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4章 第六十四章
    天晴日暖, 太阳挂得老高, 临近正午的空气里弥散着轻微的焦灼。

    A市寒冷的时节彻底过去。

    面积不算大, 但格局尤其通透的一处高层里, 从洒落阳光的客厅落地窗看出去,远处A市凛冬的山头已经布满翠绿。

    些微的冷风从敞开的窗外吹进来, 轻飘飘的纱帘一阵晃动,底部的流苏飘扬起来, 落下时打在地面摊开的行李箱上, 发出几不可闻的脆响。

    色调温和的沐家客厅中,便有絮絮叨叨的唠叨声, 缓缓从房间大门里流淌出来。

    屋里乱糟糟, 行李箱打开横地上、旁边摞起高高的盒装营养品,扎好的塑料袋聚集成群,沙发上是叠到一半的长裤和T恤。沐妈废了老大的劲儿才又从儿子的衣柜里收拾出几件感觉能穿的,一边抖搂着出来一边念念有词:“你这孩子怎么像样的衣服都找不出几件?不是裤腿上破个大洞就是衣服袖子撕得没法缝边……不行不行,这几天有时间了我得去商场给你买两件。”

    沐松赤着脚跟在母亲身后,抬手扒拉自己头顶乱糟糟的灰发:“犯不着那么麻烦, 我天天除了演播室录比赛, 其他时间都呆在宿舍和上课的房间里……”

    “那你集训班的同学也要笑话的呀!”

    沐妈自说自话地一锤定音后,便开始蹲在行李箱边将自己叠好的衣服一件件朝里塞挤, 一边挤一边转头朝厨房方向喊:“老沐!你那边搞好了没有!”

    “好了好了好了。”沐爸答应了一声,很快便一脚深一脚浅地从餐厅方向拐出来, 手上提了个巨大的食盒。

    父子俩的视线在空气中微微一触, 又很快转开。

    同样在弟弟房间里帮忙收拾的沐想想一出门就看到这幅画面, 赶忙将自己手上的东西朝着弟弟怀里一塞,上前替被食物盒子压得重心偏移的父亲分忧解难:“爸,什么东西啊,怎么那么重?”

    沐爸哼了一声没说话。

    沐妈便一边将提神助眠的营养品朝箱子里塞一边帮丈夫解释:“你爸前几天不是专程找周华采去问了么?问出来大亚的那个集训课程,为了顺便调整有些集训生的外形,吃的东西都是统一找营养师配的。那个菜单,我的天哪,哪里是给人吃的哦,动不动糙米虾仁水煮菜,你弟已经够瘦了,到时候开始训练运动量又大,这么吃下去人要出事情的。”

    她说着起身将捆扎食盒的布巾解开,一样样摊开盒子检查:“我本来想送饭,结果最近事情多也排不开,集训课程期间学生又不能随便出来,只能让你爸准备点吃的让你弟自己带过去解决了。”

    食盒打开,香气便扑面而来,沐想想探头一看,还散发着热气的明显刚做好没多久的色泽深红的红糖年糕、切成大片大片的卤牛腱,猪油糯米饼,蒜泥泡凤爪,连带浸了泡椒的腌萝卜条,全都整整齐齐地分散开。她顺手拈了一条红糖年糕咬进嘴里,糯米的香气连带红糖特殊的清甜伴随软糯劲道的口感爬上舌尖。

    揉得一点颗粒也没有,至少要好几个小时才能准备出来。

    沐爸沉默地站在一边,视线落在儿子手中正在摆弄的东西上,眉头皱了皱,只当自己没看见般转开:“东西平常都要放进冰箱知不知道!等到要吃了才可以拿出来!”

    沐松低着头,展开姐姐刚才塞进怀里的一叠海报,纸张基本上都已经破损了,撕裂或者脱离的部分被人用胶带仔细粘贴着,他看了一会儿那些胶带下清晰可见的裂痕,目光又转到茶几摊铺着的食盒处,片刻后轻轻地点了点头:“嗯。”

    沐爸便俯身提起两个脚边塞满东西的纸袋:“行了,那就走吧。”

