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3章 第六十三章
    石家, 远离人声的静谧花园里, 倚靠着围栏的男人望着前方的灯火通明的别墅, 视线忽暗忽明。

    他给自己默默点了根烟, 忠厚的面孔旋即隐没进蒸腾的烟雾里。

    打完电话的妻子拿着手机过来,看到他这样, 联想到自家近期的那些麻烦事,面孔也是一片漆黑。

    石家俊取下烟问她:“谁?”

    妻子没好气道:“你外甥女。”

    他已经从刚才妻子讲电话的声音里大概猜测出通话内容了, 此时沉静地开口:“要多少?”

    “一百万!说什么想自己开个咖啡店做生意。”妻子愤愤地回答, “脸皮可真厚,要钱怎么不敢去找乔远山呢?”

    “估计是找过了, 乔远山没同意给。”

    “那又怎么样?她自己要开咖啡店, 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石家俊沉默了一会儿,在妻子的怒火中掐灭手上的烟:“明天打给她。”

    身旁传来拔高声音:“凭什么!当咱们傻子么?”

    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个来要钱的了!说自己做项目还差一百万的,说自己出国留学学费还差五十万的,一个个腆着脸狮子大张口的样子,仿佛他们夫妇俩的钱会从天上掉下来似的。

    石家俊神情不变地转头看她,视线里妻子愤愤不平眼神便逐渐收敛, 半晌后没好气地转开头去——

    是啊, 他们一家对外的人设,可不是就俩大傻子么?

    既然是大傻子, 那就须得忠厚老实傻吃闷亏,又怎么能在有钱的时候, 对亲戚好声好气的借钱请求视而不见?

    她清楚这个道理, 但内心依旧不忿:“乔远山也是, 为什么忽然就变得那么不好说话了?以前家里但凡稍微沾点亲戚的,跟他要钱要工作不都只是开个口的事?最近不给家里安排工作了不说,那要开咖啡厅的,可是你亲二姐的女儿!跟他怎么着不比以前要到钱的那些关系近?”

    若不是乔远山这边的门槛一下变高,他们一家也不至于被骚扰得如此辛苦。谁都知道石家俊老实诚恳好欺负,那些被拒绝后不敢跟乔远山纠缠的家伙,才会一个个调转枪头盯上这个深受倚重老饭票倚重的左右手。

    一时想得深了,妻子又忧心忡忡:“而且最近你能从集团里接触到的东西也越来越少,他这是不是已经提防上咱们了?”

    被赶鸭子上架的石家俊同样苦不堪言,甚至压力大到大把大把地开始掉头发。早些时候还好些,他在海外的永久能源借着从乔家集团那漏出来的小订单,经营状况一直都不错,他手上宽裕,给家里点钱也不算什么。可最近,前些日子好不容易才接洽上的观海并购案的大业务却在临门一脚时不知为何忽然陷入停摆,公司股价也似乎也受到了影响,变得忽高忽低,他已经把大把的资金投入进了先期的准备工作,腰包里实在不那么宽裕。

    搞得他也一度怀疑是不是有人在针对自己,但仔细思索过后,还是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集团之前因为光海并购案的消息泄露被重创,乔远山不给钱,估计是资金上出了问题,至于接触东西这个事……他现在已经把很多项目部交给瑞瑞在带了,瑞瑞动作很大,到处安插自己的人手,被边缘的也不止我,好几个老股东一样说不上话。”

    “这可怎么办?”

    石家俊没有说话,现在唯一值得安慰的,恐怕只有集团里这些年在他的经营下已经被掌控得滴水不漏的,甚至连董事会都很难插手进来的事业部。

    这是他最大的财富了,他即便离开,也得带着这些人一起走才能够本。

    但整个事业部的离开必将导致集团元气大伤,他想成功躲开周围的注视做到这一点,绝非易事。

    最近实在是太不顺了,不顺到他开始忍不住想加快动作为自己找退路。

    他想到不久前登门乔家见到的场面,目光一阵闪烁,许久之后,才长叹出声——

    “继续一家独大下去肯定不行。只能先给乔瑞,找个能牵制住他的对手了。”

