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5章 第六十五章
    刚搞定了放屁说不想学习的弟弟, 放宽心的沐想想手中的手机便“叮”了一声。

    她拿起一看, 发件人是乔南, 内容只有简单的两个字, 但这两个字已经足可以表达主人的愤慨——

    【人呢!】

    沐想想愣了愣,目光扫过屏幕上方的时间, 瞳孔当即一缩,匆匆告别同样要去洽谈工作的父母后, 立刻抬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车到十二中, 窗外俨然一副热闹非凡的场面。

    孙校长、刘主任、班主任老莫、各科任课老师,晏之扬郭志一应的九班同学, 等等等等, 全都聚集在一辆停放在校门口的巴车前。

    沐想想下车后踮起脚,看到的还是乌压压的人头,乔南呢?

    乔南已经被淹没了!

    被一群喜气洋洋的家伙簇拥在中间的乔南说不出的糟心,这世上怎么就他妈会有那么操蛋的事!

    他身为一代校霸,不得已之下好好学习答应参加什么生物竞赛已经非常的屈辱了,还他妈得去参加为期一周的集!中!培!训!

    这些人真的有把他放在眼里吗?真的有吗?!

    他看向已经上车了的两个同样过了初赛的, 这次即将跟他一起参加那个什么狗屁培训活动的十二中重点班的同学, 目光抬起的瞬间,两个穿着规规矩矩校服的青春痘男孩沉默地朝他推了推自己的啤酒瓶底厚眼镜。

    乔南:“………………”

    啊啊啊啊啊!!!

    不行!

    这趟要是就这么去了以后他在江湖上还拿什么跟人立足?

    更何况这段时间自学那些复习资料就已经累得够呛了, 集训什么的授课水平只会更高深吧?这一趟去完之后还能全须全尾精神正常地回来吗?

    决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

    乔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了眼时间, 距离大巴车启程还有半个小时, 距离飞机起飞还有三个小时, 距离那个莫名其妙的竞赛复赛还有差不多半个月。

    一切都还来得及。

    他思索片刻,于是神情阴沉地推开前方邀自己上车的手:“我——”

    啪的一声,肩膀上忽然搭上了一只手掌,指节上还沾染着大约是批改作业蹭上去的红墨水的痕迹。乔南话说到半截儿,循着胳膊转头,便对上了自家班主任老莫泪汪汪的眼睛:“乔南,加油,我和班里的老师们,还有九班所有同学都以你为荣!”

    乔南:“……”

    乔南:“其实——”

    胳膊忽然被拍了一把,孙校长的笑声再度打断他从背后传来:“是啊!乔南,能从这场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竞争里脱颖而出,你绝对是在我们十二中乃至我们整个A市的高中里都能排的上前列的水平了。这场集中培训的机会得来不易,你一定要好好珍惜!”

    乔南:“……”

    乔南:“那个——”

    “孙校长您放心好了。”生物老头语带欣赏地开口,“乔南近段时间的表现,不管是作业完成度还是上课认真度,每一样都能看出他的努力,我现在对他已经非常信任了,他一定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乔南:“……”

    老莫/孙校长/生物老师抒发完自己的情感后齐声开口:“对了,你刚刚是不是想说什么来着?”

    乔南:“……”

    乔南叹息一声,朝他们拱手:“牛逼。”

    老莫/孙校长/生物老师:???

    郁闷的心情在余光扫到人群之外那个正在朝内张望的少女时终于有所缓解,乔南丢下行李拨开人群朝她走去,边走边挑眉伸手,同时兴师问罪:“你要不要看一下现在是几点几分?我跟你说我现在很生气,再晚半个小时到你就永远见不到你男朋友英俊的脸了。”

    沐想想:“……”

    沐想想赶忙避开他抬来要盖上自己脑袋的手,乔南用【你搞什么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的眼神盯着她,随即跟随她的视线的焦点一点点转头——

    对上后方巴车周围无数双递过来的炯炯有神的视线。

    乔南:“……”

    十二中听到他嚣张发言的校领导们:“……”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沐想想正徜徉在康桥上,胳膊便忽然一紧,被乔南拽着朝某处方向奔去。

    巴车前的众人:“喂!”

    视线中的两道身影转瞬便钻进了不知名的角落,主管学生纪律的政教处主任望着变回空荡状态的拐角抹了把额头亮晶晶的汗珠,声音虚弱地响起:“这个……这应该属于早恋吧?”