    离开之前,沐松回房间拿放在床边的吉他。

    朝南的屋子总是很亮堂,窗帘整洁地拉开着,微风徐徐,一点也看不出前不久战争爆发过的痕迹。

    曾经在争吵中被扯到地上的床单被罩已经换上了全新的,笔挺地散发出阳光暴晒过后棉花干燥而温暖的味道,被从墙上摘下来摔砸的用于钉曲谱的软木板也被挂回了原来的地方,不同颜色的大头针整齐地排列在右上。

    他站在门口,定定地打量眼前自己搬出初中宿舍后每一天晚上都会回来的地方,心中居然为即将到来的三个月的分别生出了淡淡的不舍。

    这情绪对一个从小叛逆,从前有时间宁肯呆在网吧消磨的年轻人而言无疑是陌生的。

    因此他很久很久才收回目光,轻轻关上房门的那一刻,脸上的笑容变得期待又怅然。

    因为东西有点多,沐爸特地打了辆大车。

    一上车驾驶座的出租车司机就认出了沐松那令人过目难忘的英俊面孔:“哎呀,你是不是前几天上《袅袅余音》的那个明星呀?”

    副驾驶抱着小件行李的沐爸闷声闷气的:“才刚刚过节目的初赛,参赛选手而已,他现在哪能算得上明星?”

    “真的是他啊!”司机听出画外音来,便一拍大腿朝沐爸道,“都上了电视,哪里就不算明星了!我们一家看节目的时候都特别喜欢他的歌,还上网站给他们乐队投票了,虽然吧投得没有那几个动不动几万几十万一百万的观众那么多,可是这么有才华的人,以后一定会红的!”

    下车的时候沐爸的神情便可见松快了许多。

    一向脾气不好的沐松在被司机拦下索要签名的时候罕见的礼貌耐心,沐想想听着少年人清朗的“谢谢”,转头看向不远处熟悉的集训宿舍大楼,想到当初第一次跟弟弟和乔南来时混乱狼狈的状态,她心中颇有些感慨。

    《袅袅余音》初赛之后,沐松顺利晋级,爸妈坚决的态度松动很多,在跟周华采进行了好几次深入的会议之后,终于落笔在那份须得暂时跟初中休学三个月的集训同意书上签名。

    所以这次进来之后,等待他的将会是三个月不能自由外出的魔鬼训练。

    沐松好脾气地给粉丝签名后道别,转头便看到宿舍楼下四散着不少同样被亲人送来的同期生,跟上一次没什么不同,这些扛着大包小包的长辈们一路都在叮嘱自家的孩子,沐松被这似曾相识的一幕弄得有些恍惚,下一秒便听到耳畔呼唤自己名字的声音。

    “沐松!”

    他转过头,对上母亲疑惑的神情和父亲严肃的眉眼,微微一怔:“什么?”

    “什么什么,跟你好好说话的时候走什么神!”母亲便上前不满地拍了他一把,“既然机会那么难得,就要用心珍惜,进来之后要好好跟别人相处,别瞎起矛盾,听老师的话,练琴练舞,没事多给家里打电话,最重要的是好好注意身体,听到了没有?”

    母亲的唠叨声让他们这一刻看上去跟周围的那些家庭如此相似。

    沐松抿着嘴安静地听着,忽然展开胳膊上前给了母亲一记拥抱:“放心吧,我会记得的。”

    记忆中从儿子长大起就再没有过这样亲密的接触,沐妈愣了愣之后才反手搂住这个已经比自己高的孩子的后背,轻轻拍了拍。

    松开怀抱之后,沐松看向站在母亲身边的父亲,两秒后,脸色不怎么好看的沐爸默默地放下了手里提着的东西。

    父子俩默契地拥抱住,沐爸感受着儿子箍着自己的有力的臂膀,声音依旧严肃:“既然自己选择了路,就要好好走下去,知不知道!”

    “我会的。”沐松用力点头,顿了顿之后小声地开口,“谢谢爸。”

    沐爸终于妥协地叹息了一声:“加油。”

    沐松直起腰来,视线最终落向了一旁正在微笑的姐姐。

    被少年人特有的气息笼罩,沐想想揉了揉颈窝里埋着的那颗毛茸茸的头:“照顾好自己。”

    沐松听着她悦耳的声音,心情一时难以言喻。成熟专业的音乐指导,顽固执拗的父母的支持,几个月前,他根本连幻想都不敢幻想如今的场景,而这一切的一切,全都从姐姐的那一把吉他而起。

    千言万语只能汇成一句话:“姐,谢谢你。”

    “有什么好谢的。”沐想想笑着拍了他一把,忽然想到什么,推开他低头开始摸包:“对了,还有一些东西给你——”

    沐松在她的动作中抬起头,阳光猛烈,带起焦灼的热度,他头脑突然前所未有地清晰,清晰地意识到自己即将踏上一条截然不同的征程。

    休学!唱歌!这是他的梦想!没有那些令人头疼的枯燥课业!可以让他随心所欲大展拳脚的世界!