    屋内,人声鼎沸。

    石家从A市名不见经传的小门小户,发展到如今当家老爷子过个大寿能聚集本市大半名流的风光,乔家在里头起到的作用,不亚于镇压妖魔鬼怪的那根定海神针。

    乔南来之前还为能短暂脱离生物试卷而感到轻松,到场之后,本有的愉悦反倒一下消散了。他这样爱玩的人,对上石家别墅里热闹的气氛,宁愿坐到角落抱着手机看选秀和跟沐想想聊天,也懒得应付那些嗅到他的姓氏就蠢蠢欲动蜂拥而至的人。

    手指在进度条上朝后划拉了一把,屏幕上《袅袅余音》的比赛现场又回到了沐松的乐队在演奏到比赛曲目震撼人心的副歌部分,全场观众激动得鼓掌叫好的的画面。节目组的镜头划过灰发少年沉浸在自己擅长领域里时如鱼得水的惊人气场,划过一致亮起通过灯后满脸陶醉欣赏的评委,划过席上情不自禁站起身朝着舞台欢呼的观众,又在最后十分煽情切换到舞台之后。

    liberty乐队队员家属们所处的录制室,评委亮起通过灯的那一瞬间同时爆发开惊人的尖叫,镜头从那些激动到相拥的家属们身上掠过,乔南眼尖地捕捉到了其中三道熟悉的身影。

    视频网站的像素还挺好,能清晰看到沐想想维持不住冷静瞬间抬手捂嘴的动作,也能清晰看到相互搀扶的沐爸和沐爸沐妈望着大屏幕时脸上半是无奈半是骄傲的,眼中还闪烁出些许泪光的笑容。

    沐松过初赛了。

    不知道为什么,乔南这会儿居然感同身受地激动,那个臭小子,好歹没有辜负他姐忙前忙后收集资料的辛苦。

    点动手指又给沐松刷了几张票,身边忽然响起一道声音:“乔南,你没事儿躲这干嘛?看什么呢?”

    乔南转头一看,握着手机的动作紧了紧:“是你啊。”

    石家俊站在他身侧,脸上挂着的是和以往没有任何不同的憨厚笑容,对方姿态熟稔,眼神含笑,神秘兮兮地将自己藏在后背的一个袋子拿出来:“猜猜我给你带了什么?”

    乔南看着他脸怔了怔,低下头,发现他拎来的原来是一袋桑葚。

    石家俊在他的沉默里发出憨憨的笑声:“赶紧尝尝,又~是~今年的第一批哦!”

    乔南收紧拳头,咬紧牙关,一时竟有些不知该如何面对这张面孔。

    他从小爱吃桑葚,石家俊自从得知以后,就时时记得,每年一旦看见,必定第一时间为他买下送来。

    乔南记得自己每一次收到都很高兴,其实谁也不缺这口吃的,他珍惜的是一个老实人用笨拙的方式竭力对自己展现出的好。

    但此时此刻,一切却已物是人非。

    不久前站在拐角处听到对方那些出乎意料的话语时的心情涌上喉头,被视作亲人的对象背叛后的冷意自脚底一点点爬起,他内心冰凉,没有伸手:“我现在不想吃。”

    第一次遭遇婉拒的石家俊愣了愣,脸上露出些无措来,略一思索后抬起胳膊来抓他的手:“是呆得无聊了吧?走走走,后院摆了桌子,去玩两把□□。”

    乔南抬手躲开他的接触:“不去。”

    石家俊看他没精打采的样子:“你怎么了……?”

    乔南:“心情不爽。”

    石家俊:“……为什么?有人惹你不高兴了?”

    乔南看着他毫无所觉的眉眼,一时间甚至有种四面楚歌的疲倦。笨拙的讨好,亲密的情感,从小到大的陪伴,所有以前深信不疑的东西,全被推翻得干干净净。

    如兄如父的亲情,居然也能作假。

    一瞬间仿佛又回到了童年独自呆在黑暗的房间里孤立无援的时候,乔南想冷笑却笑不出来,只能疲惫地转开视线:“是啊,有个狗东西,把我从小当做宝贝的东西给弄丢了。”

    他一边说着,失焦的眼神却微微停顿了下,因为穿过拥挤的人潮,会场的另外一边,各自应酬的小团体里,正有一道目光锐利地穿透过来。

    四目相对,端着香槟杯的乔瑞冷峻的神情不变,视线却跟平常在家一样,锋利到恨不能从他身上挖下块肉来。

    乔南:“……”

    盯着我干嘛?