    孙校长沉默片刻后哈哈一笑,摸了摸自己嘴唇上的小胡须,笑得双眼微眯——年轻人嘛,谁还没有过这种时期?春心萌动而已,只要对学习和生活没有负面的影响,恋爱一下其实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他前些日子翻看过乔南以前的成绩,这孩子这学期之前的表现可以说是惨不忍睹,现在变成这样优秀的样子,说不准就是恋爱带来的动力呢?

    这还只是学习上的,乔南近些日子生活上的转变更将叫他欣赏,比如说这孩子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当面叫他爷爷了。

    伴随着这个令人窒息的称呼的消失,孙校长浑身精力充沛,觉得自己的世界连天空都变得亮了起来。

    他于是抬手拍在政教主任的肩膀上,语气愉悦开明:“不要那么老古板了,咱们做老师的何必去管那么多呢?”

    身旁听到他这一发言的学生们齐齐“!!!”,顿时各个朝他投去惊奇中不乏敬仰的视线。

    拐角后,十二中的小树林里,停下奔跑的沐想想挣开乔南的手,后背刚靠上树干,便感觉对方的体温迅速靠近。

    毛茸茸的脑袋抵在颈窝里蹭了蹭,奔跑后变快的急喘一下下打上来,她缩着脖子抱住对方贴上来的身体:“对不起啊,今天一早上起来就在家收拾东西,中午跟我爸妈他们送我弟去大亚集训,路上没顾得上看时间,收到你信息的时候才发现已经那么晚了。”

    脖子就忽然一痛,乔南不依不饶:“很生气!”

    沐想想:“……”

    沐想想拼命推他的肩膀,半是羞涩半是无语:“……你属狗的啊你!”

    乔南微微抬起头来,神情不善:“喂,你今天很不像话,犯了错误还敢那么理直气壮。”

    同时肃穆地提出要求:“快平息我的怒火!”

    沐想想:“……”

    沐想想左右看看,探头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温暖的热度一触即离。

    沐想想:“平息了吗?”

    乔南:“……”

    他轻哼一声,再次把脑袋埋进了少女的颈窝里,嘴角微勾:“算你上道,这次就不计较了。再有下次,你看我不把沐松打成狗。”

    沐想想:“……关他什么事。你不要瞎欺负他他会还手的我告诉你。”

    乔南:“他不敢的。”

    沐想想莫名其妙:“你哪来的自信?他上回不是也没让你占便宜?”

    乔南冷哼一声:“这次不一样,你知道现在站在你面前的这个人是谁吗?”

    沐想想:“?”

    乔南把脑袋拔起来自信洋溢地看着她:“我问你,沐松参加初赛的时候难道就没发生过什么让你非常震撼的经历?”

    震撼的经历……?

    沐想想回忆了一下,头脑灵光一闪:“有,而且这事儿都上新闻了。我弟他们乐队比赛到下半场投票环节的时候,不知道哪儿来了个观众,一口气给他们砸了一百万。”

    沐想想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脑海中便不由自主浮现出了当时全场包括主持在内的所有人为这出阔绰手笔安静了好几秒的情形。

    冷静如她,在如此不可思议的经历跟前也无法装作若无其事:“我和我爸妈在演播室听到主持人说起的时候都惊呆了你知道吗!”

    他嗤笑一声:“很厉害?”

    沐想想点头:“当然厉害,那可是一百万呐,我弟回来之后还念叨了好几天呢。”

    乔南听得简直通体舒泰,心说算你识相,知道这个做好事不留名的土豪是谁吗?就是站在你面前的这位英俊的男朋友!

    所以帅到你了吧?帅到你爸妈了吧?肯定也会帅到你弟啊,到时候投票榜第一的土豪大大虎躯一震,你弟心悦诚服五体投地还来不及,怎么还会敢还手?

    于是笑着哼哼:“这么大方多金的好男人,现在可不多见了,你现在是不是特感激特想以身相许?”

    话音落地,便听沐想想非常果断地反驳道:“怎么可能!我躲远点还差不多,你哪里看出来我想以身相许了?”

    乔南:“……哈?”

    沐想想一脸认真地解释:“你想想,能在一场选秀初赛上一口气花一百万投票,这得是多不会过日子的人呐。说不好就是个挥霍度日的纨绔子弟。”

    挥霍度日的纨绔子弟乔南:“……”

    他脑子卡壳了一下,觉得剧情的发展似乎有哪里不太对:“……你不是说你和你爸妈都很吃惊?”

