。”

    乔远山认真想了想:“不过在家里庆祝好像确实很没气氛。”

    乔瑞点头。

    乔远山:“这样吧,都去穿下衣服,南南瑞瑞,你们俩换套西装,小罗去穿件晚礼服,大家十分钟后直接出门。”

    乔瑞:“嗯。”

    罗美生:“……”

    乔南:“……”

    乔南对上立刻转身离开的大哥的背影和父亲认真的眼睛,忍耐三秒,直接暴躁张嘴叫住这两个一脸病容的家伙:“站住!!”

    前头自说自话的两个人同时转过头,用黑道帝王和霸道总裁的面孔盯着他。

    “看什么看?”乔南对他们毫无畏惧,“你们俩,穿着三件套厚西装去考场门口晒太阳中的暑好了吗?”

    乔远山和乔瑞:“……”

    乔南:“穿着三件套西装晒太阳中暑之后回来感的冒好了吗?”

    乔远山和乔瑞:“……”

    “所以出个屁的门!喝个屁的酒!一个个的,赶紧吃完药回去睡觉!”他踹了脚茶几,“更何况一场高考而已,有什么好庆祝的!”

    被吼了的乔远山瘪了瘪嘴,表情很有些不情愿,乔瑞则闷不吭声地转身坐进沙发里,双手抱臂,浑身凝聚的冷气越发迫人。

    罗美生翻了个白眼放下手机起身去厨房拿药去了,留下父子三人继续在客厅里对峙。放在一年多前,这种画面的出现通常昭示着一场即将让乔家重新找装修队的战争即将到来。但现在,乔南却忍不住把注意力放在大哥生气时随手从旁边提起搁在膝盖处的抱枕上。

    抱枕很大,很圆,色彩跳跃,绣着画风跟家中墙面父亲的各种装饰品同样一言难尽的十字绣。

    回忆着自家父亲前些日子气势威严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穿针引线的画面,乔南无语的视线落在抱枕上方“家和万事兴”的字样许久。罗美生端着药过来,没有人配合去吃,乔南最终崩溃地扒了扒头发:“啊啊啊随便你们!赶紧把药都给我吃了!病好之后爱怎么庆祝怎么庆祝!随便你们!”

    乔瑞斜了他一眼,乔远山确认问:“真的?”

    乔南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下一秒这个越来越胖的老男人迅速拿起托盘里的药仰头吃了,还顺便帮自己稳如狗的大儿子递了下水。

    乔南:“……”

    老男人心满意足地朝他招手:“来来来,订东西订东西,先定他个二十来桌酒席……算了,不如直接定个宴会厅好了。”

    乔南沉默地掏出手机:“新西装要不要?”

    乔远山和乔瑞:“要。”

    乔南手指点点点,又抬起头:“裙子要不要?”

    目光停留之处,大约三秒的安静。

    坐在对面沙发看着这父子三人,用面无表情的神色书写了自己整个人生的罗美生安静地起身挪了过来:“要。”

    “还要个包。”

    夜晚,刷手机的石家俊朋友圈忽然跳出了自家姐夫的最新动态——

    乔远山:【图片】幺子成绩已出,不负期望。6月28日,鄙人将包下整个外海山庄举办庆祝会,欢迎亲朋好友前来同乐。

    石家俊刚才接连又接了十好几个扣款短信,被上面的金额搞得现在整个人都丧丧的,没精打采地点开图片看了两眼后,目光全落在乔远山轻描淡写的文字上。

    乔家怎么那么有钱,一出手就是包下整个外海山庄,就为了给乔南庆祝一下高考成绩。

    妈的,真是同人不同命。

    他酸溜溜地想到这里,连回复的心情都提不起来,偏偏还得打起精神抬手给乔远山点赞。

    一小时后,同样睡前玩手机的乔南划拉划拉,就在诸多为高考成绩欢呼雀跃的动态中,忽然划出了一条画风格格不入的内容——

    石家俊:“活着真累。”

    这简单的四个字,立刻让又一次被家人围住买了一晚上东西的乔南心有戚戚。

    于是赶紧抬手。

    给他点了个赞,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