    又在不分场合地发神经了。

    妈的能不能尊重一下老子的悲伤?

    他难得生出的孤寂感被这道视线盯得节节败退,然而捕捉到这场对视的石家俊却立刻出现了误解。

    石家俊松下口气,挥开方才心头因乔南疏离的眼神和语气生出的没来由的不安和怅然,他抬手扯了乔南衣服一把,在乔南反应过来躲避他的触碰之前已经凑近:“南南,收敛一下,我理解你的心情,可瑞瑞毕竟是你大哥,再多矛盾都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表现出来。”

    忽然被强行安置进豪门恩怨剧情的乔南脑子卡壳了一下:“……什么?”

    石家俊便语重心长地劝告他:“我是为你好,你大哥的心机手段,远在你之上,他早就把你的后路给断了。”

    乔南:“……”

    “你别不相信。”他对上乔南无言的视线,知道让一个年轻人承认竞争对手实力比自己强是一件非常不容易办到的事情,好在他拥有强悍的佐证,“别的不说,瑞瑞对外形象塑造这一点上真的比你聪明,你知道他前段时间在外头怎么宣扬你送给他的东西吗……”

    乔南乍听之下下意识就想问自己什么时候给乔瑞送过东西了,紧接着猛然愣住。

    自己刚刚回来那天大哥拿着东西从楼上疾冲下来的画面,跟这些天来对方总是背后灵一般出现的写满了【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的眼神交替在头脑中回闪。

    乔南忽然低头,打开手机,发信息给沐想想。

    片刻后得到了一条:【复制这条信息打开手机淘宝】

    余光一闪,抬起头来,乔瑞已经端着香槟杯转身,灯光下对方仍是那张跟石家俊的温和截然不同的晚娘脸,裁剪细致搭配合宜的西装领带上,却别了一枚画风如此不合时宜的领带夹。点击链接,打开,金红色的页面过后,浮夸的水钻图片连带不可思议的标价跃入眼中。

    这价格……

    妈的!乔瑞戴着这种东西出来见人是不是智障啊!

    乔南半是好气半是好笑,浑身的冷意尽数丢开,他朝天翻了个白眼,伸手进石家俊拎着的袋子里抓了把桑葚丢进嘴里。

    石家俊还在那嘚吧嘚,见他从没精打采的状态忽然恢复了精神,愣了一愣,刚要将桑葚袋子递过去,乔南已经了懒洋洋地自沙发上站起,双手揣兜环顾周围:“你刚才说牌桌摆在哪儿呢?我去来两把。”

    石家俊接触到他琥珀色的眼瞳,那一瞬间心底深处竟不知为何生出一股绵长的失落,以至于让他卡了下壳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不是说心情不好不想玩吗?”

    乔南转头盯着他,视线里有种奇妙的平和:“现在心情好了不行吗?”

    石家俊居然呐呐了一下:“可是你不是被弄丢了东西?不用找找吗?”

    “啊,那个啊?”乔南转开视线看向人群中,视线在自家那个戴着奇怪的东西伤害人眼球偏偏还理直气壮的大哥身上扫过,“没那么严重,小时候的东西而已,那时候不识货,把假东西当成真的来宝贝。”

    “不过现在有真货代替了。”他勾起嘴角笑了一声,“假的丢了就丢了吧,不用找了。”