    “当然吃惊了。”沐想想道,“能不吃惊吗?一百万啊,他俩吓得那天晚上回去一晚上都没睡好。”

    把沐家爸妈吓得一晚上都没睡好的乔南:“……”

    “不是。”他茫然了一下,“有人给你弟投票又不是坏事,真金白银在那里,你们有什么可吓的?你弟回去不还念叨了好几天?”

    “对啊对啊。”沐想想连连点头,“不然你以为呢?他也害怕所以才念叨啊。《袅袅余音》播了那么多季,以前捧红了那么多明星,都从来没有出现过出手这么阔绰的观众,偏偏给他一个还没出道的小新人碰上了。他又没粉丝,你说他凭什么让人给那么多钱?台里好多人都猜测是有人看他长得好看想趁他没走红之前砸钱潜规则他。说是娱乐圈了里很多坏人都喜欢这么干。”

    想搞潜规则的坏人乔南:“…………………………”

    沐想想:“所以他才天天念叨,还跟大亚那边要求在集训课程之外单独给他开了个泰拳班,说是自己得时刻警惕点,多学学拳脚,这样万一砸票这个观众真的目的不纯,到时候出现在他面前想要图谋不轨的时候,他还可以趁着吃亏之前一拳先把对方揍趴下。”

    乔南:“…………”

    沐想想后怕地蹙眉叹息:“我爸说得没错,是我们把娱乐圈看得太简单了。”

    话音落地,肩膀一沉,乔南原本抬起来盯着她看了好久的脑袋忽然又重重砸了回去。

    沐想想被压得身体一偏,赶忙抬手扶住:“你怎么了?”

    “……”乔南沉默了足足一分钟才绝望长叹,“……没什么,我就是突然特别累,你让我靠会儿。”

    沐想想有点疑惑他刚才跑步的时候还那么精力充沛,怎么这会儿忽然就疲惫成了这样,想了想之后猜测着问:“是不是因为不想去参加生物竞赛的关系呀?”

    怀里隐隐散发出悲伤气质的高大青年似乎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半晌后才抬手抹了把脸,声音有气无力:“算是吧。”

    场面便由此安静了片刻,下一瞬,乔南忽然感觉自己的脑袋两边被一双小小的手捧住,后推。

    紧接着,一把温热的柔软触在了嘴唇上。

    蜻蜓点水一般的触碰,少女的精致的面颊随即染上微微的粉红,那双通透澄澈的眼睛里带着笑意,一眨也不眨:“男朋友,加油。”

    周围的风声褪去了,很久很久,乔南抬起胳膊,大掌精准地抓住那两只捧着自己脑袋的白白软软的手。

    沐想想神色平和地问他:“还累吗?”

    纤细的手软得就像没骨头,他包在掌心里捏了捏,又低头盯着那雪白细腻的皮肤上骨节处通透的粉。

    半晌后嗤了一声:“算你上道。”

    说着忽然直起身来,将沐想想拉离开树干,伸手从兜里掏出什么,转到她身后。

    沐想想被弄得一怔,低头看去,余光扫到一抹璀璨的光芒,她赶忙抬手去扯:“……喂?你干什么?”

    “戴项链啊。”乔南拍了她试图阻挡的手背一下,“别瞎动。”

    这项链上亮晶晶的快赶上指甲盖大的,质地似乎相当不好惹的石头搞得沐想想整个人都僵硬了,她当即就要推辞:“乔南,不行,这个太贵重了——”

    乔南瞥了她一眼,想到她刚才说起那一百万投票时的态度,和自己头顶上忽然一顶接着一顶被戴上的【挥霍度日的纨绔子弟】【不怀好意的潜规则者】的高帽子,没好气地道:“行了,少废话了,这玩意儿没花我钱。”

    沐想想肯定不信:“怎么可能。”

    “真的。”乔南扣上了项链的扣子,眯着眼盯着那抹璀璨闪耀在沐想想漂亮锁骨之间景象,片刻后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没骗你,有人非把购物卡塞到了我手上。”

    他说得非常认真,沐想想还是能分别出来的:“……还有这种好事,那人是傻子吗?”

    乔南盯着她通透的眼睛看了一会儿,忍不住笑出声来,抬手掐了她脸颊一把:“我觉得有可能。”

    送他上车之前沐想想还有些迟疑:“我送你去机场吧?”