    他看向将自己带领进这个世界的,在这一刻仍记得给自己带东西的姐姐。妈妈要买衣服,爸爸做了吃的,一切反对的阻碍全都消失,原本充满坎坷的前路忽然变得一片坦途,还能找得出比当下更加美好的场景吗?感激翻腾如波涛,热血涌上喉头,他简直想仰头朝天大喊一声“我的姐姐是世界上最好的姐姐!”。

    下一秒,他最好的姐姐胳膊一抬,在他期待的目光下,终于从背着的小包里,掏出了……一本书。

    递了过来。

    “拿着。”

    热血仍在疯狂躁动的沐松:“……”

    躁动的热血稍微冷却了一点的沐松:“……这是什么?”

    沐想想:“从今天开始,你的作业。”

    沐松扫了眼书的封面,热血终于彻底冷却下来了,他沉默很久:“……姐,我已经休学了。”

    “休学三个月而已,三个月之后还得回去继续念的。”

    “开什么玩笑!”沐松一听这话头立刻就大了,“到时候选秀结束,我说不准就红了,赚大钱养活自己轻轻松松,还上什么学?”

    话音落地,他就见前方的姐姐忽然眯起了双眼。

    姐弟俩沉默对视,沐松非常的理直气壮,半晌之后,沐想想率先开口:“沐松,我想你大概搞错了什么。”

    最近一场小比赛就已经找足存在感,走红不过分分钟,即将踏上通往美好未来之路的沐松底气十足:“我搞错什么了,你才搞错了呢,你自己去看看,娱乐圈里本来好多明星就不念书啊。”

    沐想想没有理会他,只是掏出手机,低头开始滑动。

    片刻之后,亮起的屏幕被举到面前,界面显示的似乎是某个论坛,沐松不以为意,定睛一看——

    【李涛,这几天因为选秀存在感很强的那个liberty乐队到底是不是文盲,他们那首《杀气》的副歌英文部分XXXX的XXXX完全是语法错误吧?他们自己唱的时候根本就没发现吗?】

    【liberty找的填词人是不是智障啊,这段副歌哪里止语法错误,完全小学生水平好吗。我要是队员好好的作曲被他糟蹋成这样,非得把纸揉成一团塞进他狗嘴里不可。】

    沐松:“………………”

    沐想想将手机塞给他,从包里继续掏出一叠纸来,沐松垂眸一看,立刻发现那是自己钉在家里软木板上的手稿。

    他:“…………”

    “这一首。”少女翻动片刻后抽出其中一张纸,纤细的手指点在某一部分,朝后划拉了一大段,“动词用错了,这个单词放在这里也不对,而且这里好像还少了个er,我不清楚你是漏写了还是以为这个单词本来就长这样。”

    “这一首。”少女哗啦啦换成另外一张,批评得更加不留情面,“你把介词的使用全部都混淆了,而且你词汇量很少,这个形容词太低端了,放在这里真的很low。”

    “以及这一首,你写下这一段的时候没发现这一句完全是多余的吗?”

    沐松:“……”

    于是第三首、第四首、第五首……沐想想一首一首为他指点出错误之后,平静地抬起头:“沐松,你可以不用勉强自己的。”

    沐松:“……”

    “其实不想在走红之后因为没文化被挂起来群嘲也很简单。”沐想想依旧平静,“以后不在任何场合用到英文就可以了。”

    沐松:“……”

    沐想想:“哦,或者高中水平以上的中文对你来说也不会很难?瞻星揆地四个字怎么写来着?”

    沐松:“……”

    沐想想:“所以,从今天起,每晚,十点,结束形体课之后,回宿舍开视频,我给你听写单词作业。”

    沐松:“……”

    沐想想:“能做到吗?”

    沐松:“……嗯。”

    沐松:“QAQ”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