    石家俊抬着头,他很难形容这一刻的乔南给他带来的感觉,对方就像在不动声色间突然遭逢了一场洗礼,以至于从精神到气质无处不进行着一种令他陌生的成熟蜕变。

    这种改变说不上是好还是不好,总归令他很无所适从。隐隐中甚至还有种对方当下恢复平和的样子,比方才爱答不理的状态同自己的距离反倒更加遥远的……微妙的意识。

    石家俊扶着沙发站起,觉得自己真是太奇怪了,今天总是胡思乱想一些没根据的事情。

    牌桌上,乔南倚着桌子气定神闲地看牌,石家俊如同以前那样亲热地站在他身后,发现他已经不再像刚才那样时刻警觉地躲闪了。

    不得不说石家俊松了很大的一口气。

    因为乔南看起来总算不再像近段时间那么陌生了。

    虽然对方冷漠寡言的变化认真说来也算情有可原,可那样子的乔南总会令石家俊感到不安,不安到让他不敢将自己计划中的手段真正呈现在对方的眼前。

    比如联合起来一起对付乔瑞之类的。

    可现在,前方这个一举一动间又变回纨绔状态的年轻人再度令他生出了可以掌控对方的信心。

    满桌热闹的加注声中,乔南捏着底牌,有筹码的声音掉落在桌面上,耳畔忽然响起石家俊带着叹息的询问:“南南,你也这么大了,有没有想过自己什么时候进集团工作?”

    右侧的人飞来两万块,乔南的目光跟随抛来的筹码滑向身旁,石家俊的面孔上满怀对他未来的期待,他挑眉,顺手捡了两枚筹码扔出去:“都行吧。”

    “唉。”石家俊忧心忡忡地叹了一声,“你这孩子,总是那么吊儿郎当,我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你哥在你这个年纪早就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到了现在,你知道他已经在集团里积攒下多少人脉声望了吗?”

    乔南漫不经心地摸开牌面,嘴角微勾:“多少?”

    石家俊:“多到已经快变成他的一言堂啦,集团里的部门,现在几乎都是他的人手,你爸现在也不太管事儿了,权利全都下放给他,你再这样不思进取下去,早晚连口汤都没得喝。”

    前方叽叽喳喳地围绕着“跟不跟!”“跟不跟”的吵嚷,乔南收回手支着下巴:“不然呢?我还能怎么办?”

    石家俊看了他一会儿,似乎在思索和犹豫,片刻后一字一顿,缓慢地开口:“不过我的事业部还算安静,下头的人,也都还算给我这个部长面子。”

    他的声音落地,被满场筹码翻腾的碎响瞬间吞没。

    明灭的灯光里,乔南抬手挡住牌面,神情也有些莫测。

    还算给面子?

    石家俊也太谦虚了。

    他在家的时候,可是清清楚楚听到过父亲朝大哥悔恨地提起自己当年将事业部交给石家俊这个决定的。

    据说现在的事业部在对方的管辖之下,人员严密到滴水不漏,以至于令他这个做董事长的想要整改,都短时间内无法找到合适的突破口。

    前方传来等候加码的人们耐心丧尽的催促声,乔南抬起眼皮,目光从那些围绕着牌桌已经玩红了眼睛的面孔上划过。

    石家俊沉声问道:“怎么样,你要不要,进来试一试?”

    乔南沉默良久,抬手将堆在自己面前的筹码用胳膊全部推了出去。

    那群缺失耐心的催促者们被镇得直接闭嘴。

    安静里,他缓缓转头,对上石家俊认真的表情,然后微微一笑——

    “好啊。”

    “舅舅。”

    石家俊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恍惚中觉得似乎很久没听到对方叫自己舅舅的声音了,两人之间僵滞的气氛就此消融,仿佛又回到了从前亲密无间的时候。

    乔南下了牌桌,将赢来的小筹码随手丢给来收拾东西的助手。

    两人摸了杯喝的找了个角落休息,石家俊迅速规划:“既然如此,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立刻让人给你安排合适的岗位,下周行不行?放学之后来公司,我带着你学学。”

    乔南摇头:“下周我要飞S市一周。”

    “一周?去干什么?”

    “生物竞赛集中培训。”

    石家俊:“……………………”

    石家俊:“????”