    “犯不着。”乔南看了眼手表,“就这么几步路,我到机场立马就要飞,你下午还有课,跑这么一趟干嘛?”

    说着抬手摸了把她的脑袋:“放心吧,我到了给你电话。”

    即将到来的长达一周的分别,两人一个站在车门里一个站在车门外地对视,时间忽然就变得很缓慢,许久后沐想想才点点头:“好。”

    车门关闭前乔南趁机捏了下她的耳朵,同时抬眼扫过巴车外那一张张对自己满怀期待的面孔,车门边的孙校长见缝插针地鼓励了一声:“乔南!加油!一定不要辜负那么好的集训机会!”

    乔南没好气声音从关闭的车门里传出来:“少啰嗦啦哥们,耳朵都要听起茧子了。”

    晏之扬等人追逐着巴士大声朝乔南道别的声音里,孙校长摸摸自己干巴得跟陈皮似的面孔,美不滋儿地咂摸着乔南那句“哥们”。

    嗨,他想得果然没错,年轻人就是需要恋爱来成长的,你瞅瞅这孩子现在变得多么的识大体。

    他笑而不语的神情中,沐想想抬手看了眼手机屏幕,意识到时间已经不早,自己差不多该回学校了。

    于是离开之前,便出于礼貌,回首同在场的师长挨个道别——

    “那我就先走了,老师们再见,校长爷爷再见。”

    正拿手指乐滋滋卷自己唇上小胡子的孙校长:“………………”

    少女拦车离开,人群里十二中许多年轻人们默契地交换着甜蜜的视线,想到校长方才当面驳斥政教主任的那些话语,少年少女们心中都有着羞怯的激动。

    学习之余还得躲避家人师长的辛苦生活终于可以结束了。

    他们的新校长,是多么开明,多么伟大的一个人物啊。

    年轻青涩的大手小手们在阳光下偷偷牵在了一起,悄悄挨近。

    逐渐升腾而起的粉红泡泡中,他们正想要卿卿我我,人群前方那道伟大干瘦的身影忽然肃穆地转了过来。

    “早恋这个问题,不能姑息!”他干瘪的老脸上写满严峻,“学校是得好好抓一抓了!”

    手牵着手的小年轻们:“……??”

    才被重塑了世界观且觉得领导说得确实很有道理的政教主任:“……??”

    孙校长一语不发地背着手朝办公室方向走。

    一边走一边瘪嘴:“QAQ”

    艳阳高照,暖风徐徐,踩着午休时间的点回到英成的沐想想难得不想做题,支着脑袋坐在座位上划拉手机。

    信息界面上乔南对同车两位即将前往参加生物集训活动的同校选手的吐槽,停止在了他因为即将起飞而不得不关机之后。

    翻动两人过往的消息看了一圈,手机叮的一声,她退出来,才发现发来短信的是自家弟弟,内容是一张照片。

    照片点开,入目是一本作业本,她先前指定需要抄写并背诵的单词被整整齐齐地填在上面。

    沐想想几乎能从这张照片背后看到灰发少年趴在桌上抄写时生不如死的样子,嘴角微翘,肩膀忽然一重,她转过头,就看到高妍和林珑带着一群班里的女孩笑眯眯地出现在身边。

    “沐想想。”女孩们熟稔地发起邀约,“论坛上说学校北边的情人坡上樱花树全都开了,下节体育课,一起去看看吧?”

    这种放在以前根本不可能参与的集体活动……

    沐想想给弟弟布置完新的作业,平静地收起手机:“好啊。”

    天气确实是好,阳光温暖,微风不燥,脚踩在英成打理周到松松软软的草皮上,空气中隐约有花香浮动而来。

    前后左右都是活泼如小麻雀般嬉戏的少女,沐想想跟在最后,脚步不疾不徐,平稳的性格终究是没法像大多数同龄人这样风风火火起来。

    但跑开老远的小麻雀们却很快又嘻嘻哈哈地一齐朝她涌回来了:“沐想想~你走快一点呀~”

    胳膊被小麻雀们牵住朝前拉拽,她不受控制地迈开脚步,脸上的笑容有些无奈,忽听到头顶一则轰隆隆的声响。

    下意识抬起头,广阔的高空一碧如洗,正有架飞机穿透气流,留下身后长长的白线。

    脖颈的项链随同她抬头的动作折射出太阳的光芒,辉煌到近乎刺眼。

    她抬手握住,心中默念——

    加油啊。

    男朋友。

    A市,CBD商圈,某幢写字楼顶层,会议桌门被轻轻敲响,端着咖啡杯莫名盯着远处天空一道飞机飞行痕迹发愣的乔瑞回神,紧接着便听到会议桌前段传来父亲的声音:“散会。”

    他放下咖啡杯,朝周围同他道别的大小高管们点头致意。石家俊慢了一步,没立刻走,留下来朝他笑得憨厚,话里的内容意有所指:“我记得南南是今天去S市参加生物竞赛培训吧,瑞瑞你怎么也不去送送他?”