    乔南微笑:“总之,回来之后我会准时去报道的。”

    石家俊找了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有些难以置信地盯着面前这个说起竞赛培训一脸云淡风轻的外甥。

    刚刚从赌桌上下来就谈到如此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内容,石家俊总觉得外甥的画风变得有哪里不太对,这是准备朝着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迈进?他咳嗽一声,迷茫地回答:“好,那到时候我专门找几个熟悉集团业务的人来带你。”

    乔南歪在沙发,闻言还挺客气:“那就麻烦你了。”

    “嗨!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石家俊趁着这会儿赶紧迅速跟外甥培养感情,“我是你舅舅,我的东西还不全都是你的?咱俩之间,犯不着那么客气。”

    话音落地,他就见面前的年轻人眉头缓缓挑了起来:“真的?”

    石家俊憨厚的面孔上露出被质疑的不满:“当然是真的了,你这个臭小子,什么时候跟我变得那么生分了!”

    乔南就笑了笑,摊开手:“那行,你手机借我。”

    石家俊:“干嘛?”

    乔南:“不是你的就是我的吗?给我联一下付款账号,我给我参加选秀的一哥们投票,支付宝没钱了。”

    选秀是干啥的石家俊不太清楚,但投票能用得了多少钱?面前这个现在可是未来会变得相当有分量的盟友,这点前期情感投资石家俊当然不会吝啬。他一边把手机递给他一边相当豪气地拍胸脯:“拿去随便花,你记着一个原则,舅舅的就是你的,咱俩不分你我。以后没钱了直接从我这里扣。”

    乔南便笑眯眯地接过来:“知道了,舅舅。”

    然后他关联完账户,打开某个不知名视频APP,点开已经进入尾声的《袅袅余音》初赛直播。

    三分钟后,叮的一声,正在喝红酒的石家俊下意识抬起手机,扫向屏幕——

    【您尾号5571的工商银行□□于xxxx年xx月xx日19时26分49秒通过支付宝付款1000000,00元,请确认此笔交易由您本人操作。】

    举着红酒杯的石家俊:“…………………………”

    迅速开始脱发的石家俊:“?????”

    乔南在手机直播内现场主持人【天啊我们的人气第一liberty乐队又迎来一笔大额投票】的惊呼声中平静地转向身边已经陷入呆滞的石家俊。

    “谢谢舅舅。”

    这边一派和乐融融,另一边的乔瑞却整晚沉浸在低气压中。

    他原本是打算继续在弟弟面前找存在感的,谁知石家寿宴现场的客人们一个比一个没眼力劲儿,弟弟也不知道主动来跟自己说说话,一直跟石家俊腻在一起,中途更是莫名消失了很久,搞得他非常气闷。

    这股气闷持续到洗完澡都未能消散,乔瑞从钻进被窝生气的姿势换成大马金刀地抱臂盘腿坐在床上生气,看着床头柜上那个又被戴了一晚上后越发惨不忍睹的领带夹,他越想越气不过,起来穿拖鞋开门出去了。

    深夜的乔家二楼走廊非常安静,听不到除了座钟秒针转动之外的任何声音,他朝着弟弟的房间走去,然后按上门把手,不怎么报希望地尝试着扭了扭。

    这几天弟弟每晚都锁门,锁得特别好,一点可乘之机都没有。

    然而意外的是,今天的门把手居然毫无阻碍地就能一转到底。

    乔瑞迅速转身,非常熟练地将趿拉着的拖鞋脱回自己房间,赤着脚踩出去,同时保证自己的房间大门处于虚掩状态,以方便一会儿干完坏事后一推门就能装作无事发生。

    然后同以前那样轻手轻脚地打开弟弟的房门,顺脚将对方丢在地上的外套和袜子踢到一边。

    借着昏暗的月光,弟弟的睡颜非常沉静,一点都看不出白天时可以气死人的样子。

    乔瑞冷哼一声,不忿地上前,抱臂站在床边盯着看了一会儿,缓缓伸出自己的罪恶之手……

    指尖已经触碰到了那头柔软的发丝,突然间,那双合拢的眼皮全无预兆地睁开来,目光灼灼地盯向自己!

    乔瑞:“………………”

    娘喂。

    心跳停顿了一下,他下意识缩回胳膊在一秒钟之内找准离开的位置然后迈开长腿——

    身后便更加迅速地传来一声大喝:“站住!”

    乔瑞:“………………”

    乔南:“跑什么跑!”

    乔瑞:“………………”

    乔南:“给我过来!”

    乔瑞:“QAQ”

    深夜,本该陷入沉睡的乔家又一次热闹了起来。

    听到动静的乔远山披着放在床头的皮衣睡眼惺忪地出来,正对上隔壁门同时探出头的罗美生。

    罗美生瞟了他一眼,对他的造型十分无语:“你不热吗?”

    “反过来披的,你看毛都在外头呢。”乔远山抓着衣服问,“怎么了这又是?”

    两人走向传出喧闹的房间,罗美生边听边分辨出来:“估计是南南跟瑞瑞又吵架了。”

    一到门口,果不其然,兄弟俩面对面盘腿坐在床上,乔南暴躁地拍床头柜:“……我他妈都快秃了!!!一直以为家里在闹鬼你知不知道!!!!”

    乔瑞则低着头,高大的身躯坐得笔直,背对着大门一副任凭训斥的样子。

    你来我往间好大一段后乔远山才听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大儿子半夜跑小儿子房间扯小儿子的头发被逮了个正着,这种奇葩的事情居然都有。

    罗美生摸摸身上的口袋,抓出一小袋瓜子,打开磕了起来。

    乔远山怼了她一下:“分我一点。”

    夫妇俩于是和谐地分完瓜子,目不转睛地蹲在门口欣赏起来。

    乔南终于发泄了自己胸口淤积多年的恶气,回过神,便对上大哥低着头面无表情却相当失落的模样。

    想到对方戴着那个糟心的领带夹在外头招摇过市的壮举,乔南叹了口气,颇为无可奈何。

    乔瑞听着面前传来的弟弟的叹息声,抿了抿嘴,盯着自己的脚,后背挺得更直了。他把手规规矩矩地放在大腿上,尽量让自己的认错态度显得端正。

    等待许久,在他以为弟弟没有消气还会继续拍桌子的时候,乔南拔高嗓门朝门口嚷嚷了一句:“别嗑了!”

    咔嚓咔嚓嗑瓜子的声音停下,屋里寂静了一会儿,弟弟起身下床,不知道摆弄起什么东西来。

    片刻后,低垂的视线与大脚丫之间,啪的一下,丢下来一个屏幕还亮着的手机。

    乔瑞下意识拿起,转过来一看,才发现手机点亮的是淘宝搜索界面,一溜儿下来,全都是各种制式的领带夹。

    他抬起头:“这是什么?”

    “喜欢什么样子的自己挑。”乔南没好气地站在床边,“给你买,赶紧的!”

    乔瑞:“………………”

    乔瑞的神情一下松动了,他把目光转回手机屏幕上,手指开始快速地划拉。

    三秒钟之后,再次抬头,眼神锋利——

    “可以要两个吗?”

    乔南:“……………”

    门口抓着瓜子不敢嗑的乔远山蠢蠢欲动:“我的呢?”

    乔南:“……………”

    深夜,A市某别墅主卧,黑暗的房间忽然被手机屏幕照亮,伴随着接收信息的震动,接二连三的,床头柜开始嗡嗡震个不停。

    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抓住这台还在反常震动的手机,收回来一看。

    【支付消息:您购买的“英国代购XX牌镶嵌真钻24K黄金限量版领带夹”已于X时X分X秒支付成功,支付金额5899900元整】

    【支付消息:您购买的“英国代购XX女版腕表”已于X时X分X秒支付成功,支付金额65000000元整】

    【支付消息:您购买的“日本代购XX牌男士春季秀款夹克XXXL号”已于X时X分X秒支付成功,支付金额3888800元整】

    …………

    手指朝下一划拉,足足十好几条。

    石家俊:“……………………”

    半分钟后,睡在他身边的妻子忽然一跃而起,抱住自己两眼翻白的丈夫疯狂摇晃起来:“家俊!家俊!你怎么了呀家俊!!”

    “醒醒!!!!!”

    “醒醒!!!!!”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