    乔瑞眉头微挑,借着他的声音又回忆起了前一晚自己一家提出去送机,结果被弟弟嫌没面子断然拒绝的画面。

    脸色便跟着黑了黑:“我倒是想去,只怕被送的那个反而不情愿。”

    察觉到他的火气,石家俊心头一动,赶忙挤出个干笑来:“唉,看我,话怎么那么多,老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说着他立马一副触了霉头的样子收拾好东西出去,心中转动着各种心思的同时,迎面碰上一群还没走远的高管,见着他纷纷问好。

    石家俊也礼尚往来地寒暄,便听到一旁关怀的询问:“石部长,听说您前几天夜里叫夫人送去医院了,身体没什么大碍吧?”

    “……”他心口猛地抽了一下,不期然想起那些这几天连续不断地发送到自己手机上的扣款短信。

    什么六位数的限量版鸵鸟皮铂金包。

    什么七位数的X克拉钻石女款项链。

    再到男款女款鞋子帽子各种鸡零狗碎的奢侈品,乔南这位盟友真正让他见识到了21世纪的网络购物发展得多么蓬勃。

    不行不行,不能再想了,再想下去呼吸又要困难了。

    石家俊赶忙压制心头泣血的冲动,扯出老实的笑容:“没什么,参加老爷子大寿太高兴喝多了而已。”

    “喝进医院,这也有点太过了。”身旁的人便劝他,“您年纪虽然还轻,可平常压力一看就不小,头发都掉得差不多了,以后可不能这么放纵。”

    石家俊:“……”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近来迅速在变秃,早晨还特地用摩斯去遮掩了一下的脑门,嘴唇颤抖:“……啊。”

    于是一群年纪大了他将近二十岁的老男人,便兴高采烈地为这位提早踏入中年危机的“病友”推荐起各个不同品牌的生发水来。聊着聊着,又说起董事长一家,颇为羡慕乔远山这把年纪还浓郁茂盛的头顶。

    “唉!乔董过的日子能跟咱们一样吗?我要能有乔董那么多钱,我脑子也不秃啊。”

    “就是,唉,人比人气死人,你没看前几天那场活动,乔董带着老婆孩子,一家人打扮得那叫一个珠光宝气。身上穿的戴的东西,就没一个跟以前重样的。”

    “是了是了,我也记着呢,我当时带去活动玩儿的那位看中乔夫人提的包和手上那块新表,非闹着要我给她买。我查了一下,包二十来万,表六十来万,虽然也没到贵的离谱的地步吧,可关键人家戴一次,隔天又换不一样的了。”

    “可不是嘛,乔董这段时间跟进了时尚圈似的,那衣服花哨到恨不能一天几换。”

    “还有乔家老大最近换着花样的那些领带夹袖口,上头嵌的宝石一颗比一颗大,我家那个败家子还想跟着学,被我一顿打才给打老实。这花钱如流水的……啧啧啧,什么时候这日子能让我也过上一回。”

    石家俊听着这些声音,沉默地摸着自己稀疏的发根。

    妈的,他搂了那么多年钱,天天累死累活胆战心惊的,却为了能保持人设到跑路,一天也没敢享受过,开的车还是五年前买的破卡宴,最近还因为经济出了点问题格外被动,前几天在拍卖会上看中一个祖母绿项链,一看价格都没舍得买。

    乔家人却天天这么肆无忌惮地买买买享受生活。

    这么一想一摸脑门头发又掉了好几根,石家俊点开淘宝搜索生发水然后货比三家地挑了个最便宜的的下单,一边下单一边憋屈,心中恨恨地想——

    就你们这种挥霍法,看着吧,早晚有一天,乔家要给你们买破产咯。

    所以买吧买吧,爱买多少买多少,反正花的也不是我的血汗钱。

    哼!

    QAQ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